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國軍是小英最大靠山?》2017/11/24

  這篇文章在談海軍獵雷艦採購案(以下稱本案)。
  假如你對這話題沒興趣,請不要看,因為看了難免影響心情。

  本案最近在國內鬧得風風雨雨,十一月二十二日國防部發布首波處分名單,包含四位上將、三位中將、四位少將、九位校級軍官,其中除了軍備局受「連帶處分」的一位少將、二位校級軍官,其餘全是海軍。
  這也罷,緊接著小英總統發表了一段公開談話,破題第一句是:「做為三軍統帥,我對國軍的要求就是勇敢面對,有錯就改!」
  這段講話長達三分十九秒,整篇談話的重點只有兩個:
  一、 這是前朝留下的弊案,我們民進黨在擦屁股。
  二、 國軍這不對、那不好,你們應努力、要改進。
  假如你對小英總統的談話有興趣,請點選以下畫面。



  看到這裡,你有什麼感覺?
  假如我是一般民眾,鐵定感嘆海軍無能、黑暗、腐敗……,簡直就是貪腐集團!
  真如此嗎?
  我曾經身為海軍的一員,擔任過獵雷艦艦長,又因具備快速寫作能力,五年前受顧於台北某公司,間接協助慶富撰寫競標文件(只合作了兩個半月,後來公司和慶富鬧翻),所以對本案有相當程度的了解,概要說明如下:

需求規範書

  重大軍事採購,承辦單位首要功課是擬定「需求規範書」。
  那真的是厚厚的一本書──詳細說明購案的需求。
  為了撰寫競標文件,我仔細研究了規範書,只有一個感想:未來不管誰得標,只能高興一個晚上,因為接下來就要煩惱怎麼交船!
  那實在是一份非常嚴苛,要求非常多、非常細的需求規範書。

邀商說明會

  有了需求規範書,接著是發給可能的競標商,再擇日集合大家開會,請他們針對內容提出意見。
  由於是國艦國造,所以競標商的首要條件是台灣的造船廠。
  當時至少有台船、慶富、中信、龍德等四家參加。
  我不是慶富員工,沒資格參加邀商說明會,但為了撰寫競標文件,仔細聆聽了之前的會議錄音,每一次現場都「吵成一團」。
  說「吵」也不正確,反正船廠有一大堆意見。
  由於意見太多,海軍承辦參謀回去之後會召集相關人員開會,大夥討論如何處理,之後往上簽核,最終由長官裁示修正範圍。
  然後再對競標商發出修正後的需求規範書,擇時招開下一次邀商說明會。
  知道本案總共招開多少次邀商說明會嗎?
  前後五年三個月,總共十四次!
  再以我聆聽多次會議錄音的印象,海軍的態度非常「硬」,很少改變他們原本的要求。
  這才造成說明會一開再開。
  透過十四次會議的溝通,廠商和海軍達成共識了嗎?
  除了慶富,其餘意見依舊十分多。
  由於溝通時間太長,案子嚴重延誤時程,海軍不得不進行下一步。

招標

  招標是公告購案內容,規定廠商提交競標文件的時程,以及擇定開標日期。
  第一次招標只有慶富提交競標文件,其他廠商意見太多,海軍不得不取消。
  第二次招標發生同樣狀況。
  由於廠商意見太多,幾乎到達「除了慶富」,其餘全部拒絕競標的慘況,海軍不得不招開協調會。
  會中各廠商代表仍提出許多意見,唯獨慶富表示:本公司一切OK,海軍不應再修改採購文件,請盡速辦理第三次招標作業。
  很不幸,第三次招標依舊只有慶富參加。
  其他造廠船之所以無法在時限內提出競標文件,關鍵在「技協廠商」。
  依據海軍要求,競標商必須找到「具備製造獵雷艦經驗『戰系』與『船殼』」的技協商。
  慶富找的兩家都是全世界第一流的技協商。
  其他造船廠找的不是幾流的問題,而是根本找不到。
  直到第四次招標,台船勉強找了兩家「不具備製造獵雷艦經驗」的技協商。
  所以,嚴格地講,針對「技協商」與「輸出許可」,台船是不合格的競標商。
  台船都不合格,誰還可能合格?
  海軍再堅持下去,國艦國造就不必了。
  迫於無奈,本案進行首次開標作業。

開標

  開標的重頭戲是評審會議。
  十三位委員來了八位,投票結果四對四,最終經由抽籤讓慶富得標。
  台船十分不服氣,一怒告上工程會。
  經過工程會深入調查,結論是:確認本案採購過程無違反相關規定。
  看到這,如果想罵,請罵工程會!

執行

  可以這麼說:本案從開始就走得步履蹣跚,之後風波不斷,因而在合約執行之初,海軍上上下下都抱著誠惶誠恐的態度。
  如何誠惶誠恐?
  其他少談,一切依法依約。
  再講白了,就是堅持合約,絕不退讓。
  直到去年底的第三期款。
  第三期款超過二十四億元,當年預算只編了四千多萬元。因此我相信,當慶富提出提前付款的要求,海軍不管是誰,都會拒絕。
  後來為什麼改變初衷?
  一種可能是慶富流出錄音所透露的內幕──陳氏父子到總統府喬事,透過有力人士對海軍施壓。
  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
  慶富表示:如果不提前付款,公司有破產可能──這消息若傳到海軍司令耳裡,他會如何做?
  首先,他絕不樂見慶富破產。
  其次,他會找法律顧問,詢問提前付款有沒違法或違約的問題?
  當他了解「可付」,也可「不付」,如果我是他,會選擇提前付款。
  因為海軍付第三期款以前,慶富必須先提交同額(24億)銀行信用狀,這不等於海軍把錢「從左手交到右手」嗎?
  海軍絕絕對對沒有吃虧的可能。
  或許你想問:公股銀行付給慶富的錢,不是全民的損失嗎?
  對不起,我只能反問:海軍司令的責任是什麼?
  不就是海軍的利益!
  至於全民的納稅錢,於銀行有董事會,有監審機制,於國家有財政部,有金管局,有法務部,有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今天慶富不管是聯貸、詐財,或是洗錢出了問題,這些關海軍什麼事?
  海軍自始至終堅守「依法依約」的精神。
  至於其他機構的失職失能,憑什麼要將責任推到海軍?
  如果我是海軍司令,在了解慶富可能面對的破產問題以後,我會選擇提前付款。
  預算來源,「流用」在國軍行之有年。
  最近我問了一位老長官,確認它的難度沒有外界想像得高。
  總統府有沒施壓?
  對不起,我完全無法研判。

國軍犯了什麼錯?

  依據行政院本月初的調查報告,計列國防部「五大缺失」,內容很長,簡單講就是:1. 慶富沒有足夠財力;2. 慶富沒有足夠能力,以及3至5都是針對評選過程。
  針對國防部五大缺失,我分前述三類說明:

一、財力

  假如慶富財力不足,全國就只剩下台船具備競標資格。
  如此一來,國艦國造不就只能交給台船?
  總統會下這道命令嗎?
  如果下達,國軍絕對遵辦,海軍更樂於照辦。

二、能力

  看完前文,你認為是台船或慶富「更具備」建造獵雷艦的能力?
  對海軍而言,造艦能力的重點在「輸出許可」與「技術」。
  技術又證明於技協商的過往業績。
  假如我是評審委員,不及格的是台船,不是慶富。

三、評選過程

  國防部五大缺失中的第三、四、五項,都和評選過程有關。
  這些缺失我只想用工程會的結論來說明,只有一句話:確認本案採購過程無違反相關規定。
  什麼是工程會?
  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採購申訴審議委員會──很長的名字,權責很簡單,它是政府仲裁採購糾紛的最高機構。
  行政院否定自己底下的權責機構,理由是什麼?
  全都是「顯有未當」之類模稜兩可的字眼。
  對不起,我看不懂「顯有未當」。
  對就是對,不對就是不對!
  請問評選過程到底犯了採購法的哪一條、哪一款?
  如果舉不出來,那就是「合法」。

感想

  前天看到國防部發布的處分名單,我淡然一笑。
  處於國人憤憤不平之際,拿十幾個將領當墊背,我可以想像,也能接受。
  可是,當我看完小英總統的公開談話,血壓頓時高升。
  小英總統曾說她是軍人最大的靠山──聽到這句話,即使我已退伍,也感動得幾乎掉淚!
  然而如今證明了什麼?
  原來軍人才是小英的最大靠山!
  不是嗎?
  如今國人最好奇、最不滿,也是近來本案鬧得沸沸揚揚的原因是什麼?
  不就是陳偉志的那卷錄音,透露他曾到總統府喬事,之後不到兩天海軍就改口!
  如今真相未明,海軍已勇敢地跳出來,以堅定的態度、果決的語氣,一口咬定從頭到尾全是海軍自己做的決策。
  緊接著國防部便發布「有史以來」最嚴厲的處分。
  假如你是總統,了解前述我說的事情,會不暗自慚愧?
  怎麼有臉,大言不慚地把國軍訓斥一頓?
  什麼勇敢面對,有錯就改?
  到底是總統府該勇敢面對,還是國軍該勇敢面對?
  到底是總統府該有錯就改,還是國軍該有錯就改?

  本來我認為本案國軍只是遇到無良廠商,如今才明白,原來上面還有一群無良政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