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月光光》2014/10/24

當親情和愛情衝突、信仰和欲念抵觸、正義和邪惡抗衡
就會激發一段縈迴曲折的故事

楔子:神祕告解


  一月的風將鐘聲吹得又遠又長,提醒教堂附近的居民,彌撒在不久之後就要開始了。管風琴肅穆的樂音在禮拜堂內迴盪,引領虔誠的信徒們唱歌,歌頌世間所有的榮耀皆歸於主。東昇的暖陽穿射過五顏六色的玻璃窗,在開闊高挑的屋宇下,畫下一道又一道朦朧美麗的光彩。
  這兒,部分人的心是平靜、安祥的,因為主與他們同在。
  這兒,部分人的心是激動、翻騰的,也因為主與他們同在。
  「天主無時不在,處處都在。」神父樊雲中以溫和的口吻說:「不要以為天主不在你身邊,就可以拿天主的聖名做偽證,知道嗎?」
  「知道,神父。」告解室另一側傳來稚齡男孩的聲音。
  「只要你真心悔改,天主會原諒你的過錯。今天罰你唸五遍〈聖母經〉、五遍〈懺悔經〉。阿門。」
  「阿門。」小男孩畢恭畢敬地在胸口劃了個十字,而後掀開布簾,一溜煙地鑽出告解室。
  仁慈的樊神父閉起雙眼,雙掌抱拳置於胸前,默然祈禱:(主啊,他只是個孩子,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說了什麼,請您原諒他的罪過。阿門。)
  樊神父睜開眼睛,告解室另一端已經換了一個人,光線幽暗,隱約看出是位女士,發出低沉沙啞的聲音:「神父,我是罪人,需要天主的幫助。」
  「我們都是罪人,都需要天主的幫助。」
  「不,神父,我犯了罪。我和我朋友的先生,他……,他……,我……」
  「妳慢慢講。不論妳犯了什麼罪,只要妳真心悔改,天主都會原諒妳。。」
  「對不起,神父。我覺得,我和我朋友她先生很投緣,聊得來……,就……,就是……,神父,您懂我的意思嗎?」
  「妳愛上妳朋友的先生?」
  「是。」
  「你們之間發生那種關係了嗎?」
  「沒有。」
  「你們只是投緣,聊得來?」
  「是。」
  「這世界有許多罪惡,我們渺小的人類是在不知不覺間,慢慢陷進去的。誘惑不是一下子就會讓妳感覺妳做的是一件全然錯誤的事。開始的時候妳只是隱約感覺『有一點』不對,然後慢慢陷進去,越陷越深,最後等妳後悔,已經萬劫不復。所以凡事要『慎始』,也就是在開始的時候要小心,只要感覺不對,就要斷然要求自己回頭。知道嗎?」
  「是,神父。」
  「妳既然知道要前來告解,就證明妳已經感覺不對了,是不是?」
  「是。」
  「那麼妳現在就應該告訴妳自己,這是錯誤的,妳不應該和他再見面,不要再去想妳和他投緣、聊得來。如果有可能,妳和這世界上的每一個男人相處一段時間,好好聊一聊,妳可能會發現自己和幾千個、幾萬個男人投緣、聊得來,那時候妳該怎麼辦?」
  「……」
  「他是別人的丈夫,妳不應該喜歡他,更不能夠愛上他。妳要趁現在還沒有發生更大錯誤的時候,停止這種不該有的想法,知道嗎?」
  「是。」
  「天主知道人的心是脆弱的,魔鬼隨時都在誘惑我們。下次當魔鬼誘惑妳的時候,妳就祈禱,祈求主幫助妳,使妳能夠堅強,克服心中的欲念、擺脫魔鬼的誘惑。知道嗎?」
  「知道。」
  「罰你唸十遍〈聖母經〉、十遍〈天主經〉、十遍〈懺悔經〉,天主會幫助妳,克服魔鬼的誘惑。阿門。」
  「謝謝神父,阿門。」
  (主啊,她只是渺小、平凡,又脆弱的被造者,求您幫助她拒絕魔鬼的誘惑,克服心中欲念。阿門。)
  禱告結束,樊神父睜開雙眼,恢復他端正的坐姿,發現告解室另一端還是空的,於是低頭瞄了眼手錶。
  (還有七分鐘彌撒才開始。再等一下吧。)
  在狹窄幽暗的告解室,樊神父不自禁合起雙眼,回憶自神學院畢業,擔任神父四年以來的歲月,最令他震撼的是當初接觸「告解」的心情。
  告解,天主教教徒向神父懺悔自己所犯的罪過,祈求天主的垂憐和赦免。
  告解讓他得以窺探人們內心最黑暗的深處;也才讓他認清,許多衣著光鮮的紳士、外貌高雅的淑女,其實都擁有一個不足為外人道的內心世界。人,終究是人,只是一個充滿七情六慾的人。有時他不免懷疑,天主既然造人,為什麼不能把人造得十全十美?讓十全十美的人生活在天堂,永遠在天主的跟前歌頌神、讚美神;何苦要造一群充滿缺陷的人,讓他們生活在這個醜陋的世界,歷經五花八門的誘惑與試煉,再決定誰上天堂、誰下地獄?
  當然,他不能質問天主。這些腦海中的困惑,只是心中偶爾掠過的疑問,並不影響他對天主的信仰。想到這,他垂首懺悔:(主啊,求您原諒您愚笨的僕人,由於我的愚昧,讓我對您的萬能產生了疑惑。)
  四年來他聽過幾千人的告解。聽得越多,經驗也就多了。如今面對各種不同的罪過,都能泰然自若,各有一套縝密完整的說詞對應。面對各種人,他的心早已失去當初的震撼,猶似古井中的水,不起一絲波瀾。  正當樊神父冥想之際,告解室另一端的布簾再度掀起,明亮的光線一閃而過,這才將他從遙遠的思緒,拉回當下。
  他正了正身子,聞到一股幽香,淡淡地,不是香水味兒,而是發自女人自然的體香。這香味撩得樊神父心煩意亂。畢竟他只是三十出頭的男人,不容易克服情慾的誘惑。而由這香味不難想像,隔著一層鑽滿圓孔的木窗,跪在他面前的,應該是一個楚楚動人的女子。
  (主啊,求您幫助我,堅定我的意志,免於魔鬼的誘惑。)
  「神父。」女子柔聲道:「我犯了第五誡,祈求天主原諒我所犯的罪過。」
  女子頭兒下垂,聲音極低,若非緊貼著木窗,樊神父是不可能聽見她在說什麼。然而,即使隔著木窗,女子說話吐氣若蘭,宛若在神父耳根講悄悄話,講得他心旌搖搖。他再度祈禱天主幫助他,而後才問:「妳犯了第五誡?」
  「嗯。」
  (第五誡是……,「勿殺人」。殺人?她殺了人!)
  樊神父渾身一震,細細一想又覺得不可能。他聽過殺人犯的告解,語氣不是極度激動,就是極度懊悔。眼前這女人心平氣和,不可能是殺人犯吧?
  「對不起,請妳再說一次,妳犯了第幾誡?」
  「第五誡。」
  「……,妳……,妳知道第五誡是什麼嗎?」
  「知道。」
  「妳殺了人?」
  「嗯。」
  「『嗯』的意思是『是』?」
  「嗯。」
  「妳傷了別人?」
  「不,我殺了他們。」
  「他們?」
  「嗯。」
  「妳把他們殺『死』了?」
  「請你小聲一點,好嗎?」
  「對不起。妳殺了好幾個人,而且把他們都殺死了?」
  「嗯。」
  「幾個人?」
  「我記不清楚。」
  「妳為什麼要殺他們?」
  「……」
  「妳殺人總有理由吧?」
  「……」
  「有沒有人知道妳殺了他們?」
  「……」
  「妳確定他們都死了?……哦,妳出了車禍,不小心撞死幾個人?」
  「神父,你能不能不要追問?」
  樊神父呆了呆,又問:「妳不是蓄意殺人,是嗎?」
  「……」
  樊神父等了等,有點惱了,提高嗓音道:「在天主面前,妳還想隱瞞嗎?」
  「神父,你所問的所有問題,天主都知道答案。」
  「……」
  「神父,彌撒的時間快到了。」
  「哦,對不起。不管什麼原因,殺人是非常嚴重的罪,罰妳這個月每天晚上睡覺以前和醒來以後,各唸〈天主經〉、〈聖母經〉、〈懺悔經〉五十遍。希望仁慈的天主能夠原諒妳,阿門。」
  「阿門。」
  女人離開告解室之際,樊神父因為好奇而透過木窗圓孔窺探這女人的身影。就在布簾掀起,光線一閃的剎那,他隱約瞧見這女孩的輪廓,不由得大吃一驚!
  (她是秦雁?)
  怎麼可能是秦雁!
  秦雁年近三十,身材嬌小,留著烏黑秀麗的長髮,容貌清新出眾,一年四季都穿著黑色或深藍色的褲裝,一見之下就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她不苟言笑、不喜交際,神色間隱隱透著一股冰冷淡漠,讓人感覺她不是幼時承受極嚴格的家教,便是孤高傲世,以致成為一個心傲性烈的冰山美女。她天生一副好歌喉,是唱詩班的台柱。每周一、四晚上唱詩班固定的練唱,和每週日的彌撒,她很少缺席。打從半年以前秦雁初次出現在這所教堂,她的一舉一動便受到所有教友的矚目。
  這種人怎麼可能殺人,而且還殺了好幾個人?
  樊神父獨自坐在告解室納悶,直到「噹、噹、噹」的鐘聲響起,提醒他彌撒即將開始,他才匆匆前往禮拜堂後方的更衣室,換上祭服,來到前殿主持彌撒。
  站在祭堂上,樊神父心亂如麻,害怕看到秦雁那疑似殺手般的面容,卻又忍不住想看到她那清麗絕俗的面容。眼光幾次掠過唱詩班,瞧見她鎮定如常,益發懷疑自己的判斷。
  (剛才那位告解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她?)
  樊神父無法專注於彌撒的儀式,幾次唸錯了詞、走錯了位置,面對教友們不解的目光,他只能頻頻祈禱:(主啊,求您幫助!)
  彌撒結束以後樊神父快步來到更衣室,火速換下祭袍,匆匆趕到教堂大門,四處搜尋秦雁的身影。然而,一如以往,她已消失在人群之中。悵然若失的他心中百感交集,那種又想看到她,又怕看到她的感覺,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