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黃河渡週年感言》2007/1/11

  成立黃河渡的念頭,好像才沒多久以前的事,沒想到一眨眼竟然過了一年啦!
  這一年肯定是我退伍以來最忙的一年。
  甚至可以說,這是我一生之中最忙的一年。
  忙到什麼程度?
  上個月回台休假,抽空去拜望一位長輩。她見到我的第一句話就是:「你怎麼看起來老了好多?」五分鐘以後她女兒回來,看到我的第一句話也是:「黃叔叔,你看起來老了好多!」
  她們從來都誇我看起來好年輕,不曾有一次說我老;同時說我老,別說是空前,可能也是絕後。
  這種反應自然讓人感嘆:自己老了!
  為什麼老?
  不就是忙碌和壓力嘛。
  不單是忙黃河渡,其他幾件事也不湊巧地在這一年發生。彷彿我閒散了四十幾年,老天爺看不過去,一傢伙扔下一拖拉古的工作給我。也因此,原本可以輕輕鬆鬆寫黃河渡,結果必須忙裡偷閒,有時候還因為趕稿而要勉強自己「擠」出一篇黃河的話。
  對於支持黃河渡的讀者,我要說一句抱歉。過去這一年太忙,某些文章的內容或許不夠水準,但是我實在是盡了力。最起碼,在沒有一分一毛利益的前提下,黃河渡沒有開過一次天窗──無論是黃河的書,或是黃河的話,每週都準時登出。
  假如不準時,那就要怪劍輝兄了。
  未來的日子,黃河渡還可能保持準時出刊嗎?
  為「黃河的書」寫新的小說,短時間之內不太可能,不單是時間不夠,更慘的是沒有心情。目前只好把過去完成的作品(無論是已發表或是未發表),重新修改連載。即使不寫新作,單以現有的存量來看,我相信維持幾年應沒問題。再往後,大概只有天知道。
  至於「黃河的話」,我會很努力地維持每週一篇(老天保佑,希望能做到)。
  過去這一年我感觸最深的是寫黃河的話。
  以前寫作有許多限制。首先要考慮讀者的喜好──什麼書暢銷、什麼話題風騷;接著要考慮出版商的要求──字數、題材;最後才是自己想寫什麼。
  作家沒出名以前,寫作有許多限制,其中最令我痛苦的就是字數。無論你花了多大心血、寫了多少字,出版商只要一個字──刪──你就只有刪;要你刪一半,你就得刪一半。至於寫作題材,更要考慮出版商的風格和讀者的口味。
  作家是少數「非常自由」的行業。深入其中才發現,限制也不少。
  成立黃河渡,雖然沒有版稅或稿酬的收入,至少我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想寫多少字,就寫多少字。
  尤其是「黃河的話」,這種短篇、散文形式的文章,是我從來沒有嘗試過的寫作方式。
  如今最吸引我的,是黃河的話。
  黃河的話讓我隨心所欲、為所欲為。
  以前想都沒有想到寫食譜,寫了幾篇之後覺得非常有趣,頓生寫「黃河食譜」的打算。
  旅遊題材也很迷人。如今外出旅遊必定隨身攜帶數位相機,管他是美麗或怪異,全都喀嚓留下,做為日後寫作的素材。
  偶爾有什麼心得或感想,也可以打開話匣子談一談。
  最令人暢快的,是對任何事物的不滿,都可以盡情批評發洩一下。
  儘管隨心所欲、為所欲為,但是我一直告誡自己要講實話。
  實話不見得正確,因為我的所知所學有限,思想也有點武斷。但是實話絕對是我心裡的話。
  別以為講實話那麼簡單。在台灣今天這個社會,我們周遭充滿了謊言與妥協。若是不信,試看檯面上的政治人物,有幾個敢講實話?講了實話,又會遭到什麼下場?
  越是看到台灣虛偽造假的一面,我越是告誡自己要講實話。
  匆匆一年過去了。如今瞧見黃河渡首頁那一長串文章的標題,令我有點訝異,同時也有點成就感。
  所幸去年決定成立黃河渡。否則現在的我,很可能要和寫作說「拜拜」!

  (是很難想像一年就這樣匆匆的過去了。去年我也不知不覺地寫了一年的程式,但不論怎麼忙,每週四(臺灣時間週五)第一件事就是愉快地製作黃河渡的網頁。若有延誤,真是只能怪我,每週的黃河的話及書都是早好幾週前,黃河就寄給我了。周劍輝)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