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十週年感言》2016/1/1

  光陰似箭,轉眼黃河渡已經寫了十年。
  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說不長嘛,天地悠悠,萬古一眨眼。
  這十年對我而言,的的確確,幾乎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說不短嘛,黃河渡從我四十八歲,寫到如今五十八歲,總共寫了近五百五十篇散文,總字數超過一百萬字。
  我人生還有幾個十年?
  我可能再寫多少篇散文?
  講句實在話,由於今天寫《十週年感言》,我才會提出這兩個無聊的問題。
  今天之前、之後,這兩個問題永遠不會進入我腦海。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反正我就是一週一篇繼續寫下去。
  寫下去的目的是什麼?
  這問題就不無聊了。
  由於不無聊,因而不時闖進腦海,我間間斷斷思索了十年。
  開始時我憑著直覺──想寫什麼就寫什麼。
  後來慢慢發現,有些問題最好少寫。
  特別是牽扯政治方面的話題。
  不是擔心什麼、怕什麼,而是政治話題沒有絕對的對錯,並且會因時間的流逝而出現嚴重的褪色現象。
  例如統、獨,你能說誰一定對,誰一定錯嗎?
  政治觀念必然和人們的出生、教育、成長環境息息相關。
  就好像吃飯用手抓、用筷子,或是使用刀叉,有絕對的對錯嗎?
  又例如和李登輝談統一,縱然把周恩來從墳墓裡面請出來,兩個人接連談幾個整夜,恐怕也不會出現任何交集吧?
  至於政治話題會隨時間褪色,那更是再明顯不過的事實。
  好比說四年前總統大選發生了什麼事,如今你還關心嗎?
  寫政治話題有時無須幾年我就後悔了。
  
  除了少寫政治話題,我的第二個感想是少罵人、少指責別人的不是。
  這和我的個性有關。
  我對一個人再是討厭、再是仇恨,激烈到底的反應就是「不理他」──徹徹底底不搭理,彷彿這個人根本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什麼報仇、設計陷害……,這種「傷人一千自損八百」的技倆,從不是我的人生選項。
  除了個性使然,其次就是最近看了「羅輯思維」的節目,或多或少受到羅胖的影響。
  看多了羅胖對歷史人物的評鑑,你會明白好人其實沒有多好,壞人也沒有多壞;如果後人能夠跳入前人所處的時空環境,所有的好事與壞事肯定都有合理的解釋。
  
  少談政治話題、少罵人,黃河渡還能做什麼?
  想到目前為止,我大略擬定三個目標:

  一、娛樂性

  現代人生活的壓力夠大,也夠辛苦,何苦在辛苦生活之外,還自找沒趣研究「對生活沒多少幫助,卻把自己搞得心浮氣躁」的問題?
  多談些有趣的事,讓人生快樂一點,不是挺好的嗎?

  二、知識性

  就如同「羅輯思維」的原則:羅胖幫缺少時間、忙碌的朋友「死磕書」。
  我目前也很閒,也對讀書有興趣,因而我看了什麼好書、體會出什麼心得,也願意和網友分享。
  分享的目的是希望建立網友正確的觀念,少些錯誤認識。

  三、經驗之談

  畢竟我走過將近六十個年頭,見過許多人、經歷許多事,人生擁有豐富的經驗。
  這些經驗有的失敗,有的成功。
  往往事後回頭看,我多希望當初聽到某些朋友的「經驗之談」,能讓我少走幾段冤枉路、少犯幾個錯誤。

  目標歸目標,我未必能達到,也未必會遵守。
  照著「規矩」一成不變地辦事,從不是我的個性。
  我從小就是不守規矩、不服傳統的叛逆個性。
  雖然叛逆,然而我有一個優點:一旦做了決定,必全力以赴。
  我很欣賞的一句英文是:Always doing my best is my lifestyle.
  覺得這句話說得太狂了嗎?
  舉一個眼前的例子:黃河渡。
  整整十年,沒有一分一毫收入,沒有任何人叮嚀,沒有一丁點壓力,我卻從不曾延誤過黃河渡任何一篇文章的出刊時間──簡單嗎?

  《人生就做一件事》 這篇文章裡面我談到:

  這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單單一件事,就不虛此生了。

  黃河渡就是剩下這輩子我要做的唯一一件事!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