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物質的誘惑》2007/3/30

  最近幾個月為老朋友的企業作育英才,開創了教育學校,由於意外的成功,而有擴大規模的構想。
  能否夠擴大的關鍵在於人──老師;而不是預算。
  畢竟,教導一群自私自利的年輕人忠於公司,並從內心改造他們,提升他們的生活文明,有一點經驗必明白,這不是簡單的事。
  更正確地說,是很難、很艱鉅的任務。
  這種老師要舉止端正、有群眾魅力、講話的態度誠懇,讓學生覺得你是發自內心,從而打從心底「聽了進去」!
  就我認識的親朋好友,符合前述能力的屈指可數。
  有能力又賦閒在家的,只有陳君一人。
  陳君是我官校同學,學生時擔任過學習總隊長(最高職務的學習幹部,類似大學的學聯會會長,但因擁有實權,比學聯會會長要拉風十倍),儀表堂堂;為人謙和有禮,待人誠懇;談吐有度,舉止紳士;英語一把罩,有留美背景,見過世面;操守廉潔,自律甚嚴,沒有賭博、吸菸、喝酒的壞毛病──想想這些條件,你有一個朋友如此嗎?
  剛畢業時陳君一帆風順,深獲各級長官好評,我也曾經認為他未來最有發展。很可惜,他很早退出官場,在兵器學校教了近十年的書,幾年前以「中校」之階退伍(比我退得晚,階級卻比我低)。
  我沒有他優秀,是他不願在官場汲汲營營。
  我很清楚,他淡泊名利,想要叫他出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這次是教書,沒有業績壓力、不必應酬人情世故,想必他會考慮考慮。
  沒想到,電話打通,說清楚了條件,他毫不考慮就謝絕。
  問他現在每天在幹什麼?
  他說老婆也退休,兩人每天早上爬山,然後吃早餐、看早報,下午帶中風的父親散步,晚上教小孩做功課,一家人待在一起,日子輕鬆慣了。
  掛了電話,我心裡一陣難過。
  若說賦閒在家的條件,我比陳君還好。除了我家的總收入高過他家,我還兼職寫作(收入雖不高,零頭總有一點)。
  他能陪著家人,為什麼我不能?
  推不掉老朋友的請託是一個原因,另外就是「想做些什麼」的誘因。
  「想做些什麼」說得現實一點,就是「想賺些什麼」。
  生活費已夠,為什麼想賺些什麼呢?
  有個貧窮的農夫向神父抱怨,說他的家只有一個房間,一家五口擠在裡面很難過,請問神父該怎麼解決?
  神父說:「把你養的雞牽進屋子。」
  農夫嚇了一跳,心想怎麼可能?因為是虔誠的教徒,也就照辦。一個禮拜以後回到教堂,這次抱怨更強烈。
  神父說:「把你養的羊也牽進屋子。」
  農夫知識水平差,想不出所以然,回去以後又照辦。一個禮拜以後渾身髒兮兮地來到教堂,氣急敗壞地說狀況越來越差。
  神父說:「把你養的豬也牽進房子。」
  農夫又驚又疑,但是他相信神父的智慧,也就照辦。又七天來到教堂,渾身不僅又髒又臭,眼眶發紅到好像幾天沒有睡覺。看到神父,幾乎泣不成聲地說:「神父,我有三個小孩、十二隻雞、五頭羊、三條豬,全擠在一間屋子裡面,你叫我這日子要怎麼過?」
  神父說:「把你所有的雞、羊、豬,全牽到屋子外面。」
  回去以後農夫照辦,突然覺得屋子大了好幾倍,晚上睡覺時愉快地祈禱:「感謝主,您讓我有那麼大的屋子!」
  人的物質欲望是永無止盡的。其實,基本需求很少很少。
  能夠少到多少?



  中共中央政協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去年九月因貪污瀆職而遭到羈押。他被關在一個看不見陽光,活動都有點困難的小房間;每天放風一次,到比較大的房間散散步。
  大房間有一扇高高的鐵窗。
  放風時陳良宇就走到鐵窗下,仰起頭,讓陽光照在他的臉龐。
  關了幾個月,陳良宇向獄方提出三個請求:
  一、鐵窗有六根鐵欄桿,能不能拆掉一根,讓多一點陽光進來?
  二、小房間晚上不關燈,他有見光無法成眠的習慣,能否晚上把燈關了?
  三、希望撤掉如廁時在旁監視的兩名公安。
  幾經研商──拆掉鐵欄桿,怕他跳窗逃亡;撤掉公安,擔心他撞壁自殺。最後獄方只回應了第二項──小房間裡一百燭光的燈光換成六十燭光(方便獄警監視他晚上的行動)。



  多麼諷刺的新聞!一個是希望多一點光,一個是希望少一點光,然後是大號時不要有人在旁邊看──如此卑微的請求,世間哪個人不能滿足?又有誰可能提出?
  再想想幾個月落網之前,陳良宇中央政協委員、上海市委書記的身分是何等的呼風喚雨!我們能不有所體認?
  物質的欲望永無止盡,它會讓我們慢慢走進一條不歸路。
  以前我從不覺得自己一百元的手錶有什麼不好。最近常看到幾十萬、幾百萬的鑽錶,那種「哪天我也要買一支」的欲望就發芽了。看多了幾萬元的皮鞋、十幾萬元的西裝、幾萬元的皮包……,突然覺得自己身上穿的、用的是如此的寒磣!



  上世紀三○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時期,紐約有一個證券商因為破產,失望地從高樓跳下自殺。警察處理屍體的時候,意外發現他口袋裡還有現金兩萬美元。
  當然意外!不要說是在當時,即使今天,兩萬美元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有那麼大一筆錢,為什麼自殺?
  因為習慣了富裕的生活。
  正如同我那有錢的老朋友,一個月的花費肯定不低於新台幣五百萬元。哪天限制他每月只能用十萬元,可能他也會跳樓。
  財富是毒品的一種,一旦上癮,難以戒除。假如不能長時保有這種能力,千萬不要養成過富裕日子的習慣。
  我很清楚,不知哪一天因為哪一件事,不管老朋友請不請託,我會辭職回家。也因此,這工作賺的錢,我沒拿一毛做為家用。
  為什麼不?
  怕家人養成過富裕日子的壞習慣!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