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電子導航》2008/4/11

  讀官校的時候,認識一位住在高雄的女友,每次騎摩托車送她回家,都是她一路指點我怎麼走。
  去她家的路比較難認,必須走進我不熟悉的小巷。
  回來的路就簡單多了,騎出小巷,順著大路往右,等到到了主要幹道──中華路,我就認得回學校的路。
  同樣的路我至少走了七、八次,自認來回都熟悉了。某日女友有事無法來學校和我會合,要我直接前往她家,連問幾遍:你是否認得路、確定認得、真認得……?
  問得我深覺受辱,每一次都大聲地、肯定地回答「認得」。沒想到,後來東繞西繞,最後還是迷了路。
  從那一天開始,我心裡清楚地明白,自己是標準路癡。
  我對認路毫無天分。開車多半是認幾條「主要幹道」,只要走進小巷,就感覺每條小路都好像差不多。
  這毛病後來被熟識的朋友發現了。偶爾和他們前往只去過一、兩次的地方,每當走到不知該往哪兒走的交叉路口,朋友們得到一個結論:如果我說右轉,左轉準沒錯。
  不難想見,我是多麼羨慕那些走過一遍,就把路線記在腦海的聰明人!
  的確有這種人,我就碰過好幾個。不過,我相信這世界存在更多和我一樣的路癡。果然,後來有人運用GPS(全球定位系統),發明了汽車電子導航。
  初聽到汽車電子導航這玩意兒,我抱持懷疑的態度。因為海軍船位的定位就是運用GPS,誤差往往會到達一、兩百公尺。
  海上定位如果差一、兩百公尺,就算得上「精確」。
  陸上呢?
  身處複雜的市區,別說一、兩百公尺,一、二十公尺都會讓人搞不清楚該往何處走?
  直到六年前,某天隨朋友前往日月潭,他開的那輛車就裝了電子導航系統。外觀像一台迷你型筆記電腦,螢幕大約十乘十五公分,可隨車主輕易拆裝,其地圖精準的程度、使用的方便性,真是讓我大大開了眼界!
  問他要多少錢?回答是七、八萬元新台幣。

相片一:GARMIN
電子導航系統

  乖乖,七、八萬元!那可是兩部電腦的價格。與其花那麼多錢買電子導航系統,我寧可迷路不回家。
  雖然沒買,但從此想擁有電子導航系統的美夢一直存在心底。
  兩年前姊姊買新車,車商送了一台價值一萬八千元的GARMIN電子導航系統,看外觀,像一台小型電視(如相片一),和記憶中「迷你型筆記電腦」的印象差了很多!
  由於免費,我抱著「不用白不用」的心理裝機試用,沒多久就發現電子導航系統在郊區十分管用(例如前往日月潭);可是,一旦進入市區,道路複雜也就算了,還經常因為大樓的遮蔽而收不到信號。
  收不到信號最可恨!走在毫無問題的開闊道路上,系統總是很正常,然而一旦迷了路,系統也往往「正巧」收不到信號。
  沒裝電子導航系統以前,假如前往不熟悉的地點,每每因為路況不熟而寧可繞遠路、走大路。雖然多走一段路,但大致上不會走錯路。
  裝了電子導航系統便有恃無恐,為了省時間而敢抄近路、走小路。可是,每當走到複雜的路段系統就收不到信號,常常繞來繞去在原地打轉。

相片二:PDA
顯示的電子書

  繞來繞去也就算了,至少那還在「原地」;有幾次轉上高架橋,一路下去全沒回頭路,原來想去的地點在東邊,再下橋時已經到了十公里之外的西邊──想想看,如果在趕時間,那時內心會有多急、多氣!
  好幾次,我氣得火冒三丈,幾乎開了車窗把GARMIN給砸出去!
  假如是二十年前我還年輕時,我敢拿生命擔保,那台GARMIN早就不知被扔在台北市的哪個角落。如今年紀大了,氣恨之餘想到它是價值上萬元的產品,也就咬咬牙忍了下來。
  總之,使用GARMIN電子導航系統不愉快的經驗,讓當初美麗的幻想全都破滅了。
  二○○六年八月我前往上海任職,為了看書而買了台PDA(詳情請看《讀書人的福音》 ),型式是MIO P350(相片二),兼具電子導航的功能。
  事實上,它原本的設計是針對電子導航,一般人買來也是為了電子導航。但由於我對電子導航不愉快的經驗,買了近兩年,從頭到尾只把它當成電子書的載具。
  直到上個月,朋友H因為想看「好讀書櫃」的電子書,經由我的介紹,買了同型式的PDA。
  H的個性和我不同──具有高度研究精神;尤其對高科技產品,不研究到爐火純青是絕不罷休。
  很快的,他發現電子地圖非常準確,即使他家附近才開了幾個月的統一超商也赫然在列。

相片三:PDA變成
電子導航系統

  緊接著,他打聽到另外有線型接收天線,售價大約四百元,連接上PDA以後可以大幅改進系統接收效果。
  最後,他甚至知道最新、最好用的電子地圖,是售價兩百元的PAPAGO。
  也就是,如果我願意再投資六百元,就可以擁有最新、最好用,效果又好的電子導航系統。
  由於價格不高,我懷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花了六百元。二月二十二日安裝妥當,晚上立刻開進市區測試(相片三)。果不其然,不管當時陰雲如何密布,建築物又如何遮蔽,定位始終穩當地出現在螢幕!
  這一來我又驚又喜,也暗暗地恨自己:為什麼不能擁有H的研究精神,以至於兩年來白白浪費了一台那麼好的機器?
  次日,正巧要前往林口,拜訪一位住在「林口渡假村」附近的親戚。即使路途十分熟悉,我也裝上PDA,想見識電子導航系統的實用性。
  我從桃園市出發,行駛到南崁,系統便指出不同的道路。
  而我又清楚,那方向的確有一條山路,路程短了幾公里。以前我之所以不選擇那條路,除了山路彎曲,更麻煩的是岔路太多,兩旁又幾乎全是一樣的景致──除了樹木,還是樹木──走這種沒有路標的鄉間小路,想都不必想,我鐵定會迷路。
  不過,嘿嘿,今天有PAPAGO引導,還會迷路嗎?
  我當即右轉,離開省道,毫不猶豫地駛向較窄的縣道。
  這一路上難得碰上紅綠燈,非常順暢。等轉到山路,整條道路只剩下我這輛車(相片四;相片四以後的所有相片,是七天之後我帶著相機,舊地重遊所攝)。


相片四:杳無人跡的山路

  即使杳無人跡,我一點兒也不怕,反而暗自慶幸。
  哈哈哈,總算找到一條更近的道路!
  往日親戚家走過那麼多趟,每次都白走那麼多的路。要是早有PAPAGO,不僅省油、省時,而且沿途全不塞車啊!
  正當我洋洋自得,前方路面突然出現一堆垃圾,緊接著柏油路中斷,車子似乎駛進了一條死胡同(相片五)。


相片五:柏油路中斷

  怎麼會是死胡同呢?
  再看電子導航系統,又明明指著前方啊(相片六)!


相片六:電子導航系統指著前方

  我半信半疑地駛向前,經過垃圾堆,果然看到一條沒有柏油路的林間小徑(相片七、八)。


相片七:林間小徑入口


相片八:入口再往裡十公尺

  看到小徑的入口,我對PAPAGO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我的天啦,如此小徑也都列在電子地圖裡面,這是何等精確的電子地圖啊!
  假如你是我,敢繼續往前嗎?
  我膽子是大,看到這種小徑也遲疑了。
  這時,我考慮到三個因素:
  一、系統的「目的地距離」只剩下二點九公里;如果退回南崁,再從南崁駛往林口,這段路至少要多走二十公里。
  二、約定見面的時間快要到了,為了準時赴約,不容許我回頭。
  三、我開的是四輪傳動的休旅車。從買車到今天將近四年,從來沒有走過崎嶇不平的道路。何妨趁今天試試它四輪傳動的力量?
  想到這,我踩下油門繼續往前。
  卻不料,小徑越走越小,走不到三、四十公尺,道路幾乎被兩旁的野草掩沒(相片九、十)。


相片九:入口往裡二十公尺


相片十:入口往裡三十公尺

  這趟舊地重遊,我徒步拿著相機相片九、入口往裡二十公尺,只敢往裡走三十公尺。
  再往前,就令我毛骨悚然、兩腿打顫──誰知道會碰上什麼野獸,或甚至碰到什麼歹徒在這兒作奸犯科?
  七天前因為開著休旅車,一路勇往直前,足足往裡面走了七百公尺。
  這七百公尺好像在鬼門關前轉了一圈!
  道路先是被兩旁的野草掩沒,接著出現樹木的斷枝,開始細如撞球桿,後來粗得像手臂──橫的縱的、七橫八豎擋住道路。
  更可怕的是深入五、六百公尺以後,眼前幾乎看不出「路」在何處?只能從電子導航系統的指向,以及「樹與樹之間的空隙」,概略研判哪兒曾經是一條路。
  試看相片十一,那只是入口往裡二、三十公尺的殘枝落葉。能夠想像深入五、六百公尺會是什麼景象?


相片十一:滿地殘枝落葉

  沒有明顯的道路,只好用車頭「推出一條路」。只聽得兩旁的枯枝順著車身往後刮,一路刮得「吱吱」響──聽在耳裡,如同折斷的指甲刮著黑板,直讓人心痛不已!
  為什麼不回頭?
  我是想回頭……,早就想回頭,但是要如何回頭?
  小徑大部分的路段都沿著山坡而建,一邊是向上的斜坡,一邊是向下的斜坡,中間留下的寬度勉強可通行一輛車,兩旁又長著樹木,哪來的空間調轉車頭?
  至於倒車,我又擔心車身才經過的地方,兩旁的枯枝全被推得「順著行進的方向」;此刻若要反向前進,不是全對著斷枝的指向?
  更何況,休旅車的車尾不像車頭那麼流線,而是「平面」的結構。一路像一個「平面」地反向推行,對車尾會造成多大的傷害!
  沒有選擇,我只能繼續往前。
  然而,越往前走道路就越不明顯,感覺也越恐怖!
  甚至有一次,我看到車底橫著一段粗如大腿的樹幹,竟然跟著車輪捲向前。我前進、後退、前進、後退……,幾次也擺脫不了;逼得我只好停車,微向後退,下車,再用力把樹幹從車底抽出,才能繼續往前。
  到後來,滿地盡是齊腰的枯黃野草。每往前一步都好像踩進一個未知──可能是一個大洞,也可能是一段斜坡,或土質鬆軟承受不了車子的重量,以致造成地面塌陷。
  今生第一次,我深刻地體會什麼叫如臨深淵、如履薄冰!
  那是什麼心情?
  緊張、害怕,以及憤怒!
  PAPAGO真是混帳,這種混帳小徑也標示在電子地圖裡。倘若我不幸翻落山谷,保證請律師控告他們。
  我一邊氣,一邊盯著螢幕,在距離目的地二點二公里時,總算看到一處「比較開闊」的路面。
  說「比較開闊」,大約就是一個半的車身,很勉強很勉強可以調轉車頭。
  我停車,打開天窗,站起身來,頭探出車頂遠望,一眼所見盡是荒山野嶺。
  看起來往前,相似的路至少還有一、兩公里,而且全是未知的路段;此時調轉回頭,雖然也有七百公尺,但全是「已經走過」的路段。
  想到這,我毅然而然調轉車頭──方向盤左、右輪流打死,配合前進後退、前進後退……,不知來回了幾次,別說把兩旁的野草壓平,甚至較細的樹枝都被頂斷。
  我對PAPAGO的憤恨,在這一刻到達了極點!
  終於,車頭調轉了方向。開在回頭的路上,由於內心紮實(至少不會突然翻落山谷),所以順暢許多。等到安全駛上柏油路面,感覺如劫後餘生。
  我是活過來了。我那輛休旅車呢?
  可憐啊──所有有夾縫的地方全都塞滿了野草和細枝,整個車身也布滿細細的刮痕。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