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敦睦遠航(中)》2011/1/14

  七八敦睦支隊的第一站──新加坡,由於那時已經沒有邦交,支隊無法靠港,而是錨泊在近海,再以小艇接送官兵到紅燈碼頭。
  紅燈碼頭單純就是碼頭的名字,不是色情區。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新加坡,和前一次的感覺大不相同。
  首先,我們船上作戰長認識一位住在新加坡的女孩,沒結婚,挺漂亮的,個性也很活潑,全程當我們的導遊。
  有了她的引導,新加坡之行生色許多。
  其次,這時我的身分是少校兵器長,經濟實力遠勝過學生時代,幾乎想買的東西都可以買。
  可惜,同樣在市區逛了一天,只草草給兩個兒子各買了一台電動玩具。
  晚餐到海邊的一家餐廳,那是令人難忘的一餐。
  一桌十人份的合菜折合台幣約三千元,大部分是海鮮,每一道菜都和我習慣吃的作法有點差異,但是道道色香味俱全。
  最讓我驚艷的是斯里蘭卡黑胡椒大螃蟹,蟹鉗比我的拳頭還大,一隻螃蟹就做成一大盤菜。
  我這一輩子……,甚至到現在也一樣,從沒看過那麼大的螃蟹!
  為了示範那隻螃蟹有多大,我特別在網路上抓了一張相片(相片一),非常類似的畫面,但有兩個差異:


相片一:斯里蘭卡黑胡椒大螃蟹(注意旁邊的手掌才多大!)

  一、這隻螃蟹比我當年吃的那隻還要小;印象中,那隻螃蟹把整個圓盤鋪得滿滿的,足足夠十個人吃個過癮。
  二、當年螃蟹的作法比較「乾」,不像相片一那麼油。
  我到現在都記得那家餐廳的名字──Palm Beach,如今還在,只是價格不知如何?
  這一餐吃得我念念不忘。
  後來往南非航行的路上,伙食越來越差的時候,那隻大螃蟹不時出現在我的夢裡,我也經常在餐桌上告訴其他官員那一餐有多麼美好!
  大概我形容得太傳神了,艦長決定在回程再度錨泊新加坡時,全船官兵到同一家餐廳,吃一模一樣的菜。
  新加坡匆匆待了兩天,接著便啟航駛往南非。


圖一:離開新加坡,第一天在馬六甲海峽的航線

  啟航以後,首先要通過馬六甲海峽(圖一,又稱麻六甲海峽)。
  馬六甲海峽是連接印度洋與南海的重要通道,往來航運頻繁無比。
  啟航的時候是白天,航行的海域也比較寬闊,還沒什麼感覺。可是到了晚上,不巧經過比較狹窄的航道,近岸燈光再加上往來頻繁船隻的燈光,讓已經夠狹窄的航道感覺更是狹窄!
  誇張一點講,那感覺就像在大水溝航行。
  那一晚我值八點到十二點的航行更,整整四個小時,從頭忙到尾,沒有一刻停歇,分分秒秒都要注意海面的狀況。
  這是我海軍生涯最忙碌的「一更」。
  相對於離開馬六甲海峽,接下來二十多天航行在浩瀚無垠的印度洋,幾乎一整天都碰不到一艘船,值更經常閒到發慌,那種對比是尤其的強烈!
  一忙一閒,都是我海軍航行生涯中的「最」。
  由於駛往南非的航線太長,陽字號油櫃裝載量不足,因而每隔幾天就要進行海上加油。


相片二:照完這張相片,本艦驟然左轉

  海上加油是船上「艦務部門」與「輪機部門」最忙碌的時刻。
  我是兵器長,這時沒事幹,某日拿了相機漫步到船頭,想照幾張海上加油的相片留念。
  卻不料,才照了第一張(相片二),猛然就見船頭驟然向左轉!
  本艦位於補給艦的左舷,左轉只是拉開兩艦的距離,假如反向──驟然向右轉,兩艘軍艦的船頭百分之百會撞到一起。
  請看相片二,試想我站的位置在哪裡?
  假如這時本艦驟然右轉,船頭撞上噸位龐大的補給艦,那會造成多麼可怕的後果呢?
  船隻相撞不比撞車,厚實的鋼板脆弱得像紙一般、只要見過一次,鐵定終生難忘。
  那一天,左轉是冥冥中神明對我的保佑。
  小命雖保住了,但驟然左轉造成艦身嚴重的傾斜。
  情急之下我一手拿著相機,另一手抓住舷邊的護網(注意相片二的左下角),雖然當場摔了一跤,幸而沒有落海。
  事後追查原因,只因「舵手」打了反舵──艦長下令向右修正航向,舵手卻打了左舵;左舵讓船頭左偏──舵手誤以為舵角打得不夠,於是又加大左舵的角度。
  就這麼一個小小的錯誤(乍然間左右搞迷糊了),船頭在幾秒之內甩開,駕駛台還沒反應過來,兩艦才搭上的油管已經被扯斷了。
  自從那次以後,每當執行海上加油任務,我再也不敢輕忽,必定前往駕駛台,站在舵房監視車舵的操作。
  除了幾天一次的海上加油,航行期間有例行的保養和訓練,每天早上九點集合時還要運動,從做體操到跳韻律舞,以及最後繞著全艦慢跑。
  長時的航行生活,每天值的「更次」都在「輪動」,每天都要調整生理時鐘,作息非常不固定,想睡的時候可能沒法睡,不想睡的時候又必須躺在床上。
  開航到後來,偶爾起床時心臟會隱隱作痛,胸部發悶,呼吸有點喘不過來。
  是不是輕微的心臟病,我不清楚,但這一生截至目前為止,只有那段時間有那種不舒服的感覺。
  前往南非要通過赤道,依海軍傳統要舉行慶祝儀式(相片三)。


相片三:注意上面的紅字,從右到左寫的是「海軍七八年敦睦遠航 綏陽軍艦過赤道慶祝儀式」;中間像蛔蟲的紅色線條就是航線

  過赤道的慶祝儀式包含拉汽笛一分鐘、船尾噴交叉水柱(相片四),以及學生扮演的「龍王蝦兵蝦將」頒發官兵「過赤道證書」。


相片四:艦尾噴交叉水柱

  證書每個官兵都有,署名是「海龍王」,事後想想很無聊,然而當時在天天無聊之中,算挺有趣的一個回憶。
  好不容易在海上熬了二十七、八天,終於到了期盼已久的進港日。
  進港之前依計畫要和南非海軍進行「對抗演習」,支隊扮演攻擊軍,南非海軍扮演防衛軍。
  演習之前,支隊三艘船編成「倒三角」隊形,本艦在右前方,首先發現對方的直升機,立即通知後方旗艦,並拉響全艦備戰警報。
  備戰時我在戰情室,盯著螢幕中遠在十多公里之外的直升機符號,曉得它能偵測到我們的船位,並把船位傳給更遠處的敵艦,卻因缺少「對空飛彈」而對它莫可奈何。
  這是典型運用直升機進行的「超水平線」作戰。
  整個演習過程我只看得到對方的一架直升機,處於「自己船位被暴露,卻不知敵艦在何處」的劣勢。
  若是真的作戰,我們是立於「必敗」之地。
  半個小時演習結束,港口方向駛來三艘快艇,各載兩位南非海軍的連絡官,分別送往支隊的三艘船。
  後來進港,大家下了碼頭,我發現這六位連絡官都是人高馬大、身材修長、相貌不差的白人。
  害我差一點以為南非海軍軍官都是如此。
  後來見多了,才發現矮的、胖的、醜的……,也是有的。
  什麼叫「外交門面」,我算是見識到了。
  我們船上連絡官之一叫安迪(Andy),出身潛艦,人很健談,又會喝酒,上船沒多久就和大家混得很熟。
  我因言語溝通無礙,和安迪成了好朋友(相片五)。


相片五:我和安迪在官廳合影,當時都多喝了幾杯

  支隊在南非期間,安迪全程待在我們船上,有一天他的太太也來了,很喜歡中式泡麵,我們還特別送了她一箱。
  幾年以後安迪因公來過台灣,可惜那一天我在中橫出遊,沒能見到他。
  安迪是英國人,幼年成長在倫敦,由於生活太苦,十二歲以後隨父母移民南非。
  談到國家認同,他毫無顧忌地說:我恨英國!
  這句話對我產生很大的震撼!
  什麼是國家?
  某國人民就一定熱愛某國嗎?
  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吧?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