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再談兒女的教育》2016/12/23

  我家對兒女的教育原則,講句良心話,挺心虛的,因為只有四個字:放牛吃草!
  是的,我們夫妻對兒女教育採取完全開放、絕對自由的態度。
  不過,這種教育方式有一個前提:提供兒女一個溫暖、和諧的成長環境──針對這一點,我和老婆算得上模範父母。
  最起碼,我的三個小孩從沒見過我們夫妻大吵大鬧的畫面,甚至鬥氣不講話的次數都屈指可數。
  如此這般他們從小長到大,如今三個兒女都過得活潑快樂,並養成非常獨立的個性。
  從這個結果看,我認為「放牛吃草」是值得提倡,而且頗令人自豪的教育方式。
  直到最近看了好讀的電子書:《你幹嘛在乎別人怎麼想?》
  這本書的作者是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1918~1988)。


相片一:物理學大師理查.費曼。

  知道理查.費曼是何方神聖嗎?
  他是1965年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美國理論物理學家、量子電動力學專家、奈米技術之父。據英國雜誌《物理世界》1999年的調查,費曼被評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十位物理學家之一。
  費曼是近代物理學界像神一樣的傳奇人物。他的成功,難道只因為他的聰明與自我努力?
  《你幹嘛在乎別人怎麼想?》談到費曼小時候父親對他的教育方式。看完這段內容,我忽然覺得針對兒女教育,我是一個失職的父親。
  慚愧啊!
  以下我節錄書中部分內容,而為了口語化,也做了適當修改:

  在我出生以前,我父親對母親說:「若是個男孩,他就要成為科學家。」
  當我還坐在嬰兒椅上的時候,父親有一天帶回一堆小瓷片,是那種裝修浴室用的各種顏色的玩意兒。父親把它們堆疊起來,弄成像多米諾骨牌似的,然後我推動一邊,它們就全倒了。
  過了一會兒,我又幫著把小瓷片重新堆起來。這次我們變出了些複雜的花樣:兩白一藍,兩白一藍……,我母親忍不住說:「唉,你讓小傢伙隨便玩不就是了?他愛在哪兒加個藍色的,就讓他加好了。」
  可是我父親說:「這不行。我正在教他什麼是序列,並告訴他這是多麼有趣,這是數學的第一步。」
  我父親就是這樣,在我還很小的時候就教我認識世界和它的奧妙。
  我家有一套《大英百科全書》,父親常讓我坐在他的腿上,唸書的內容給我聽。比如有一次唸到恐龍,書裡說:恐龍的身高二十五英尺,頭寬六英尺。
  「噢,讓我想一下這是什麼意思……,」父親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這也就是說,要是恐龍站在門前的院子裡,牠的身高足以使牠的腦袋湊著咱們這二層樓的窗戶,可是伸不進來,因為牠的頭比窗戶還寬呢!」
  就是這樣,他總是把所教的概念變成可觸摸、具備實際意義的東西。
  我那時才知道居然有這麼大的動物,而且因為無人知曉的原因滅絕了,覺得興奮新奇極了,一點也不害怕會有恐龍從窗外伸進頭來。
  我從父親那兒學會了「翻譯」──學到任何東西,都要琢磨出它們究竟在講什麼,實際意義又是什麼。
  那時我們常去卡次基山,那是紐約市民的避暑勝地。我們同學的父親們工作日都在紐約市區,週末才回家。我父親常在週末帶我去卡次基山,在漫步於叢林的時候給我講好多關於樹林裡動、植物的新鮮事。其他孩子的母親瞧見了,覺得很不錯,紛紛要求她們的丈夫照著做。可是這些丈夫不聽。她們只好央求我父親幫忙帶他們的小孩去玩。
  我父親沒有答應,因為他和我有一種特殊的關係,不想讓別人夾雜進來。於是,其他小孩的父親就只好學習我父親,週末帶著自己的小孩去山裡玩。
  週末結束,當我們同伴又聚在一起,一個小朋友問我:「你瞧見那隻鳥兒了嗎?你知道牠是什麼鳥嗎?」
  我說:「我不知道牠叫什麼。」
  他說:「那是隻黑頸鶇(音「冬」)呀!你爸爸怎麼沒有教你呢?!」
  其實,情況正好相反。我爸爸是這樣教我的──「看見那隻鳥兒了嗎?那是一隻斯氏鳴禽。在義大利,人們叫牠『查圖拉波替達』,葡萄牙人叫牠『彭達皮達』,中國人叫牠『春蘭鵜(音「提」)』,日本人叫它『卡塔諾.特克達』。你可以知道所有語言是怎麼叫這種鳥的,可是最終還是不了解牠。你僅僅是知道世界不同地區的人們怎麼稱呼這隻鳥罷了。我們還是仔細瞧瞧牠在做什麼吧──那才是真正重要的。」
  他接著說:「瞧,那鳥兒總是在啄牠的羽毛,看見了嗎?牠一邊走一邊啄自己的羽毛。」
  「是。」我說。
  他問:「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我說:「大概是牠飛翔的時候弄亂了羽毛,所以要用啄的方法,試著把羽毛梳理整齊吧。」
  「唔……」他想了想說:「如果是那樣,那麼在剛飛完時牠應該很勤快地啄,而過了一會兒以後,由於羽毛比較整齊了,所以該緩了下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
  他說:「讓我們來觀察一下,牠是不是在剛飛完的時候啄的次數比較多。」
  觀察一小段時間以後我們就發現,鳥兒在剛飛完和過了一會兒之後啄的次數差不多。我說:「得啦,我想不出來了。你說道理在哪兒呢?」
  「因為有虱子在做怪。」父親說:「虱子在吃羽毛上的蛋白質。虱子的腿上又分泌蠟,蠟又有蟎來吃。蟎吃了不消化,就拉出黏黏像糖一樣的東西,細菌於是又在這上頭生長。」
  最後他說:「你看,只要哪兒有食物,哪兒就會有某種生物靠它為生。」
  現在,我知道鳥腿上未必有虱子,虱子腿上也未必有蟎。甚至當時我就懷疑,父親並不知道那隻鳥的學名,也不清楚各種語言的叫法。他的故事在細節上未必對,但是在原則上是正確的。這種教育方式讓我很早就學會了「知道一個東西的名字」和「真正懂得一個東西」的區別。
  又有一次,我長大了一點,他摘了一片樹葉。我們注意到樹葉上有一個C形壞死的地方,從中線開始,蔓延向邊緣。
  「瞧這枯黃的C形,」他說:「中線開始時比較細,到邊緣時比較粗。這是一隻蠅,一隻黃眼睛、綠翅膀的蠅在這兒下了卵,卵變成了像毛毛蟲的蛆,蛆以吃樹葉為生。於是,牠每吃一點就在後邊留下壞死的組織。牠邊吃邊長大,吃的也就越多,這條壞死的線也就越寬。直到蛆變成了蛹,又變成了黃眼睛、綠翅膀的蠅,從樹葉上飛走,然後到另一片樹葉上產卵。」
  同上個例子,我現在知道他說的細節未必對──沒準兒那不是蠅而是甲殼蟲;但是他指出的概念卻是生命現象中極有趣的一面:生殖繁衍是動物最終的目的──不管過程多麼複雜,主題卻是重複了一遍又一遍。
  我父親就是這樣教育我。他用許多實例來討論,沒有任何壓力,只是興趣盎然地討論。他在一生中一直激勵我,使我對所有科學領域著迷,我只是碰巧在物理學中建樹多了一些罷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是上癮了──就像一個人在孩童時期,一旦嘗到什麼甜頭就念念不忘。我就像個小孩,一直在找這種奇妙的感受。儘管不是每次都能找得到,卻也經常能夠得到。

  看完以上內容,你有什麼感想?
  一個成功的父母,必須在不製造壓力的前提下,如同遊戲般地引導兒女對科學產生興趣,進而激發他們的求知慾──其實這整段話的重點,只有兩個字:引導!
  成功的父母善於引導兒女踏入知識領域。
  引導是父母相當重要,也非常基本的責任。
  然而,我這一生不曾花時間、想方法,引導兒女踏入任何知識領域。
  我教育兒女的第一原則……,或更正確地說唯一的原則,是放牛吃草!
  實在要勉強加上一點,是我喜歡看書,常坐在電腦桌前寫文章的身教。
  我是一個盡職負責的好父親嗎?
  我兒女的聰明才智都不差,為什麼我不能像費曼的父親一樣,使用不著痕跡、趣味盎然的方法,逐步引導他們對科學產生興趣?

  這是一篇自我反省的文章。
  從今爾後,我對兒女教育的觀點增加了一項──除了原先兩項,如今總共三項,分別是:
  一、提供兒女一個溫暖、和諧的成長環境。
  二、給兒女足夠的空間,管教越少越好。
  三、巧妙地引導兒女,逐步激發他們的求知慾。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