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植樹記》2009/8/14

  最近出外散步,發現公園種了許多樹苗,情不自禁想起一件往事。
  當年派任成功艦,由於船體還在中船建造,艦上官兵必須集中住宿、訓練,海軍總部於是在左營軍區新建了一棟「接艦官兵大樓」。
  由於是新建的大樓,我們又是第一批「接艦官兵」,進駐之初可說是百廢待舉。
  那時艦長還沒到任,我是接艦官兵的最高階領導。而我的直屬長官,是艦訓部「中將」指揮官。
  是的,我上頭沒有其他長官。直接指揮我的,就是中將指揮官。
  進駐沒幾天,指揮官蒞臨大樓校閱,裡裡外外看了一圈。只見一棟大樓孤獨地矗立在一片雜草之中,怎麼看都覺得缺少了什麼。
  離開以前,指揮官特別交代我,無論如何都要綠化環境,希望我們能在大樓附近種植樹苗。
  他甚至親自帶著我走了一圈,指定哪些是需要綠化的路段。
  指揮官走了,我的煩惱來了。
  綠化需要樹苗。
  什麼是樹苗?
  逛過花市吧?
  花市就有賣樹苗。那裡的樹苗有大有小;再小,也有二、三十公分;高一點,可能超過一公尺。而管他是什麼品種的樹苗,一株起碼要幾百元。
  我暗自盤算了一下,需要綠化的路段大約需要一百株左右的樹苗。
  也就是,不管是種什麼樹,至少需要幾萬元的支出。
  哪來的錢呢?
  我們是新成立的單位,沒有任何預算,也找不到任何預算。
  沒錢就不必辦事──很簡單的道理,在軍中卻是說不通。
  軍中,長官說的話就是命令。
  命令,要想盡了方法誓死達成。
  我想不出方法,只好四處徵詢同學的意見。
  一位同學擔任左營「軍區司令」的侍從官,和高雄地方很熟,聽了我的問題,毫不猶豫地說:找高雄市政府養工處(養護工程處)。
  養工處負責公園綠地的整治,以及道路市容的美化。
  為了鼓勵公家單位推動綠化工作,只要提出申請,而種植地點又在高雄市區之內,養工處可以提供免費的樹苗。
  一聽「免費」,我當場拿起話筒直撥養工處。
  果不其然,是可以提供免費的樹苗,但需要我們單位的「公函」。
  公函不過就是一份白紙黑字的公文,寫一些感謝的話。
  只要免費,別說是一份,給他一百份都沒問題。
  我再三保證沒問題,接著問可以送我幾棵樹苗?
  接電話的小姐反問:你想要幾棵?
  我考慮再三,試探道:五百棵?
  沒錯,是獅子大開口,但又何妨?
  最多就是討價還價,讓她殺個數目;即使打對折,也足夠滿足我的需求。
  沒想到……,萬萬沒想到……,讓我想一百遍都想不到──那小姐居然一口就答應了。
  我愣了愣,還沒反應過來說謝謝,她就告訴我時間、地點,屆時要我派人前往苗圃領取樹苗。
  放下話筒,我喜不自勝地仰頭大笑。
  笑完了,我又開始煩惱了。
  五百棵樹苗──這需要派多少人去領取呢?
  苗圃的員工可能主動幫我們把樹苗挖起來、包紮好嗎?
  免費送人已經不錯了,苦力還要自己付?
  我再次打電話到養工處。對方只簡單地說:我們會把樹苗準備好。
  放下電話,我能說什麼?
  感恩啊!
  偉大的高雄市政府啊!
  我感動得五體投地,立即寫了封文情並茂的感謝函,以「最速件」送到高雄市政府。
  領取樹苗的那天,我仍然保守地派了一輛十輪大卡車,請士官W帶隊,十名戰士聽從他的指揮,每人各帶一把大圓鍬──瞧瞧這陣勢,我們是有備而去的哦!
  早上八點隊伍出發前,我再三叮嚀W,千萬不要麻煩苗圃的公務員,我們能動手的一定要自己動手;其次,如果五百棵樹苗一次載不完,盡快打電話給我,我會想辦法再派車去接他們;而萬一工作的時間太長,無法趕回來用午餐,我會找人把弟兄的便當送過去。
  總之,各種可能的狀況我都預想到了,也都有了應變之道。
  說白了吧,今天我們是吃了秤砣,鐵了心!即使天上下冰刀,也要把那五百棵樹苗取回來,一舉達成指揮官交代的綠化任務。
  我親自送他們到大門,看著他們上車,再目送大卡車離開。轉過身,回到房裡,卻始終坐立難安,總以為W不久就會打電話回來請示什麼事。
  沒想到,九點剛過沒幾分鐘,就聽到窗外傳來大卡車的引擎聲。
  他們回來了嗎?
  發生了什麼意外?否則,怎麼這麼快!
  我提心吊膽地走出接艦官兵大樓,果然是派去取樹苗的大卡車。可是,卡車上除了本艦官兵,見不到一棵樹苗啊!
  怎麼回事?
  難道是我記錯了時間,或臨時有變,要改天再派人去領樹苗?
  才這麼想,就見W從車上一躍而下,雙手捧著一個速食麵的紙箱走過來。
  「沒領到?」我問。
  「領到啦。」
  我前後看看,踮起腳尖再往車上找,追問道:「在哪?」
  W打開紙箱,裡面有豆芽一般大小的樹苗,五百棵──半個紙箱就裝完了。
  虧我還要他們帶了十把大圓鍬!
  去他的,一把湯匙就足夠應付了。
  失望之餘,還是得把樹苗種下去。
  可以想見,種下去的樹苗比雜草還要矮。不到兩三天,死的死,少數活下來的也陷入雜草之中而看不出是樹。
  萬般無奈之餘,我只好鋌而走險,找到軍官L,再加上兩位信得過的戰士,祕密組成虎膽妙算小組。
  什麼是虎膽妙算小組?
  執行的任務雖然違法,目的卻是在申張公理正義(或是符合團隊利益──但看你從什麼角度看它);當然,最重要的,萬一任務失敗,寧可自殺也不能吐露背後的主使者!
  沒錯,我是這麼交代他們的。
  我不單用嘴巴講,也參與實際的行動。
  白天由我開車,帶著他們觀察整個左營軍區。管他是哪個單位,只要有適當的「目標區」,就默默地記在心裡。
  晚上再趁著月黑風高,L開車帶著兩個戰士悄悄出發。
  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特別要求他們「每隔幾棵才偷挖一棵」。
  只要目標區不是少了「一整片」,第二天就算被心細的同仁看出來,也算是「雖不滿意,但可接受」的狀況。



  如此這般,虎膽妙算小組一夜就完成了任務;第二天,一個上午我們便完成大樓的綠化工作。
  指揮官看到成果,滿意地點點頭,什麼話也沒說。
  如今一晃將近二十年,如果當初種的樹苗都存活下來,肯定現在是花繁樹茂、綠葉成陰。
  果真如此,後人乘涼時該感謝誰呢?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