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文明與法律(上)》2010/10/15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讓我自責難過了幾天。
  「幾天」對樂觀的我而言,算是很長的時間。
  先說發生的是什麼事。
  我家門前是一條約一百公尺長的街道。
  街道的對面是幾棟五層樓的老舊住宅區。至於街道這邊,由於開發較晚,近半是沒有建築的閒置土地,少數十幾戶多半是獨門獨院的透天厝。
  我家就是透天厝,有一個還算不小的花園,大門前方有兩個停車位(相片一)。


相片一:我家大門外的景象

  看起來挺美麗的家園,卻不是理想的住處,因為附近某些居民任由貓狗四處大小便,管理也完全不上軌道,環境平日沒人清掃,行人專用的紅磚道也多半被廢棄物或狗屎給霸佔了。
  從我家走到火車站,明明有紅磚道相連(請注意相片一門前的紅磚道),但大部分時候得被迫走在車子通行的馬路上。
  除了公德心欠佳,更麻煩的是對面老舊的住宅區,上百住戶都沒有停車位。
  停車始終是個問題。
  所幸,這附近不是繁華的市區,對面有車的人口也不多,大部分時候大家都能找到停車位,只是距離自家遠近的差別。
  而且住久了,大多了解哪一輛車是哪一家的,誰習慣停哪一個位置,哪一個位置什麼時候會空出來。
  空出來的時候,別的車子就會佔用。
  例如我家門前的兩個車位,平日上班是空的,都會被別的車子佔用,下班以後車主也會很有默契地讓出來。
  實在沒有讓出來,部分車主會在車上留電話。
  打電話請車主移開,十之八、九會先說抱歉,然後立刻趕來開車。
  如果車上沒留電話,通知里長辦公室廣播,多半也會很快把車移走。
  有點繁雜的程序是嗎?
  這就是住在「沒有足夠停車位」社區的煩惱。
  假如擁有一輛車,卻沒有停車位,每次開車,都不曉得回來有沒有車位、要停在哪裡──這不令人煩惱嗎?
  要天天為停車問題傷腦筋,我寧可不開車。
  先前我家就有兩輛車,後來賣了一輛(請參見《擁有即是 被擁有》);賣出的原因,正是因為每次去台北都要為停車煩惱。
  同樣的,一年前門前馬路分段施工(路面底下是一條大水溝,水溝要加寬加深),我家這一段馬路暫時被封閉了三個月。這三個月,由於沒有固定的停車位,我就到巷口的停車場租了一個停車位(月租一千五百元)。
  這條近百公尺長的街道,兩端都有「包月租」的停車場,幾乎都租不出去。至於透過里長辦公室廣播,或是親自打電話請車主移車的狀況,我住在這裡超過二十年,總次數絕不超過十次──由此可見,這附近停車沒有那麼「緊張」。
  不過,最近發生了一些變化。
  第一個變化是擁有車子的住戶似乎變多了。
  第二個變化是某些路段被畫上禁止停車的紅線。
  因而,亂停車的頻率就增加了。
  而且,有些狀況很差的車子,車主一停就是四、五天,有時候就停在我家正門口。
  要是車況好,車主鐵定不放心車子停那麼久。
  就因為車況差,被偷了大概也不會難過,車主什麼都不在乎。
  甚至有一次,某輛車一連停了將近十天,這位車主把這兒當成廢棄車的停車場嗎?
  雖然一停幾天,我卻很少打電話請車主移車。於是乎他們就越停越安心、越停越習慣、越停越理直氣壯……,後來即使附近有其他停車位,他們也是不停,硬是要停在我家門口。
  為什麼要停在我家門口?
  因為這裡有人清潔(我每天都清掃,一星期至少一整筒的垃圾和狗屎)、有樹蔭遮涼,還有人和狗看管安全(只要熊熊一陣狂叫,我多半會到窗口看一看)。
  別的停車位地點偏僻,平常沒人清潔,上下車可能踩到狗屎(即使不踩到也可能看到──噁心),全天受到日曬,半夜還可能被宵小撬開車窗(附近這一區不太平靜,我的車子就曾被打破車窗,音響和液晶螢幕都被偷了,損失約十萬元)。
  或許是這種心理,或許不是,但呈現在眼前不變的事實是:「一停停幾天」的車子越來越頻繁。
  對於這種車子我是越看越火。
  既然平常不用車,為何要買車?
  車主沒算過擁有一輛車,每月要繳的稅金至少是七、八百元?
  拿這筆錢搭乘計程車,再扣去自己開車的油錢,還可以省去停車的煩惱,不值得嗎?
  由於這種「一停停幾天」的現象越來越普遍,而且總是那幾輛車,以前不放盆栽的停車位,最近一段日子我擺上了一盆輕便的盆栽。
  也不是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全都擺上。而是接近老婆下班回家的時間,如果停車位又是空的,而且我想到了,就會擺上。
  大部分車主會尊重這盆盆栽,因為除了他們了解屋主的心意,更重要的,是附近停車位沒那麼緊張,違規的拖吊車也「極少」來。
  假如在台北市,那是完全不同的狀況。
  對不起,這裡是桃園,而且不在鬧區。
  前面就是這事件的背景,全說完了,現在講正題。
  八月七日,為了提前慶祝父親節,中午時家人集中到我家,然後開車到附近的餐館用餐。
  由於母親與兄嫂都回來,總共有三輛車。
  離家前,我想到停車位可能被別人霸佔,還特別在其中一個停車位的位置擺上兩個盆栽。
  平常只有一盆,今天格外擺上兩盆。
  沒想到,用完餐,一個多小時以後回到家,那兩盆盆栽都被移開,而停的又是我熟識的某輛「一停停幾天」的車子。
  最近三、四個月,保守的估計,這輛車在這兒停過二、三十天。
  我從來沒有打電話麻煩這位車主移過車子。但是今天,我覺得忍無可忍,於是拿出手機,撥了車主留在車上的電話號碼,兩人的對話大致如下:
  我(口氣不好):你的車停在我家門口,能不能麻煩你移開車子?
  車主(口氣也不好):我不在家,現在在外面,沒辦法回來。
  我(口氣變壞):你不覺自己很過份,為什麼要移開我放的盆栽?
  車主(口氣比我還壞):你憑什麼放盆栽?那是公家停車位,我為什麼不能停?
  聽到這,我的血壓瞬間飆升到了極點!
  我這一輩子血壓瞬間飆升到極點的機率不多,每次都嚴重到失控而惹出大麻煩。
  例如從海軍官校畢業,服役二十年期間,我失控發飆的次數不超過五次。
  可是,每一次都在海軍造成很大的風波。
  不是我的耐性不好,反而是耐性太好。
  我和別人相處的原則,就如同在桌上畫一條線──希望兩邊都謹守分寸,不要隨便越線冒犯別人。
  當別人冒犯我的時候,我會退、會忍,甚至很少出言抱怨。
  有些人偏偏喜歡得寸進尺。
  這種人會一邊往前、一邊試探,想前進到自己所能前進的底線。
  等到有一天我覺得忍無可忍,會全力反擊。
  那個反擊,是累積多少次不滿才產生的力量!
  我的反擊不是把對方推到界線的後面,而是一腳把他踹到桌子底下,讓他永遠上不了檯面。
  接下來發生的事,後來讓我難受了好久。尤其是看到自己寫的《文明人》
  我真是粗魯無禮,一點都不文明啊!
  後來那位車主來了,大約是三十歲左右的年輕人,連同他的女朋友,兩人騎著摩托車──由此可見,他根本不住在附近,可能隔了好幾條街。
  看到他騎著摩托車,我更是怒火中燒。
  假如他再騎遠一點,多個百公尺左右,到達龜山工業區,那裡有數不盡的停車位。
  為什麼不停到工業區?
  因為那裡晚上一片漆黑,不安全。
  曾經有一位車主,把車子開走以後,竟然停一輛摩托車霸佔停車位。後來停回來的時候,再騎著摩托車回到幾條街之外的住處。
  我無法理解他們心裡想的是什麼?
  那一天,在盛怒之下,我只跟他講了一句話,然後就是破口大罵。
  我破口大罵,他也破口大罵。
  若不是家人擋在中間「極力勸阻」,鐵定我們會當場大打出手。
  場面相當混亂,整條街的鄰居都被我們的相罵聲吸引出來,全都目睹了這醜陋的一幕。
  吵到後來,警察都來了。
  這就是整件事的大略經過。
  聽完我的經歷,你有什麼想法?
  這件事情的「檢討」會放在下一週。
  下週五來到之前,請設身處地、認真地想一想:我哪裡錯了、車主哪裡錯了,這個社會該如何減少類似的衝突?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