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馬年心願》2014/1/31

  今天是中國農曆年的大年初一。在這馬年之始、非常特別的一天,我想許什麼心願呢?
  講起來或許有趣,我這馬年心願的靈感,竟然來自民進黨的一副春聯。
  哪一副春聯?
  請看相片一:


相片一:民進黨李俊俋委員提出的春聯

  這副春聯至少表達了三個含意:
  一、 馬年的春聯以「馬」字為首,切題應景。
  二、 「馬」字倒過來隱喻「馬到成功」,頗有創意。
  三、 寄望馬年能夠「倒馬」成功,政治口號。
  一副春聯兼具三個目的,看得我不禁啞然失笑。
  如今在台灣,罵馬貶馬批馬似乎成了顯學。
  敢拿鞋子砸馬英九,代表勇敢。
  敢高聲嗆馬英九,代表為正義而發聲。
  真是這個樣子嗎?
  去年十二月五日,也就是一個多月之前,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病逝。緊接著在十五日舉行國葬──其典禮之大、之隆重,讓我十分驚訝!


相片一:曼德拉國葬現場

  根據美聯社、法新社、英國《衛報》,以及《每日郵報》報導,曼德拉的葬禮是現代史上全球最大規模的葬禮──來自東西方不同地域、不同宗教和文化背景、不同政見的領袖,不管是合作夥伴還是敵人,都暫時放下分歧,在曼德拉生前倡導的和解及平等精神下,參與這場史無前例的大聚會。
  假如你曾經關注相關報導,心裡必然清楚,曼德拉的葬禮集結了全世界的政要,甚至被某些媒體稱為「世紀葬禮」。
  在看熱鬧的同時,我心裡不禁納悶起來──不過就是人權鬥士,或許被關的時間長了點,為何能贏得世人如此崇高的敬意呢?
  他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
  我看了一些報導,理由很多、很瑣碎,但始終沒找到令我信服的答案。
  直到幾天之前,劍輝兄傳給我一本原文電子書(《Sycamore Row》 by John Grisham),看到其中的一段內容,讓我恍然大悟!
  小說的背景是三、四十年前美國南方一個保守的小鎮,部分居民仍擁護「白人至上」。某個暴風雪夜晚,兩個晚歸的白人兄弟,不幸被爛醉如泥的黑人駕駛(西米恩)給撞死了。
  西米恩平日不務正業、素行不良,而且有多次酒駕與違規的紀錄。
  白人兄弟不僅優秀,還是高中籃球校隊的主力球員,他們是鎮上許多籃球迷眼中的英雄。
  突如其來的死亡車禍在小鎮掀起了濤天巨浪!
  小說的主角(傑)是小鎮律師,那時正代表西米恩太太(蕾蒂)打一場巨額的遺產官司。
  死亡車禍發生之後的第三天,兩位車禍受害者的父親(羅斯頓)無預警地出現在傑的律師事務所。
  他來律師事務所的目的是什麼呢?
  請看以下的小說內容(由我翻譯):

  兩個人(傑和羅斯頓)面對面,隔著桌子坐下來。
  經過一段短暫、尷尬的沉默,傑開口道:「我無法想像你所經歷的悲慟。」
  「別說是你……」羅斯頓聲音低沉、沙啞、緩慢,彷彿每一個字都背負著沉重的傷痛:「我也不行。你知道嗎,最近我總感覺自己在行屍走肉,所有動作都沒有任何意識,只能勉強自己一分一秒地捱過去。真希望時間能立刻跳到幾個星期、幾個月,甚至幾年之後,使得我能夠控制自己悲傷的情緒,走出這個惡夢。可是,我又很清楚那是不可能的。傑,怎麼會是白髮人送黑髮人呢?這是多麼殘忍的事情!」
  傑點點頭,不清楚該給予兩個孩子正躺在棺木之中、等著下葬的父親什麼安慰?不過,他心裡更好奇的是羅斯頓到底想幹什麼呢?這好奇從羅斯頓出現的第一刻,一直到現在,始終都困擾著他。
  又是一段尷尬、令人窒息的沉默,好半天傑才說:「葬禮在明天?」
  「對,那又是另外一個惡夢。」羅斯頓兩眼浮腫、充滿血絲,顯然一連幾天都沒睡好。他悲傷得無法直視別人,只能低著頭,愣愣地盯著自己的膝蓋,低聲說:「警長親手交給我一封蕾蒂寫的信。我必須說,那封信實在是很貼心的舉動。」
  講到這,羅斯頓抬起頭,疑聲問:「警長說你和蕾蒂是朋友?」
  傑不出聲地點了點頭。
  羅斯頓接續道:「那封信真誠地表達了蕾蒂和她家人高度的悲傷和自責,讓我和艾芙琳(羅斯頓太太)深受感動。我知道蕾蒂是善良虔誠的教徒,她先生的所做所為讓她受到巨大的驚嚇。你能代我謝謝她嗎?」
  「當然。」
  他再度低頭,呆視著自己的膝蓋,胸口微微顫抖,彷彿呼吸都會讓他產生巨痛,停頓了片刻才說:「如果不介意的話,傑,希望你能代我轉達另一些事情。有幾句話我想告訴蕾蒂、她家人,甚至於她先生。」
  當然,不管什麼話,傑必定會為一位悲痛欲絕的父親代為轉達。
  「在《路加福音》第六章,耶穌教導我們原諒的重要。衪知道我們是人,而人的本能是報復那些曾經傷害自己的仇人,以牙還牙,要他們付出血的代價。可是這不對!不管面對什麼傷害,我們都應該走出仇恨。我希望你能代我轉告蕾蒂以及她的家人,特別是西米恩,說我和艾芙琳願意原諒西米恩所犯的錯誤。最近幾天在牧師的陪同下,我們真心為此祈禱,我們不容許自己的未來在充滿仇恨以及詛咒的日子中度過。傑,你能代我轉告他們家人,說我們原諒了西米恩嗎?」
  傑的嘴巴大張,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怎麼可能呢?原諒一個三天前才撞死你兩個兒子的黑人無賴、酒鬼!
  剎那間傑想到了漢娜(傑五歲的獨生女)──假如躺在棺材的是漢娜,他肯定會嘶吼地吶喊:血債血還!
  良久良久,傑微微點了點頭。好,我會轉告他們。
  羅斯頓接著又說:「明天就是凱爾和博的葬禮。當我們對兩個孩子說再見的時候,也將會是我們付出完整的愛,以及徹底遺忘仇恨的時刻。傑,這世界不應有容納仇恨的空間。」

  這部小說足足有四百多頁,唯獨看到這一段,幾乎讓我感動地流下淚來。
  也因為看到這一段,我忽然明白曼德拉的偉大之處,正是他具備原諒仇人的胸懷。
  請看以下這一篇網路上廣為流傳的文章:

《曼德拉的頓悟》

  南非的民族鬥士曼德拉,因為領導反對白人種族隔離政策而入獄。白人統治者把他關在荒涼的大西洋小島(羅本島)上二十七年。儘管曼德拉當時年事已高,但是白人統治者依然像對待年輕犯人般殘酷地虐待他。
  羅本島位於開普敦西北方七英里的「桌灣」,面積只有五平方公里,島上布滿了岩石。
  曼德拉被關在監獄的一個「鋅皮屋」,白天打石頭──將採石場的大石塊敲成碎小的石料;有時還得從冰冷的海水中撈取海帶,或是做一些採石灰的工作。他每天早晨與一群犯人一起排隊到採石場,由獄卒解開腳鐐,再來到一個很大的石灰石田地,然後使用尖鎬和鐵鍬挖掘石灰石。
  由於曼德拉是要犯,專責看守他的獄卒有三個。
  獄卒對曼德拉並不友善,總是找各種理由虐待他。
  可是,等到曼德拉出獄,並且在一九九一年當選總統後,他在總統就職典禮上做出一件震驚世人的舉動。
  就職典禮開始,曼德拉起身向來賓致辭,先介紹來自世界各國的政要,並表示自己深感榮幸,接著話題一轉,談到當初他被關在羅本島,專責看守他的三名「前獄卒」也被邀請擔任典禮貴賓。
  曼德拉請他們起身,介紹給現場貴賓認識。然後,年邁的曼德拉緩緩轉過身,恭敬地向他們致敬。
  那一剎那,現場所有來賓……,甚至整個世界都靜了下來!
  典禮結束以後,曼德拉對朋友們解釋,自己年輕時性子很急、脾氣暴躁,所幸在獄中學會了控制情緒才活了下來。他的牢獄歲月給了他充裕的時間進行自省與激勵,讓他學會處理自己遭遇的苦難與痛苦。他說,感恩與寬容經常源自痛苦,必須以極大的毅力來克服、來訓練。
  他並談到獲釋出獄那一天的心情:「當我離開囚室,走向通往自由的監獄大門時,我心裡十分清楚,自己如果不能把悲痛與仇恨留在身後,那麼不管我在哪,其實仍然被關在獄中。」

  明白了嗎?
  原諒實在是極其偉大、極其崇高,也極難做到的情操。
  這世界有幾個人處於羅斯頓或曼德拉的狀況下,還能具備原諒的胸懷?
  今天在馬年之初,我的心願就是發揚大無畏的原諒胸懷。
  這是目前台灣對立、分化的社會最需要的精神。
  偉大的人物在遭受巨大的傷害之後,能原諒他的仇人,提倡和解,帶領支持群眾走向和平與團結。
  而不是挑撥離間、激化人民之間的對立,帶領社會走向衝突與毀滅!
  希望大家能夠向前走、向遠看,而不是活在仇恨的過去。
  誠如小說之中,那位失去兩個兒子的父親羅斯頓所言:這世界不應有容納仇恨的空間!
  一個心裡充滿仇恨的政客爬上高位,那將會是全民的不幸。
  一個充滿仇恨情緒的社會,無論物質多麼富裕,精神必也空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