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釣魚和海軍》2007/11/16

  小時候窮,從事的活動多半和吃有關。好比說烤地瓜、摘芭樂、打麻雀、抓鴿子、釣魚……。這中間以釣魚最令人難忘。
  釣魚是唯一的合法活動。在外面混了一天,晚餐帶幾條魚回家,小的煮湯,大的紅燒,連家中的狗都吃得猛搖尾巴。
  釣魚佔了我幼年記憶的一大部分。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到養魚池偷釣。
  每當經過養魚池,瞧見裡面的魚多得和天上的星星一樣,魚嘴像開鍋粥般在水面吐泡泡,總看得我心癢難耐。
  可是,我那時只是小學生。看管魚池的長工在我眼裡是又高又壯的巨人,跑步的速度至少是我的兩倍,又整天守著魚池不離開,要如何偷釣?
  我觀察附近地形,選擇魚池工寮的對岸,穿了件鮮艷的綠色上衣,趴在草叢中偷偷丟出釣桿。
  才釣了三條魚就被長工發現,他大喊大叫追來。
  我沒有急著逃跑,而是大剌剌地站起來,讓他看清楚我穿的綠色上衣,再一轉身往下跑,脫掉上衣藏起來,剩下裡面的白色內衣,然後蹲在竹林後的小水溝,假裝在釣大肚皮。
  長工衝過來,看到我,氣沖沖地問:「剛才偷釣魚的人呢?」
  我往後指了指,他便一路咒罵追過去。
  國中以後,村子附近的水資源遭到破壞,能夠釣魚的場地越來越少,記憶中沒釣過幾次魚。少數那幾次,都是曬了一天大太陽空手而歸。
  等進入軍校,免費釣魚的場地幾近絕跡。加上軍校學生假期有限,難得放假的日子多半在釣馬子,誰有閒 情逸致釣魚?

相片一:我從沒釣過
   這種大魚

  直到畢業,上船,日日與大海為伍,想到每天生活環境──軍艦──的底下,竟然是游來游去的大魚,就感到手癢癢的。
  軍艦最常執行的任務是巡弋,就是在某一個海域來回航行。正如同看守城門的衛兵來回走動,一方面警戒,另一方面宣示主權。
  若沒遇到意外事件,巡弋是最清
  閒的任務。
  每當巡弋,窮極無聊時,我心中就發出一個疑問──為什麼軍艦不能配備一副魚網,任務閒暇之際可以捕魚?
  可惜,別說捕魚,連在船上釣魚都不允許。航行的時候船在快速移動,也不可能釣魚。低階軍官更忙得沒時間釣魚。

四海潭垂釣

  一九九○年我從艦職調到海軍總部。
  總部有一座大池塘,海軍取名「四海潭」。
  四海潭的面積可能有兩個足球場大,岸邊有座石橋連通中間的小島,總部各署處的大樓便沿著潭邊建築。
  調到總部,我還沒搞清楚自己的工作,便發現潭裡魚群極多。偶爾在潭邊散步,瞧見破水而出的大魚,就讓人立下釣魚的大志。
  算得上大志,因為總部不准官兵在四海潭釣魚。
  想想看,紀律嚴整的軍事營區,官兵三三兩兩坐在潭邊釣魚,成何體統?
  不過,我沒理會那麼多。細心觀察了一陣子,發現假日高級長官全不在,小島上也有許多隱密的地點。某個星期天,我帶著熱愛釣魚的父親來到總部,兩人藉小島的樹叢為掩護,從早上釣到日落。
  魚雖多,上鉤的多半是寬度不到兩、三個指幅的小魚。
  那天我們不停地裝餌、不停地收桿、不停地把小魚扔回水中──釣魚釣到這程度,今生還是第一次。
  當然,還是會釣到大一點的魚。
  所謂大一點,不過是四指幅左右的寬度。像巴掌大的魚,一天可能碰不到兩三次。至於那些不時在遠處躍出水面的超級大魚,只能看得我們望池興嘆。
  大魚雖少,卻是令人難忘的回憶 。
  第二個禮拜再次出擊,這次加帶老婆和兩個兒子。
  第三個禮拜加入大哥。
  第四個禮拜連二哥一家人也全數出動。
  當釣魚的家人變成男女老幼一大群,再也沒人忌諱什麼。原本還藏身樹叢之後,如今是堂而皇之四處遊走,尋找自認為最佳的釣魚地點。再加上幾個小孩又跑又叫、追來追去,圍潭而建的總部各署處不可能沒注意到小島多了這麼一大群人。
  為什麼沒人出面制止?
  可能所有長官都有相同的想法──膽敢如此囂張大膽者,肯定是某高級長官的家眷!
  嘿,那年我不過是少校,距離高級尚有一大截。
  我們從早上喧鬧到黃昏。總部勤務處「少將處長」終於忍不住,決心到小島一探究竟。可愛的是,他不敢明目張膽走過來,而是藉著樹幹掩護,一棵一棵悄悄移身。
  我遠遠看到有那麼一個身影過來,以為是哪位好奇的同事,沒當一回事,轉身繼續釣魚。
  等處長移身近處,看清我的面孔,這才一跳現身,用既氣又不敢置信的口吻說:「黃征輝,怎麼是你!」
  直到今天,我還清楚記得他當時氣急敗壞的面容。
  家人雖然不認識處長,但是看看他的年紀,再看看他領肩上的那顆星星,都知道是將軍,也都嚇了一跳。
  我急忙道歉,並保證立刻離開。
  處長氣過了,左右看看,嘆口氣道:「老太爺都來了,你們就留下繼續釣吧。」
  看到沒,這就是海軍長官英明可愛的地方。
  更英明的是,幾年以後總部改變政策,容許假日的時候,官兵可以帶著家屬在四海潭釣魚(不知今天是否如此)。
  這政策的改變或許和我當年的事蹟有點關係。
  不管我多麼想釣魚,在自己擔任艦長以前,從來沒有違規在艦上釣魚。只有在心中暗暗發誓,將來當了艦長以後,嘿嘿……

海上拖釣

  一九九八年我派任張騫艦首任艦長,前半年進行成軍訓練,忙得沒有機會實現夢想。等到正式成軍、服勤,開始執行巡弋任務,我就不客氣了。
  巡弋的軍艦隨時隨地都在移動,無法「釣魚」,而是「拖釣」。
  所謂拖釣就是在艦艉拖一根七、八十公尺長的粗魚線,最後一截全是鋼絲(怕魚咬斷),使用大小和秋刀魚差不多的假魚餌。船一邊開、餌一邊劃過海面,活像一條破浪而出的小魚。
  想要追上這種有速度的假餌,必定是很大的魚。小的話有一個手臂長,大的話有如相片二。


相片二:台灣附近海域最常拖釣到的「鬼頭刀」

  再幸運一點,可以釣到比人還要高的旗魚。
  由於拖到魚的時候軍艦仍然向前航行,魚在海面上下跳躍掙扎,拉扯的力量大到可能把魚頸拉斷,有時到手的只剩下一個魚頭。
  斷頸現象發生了幾次,我就下令有魚上鉤的時候,「後暸望」(航行時守在後甲板,負責觀察艦艉後方海域狀況)必須通知值更官。只要不影響任務,值更官可以下令停車,甚至倒車去追海中的大魚。
  一艘價值上百億元的戰艦不幹正事,居然倒車去追海中的魚,這是什麼軍艦?
  有這想法,實在是不了解一條大魚對船上士氣有多大的影響!
  平均來講,一天大約可以拖到一、兩條鬼頭刀。如果運氣好,可能有五、六條;如果運氣不好,兩、三天拖不到一條的機會也是有。
  至於旗魚,那可是一年難得碰上一次。
  比較容易上鉤的時段是日出和日落。航行時,晚餐之後只要有空,我都會前往艦艉,一邊看著遠方的海面,一邊想事情。
  若有魚上鉤,由於在水下的阻力大,魚兒便會躍出海面。
  每當看到遠處的海面有魚兒在跳躍,我第一個喊「停車」,然後帶著艦艉的官兵一起收魚線。
  收魚線不像岸上釣魚那樣省力,而是幾個人在艦艉來回接力──拚命跑!
  一邊跑、一邊收線,手中雖然沒有魚兒上鉤、「魚桿抖動」的那種快感,但是心中的期待更美好。
  那麼長的時間,我親手拉上甲板的魚種只有鬼頭刀,總數不超過五條。

南沙海釣

  漫長的海軍生涯,最令人期待的釣魚時機是前往南沙群島。
  南沙附近的海域長滿了珊瑚礁。由於珊瑚礁會勾破魚網,不容許魚網大量捕捉,因而魚資源豐富。有機會前往南沙,不僅鐵定滿載而歸,還有
  機會釣到老鼠斑、蘇眉,以及許多我叫不出名字,卻口可至極的魚種。
  很不幸,南沙距離太遙遠,即使身為海軍,去的機會也很少。
  我在海軍服役二十年,只去過南沙一次。
  幸運的是,那唯一的一次就是我擔任張騫艦艦長任內。
  啟航之前,我就預告此次任務的「重要性」,並提醒全艦官兵妥為準備。
  準備什麼?
  在三天錨泊的日子裡,準備足夠耗損的魚線、魚鉤。
  那天早上我們準時抵達南沙。錨泊的船位是我事先精心挑選,水深適合釣魚的海域。
  什麼海域魚群最多,也是向有經驗的前輩多方打聽的結果──每當討論這問題,海軍都是非常嚴肅、認真的態度!
  船才下錨,全艦官兵到艦艉集合,副長正在宣布注意事項,就見我一個人拿了魚具出現在後甲板。
  大伙羨慕地望著我。
  我對他們揚揚眉,露出一個得意的微笑。隊伍之中便有一大群人發出會心的微笑。
  有時候想想,我好像一個不正經、不守規矩的艦長。可是,我可以保證本艦官兵士氣高昂。別說是從來沒有人逃亡,可能把他們丟下海,他們都會拚命游回來。
  南沙海釣那幾天,全艦洋溢著一片歡樂。午、晚餐充滿各式海鮮,什麼清蒸、油煎、紅燒,全船都吃得不亦樂乎。
  尤其是第二天晚餐,伙房使用烤箱的大烤盤(長約一公尺、寬約六十公分)盛魚,盤裡有十幾條魚鱗鮮紅、體型像黃魚、寬度約四指幅的清蒸魚。一大盤端上來,餐桌就被蓋去一半,魚身鋪滿青蔥切成的細絲,看得就讓人直嚥口水。吃一口,鮮甜的滋味至今仍令人難忘(真是寫不下去了,現在覺得好餓)。
  那肯定是我這輩子吃過最美味的清蒸魚!
  若有機會執行南沙任務,許多艦長為了做人,都會挑選全船魚獲中較好的魚種,返港後分送高級長官。
  我也很想做人。可是嘴巴貪,心又不夠硬,沒送一尾魚給任何長官。
  返回左營,我只剩下滿腦袋瓜子的記憶,一直留到今天。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