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兵役教戰守則(下)》2013/8/16

  上星期談到給役男父母的忠告,這星期換第二個相關的話題:

給役男的忠告

  相信你看過我上個禮拜寫的文章。
  假如沒有,請回頭看一看,了解我跟你父母說了什麼。
  對你而言,上篇文章的重點只有一項:如果在軍中遇到麻煩,一定要跟父母講清楚說明白。
  接著我就要跟你定義什麼是「麻煩」。
  記住一個大原則:如果你的待遇和其他役男相同,那就不是麻煩。
  管他訓練有多苦、管理有多嚴、三餐有多爛、長官有多凶、生活有多麼不自由……,只要不是針對你一個人而來,那全都算不上麻煩。
  所謂麻煩,是你在幹部眼中成了頑劣分子,受到明顯的差別待遇。
  再講白了,就是幹部想聯手修理你──除去這個前提,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麻煩。
  果真如此,接著我就想問你:為什麼幹部想聯手修理你?
  因為你不合群?
  意見太多?
  服從性不高?
  無法達成長官交辦的任務?
  發現什麼黑暗面,而你不願意同流合汙?
  更或是你自覺是正人君子,別人是邪惡小人,你不屑與他們為伍?
  總有什麼原因吧?



  試著找出原因,試著改進,想辦法融入軍中那個大環境。
  如何融入軍中那個大環境?
  說穿了只有一個心態──少說話;一個行動準則:在「指定的時間」到「指定的地點」做「指定的工作」。
  不就是這樣嗎?
  只要能做到我說的條件,你在軍中就會安安穩穩,沒人會聯手修理你。
  有人想聯手修理你,必然是你在什麼地方和別人不同。
  也請回頭看一看我先前寫的文章──《談洪仲丘事件》,裡面提到的Uniform。
  讓自己在軍中成為一個「不顯眼的人」,這是服兵役應掌握的第一守則。
  任何怒氣沖天的時刻,不妨冷靜下來問自己:
  如果其他人都做得到,你為什麼做不到?
  如果其他人都沒意見,你為什麼有意見?
  不要忘記:強出頭勢必付出代價!
  當然,人生的某些時刻是應該強出頭,是要有不畏強權、逆流而上,與邪惡抗爭的勇氣。
  可是,軍中只是你短暫的過渡,你強出頭的目的是什麼?
  實在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
  每次跟親友的小孩談到軍中,我都有這麼一句話:服兵役或許百無是處,但最起碼有一個好處──培養你的忍耐力!
  沒錯,忍耐。
  忍耐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門課;若能練成,對你的未來必然極有助益。而軍中就是訓練你「忍耐」的最佳場所──實在氣不過、準備跟幹部對拚的時刻,請冷靜想一想這個道理。
  如果想不通,決定衝撞軍中體制、挑戰幹部權威,那麼切記三個原則:
  一、把事情經過跟父母講清楚說明白。
  二、不然就不做,不然就做絕。
  三、不要相信軍中申訴體制。

一、把事情經過跟父母講清楚說明白

  這麼做的原因與目的,前一週已談過。
  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個事實:即使父母費盡各種心思、用盡各種力氣、託了各種關係,可能對你也產生不了任何幫助。
  原因有很多。
  好比說父母找錯了幫忙關說的人,以為他有影響力,其實沒有。
  或是關說的人只是虛應故事,沒有盡全力。
  更或是部隊駐地太遠(好比說南沙、小金門、烏丘),父母不可能在長官面前「展現實力」。
  總之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再好的計畫也趕不上變化。
  因而最後的關鍵還是落到你頭上。
  這就是人生──所有外來的力量都是次要的,真正的關鍵永遠在你自己!
  更何況你是役男──已經成年,不是小孩;要懂得獨立、吃苦、打拚,為自己人生負責的道理。
  我曾經在朋友的託付下,幫忙他照顧在陸戰隊服兵役的小孩。
  據他講,小孩常打電話回家,哭訴在軍中所受的不人道待遇,請父母找人關說,把他調到離家近、不必出操的內勤單位。
  聽完朋友的請託,我透過昔日軍中同僚的幫忙,直接找到他服役單位的連長。
  透過電話聯繫,我很肯定部隊沒人刻意「修理」他,只是他舒適自在的生活過習慣了,無法忍受軍中嚴格又規律的生活。
  了解了實情,我婉言勸告他父母:不必擔心害怕,讓小孩在部隊受點磨練吧!
  講這段經歷的目的是什麼?
  希望你不是這種「長不大、吃不了苦」的小孩!

二、不然就不做,不然就做絕

  在軍中要多多忍耐,這是基於一個前提:沒有幹部想聯手修理你。
  真碰上了又該怎麼辦?
  那就是本小節的標題:不然就不做,不然就做絕!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洪仲丘。
  我在軍中參加過近百次「屆退士官兵檢討會」,很少人會主動發言;實在被逼得站起來講話,十之八、九講的都是「感恩」之類的客套話。
  像洪仲丘那樣,在少將旅長面前公然檢舉幹部內務不整,那是何等的氣魄!
  說「氣魄」是從士兵的角度;如果換成幹部,那就成了「白目」。
  在我漫長的軍旅生涯,像洪仲丘這等氣魄/白目的人是前所未見。
  單從這點可知,他不是「逆來順受」的綿羊。
  可惜他起了頭,後來卻沒有做絕──繼續抗爭下去。
  好比說禁閉出操時體力支持不了,很簡單,就躺在地上說「做不動」。
  就是「做不動」,帶操的幹部敢怎麼樣?
  動手打他嗎?
  或是以「抗命」送他軍法?
  憑什麼說他抗命?
  「做不動」就是「做不動」,那是能力問題,不是「想不想」的問題。
  你看,事情搞到這地步,大家都鬧僵了,後續很難處理是不是?
  開頭的時候為什麼不多想一想呢?
  不要輕易衝撞軍中那個封閉的體制。
  再講完整一點:沒有三兩三,絕不要衝撞軍中那個封閉的體制。
  衝撞之前想清楚:你是誰?
  一旦起了頭,就不要再當一隻綿羊,要堅持抗爭下去!

三、不要相信軍中申訴體制

  洪仲丘事件發生以後,社會響起一片要求軍中「體制改革」的聲浪。
  軍中的體制不完備嗎?
  錯了,軍中的體制不僅完備,而且過度完備。
  舉洪仲丘被關禁閉的例子來做說明。
  假如你稍微留意最近媒體的報導,應該知道目前軍中對關禁閉的人員起碼有以下處置:
  (一)直屬長官打電話通知他的家人。
  (二)士委會召開會議,通過關禁閉的表決。
  (三)人評會召開會議,通過關禁閉的表決。
  (四)經過國軍「一級」軍醫院的健康檢查,證明身體無恙,可以承受關禁閉的處分。
  (五)層層簽核到單位的最高指揮官,所有人都同意關禁閉。
  (六)小小的禁閉室竟然裝了十六台監視器。
  (七)帶操的幹部必須具備「戒護士」的資格。
  我相信還有其他瑣碎的規定,只是我目前不在軍中,無法了解,也不願打聽。因為單單是看到前述七項,曾經身為軍人的我就感覺真是不可思議!
  想當年我剛畢業,雖然只是小小的中尉隊長,幾乎是:我說關誰就關誰。
  而且我早上九點說關,十點就可以把人送走。
  哪有那麼多繁瑣的程序、哪須經過那麼多人的同意?
  如今經過三十幾年的演變,相信每出一件大事就修訂或增加幾條規定。
  這些規定還不夠「保護」違紀犯錯的被關者嗎?
  你認為還應該再加哪幾條規定?
  不必了,制度雖是必要,然而是次要的,執行的「人」才是關鍵。
  而軍中絕大部分的幹部,經過長期Uniform的洗禮,管他嘴巴上如何講得好聽,骨子裡都討厭意見多的人。
  例如洪仲丘公然檢舉幹部內務不整,你認為那群參加會議的長官,好比說旅長、副旅長、政戰主任……,他們如何看待洪仲丘?
  小伙子講得好,是我們疏忽,應該好好整頓這群管理幹部?
  或是……
  這個混帳,竟然敢當眾揭人隱私,有心給我們職業軍人難看?
  洪仲丘沒有認清這個殘酷的現實,除了在會議中檢舉幹部內務不整,被關禁閉前還發了五通求救簡訊給旅長;殊不知這些舉動只會讓長官更討厭他,進而讓他被整得更慘!
  不要輕易相信軍中的申訴體制。
  新兵到軍中報到頭幾天,連上幹部肯定會告訴你一大堆電話號碼,好比說旅部、司令部、國防部的張老師專線電話、各級不當管教的申訴電話;甚至連長、連輔導長、營長、營輔導長、旅長、政戰主任本人的手機號碼也會告訴你。
  他們都會說:隨時歡迎大家打電話反應問題。
  真歡迎嗎?
  以我從軍二十七年的經驗,我從不相信軍中長官的「官樣話」。
  講到這就是我對役男的建言。
  未來全面推動募兵制,役男不復存在,這篇文章不是白寫了嗎?
  不會白寫。
  即使沒有役男,這篇文章對軍中低階的官士兵,還是有所助益。
  或許在洪仲丘事件的熱頭上,我今天講得重了。實在是愛之深、責之切,請往日同僚多多包涵。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