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盡如人意?》2016/10/7

  日前接到一位朋友來電,表示他在網路發表一篇文章,遭到某些網友尖酸刻薄的批評。
  這些批評看得他怒火中燒,忍不住回文反駁。
  不料對方卻以更尖酸的文字回應。
  他不服氣,再度反駁……。
  如此這般你來我往,搞得他心情惡劣無比,惡劣到吃不下飯、睡不好覺,於是打電話向我抱怨求教。
  聽完他的不滿,我平靜地問:「你那篇文章有多少人看過?」
  他遲疑了一下,不確定地說:「大概有兩、三千人。」
  我又問:「有幾個人寫文章反駁你?」
  他突然提高音量,義憤填膺地說:「開始有三個,堅持到最後的忘八蛋只有一個。」
  我微微一笑道:「所以說,反對你的人占不到讀者群的百分之一?」
  他似乎體會到了什麼,沒有回答。
  我再問:「你期待什麼?幾千個讀者看完你的文章,每個人都鼓掌,對你稱讚叫好?這種事可能發生嗎?天下事可能盡如人意嗎?」

  俗話說:怕熱就不要進廚房。
  反之,一旦進了廚房,又何必計較熱不熱?
  例如黃河渡,每週五我都會發表一篇文章。十餘年來你認為會沒有網友來函批評我?即使我沒有政治狂熱,思想也不偏激,偶爾還是會收到網友惡聲惡語的批評。
  遇到這類事,我怎麼處理呢?
  通常只回一句:「謝謝指教」,之後很快就把網友的責難拋諸腦後。
  假如我念茲在茲地想著他罵我什麼,我的心情可能好嗎?日子可能平順嗎?
  好比說前面那位打電話向我抱怨的朋友,最終我規勸他:「如果你如此計較網友對你的批評,我建議你以後不要在網路發表文章。」

  以上言論,你覺得有道理嗎?
  當然有道理。
  只可惜道理歸道理,現實生活之中可能完全是兩碼子事。



  今年九三大遊行,中、南部難得有那麼多同學北上,遊行結束以後所有同學藉著這個機會聚餐。
  也趁六、七十位同學都在現場,餐後依計畫改選年班主委。
  什麼是年班主委?
  就是我們年班的班代表。
  這工作不單是無給職,還得倒貼。而且,處於今日人人自我膨脹的社會,不管主委如何推動年班事務,幾乎都會遭到某些同學的批評。
  有的批評還十分猛、十分惡!
  也因此,從來沒有同學自願當年班主委。
  而當上年班主委的同學,對其他同學的批評幾乎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年班主委條件之一,是必須具備「溫良恭儉讓」的個性。
  因而每一次選舉,年班主委都是在「半強迫」的情形下產生。
  今年選舉依舊如此。
  特別是酒後,選舉的場面更加混亂。
  混亂中,當選的正、副主委,一個態度強硬地說「我絕對不幹」,另一個委婉地以「另有工作」而推辭。
  我當時酒喝多了,心底突然湧現一股無名火:為什麼年班主委跟垃圾一樣,大家丟來丟去都不願意幹?
  這一怒便讓我做了件事後極其後悔的事。
  我當場跳出來,表示願意幹年班主委,同時拱手作揖,請同學多多支持。
  你想想,那會出現什麼場面?
  全場一片鼓掌與叫好聲。
  管他是誰,只要自願,我認為其他同學都會鼓掌叫好。
  儘管如此,我還特別吆喝說鼓掌不算,大家一定要舉手投票。
  非得「吆喝」,那場面實在有夠吵。
  不難想見絕大部分同學都舉手支持。
  至於「絕大部分」到底有多少票,對不起,當場沒清點,因為那不單是明顯的過半,而且幾乎全員通過。
  我本以為全員通過,直到第二天,透過年班LINE群組才知道,有一位同學反對我當年班主委。
  他的理由是我沒有經過民主的選舉程序——沒有一票一票計算。
  一個同學這麼說,我不在意。
  但也不能置之不理。
  於是我要求同學在LINE群組E-voting,表達是否支持我擔任年班主委。
  那是六、七十人的群組,一整天只有二十多人投票。
  這時我才發現,大部分同學都是沉默的。
  這二十多票當中,只有一票反對我擔任年班主委。
  自然而然,我認為自己仍是合格的年班主委。
  沒想到這位反對的同學,竟又說了一堆奇奇怪怪的理由。
  忍耐至此,我驟然怒火中燒,決定不再委屈求全。
  我寫了封辭職信公布在年班LINE群組,之後就脫離群組,再也不理會年班的事。
  許多同學打電話勸慰我,說絕大部分同學支持你,別理會那兩個怪胎。
  話雖如此,我可能不理會嗎?
  心裡想什麼,哪是我們能夠控制的範圍?
  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網友對於黃河渡的批評,不是我看得開,而是他們罵得不夠凶。
  動心忍性何其地難啊!
  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自我提醒、自我教訓:年近六十啦,怎麼會為這種鳥事生氣,甚至毀了自己對年班同學的承諾?
  是、是,教訓的是!
  可是沒有辦法,一旦碰上,我就是控制不住。
  經歷這件事,我深深佩服那些高高在上,每天須管理數千、數萬人的高官,因為不管他們如何做,底下永遠有慷慨激昂的批評。
  你向東,別人罵你為何不向西?
  你向西,另一群人又罵你為何不向東?
  到底該往東還是往西呢?
  其實如何做不是重點,如何想才是重點。
  人生可能盡如人意嗎?
  再傻的傻瓜,再缺乏歷練,必然也清楚人生不可能盡如人意。
  不單不可能「盡如人意」,反而是「盡不如人意」,因為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