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印度(下)》2012/12/28

  接下來三天都在飯店與商展會場間度過──早上八點在飯店吃自助餐,九點出門前往商展會場,十點開展,下午六點結束,七點左右回飯店吃晚餐。
  這是工作,不是旅遊,沒得抱怨。
  商展閉幕時我們大約只花了半小時就完成打包,之後回飯店匆匆盥洗,接著趕往市區,也是透過網路找了一家知名的餐廳。
  大概這家餐廳的消費太貴,現場除了我們一桌東方人,其餘全是上了年紀的白人,服務生則清一色穿著傳統的印度服──這畫面難免讓我想起電影中印度被英國統治的殖民年代。
  這是一家很高檔的餐廳,菜色是印、西混搭的套餐,如果在台北,單人消費可能要三千元。
  不過,這裡是印度,最後結帳每人約一千五百元。
  這家餐廳的菜色請參考相片一。


相片一:離開印度前的最後一餐

  很抱歉,相片一是九道菜的組合照,很難從有限的畫面中看清楚什麼是什麼。針對此缺點,我特別把最後一道「餐後甜點」單獨列出(相片二),再配上它原本搭配的餐具,你應明白這家餐廳的每一道菜都花了一番功夫,也都有各自的特色。


相片二:這是包含四道甜品的餐後甜點,相信嗎,這只是一人份!

  吃完這頓令人回味無窮的晚餐,接著我們便趕往機場,結束了五天四夜印度之旅。
  總結這幾天我對印度的印象,概括如下:

一、灰濛濛的天空

  我在新德里待了五天,五天都是沒下雨的好天氣,可是自始至終我沒有看到一塊藍天也就算了,我甚至連一道陽光也沒見過。
  整整五天的天空都是灰濛濛的一片──徹徹底底的灰,灰得不帶一絲生氣,沒有一點希望。
  灰到連最刺眼的陽光都無法穿透!
  什麼原因呢?
  除了「污染」,我想不出其他原因。
  這一生我造訪過的國家不算少,但污染到印度這般嚴重還是今生僅見!
  講一句題外話,回台後我見到台北的藍天,感覺好幸福啊。

二、貧富差距太大

  印度的貧富差距實在太大!
  走進飯店,好像進入另外一個世界,出入都有嚴格的檢查,守衛甚至推著反射鏡檢查車底;進入飯店大廳之前還要像機場通關,使用X光機器檢查大件行李,每一次都如此。
  圍牆裡是現代化的五星級飯店,圍牆外卻是貧窮落後的鄉野,一牆之隔就猶如兩個世界。
  另外,可能印度污染的程度太嚴重,導致遺傳基因也受到了感染,造成很大一部分人民「不太正常」。
  對不起,我實在不知道該用什麼恰當的名詞稱呼他們。
  總之,這些人一看便知他們的智商有問題。
  我從未在哪一個國家看到過那麼高比例的「不正常人」!
  多高的比例呢?
  或許超過印度人口的百分之三、四十。
  這些人終其一生不管如何努力,永遠都得待在社會的最底層而翻不了身!
  看到這群人充斥在自己周圍,能不讓你難過?
  印度之旅常會看到讓我難過的鏡頭。

三、社會秩序混亂

  到過中國嗎?
  見過中國「萬頭鑽動」的場面嗎?
  比之於印度,中國的面積三倍於印度,人口卻與印度相當──試想一下:把中國「萬頭鑽動」的畫面放在只有三分之一大的土地上,那會是什麼場面!
  假如你覺得中國「亂」,印度是「亂上加亂」。
  沒辦法,他們太窮、太閒、太落後,而宗教信仰又太強烈,導致許多時候人民把「死生置之度外」,其社會秩序之混亂就可想而知了。
  舉兩個例子。
  第一,在印度這五天我不知看過多少次,一輛破爛計程車硬生生「塞」了十幾個人的畫面(例如相片三)。


相片三:這種畫面在印度很平常

  第二,好幾次乘坐的計程車走錯路,司機竟然毫不考慮地調轉車頭,直接就「逆向」行駛。而我就坐在前座,只見迎面駛來一輛車──兩輛車在同一車道,車頭對著車頭高速行駛──試想一下,那是什麼感覺?
  我差一點沒把腳下的空間踩出一個洞!

四、人民性情平和

  這是宗教國家人民普遍的個性──平和。
  如此混亂的社會我待了五天,居然沒有見過一個印度人吵架!
  好比說兩輛車「頭對頭」行駛,到了適當距離就有一輛車自自然然轉到鄰近車道,過程中沒有一個司機生氣、比手勢、叫罵,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神安排妥當」的事。
  再看印度人交談,多半也是慢條斯理的和氣態度。
  例如最後負責開車送我們到機場的司機,由於我們又回飯店洗澡,又去餐廳用餐,耽誤了太多的時間,他認為應該要加價,但管錢的祕書認為一開始講好了價錢而拒絕加價。
  一個想加價,另一個不願意加價──若要我評斷,出車的時間從下午四點到深夜十點,實在跟預估差了太多,我也認為應該要加價。
  即便司機佔了個「理」,但從頭到尾他只是和氣地表達了兩次意見,最後在機場分手時才又重申了一次,並表示他只是司機,回去以後老闆會向他收錢──講起話來十分可憐,沒有一絲頑強的態度。
  後來我們當然付了差額。
  印度人的個性十分平和──這印象深深烙在我心底。

五、衛生大有改善

  細的很難說,講重要的結果。
  我們一行四個人,五天印度行吃遍了各種食物,沒有一個人瀉肚子,過程之中也沒有任何人有不適的感覺。
  當然,我們沒有吃路邊攤,也都在夠水準的餐廳用餐。
  印度的衛生遠比我從網路上得到的印象要好了許多。

六、信仰不宜過度

  印度之所以貧窮、落後、缺乏活力,我相信和他們篤信宗教、過度依賴宗教有絕對的關係。
  當人們把太多的力氣投注在未來的世界,難免就疏忽了今世。
  假如問我能給印度人什麼忠告,那就是不要太依賴宗教。
  虔誠是一回事,現實的生活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看宗教》這篇文章是我六年之前的作品,此處摘錄它的結論如下:
  我心中的那個偉大的神,既然創造了我們,又放我們到這個世界,無非是希望我們做好自己的工作、扮好自己的角色──學生就好好讀書,老師就好好教書,民意代表就說出選民的心聲,大官就照顧好人民。
  做好自己的工作,就是神的好子民,不必燒香膜拜,不必捐錢,一樣進天堂;工作做不好,家裡一團亂,還整天唸經祈禱不務正業,統統下地獄!

附錄《千年一嘆》〈我拒絕說它美麗〉

  昨天的日記還興高采烈地寫到越過恆河時的壯美夜色,但現在提筆時眼前的圖像完全變了;昨天因參拜了鹿野苑滿心喜悅,現在卻怎麼也喜悅不起來。原因是,我們終於去了恆河岸邊,看到了舉世聞名的「恆河晨浴」。
  早晨五時發車,到靠近河邊的路口停下,步行過去。河邊已經非常擁擠,一半是乞丐,而且大量是麻瘋病乞丐,不知怎麼任其流浪在外。趕快雇過一條船,一一跳上,立即撐開,算是浮在恆河之上了,但心緒還未舒展,好幾條小船已圍了上來,全是小販,趕也趕不開,那就只能讓它們寄生在我們船邊,不去理會。



  從船上看河岸實在吃驚。一路是骯髒破舊的各式房屋,沒有一所老房子,也沒有一所新房子。全是那些潦潦草草建了四、五十年的劣質水泥房,各有大大小小的台階通向水面。房子多數是廉價小客店,房客中有的是為來洗澡住一、二天的,也有為來等死住得較長久的。等死的也要天天洗澡,因此房子和台階上進進出出、上上下下擠滿了各種人。
  更多的人連小客店也住不起,特別是來等死的老人們。誰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死?哪有這麼多錢住店?那就只能橫七豎八棲宿在河岸上,身邊放著一堆堆破爛的行李。他們不會離開,因為照這裡的習慣,死在恆河岸邊就能免費火化,把骨灰傾入恆河。如果離開了死在半道上,就會與恆河無緣。大家可以想一想,這麼多螞蟻一般等死的人露宿河邊,每天有多少排泄物?因此整個河岸臭氣沖天。印度還有一些人認為死了燒成骨灰排入恆河,一定會與別人的骨灰相混,到了天堂很難恢復原形,因此便把一具具全屍推入恆河,任其漂流。此地氣候炎熱,結果可想而知。
  此刻,天未亮透,氣溫尚低,無數黑乎乎的人全都泡在河水裡了,看得出有的人因寒冷而在顫抖。男人赤膊,只穿一條短褲,什麼年齡都有,以老年為主,極胖或極瘦,很少中間狀態。女人披紗,只有中老年,一頭鑽到水裡,花白的頭髮與紗衣紗巾糾纏在一起,喝下兩口又鑽出來。沒有一個人有笑容,也沒見到有人在交談,大家全都一聲不吭地浸水、喝水。
  有少數中年男女蹲在台階上刷牙,沒有人用牙刷,一半用手指,一半用樹枝,刷完後把水咽下,再捧上幾捧喝下,與其他國家的人刷牙時吐水的方向正好相反。



  來了一個警察,撥弄了一下河岸上躺著的一個老人,他顯然已經死了,昨夜或今晨死於恆河岸邊。沒有任何人注意這個場面,大家早已司空見慣。死者將拖到不遠處,由政府的火葬場焚化。但一般人絕不進那個火葬場,只要有點錢,一定去河邊的燒屍坑。這個燒屍坑緊貼著河面,已成為河床的一部分,一船船木柴停泊在水邊,船側已排著一具具用彩色花布包裹的屍體。焚燒一直沒停,惡臭撲鼻,工人們澆上一勺勺加了香料的油脂,氣味更加讓人窒息。這一切不僅讓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而且居然成了恆河岸邊最重要的景觀!幾個燒屍坑周圍很大一片陋房,全被長年不斷的煙火薰得油黑。火光煙霧約十米處,浮著半頭死牛,腔體在外,野狗正在啃噬。再過去幾步,一排男人正刷牙咽水,一口又一口。


(注意看:這是人的屍體)

  我們太脆弱了,看到這裡,全都趴在船沿上站不住,要把胃裡的一切全都翻騰出來。連我們強壯的隊長郭瀅,也終於坐倒在船板上。
  我請讀者原諒,不得不動用一些讓人很不舒服的描寫,這與我過去唯美主義的習慣完全不同。我不想藉此表現對另一個民族的鄙視,卻也不想掩飾我對眼前景觀的鮮明態度,因為這裡的悲哀關及全人類。



  人之為人,應該知道一些最基本的該做和不該做。世間很難找到一頭死象,因為連象群也知道掩蓋。再一次感謝我們的先秦諸子,早早地教會中國人懂得那麼多「勿」: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動,己之不欲,勿施於人……,有時好像管得嚴了一點,但沒有禁止,何以有文明?沒有圍欄,何以成社會?沒有遮蓋,何以有羞恥?沒有規矩,何以成方圓?在恆河邊,我看到的是,人的骯髒、人的醜陋、人的死亡,都可以誇張地裸露,都可以毫無節制地釋放給他人、釋放給自然。由於人口爆炸,這種行為正在變成一個前所未有的聚集,龐大的人群正日以繼夜向河邊趕來。
  說什麼要把自己的生命自始至終依傍著恆河,實際上是畢其一生不留任何餘地地糟踐恆河。我忿恨地想,早年恆河還清,尚能照見人臉的時候,人們至少還會懂得一點羞恥吧,現在在恆河眼中,這群每天早晨破衣爛衫地一個勁兒排污、長時間擁塞在河邊等死,死了後還要把生命的殘渣丟在河水中飄蕩、炫耀的人,到底算是什麼?
  我知道一定會有人向我解釋一個天天被河水洗滌的民族多麼乾淨,一個在晨霧中男女共浴的圖景多麼具有詩意,而一種古老的文明習慣又多麼需要尊重。這正如一直有人勸我,寫得輕鬆愉快一點吧,別再那麼較勁、那麼沉重。對這一切解釋和勸說我全然拒絕。今後哪怕有千條理由讓我來說幾句「恆河晨浴」的美麗,我的回答是:眼睛不答應,良知不答應。我在那裡看到的不是一個落後的風俗,而是一場人類的悲劇,因此不能不較勁,不能不沉重。
  惡濁的煙塵全都融入了晨霧,恆河彼岸上方,隱隱約約的紅光托出一輪旭日,沒有耀眼的光亮,只是安靜上升。我看著旭日暗想,對人類,它還有多少耐心?
  陽光照到岸上,突然發現,河邊最靠近水面的水泥高臺上,竟然坐著一個用白布緊包全身、只露臉面的女子,她毫無表情,連眼睛也不轉一轉,像泥塑木雕一般坐在冷峭的晨風中。更讓我們吃驚的是:她既不像日本女子,也不像韓國女子,而分明是一個中國女子!估計是一個華僑.不知來自何方。
  一定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吧,或作出了決絕的選擇?我們找不到任何理由呼喊她或靠近她,而只是齊齊地抬頭看著她,希望她能看見我們,讓我們幫她一點什麼。我們心裡都在呼喊:回去吧,這哪裡是你來的地方!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