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基層民代》2010/7/9

  上個月舉行鄉鎮市民代表及村里長選舉,由於我不認識任何一個候選人,投票前拿起選委會公布的候選人資料,左挑右看,竟找不到一個理想的候選人。
  說學歷,不是國小、國中,就是沒有名氣的二、三流學校。
  論經歷,幾乎找不出一個有正經的工作經驗。
  再看他們的政見,務實可行的也沒幾條。
  感覺上,他們是屬於「靠嘴巴、拉關係、不務正業」的一群人(很抱歉這麼批評,相信這評語對許多候選人是不公平的)。
  也許我所屬的選區水準太差,是個特例。但是我發自內心地說一句話:基層民代的素質水準實在令人失望!
  才這麼感嘆著,嘿嘿,居然想起家母在四十多年前也曾經參與基層民代競選,甚至還當選過大溪鎮民代表。
  我母親不善交際、不會講話,怎麼會出馬競選民代?
  那是四十二年前的往事。
  那年頭的民代和今天的民代,有很大很大的不同。
  尤其是基層民代,基本上是無權無勢也無事,甚至還沒有基本薪資,不要說是出馬「競選」,可能鎮公所抬著花轎來請,也沒幾個人願意幹。
  因而,當有人勸說母親出馬競選的時候,父親堅決反對,母親也沒意願。
  直到鎮公所保證,母親是唯一的女性候選人。基於女性保障名額,母親只要獲得一票就可以當選!

相片一:我母親的
競選宣傳單

  沒錯,一票──只要自己投給自己就可以順利當選。
  盛情難卻,母親於是勉為其難地報名,投入我們家族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民代選舉。
  雖說是保障名額,競選的禮數卻不能少。
  父親當時仍在陸軍服務。回到部隊,委請毛筆字寫得好的同事寫了十幾張的「懇請賜票」,再加上母親的名字,就算是競選海報。
  張貼那日,父親騎著腳踏車,我坐在前面的橫桿,二哥坐在後座,三個人帶著一桶自製的漿糊、一把大油漆刷,只花了一、兩個小時,就完成海報的張貼工作。
  除此以外,村裡還主動幫母親印了數百張,大小如明信片的宣傳單(相片一;沒錯,邵淡如就是我母親)。而發送傳單的工作,也由我們幾個兄弟負責。
  村子不大,大約就半天吧,我們把宣傳單塞進各家的信箱,所有競選活動就算結束了。
  家人又恢復平靜的日子,彷彿選舉根本就不存在。
  開票當日,很令人意外,縱使母親一票就可當選,她獲得的票數居然超越了當選門檻。

相片二:童年的我

  也就是,即使沒有「保障名額」,我母親依舊可以當選。
  當然,這和村裡沒有其他人參選有關(那年頭眷村十分團結,幾乎是百分之百地把選票投給黨指定的候選人)。
  消息傳來家人並無太多喜悅之情。不過,村人十分熱情,一個晚上放了不知多少串的鞭炮,接下來幾天又不知收了多少賀聯。
  所謂賀聯就是一卷字軸,右上方寫了「恭喜XX當選鎮民代表」,中間是四個大字(一句好聽的成語),左下角則是贈送人署名。
  收到賀聯,我們一張一張展開掛在客廳,把四面牆壁全都掛滿了──很特殊的景觀,一直維持了幾個禮拜,直到有一天家中無人,我突發奇想……
  那時候的我才十歲(相片二,挺可愛的是不是?),完全不懂書法,看到「龍飛鳳舞」的毛筆字,只要出現「中空」、「不連續」的部分(如相片三),我就認為是不對的,不好看的。

相片三:龍飛鳳舞的書法


  既然不對又不好看,那該怎麼辦呢?
  我二話不說,拿出墨汁和毛筆,把賀聯一張一張從牆上取下來,平攤在桌子上,再一筆一筆地慢慢描──描得非常認真、非常仔細,非得把「中空」的部分補實、不連續的部分連上。
  我繪畫的天分在那一天,完全表現出來了!
  全部改完以後,我感覺自己做了一件很偉大的工作。
  那日母親回到家,站在客廳的中央,瞧見四壁「改頭換面」的賀聯,當時那種張口結舌的表情,直到此刻我都記得。
  賀聯大約又掛了幾天,可能實在是抬不上場面,之後便全數取了下來。
  母親曾擔任大溪鎮第九屆鎮民代表,恐口說無憑,上任當日和鎮長以及所有代表的合影如相片四。
  請注意相片四,母親是唯一的女性(前排右二),據稱是當年鎮代會的一枝花。
  擔任鎮民代表有什麼好處嗎?
  先說收入。
  除了每年參加鎮代會期間(每年大約十幾二十天),可以依「日數」領取有限的車馬費,平常沒有任何收入。
  收入雖然有限,但是名氣仍有一 點。


相片四:大溪鎮第九屆 鎮代會成立留影

  每當母親因為在鎮代會的發言,第二天大名出現在報紙,父親都會驕傲地告訴我──你媽昨天在鎮代會說了什麼,你看報紙都登了。
  然後,他會特別把母親的名字指給我看。
  可惜,我沒有絲毫「與有榮焉」的感覺。
  對我而言,母親當不當選,對生活沒有任何改變。
  記憶中,只有在鎮代會舉行期間,母親每天早上穿著旗袍,搭乘客運到大溪鎮開會;除此以外,日子和往日是完全一樣。
  擔任鎮民代表那幾年,我也不記得曾經有什麼人上門關說什麼、送什麼禮。民意代表在當時社會的地位,遠不及今日。
  當完一任鎮民代表,接著要進行下一任選舉。
  這一次,選情有了變化。
  首先,女性保障名額取消了(轉移到另一選區)。
  其次,村裡另有其他參選人。
  更不幸的是,這位參選人頗有野心(後來當選好幾屆桃園縣議員),也有靈活的手腕。
  他私下騙村人說母親仍有保障名額,一票就可當選,大家應該投票支持他,讓兩個人都能當選。其次,他積極拉攏村長,兩人一同在村裡挨家挨戶拜票──這兩個理由是最近母親告訴我的;當時年幼的我,毫無概念。
  對我而言,第二次選舉依舊是張貼海報、發宣傳單,跟第一次沒有不同。
  不同的是選舉的結果──母親以些微之差落選。
  落選當晚,村長假意登門安慰,結果被我父親痛罵一頓。
  選舉在我家是一段不愉快的回憶。
  這之後,我們家族再沒人參加過任何民代選舉。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