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軍旅生涯廿七年(三)──海軍官校》2008/9/26

  返回海官那天早上,大家換穿那久違、令人懷念、帥呆了的白軍服。
  離開陸官不是坐上車就走,而是有一個程序──必須由海官四年級的學習幹部把我們「正式」領回去。先是簡單的交接儀式,然後帶領我們「昂首闊步」離開陸官(相片一)。


相片一:昂首跨步離開陸官

  注意相片一,那在陸官校區,兩旁列隊歡送的是陸官學生。走在最前面,右手執劍的是學習中隊長,後面排頭四位都是學習幹部。
  瞧瞧相片中他們昂首跨步的樣子。
  那一天,我們深深感覺是揚眉吐氣的一刻。
  懷著興奮的心情回到學校,滿心以為會受到海官學長熱烈的歡迎。
  卻不料,海軍官校的新生入校還有另一項傳統──通過大門,必須一路踢正步到路的盡頭(相片二)。


相片二:新生必須踢正步進入學校

  這段路可能有兩、三百公尺,兩旁也站滿了學長。
  他們不是鼓掌歡迎我們,而是虎 視眈眈盯著我們,從頭到尾吼聲、喝斥聲不斷,嚇得新生手忙腳亂(相片二可為證明)。
  從踏進校門的第一步,就是一場震撼教育!
  不過,海官不管多麼嚴格,畢竟是自己的學校,心裡有認同感,整個感覺就不一樣。更何況,海官的管理與要求比較合理,樣樣都和陸官大不相同。
  好比說,我在海軍二十七年,從來沒有看過一個軍官在隊伍面前使用髒話罵其他軍官。可是,同樣的情形在陸軍卻非常普遍。
  海軍自認是「國際兵種」、「半個外交官」,常以「加入海軍,環遊世界」鼓勵後進學弟,也自認是溫文爾雅的儒將;除了管教合理,也比較注重人格與尊嚴,很少罰學弟下跪,更少命令學弟在地上爬行。
  若是不服氣,有時還可和學長據理力爭一下。
  至於陸軍,那是去他媽的少廢話,叫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
  假如是一般民間大學,海官人性化的管理必然比較恰當。但是對於軍校學生,那可就未必。
  有一利就有一弊,走遍天下都如此。
  海官四年對我影響最大的是社團活動,讀書仍然是我最討厭的工作。
  記憶中,我上課的時候常常睡覺。
  我也搞不清楚,官校時期的我為什麼那麼喜愛睡覺?
  國中之前我上課從來不覺得疲倦,進入幼校偶爾會打瞌睡;至於官校,套用某位英文老師某天上課對我的批評:「你上課不是睡覺就是講話。」
  的確,不知為什麼,坐在教室裡面聽課(尤其是文科),我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感覺疲累。一旦下課,細胞又全都活了過來。
  至於考試成績,平均在年班二十名左右。這和幼校平均第五名有一段差距。但如果扣除「非幼校直升」──高中畢業才考入的聯招生,我仍是年班第五名左右。
  即使我不太讀書,能有二十個同學的成績贏過我,也不是容易的事。
  的確,本年班同學的素質不錯,是海軍官校有史以來碩士、博士最多的一屆。畢業時一百七十二位同學,後來有六位得到博士,二十七位得到碩士。學生時期常和我玩在一起的十多位好同學,如今散居在世界各地,像是加拿大、加州、華盛頓、香港、上海、昆山、台北、天堂(或地獄)……,各自在不同的崗位從事截然不同的工作。
  實在是始料未及!
  若問學生時期的我們,總認為自己是職業軍人,一輩子都會待在軍中。誰知道,如今大家都在為自己事業的第二春打拚!
  總之,我在官校求學期間對課業沒興趣,也始終提不起精神,可以用一句話總結──乏善可陳。
  所以,我就不陳了。
  至於社團活動,不單是官校四年生活回憶的主軸,也影響了我的一生。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辯論社。
  憑良心說,我對公開講演不單沒有興趣,根本是畏懼。至於原因,〈辯論和我〉說得很清楚。也因此,當辯論社學長利用晚自習到教室招生,我直覺的反應就是連連搖頭拒絕。
  幾個學長私下把我找去,強力勸說我加入。
  這讓我有受寵若驚的感覺。
  我相信,這定然和我反應快,被罰的時候喜歡講道理,有時候堵得學長都啞口無言有關。
  不過,我對公開講演十分畏懼,接連拒絕了幾次。然而抵不過幾個學長一連幾天的軟硬兼施,最終還是屈服了。
  抱著且戰且走的心情加入辯論社,後來發現「吵來吵去」挺適合我的個性,因而積極投入,很用心地學習辯論技巧。

相片三:我獲得的
第一面辯論獎牌

  沒幾個月到成功大學參加正式比賽。反正就是「吵」,連吵幾場下來竟然得了團體冠軍,頒獎時也意外獲得個人「最佳質詢獎」(相片三)。
  宣布得獎的瞬間,是我人生非常重要的一刻。之前完全沒有得獎的自信,乍然間聽到自己的名字,有點恍惚地走上講台,好半天心裡才有驚喜的反應。
  我聲音沙啞得像鴨子,非常不適合演講。能夠在演辯界出頭,靠的是機智反應和誠懇的態度。
  許多選手的聲音悅耳動聽,神態卻少了真誠,只是讓別人感覺他在進行一場演講──稿子很可能是別人寫的,講的全不是內心的話,這要如何感動別人?
  最感人的話是實話,也就是發自內心的話。
  辯論社的成功讓我對公開演講產生了自信。今天能夠在課堂上侃侃而談,和當年在辯論社累積的經驗很有關係。
  除了辯論社,第二個和我關係密切的是美工社。
  因為我會油畫,自然而然成為美工社的一員,甚至四年級時有一陣子還擔任美工社社長。
  為什麼我沒當辯論社社長?
  因為有一位好同學想當辯論社社長──我心裡清楚,於是拒絕別人的擁護,轉而推薦那位同學出任社長。
  這輩子我很少跟別人爭什麼東西。
  想要嗎?
  請拿走。
  這世界我真正在乎,決心要抓在手中的東西少之又少。
  至於美工社社長,對不起,那有點像「工頭」,沒人願意當,這才輪到我。
  進入官校,我仍是小過不斷、大錯偶犯。
  有一次晚點名,隊伍集合時學習幹部反覆解散、集合。大家跑來跑去,慌亂中難免擦撞到別人。有一個同學人高馬大,平常同學就怕他;當我不小心撞到他,他竟然用手肘頂我一下。
  我回過身就對著他一陣亂打。
  又有一次在大操場練習正步,我們被學習幹部罰繞操場肩槍齊步走,帶隊的是自己同學。當隊伍遠離學長,某位同學突然配合腳步的節拍輕哼《抓泥鰍》。
  一時之間許多同學跟著哼起來。
  我不喜歡唱歌,更不會唱《抓泥鰍》。出於好玩的心理,也跟著輕哼調子。
  等繞回升旗台,學長把隊伍留下,揚聲問:「剛才哪些人在唱歌?」
  沒想到,全隊竟然只有我一個人舉手。
  學長清楚那是「合音」,也表示至少有幾十個人,追問半天再沒人承認,束手無策之際又罰大家繞操場繼續肩槍齊步走。
  下課後,我以為這事情就過去了。卻不料,晚餐後學習幹部在大餐廳宣布事情,竟當著全校長官和學生的面,把我叫到飯廳中央,說我上陸操課時在隊伍中唱流行歌曲,核定禁假一個月的處分。
  真是無法想像──不獎勵我誠實就算了,還公然羞辱我。而那些不認錯、不誠實的同學,卻沒事!
  這是什麼樣的領導統御?
  其次,處分我也罷,只要宣布就行,何苦要把我叫到飯廳中央出糗?
  這不是針對我而來,存心要整我嗎?
  即使今天回想起來,仍令我憤憤不平。
  我當場臉色遽變。他叫我回座時我拒絕敬禮,扭身就走。
  他怒斥「回來」。我考慮了一下,慢慢回過身。他重新叫我「回座」,我仍不敬禮……。兩個人就公然在餐廳一來一往地對抗著。
  終於,坐在前方的總隊長(上校軍官)怒不可遏,拿起面前的碗就砸過來。
  記住,若瞧見某人犯下離譜的錯誤,先別看表相,最好追根究柢,找出真相以後再決定怎麼懲處。
  其次,管理應先從「領導」開始管起。假如一個群體發生很大的問題,想都不必想,那個單位的領導必然有問題。
  講一句題外話,那位在大餐廳出我糗的學長,畢業以後幹得極爛,值更時靠著欄杆睡覺,手槍不小心掉落到海裡;調到新訓中心幹隊長,居然暗示小兵花錢買假。兩件事都是轟動海軍的大案子,也都被送了軍法。
  看起來似乎我是素行不良,其實這是官校四年當中,四、五個重大錯誤中的兩個。
  大部分時候我安分守己,社團活動很傑出,成績始終保持在前段。
  縱然如此,那平均一年發生一次的重大錯誤,仍讓長官留下深刻的、惡劣的印象。也因此,不管我的表現如何,四年級沒幹過一任學習幹部。
  四年級號稱「學生王子」,負責全校學弟的管理。為了磨練領導統御的經驗,由同學輪流當學習幹部,上至最風光的學習總隊長(就是陸官的實習旅長)、總隊幹部、大隊長、大隊幹部、中隊長、中隊幹部、區隊長,小到只管一個班的分隊長(就是陸軍的班長)。


相片四:相片左邊持劍的是學習中隊長──拉風吧!

  學習幹部的名單由同學推舉產生,最後由長官圈選決定。
  大部分時候長官都會尊重同學的建議。
  然而,不管同學建議我幹什麼職務,長官就是大筆一揮──刪掉!
  什麼職務都不幹的四年級學生叫「高兵」(高級班兵)。
  高兵人數的多寡,由各年班的人數決定。
  有的年班人數少,學習幹部還有缺額,那就一個高兵都沒有。有的年班人數多,可能會有十幾二十個高兵。
  我們年班算人數多的年班,大約有十個高兵。
  為了讓大家都有磨練的機會,學習幹部每季一換,很少人連兩季都是高兵。
  我連續當了四季的高兵,這紀錄在海官可能是絕無僅有。
  至於原因,鐵定和那位拿碗砸我的總隊長有關。四年級整整一年,他都是官校的總隊長,也是學習幹部名單的最終決策長官。
  聽到我的名字他肚裡就有氣,怎麼會同意我擔任學習幹部?
  去年到台北參加某長官公子婚禮,意外碰到當年的總隊長。趨前敬酒時,他倒了一大杯酒逼我乾,並高聲向全桌述說這件幾乎是三十年前的往事。
  官校四年,我還是動了退學的念頭。
  起因是艦訓。
  每年暑假學校都安排不同的訓練。一年級是泳訓(相片五),二年級是中字號(運輸艦,相片六)艦訓,三年級是陽字號(戰鬥艦,相片七)艦訓,四年級是遠航。


相片五:一年級泳訓


相片六:中字號運輸艦


相片七:陽字號戰艦

  我第一次上船,隨軍艦出海,是 二年級的艦訓。
  直到艦訓我才發現,天啦,自己是那麼容易暈船(請參考《我對海軍最深刻的印象》)!
  暈到後來暗暗決定:即使將來搬磚、鋸木、做苦力,也不幹海軍。
  回到學校,把這想法告訴幾個交情不錯的長官。他們哈哈一笑道:海軍的事業不一定在海上,也不可能永遠在海上;事實上,大部分的時候都不在海上。
  想想也對,於是改變念頭,又讀了下去。
  升上四年級以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經常被禁假。往往是前一個處分還沒結束,下一個處分又來了。等升上四年級,假期雖然多了,但已經被禁習慣了,並不特別喜歡外出。
  後來畢業,一直到今天,我都不會因為待在同一個地方太久而覺得煩悶。
  我甚至敢講,即使把我關進監獄,只要給我一台電腦,別人不要來煩我,關幾年我都不怕。
  我很能忍受孤獨。甚至,我有一點享受孤獨。
  畢業之前,記憶最深的是畢業舞會(相片八、九)。


相片八:舞伴成雙成對穿越這道戒指門進入會場


相片九:男女婆娑起舞(女伴必須穿禮服)

  畢業舞會對每一個官校學生都是終生難忘的事──場面之豪華、盛大、慎重,即使我活到現在這把年紀,也敢說是今生僅見。
  我是年班畢業舞會的總策劃,從場地的規劃、布置,預算支出,邀請現場樂隊,到所有餐飲、流程……,每一個細節都經過慎密考量。
  尤其是舞會最後半個小時,現場燈光全熄,改由四角的燭光照耀。
  各角落的燭光都是幾十根蠟燭插在一座立體的燭台上。
  最後四首舞曲全是慢四步。每跳一首,就熄掉一個角落的燭光。也就是,最後一首歌,舞場是暗得伸手不見五指,男男女女相擁跳著慢四步──我們安的是什麼心,不想可知。
  很榮幸地告訴你,這點子由我首創。
  後期學弟是否沿用,我就不知道了。
  幼校加上官校整整七年,我多次徘徊在兩大過加上兩小過的開除邊緣。講句實在話,我從來沒有畏懼過開除。直到畢業前夕,為了能常和人在北部的女朋友見面,我沒請假,連續離校十多天。
  後來到榮審會(決定要不要開除的評議會),校部長官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如何敢走那麼久,難道不怕被抓?
  我的回答很簡單:我不認為自己會被抓。
  為什麼?
  負責查人數的全是我的好同學,也全交待好了會掩護我。我又是經常出公差的高兵,即使在校,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本來只想離校三、四天,然而過程實在太順利,於是一天又一天地延了下去。
  直到某同學見狀眼紅,悄悄告訴隊長,這才東窗事發。否則,很可能我整個月都不在學校,也沒哪個長官會想到我。
  記得那天參加榮審會,總教官看到我的資料,搖頭嘆息道:假如你能夠從海軍官校畢業,我們所有先期畢業的學長都會因你而蒙羞。
  言猶在耳,一眨眼過了將近三十年。如今,我總算能夠回答那位長官:我沒有讓你們蒙羞。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