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美麗的香格里拉?》2006/12/29

  上個月朋友到蒙古,路過上海時打電話給我。知道他要去蒙古,我還怪他為什麼不邀我一起去?十天之後結束行程,回到上海他又打了通電話。我脫口便問:「蒙古好玩嗎?」
  「一點都不好玩。」
  「不值得去?」
  「不值得。」
  「麻煩你以後多去這種『聽起來很好』,實際上卻『不值得去』的地方。每去一個地方就告訴我一次,我心裡想去旅遊的地方就會少一個。」
  朋友聽了哈哈大笑。
  笑歸笑,我說的卻是真心話。
  何苦要自己花錢受苦買個教訓,才曉得哪裡值得去,哪裡又不值得去?
  現在,我也告訴你一個聽起來很好,實際上卻不值得去的地方──香格里拉。
  單看標題「美麗的香格里拉?」,從最後那個「?」號,你就應該明白我對香格里拉的印象。
  這次去香格里拉,說來很意外。朋友一行五個人租了輛七人座的休旅車,本來只遊覽雲南麗江,計畫在麗江的悅榕飯店(Banyan Tree)住三個晚上。玩到第三天(已經住了兩晚),附近有名的束河古鎮、黑龍潭公園、玉龍雪山,以及張藝謀導演的大型舞台劇《印象.麗江》演出實景都去過、看過。那天中午在飯店用餐,邊吃邊愁接下來要去哪兒玩?
  突然有人提議去香格里拉。接著他拿出一份有關香格里拉的剪報,除了介紹那兒有多麼美麗,還說去年前往香格里拉的遊客超過六百萬人!
  六百萬──數字會說話!我們當場全都動了心。
  但是,畢竟前往香格里拉來回要走八個小時的山路──彎彎曲曲、顛簸不已,而我們只剩下一天多一點的時間(次日下午六點半的飛機返回昆明),即便立刻啟程,當晚才能到達;睡一晚,明天中午就需折返。屈指一算,最多不過六、七個小時的遊玩時間,值得嗎?
  「可是,」提供剪報的朋友又說:「已經到了麗江,別人問你有沒有去香格里拉?我們說沒有,心裡不是很嘔嗎?」
  另一位朋友非常注重「住的品質」,這時提出質疑道:「那裡有五星級飯店嗎?」
  再經打聽,相當令我們意外,悅榕居然在香格里拉也開了家分店。
  於是我們不再遲疑,快馬加鞭,火速整理行李、協調飯店,三點不到就出發上路。我們意志之所以如此堅定,除了想拜訪神話般的香格里拉,更想見識另一家悅榕飯店。
  悅榕飯店是五星級飯店,每家分店各有特色,都是依據當地的風土民情而設計。
  麗江的悅榕飯店(相片一至四)房價雖然貴(三千到六千元人民幣),但是設備高雅、空間寬敞,每棟都是花園別墅,擁有自己的室外SPA(相片四),旅館附設的中、西餐廳又高檔,令人留下難得的好印象。

    相片一:旅館大廳   相片二:一戶一棟的花園別墅

  相片三:旅館入口和全景   相片四:從房間往外看,
  室外亮燈的就是SPA

  記得第一晚幾個朋友在月光下,大家一邊泡SPA,一邊喝紅酒。我曾舉杯感嘆地說:「我們這一生,可能不會有五十個這樣的日子。」
  我說的「這樣」,當然是「幸福」的意思。
  沒想到,這句話講完不到三十分鐘,我們便覺得池水太熱。再加上麗江的海拔高(兩千四百公尺),空氣中原本就缺氧,SPA池的表面又因水蒸氣而更加缺氧,泡到後來每個人都有點昏眩、想嘔吐的感覺。
  許多事情想像起來很棒,實際體驗一下便會發現,沒那麼棒。
  悅榕飯店讓這趟麗江行增色不少,於是大家興沖沖地出發。路途中順道遊覽虎跳峽(相片五,算是一個差強人意的景點),再直奔香格里拉。


相片五:虎跳峽

  說到香格里拉,就不自禁想到小說《消失的地平線》,以及那首歌:

這美麗的香格里拉,這可愛的香格里拉……

  然而,從進入香格里拉的地界開始,第一個感覺就是失望──有什麼特別美麗、可愛的地方嗎?
  抵達時已近黃昏,我們先趕往市區,到了全市最高點,從上往下,欣賞市區全景(相片六)。由於天色將暗,我們匆匆逛了逛市區(相片七)。

   相片六:夕陽下的市區   相片七:充滿藏族風味的市區

  香格里拉是藏族自治保護區,市區充滿藏文化氣息。第二天清晨我們參觀松贊林寺(相片八、九),是雲南省最大的藏傳佛教寺院,走在裡面,真讓人以為到了西藏。

   相片八:松贊林寺   相片九:像不像到了西藏

  走訪香格里拉最大的驚奇,不是風景,而是悅榕飯店。
  前往飯店時天色已全黑,離開市區行駛了約二十分鐘,路途中看不到一盞燈、一棟民房,心裡正在懷疑:悅榕怎麼會建在這麼偏僻的地方?卻不料,休旅車突然駛離柏油路面,轉往一條泥土地的顛簸小路。
  更令人疑惑的是,駛離柏油路的路口,路旁連一個指示路牌都沒?
  想想看,悅榕是什麼等級的飯店!離開主要道路,怎麼會連一個指示路牌都沒?
  接著是一段暗得「伸手不見五指」的顛簸小路,有點像越野車駛進了原始森林。眼前車燈照得到的盡是小石子和泥坑,兩旁不是田地就是荒地,狹窄的路面幾乎容不下兩輛車交會。
  這可能是通往五星級飯店的道路?
  我猜想這不是通往悅榕的唯一道路。可能司機為了走捷徑,特別選了一條小路。可是問司機,他又說這是唯一的一條。
  這回答,當場讓我們一車五個大漢都緊張起來。
  須知,一行五個人除了我,其餘全是億萬富翁。不要說是搶我們……,對不起,應該是「他們」的行李,只要搶他們四個人的手錶,大概就夠這裡普通家庭過一輩子幸福快樂的生活。再加上這輛車是租的,司機是麗江的當地人,誰能擔保他不會臨時起盜心?
  這時什麼千島湖事件、攔路搶匪的舊聞,就如窗外無窮無盡的黑暗,密不透風地包裹著我們。
  車裡是東一句、西一句的疑問,司機卻是北一句、南一句的肯定。他越是肯定,我們越是擔心。最後,我第一個沉不住氣,一邊喝令司機停車,一邊撥手機連絡麗江的悅榕飯店。
  喝令停車的理由是車子顛得太厲害,我聽不清楚手機的話聲──當然是藉口。假如他不停,我保證車內五個大漢當場一起動手。
  五個大漢都怕,可以想見當時情況之詭異、之令人憂心!
  等車停下來,好不容易打通電話,確定到飯店之前要走一段漆黑、顛簸的小路。再問原因,原來是飯店試圖修建一條寬闊的柏油路,卻沒能和當地居民談妥條件。
  明白了事情原委,大家這才放下心來,車子繼續啟程上路。
  即使曉得真相,在接下來另一段漫長、漆黑的路程中,路似乎越走越崎嶇,偶爾還會路過「一盞燈光都看不到」的村落,刺眼的車燈倏地照亮路旁閃動的人影,場面之驚心動魄,絕對可以媲美希區考克的恐怖電影。
  開到後來,我幾乎確定司機迷路了。因為我眼睛一直盯著前方,幾次遇到岔路,完全看不出任何「地標」或指示牌。甚至還有一次碰上因塌陷而封鎖、必須掉頭的路段。我不得不懷疑:司機憑什麼決定該往哪個方向走呢?
  正當我們疑心逐漸升高、耐性逐漸下降,突然越過一個小山頭,眼前出現一片明亮的燈光。
  司機說那就是悅榕飯店。車內頓時發出一陣歡呼!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香格里拉」的真正含意。
  試想,當一個老外踩著一望無際的積雪,以為自己快要被凍死了,忽然間越過一個山頭,看到前面炊煙繚繞的村落,管他美不美麗,都會大喊一聲:「香格里拉!」
  什麼意思?
  Thanks God!(最起碼,我當時心裡叫了聲:「Thanks God!」)
  土著聽不懂,也記不清楚英文,單憑記憶把它翻譯成香格里拉。
  到達香格里拉的悅榕飯店,大夥餓得飢腸轆轆,心想這裡的餐廳必然和麗江的香格里拉同等級。點餐時一看價目沒有預期的昂貴,心裡就七上八下;等送上來才知,每道菜都和台灣的快餐差不多。例如雞腿什麼的,其實是雞腿飯;牛肉什麼的,其實是滷牛肉飯。
  奔波竟日,晚餐也不好,大家都有點意興闌珊。回到房裡倒頭就睡,第二天天不亮就上路,附近風景是好或壞,全沒概念。但是房裡仿藏式建築,卻是印象深刻。

相片十:樓上臥室(睡在這種
地方,像不像西藏的大王?)
  相片十一:樓下浴室
  (浴盆好看,沒人用,
  全使用另一個立式浴室)

  不過,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的高度──三千兩百公尺;不單缺氧,而且寒冷無比。由於室內開了暖氣,缺氧的狀況益發嚴重。所有人一夜都睡不安穩,半夜還有心臟被壓迫,喘不過氣來的危機感。
  第二天早餐還算不錯,夠得上五星級的水準。
  飯後我們趕往松贊林寺(相片八、九)──看起來頗壯觀,實際普通。寺裡的喇嘛一看我那幾位朋友捐的都是百元大鈔,唸經的聲音都大了。
  離開松贊林寺,接著前往導遊大力推薦的碧塔海,據說是香格里拉最美的景點。大夥懷抱著滿心的期待(因為是最後一個景點),卻發現景色平平,面積倒是非常大,又坐車、又走路、又乘船,足足耗了三個小時。
  相片十二和十三是碧塔海的風景。本來想寫幾句文字襯托,上網找資料,某旅遊網站對碧塔海的第一句介紹是:如果去過九寨溝,就沒有必要去碧塔海;因為從任何一個觀點看,碧塔海都沒有九寨溝出色。

  相片十二:看起來不錯吧?
  那是我照得好,實景沒什麼
  相片十三:一棵孤獨的小樹

  真是混蛋!因為我去過九寨溝,所以也懶得多寫了。
  回程的時候因為修路,車子繞道走了兩個小時山路。我們被顛得頭昏眼花,好幾次額頭還差點撞上車頂。不想可知,那位建議來香格里拉的朋友,一路被我們數落回麗江。
  許多傳說中美麗的地方,其實一點也不美麗──香格里拉遊後感。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