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鬥爭的原則》2009/2/27

  《戰國策》有許多有趣的故事,其中一則如下:
  經過春秋時期長期的爭霸戰爭,許多小的諸侯國被大國併吞。有的國家內部發生了變革,大權漸漸落到幾個大夫手裡。
  原本稱為中原霸主的晉國也沒例外。
  晉國的實權由六家大夫把持。他們各有各的地盤和武裝,互相攻打征戰。後來有兩家被打散,最後只剩下「韓、趙、魏、知」四家。
  這四家又以「知伯」的勢力最強、野心最大。
  知伯為了削弱其他三家的勢力,假藉晉王的名義向各家索取一大筆土地。
  韓康子和魏桓子都依要求交出土地,只有趙襄子不答應。
  趙襄子說:土地是祖先留下來的產業,說什麼也不送人。
  知伯聽得火冒三丈,馬上命令韓、魏一起出兵攻趙。
  韓、魏畏懼知伯的軍力而不敢反抗,順從地出兵參加聯軍攻擊趙家。
  趙襄子自知寡不敵眾,帶著兵馬退守晉陽(今山西省太原市),抵抗了三年也沒有淪陷。
  三年以後趙襄子的信心動搖了,告訴臣子張孟談,說他準備投降。
  張孟談說不可以,並請派他當說客,私下去說服韓、魏兩家反叛,調過頭來攻擊知伯。
  趙襄子同意,於是張孟談私下拜見韓康子與魏桓子,以一句「唇亡齒寒」形容「韓、趙、魏」三家的互生關係。
  韓康子、魏桓子都明白這個道理,也討厭知伯,心想叛變。但是他們問張孟談,萬一知伯率先識破了他們的陰謀,韓、魏兩家豈不大禍臨頭?



  張孟談說:計謀出自兩位的金口,只進入我的耳朵;我不說,你們不說,誰會知道?
  韓康子、魏桓子聽了以後誠然點頭,三家因此私下訂立同盟,並約定當夜出兵夾擊知伯。
  張孟談從韓、魏那裡離開,心知他們的會面無法瞞得過知伯的眼線,因此又轉往拜會知伯,假裝詢問投降的條件,並告訴知伯他剛才和韓、魏商量過這問題,兩家都說請知伯裁決。
  知伯一聽趙家準備投降就很高興,說了一些條件。
  張孟談離開知伯的軍營,在門外遇到知伯的臣子知過。
  知過進入軍營見了知伯,立刻警告韓、魏即將叛變。
  知伯問為什麼?
  知過說:我剛才在營門外碰到張孟談,只見他趾高氣揚、態度高傲;一個即將投降的臣子,絕不可能表現出這種高傲的態度。
  這故事我曾經在小說《最後一擊》中談到。如今舊事重提,實在是生活中碰到類似的情節,讓我深有所感。
  人生難免會遇到一些難纏的對手。
  尤其是當你日漸高升、壯大,對手的能耐也會變得越來越強大。
  有句話說得好:若要衡量自己的價值,但看對手是什麼樣的角色。
  隔壁巷子那個賣包子的大嫂,對手可能是鄰街賣饅頭的大叔。某某集團的總裁,對手又會是什麼樣的角色?
  越到高處對手越強,鬥爭的結果越慘重,越要注意彼此的應對。
  假如無法避開一場生死存亡的鬥爭,切記鬥爭的二大原則:
  一、無法釜底抽薪,千萬不要動手。
  二、動手之前,萬萬不要表露敵意。
  表露得越早,對手準備的時間越長,越是陷自己於不利。
  講起來,實在有點那個是不是?
  沒人喜歡陷入生死存亡的鬥爭環境。
  特別是我,格外厭惡人與人之間 的惡鬥不休。如果遇上討厭的人,不是調頭就走,就是衝向前去狠狠K他一頓。
  也因此,前一週我寫了篇《共好》
  我是發自內心地期望人與人之間都能夠共好。
  可惜,人生往往身不由己。而且,除非你一輩子都是默默無名的小人物,否則,終將會碰上生死存亡的大鬥爭。
  躲不過的時候,就要勇敢地、聰明地面對它。
  那就是鬥爭的兩大原則:
  一、無法釜底抽薪,千萬不要動手。
  二、動手之前,萬萬不要表露敵意。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