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張鳳強事件檢討》2012/8/10

  假如你對紛紛擾擾的政治事件沒有興趣,這篇文章可以跳過不看。
  張鳳強是前海軍「一六八艦隊」少將艦隊長。
  一六八艦隊駐防蘇澳港,負責台灣東部海域的防衛與監偵,下轄諾克斯級(海軍稱「濟陽級」,如相片一)飛彈巡防艦,以及新近成軍的紀德級(海軍稱「基隆級」,如相片二)飛彈驅逐艦。


相片一:諾克斯級(濟陽級)飛彈巡防艦


相片二:紀德級(基隆級)飛彈驅逐艦

  今年七月廿三日到廿七日,海軍在蘇澳外海實施「戰術總驗收」,這是海軍一年一度,「攻擊軍」與「防衛軍」之間的實兵對抗操演。
  張少將是防衛軍指揮官,他人在紀德級艦,率領另兩艘戰艦出海操演。
  廿六日凌晨,張少將指揮的防衛軍駛出「計畫操演區」,而且繼續向東航行,因為太接近日本與那國島(圖一),一度引起日本海上自衛隊P3反潛機臨空監控。


圖一:「攻擊軍」與「防衛軍」航線示意圖

  特別要說明,圖一是「示意圖」。
  我已經離開軍中,不可能知道操演區與雙方航線的正確位置。圖一是依據新聞報導,再加上往年我操演的經驗所繪。
  整個操演過程除了日本反潛機的臨空,大致上可說是順利圓滿。
  卻不料,操演結束,廿六日張少將率艦返港,四天之後,海軍卻以他擅自更改演習計畫,逾越「計畫操演區」,核予記大過一次、調職,並送軍檢單位偵辦。
  消息發布,國內群情譁然,連日來各種質疑聲浪如鋪天蓋地捲來。
  我曾經身為海軍的一員,自然非常關切此事的發展。
  近日各種小道消息、耳語流言、新聞報導、網路文章……,看得我是眼花撩亂。
  綜合這幾天的觀察,我的感想如下:
  海軍每年都有許多例行演訓,而所有演訓在執行之前,參演單位都會撰寫「作戰計畫」。
  撰寫作戰計畫的依據,是統裁部頒布的「演習訓令」。
  演習訓令中會明定「操演區」的範圍。
  為何要明定操演區?
  兩個目的:一是「安全」,二是希望對抗雙方能夠「接戰」。
  安全無須解釋,那是所有演訓的第一要求。
  至於「接戰」,因為海面如此遼闊,如果兩支對抗兵力漫天航行,可能幾天下來相互之間都沒有接觸,以致在規定的「接戰時段」無法「接戰」,最終白白浪費了演訓兵力。
  這次演習,張少將從頭到尾,我可以不客氣地說,他只犯了一個錯誤:操演過程中擅自駛離「計畫操演區」。
  除了這個錯誤,我看不出其他任何差錯。
  戰術總驗收這種演習,擅自離開計畫操演區,是很嚴重的錯誤嗎?
  我參加過海軍無數次的演訓,也曾經兩度親手撰寫「戰術總驗收」的作戰計畫,就我的經驗與認知,戰術總驗收在統裁部規定的「接戰時段」之前,若基於安全或戰術考量,短暫離開「計畫操演區」並非不可。
  演習計畫本來就只是「計畫」。出海以後,必然會因為天候、海象、海域、水文資料,以及敵情的不同而有所改變。
  例如計畫航線的前方有大批作業漁船,或正駛向暴風區,指揮官不能下令改變航向嗎?
  或是,艦隊來到操演區的東北角,但是電子截收「敵方艦機」的電磁波仍然來自東北,指揮官也可能下令繼續航向東北,往操演區的外圍航進。
  即使沒有任何原由,單單是為了「欺敵」、「驗證新戰術」,指揮官也可以改變計畫。
  海上指揮官擁有隨機應變的海上指揮權──海軍從來都是如此!
  特別是「戰術總驗收」這種操演,整個操演的重點在最後攻擊軍與防衛軍的決戰。
  不像其他操演,例如海鯊,三、四天的操演可能要執行十幾二十次的「子科目」,而每一個子科目都是水面艦與潛艦之間的一次對抗。
  可是戰術總驗收,「攻擊軍」與「防衛軍」之間,只有最後,也是唯一的一次決戰。因而嚴格地說,「操演區」的設定是最後「決戰時段」雙方必須待在的海域。
  怎麼可能演習的整個過程,雙方都「必須」待在操演區之內?
  最明顯的例子是攻擊軍,它由左營出航,向南航經鵝鑾鼻,然後沿著台東、花蓮外海一路北上──整個就位過程不全在操演區之外嗎?
  所以,就海軍普遍的認知來看,操演區的設定,對戰術總驗收而言,是雙方在「決戰階段」必須遵守的限制。
  至於決戰之前,彈性比較大。
  當然,也不可能任由支隊隨意航行。為了「安全」與「接戰」的原則,於是有「統裁部」的設立。
  統裁部每小時都會收到雙方的船位,然後會依據現況,適時發布「敵情」,以誘導對抗雙方彼此接近,最終在演習訓令規定的「決戰時段」之內逐行決戰。
  不過,只要參演兵力不違反「安全」與「接戰」的兩大原則,統裁官通常不會制止雙方在決戰之前所欲採取的戰術行動。
  綜觀海軍此次演訓,張少將所犯的「擅離計畫操演區」,如果他採取的航線如圖二──緊貼著操演區的外圍,我保證沒有任何長官會質疑,他也不會遭到任何處分。


圖二:假設防衛軍航線示意圖

  因為海軍的戰術總驗收,在最後的決戰之前,支隊離開操演區的例子不是少數。
  當然,若能待在操演區就最好待在裡面;但有時為了某些戰術原因,駛離操演區也不是「絕對不可」的限制。
  實在要說張少將犯了什麼錯,請比較圖一與圖二,能看出其中關鍵的差異嗎?
  沒有錯,是否離開操演區不是重點,而是支隊太接近日本與那國島。
  航行到這個海域,有什麼「於法不容」的事嗎?
  也沒有,因為那裡是公海。
  但是,在這個敏感的時刻,把三艘大型軍艦帶到這個海域,不是找麻煩嗎?
  更重要的是:為誰找了麻煩呢?
  單純的演習,由於指揮官的決心,為上層多少的長官製造了多少麻煩──這就是張鳳強犯下最嚴重的錯誤。
  張鳳強是我的學弟,跟我差四歲,和我還算熟識。
  我跟他打過幾場網球。他的運動細胞特好,水準幾乎比得上職業選手,令我自嘆不如。
  我擔任永嘉艦艦長時,他正好在「二級艦艦長班」受訓,有一天下午到我的船上見學「艦船操控」。他是二十幾個學弟當中,唯一能夠在我示範完畢,當場就把「艦船離靠」操控到完美境界的學生。
  到現在我還記得,那一天他信心十足、笑容滿面離開船上的畫面。
  至於他的待人處事,與長官的應對,都十分成熟。
  如此聰明、認真、優秀的張鳳強,怎麼會犯下如此「不長眼」的錯誤?
  我左思右想,只能說他太天真、太認真──把一場演習當成真的作戰來執行!
  這是什麼年代?
  高層長官心中的重點是什麼?
  對於演習而言,一是安全,二是不要惹麻煩,第三才是訓練官兵的戰技。
  我只能說:張鳳強啊,你在官場白待了二、三十年,怎麼會摸不透事情的輕重緩急呢?
  不過,我也想規勸決策階層幾句話:
  一、張鳳強是不長眼,但罪不至死。至於他該接受什麼處分,陸、空軍是外行,看不懂;可是我們海軍的學長學弟──管他是退伍或在役,誰不明白?什麼「抗命」、「擅離配置地」,真是讓我們看得痛心疾首啊!
  二、台灣四面環海,海洋是台灣的生命泉源,我們應重視海洋的經營,而不是自我縮限。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