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從發言權談基礎教育》2015/4/3

  發言權就是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力。
  民主社會每個人都有自由發表意見的權力──理論雖如此,現實社會卻不是這樣。
  因為一群人聚在一起的時候,不管人數多寡,同一時間發言的永遠只有一位──有限的寶貴時間,憑什麼該由某人發言呢?
  其次,不是某人講話就代表他具有發言權,而是聽眾要能專注地傾聽他講話的內容。



  也因此,發言權是其他人願意讓他講,而且誠心傾聽他講話的內容。
  發言權在不同的環境有不同的認知。
  例如在官場,職務越高的長官越具有發言權;在商場,資產越雄厚的老闆越具有發言權。
  民主社會之中,表面上人人擁有的發言權,其實因環境、因身分而會有不同的認定。
  這些認定有的公平,有的不公平;有的是被迫,有的是主動。
  不管如何,擁有發言權的人,他自身的感覺是優秀的、是愉快的;而不具備發言權的人,代表了他差人一等,也難免會有壓抑的感覺。

  今天為什麼談這沒頭沒腦的話題?
  農曆年假期間,我參加小學同學會,見到幾位四十多年未曾謀面的老同學,想當年他們的言談舉止,再看看那日他們的表現,前後差異之大,讓我頗有感觸。
  假如你和我同年齡層,可能會清楚在我們那個年代,即使只是小學生,人情世故還不太懂的年紀,同學之間就存在「發言權有無」的差異。
  若是不同意,請仔細回想你的小學生涯,是不是某些同學常講話,同學們也習慣聽他講,而其他同學則顯得相對沉默?
  假如你夠敏感,應該會有這個感覺,也應該清楚原因是什麼──成績好的同學就擁有發言權。
  例如我小學的時候成績不錯,理科更是班上的佼佼者,因而認為自己比其他同學優秀,凡事都有意見,也勇於表達意見,日久下來就養成「多話」的習慣。至於部分成績不好,常被老師打的同學,印象之中他們全屬於沉默寡言的個性。
  特別是成績不好的女同學,六年的小學生涯,可能和我沒講過幾句話。
  可是,同學會那天,幾個當年沉默寡言的女同學,就在那一餐飯,和我講的話,可能超越小學六年的總和。



  直到那時我才發現,她們居然個個脣槍舌劍,好幾次把我這個辯論名將糗得無言以對!
  很難相信吧?
  然而那就是事實。
  好吧,就算是事實,講這件事的目的又是什麼?
  我深深感覺我們學生時期,「以成績決定一切」的教育方式是嚴重的錯誤!
  什麼是「以成績決定一切」?
  考試成績好的學生,他們的一切都是優秀的。
  考試成績差的學生,他們的一切都是拙劣的。
  不是這樣嗎?
  記得我們小時候,課堂裡面是如何發放考試成績的嗎?
  老師拿了一根竹鞭站在前面,從成績最差的考卷發起,叫一個名字,上去一個學生,先宣布他的考試成績,如果不及格,差幾分就打幾下手心。
  那位成績最差,第一個被叫上去的學生,可能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被打了幾十下。打到後來他痛得直不起腰,想縮手卻是不敢。有的女同學甚至哭出聲來,然而老師還是照打不誤。
  那不是「點到為止」的打,是真打啊!
  那也不是一次、兩次,而是整整六年、十二個學期,每一學期都要面對幾十次的羞辱。
  想想那場面、那些被打的學生,他們能有什麼自信?在同學之間如何立足?私底下又可能擁有什麼發言權?
  我看別說發言權,很可能他們會以為自己一無是處。
  其實,他們真的有那麼差嗎?
  同學會那一天,我強烈感覺往日成績不好的同學在許多方面的表現還勝過我。
  這種「以成績決定一切」的教育方式,不是嚴重的錯誤嗎?
  它摧毀多少學生快樂的童年!
  它重創多少學生的自信!
  中國有所謂「三歲看大,七歲看老」的講法,小學教育對你我一生的影響不深遠嗎?
  坦白說,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並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反而認為這是激勵同學奮發向上的動力。
  然而就在那一天,那一餐飯,我內心有了截然不同的想法。
  這也猛然讓我回想起美國求學那兩年,從未發生過某個教授在公布欄張貼學生的成績,更不可能在課堂當眾宣布學生的成績。
  學生如何知道自己考得是好或壞?
  大部分教授在發放考卷時,會說明這次考試的最高分、最低分,以及平均成績──有了這三項資料,同學們翻開考卷,瞧見上面的分數,不就明白自己的程度?
  不管考的是好或壞,只要自己不講,就沒有同學可能知道。
  而大部分美國同學,都不會打探別人考試的成績。
  美式教育是如何尊重每一個學生的自尊!
  當然,打罵式教育不可能存在於今日台灣的校園,可是當眾宣布成績,類似羞辱的場面可沒消失吧?
  我們是不是應該學習美國的教育方式呢?
  最起碼,千萬不要使用羞辱的手段來激勵學生。
  如果不同意,請繼續看下面這篇文章。它是《聯合報》「懷恩文學獎」社會組的第三名,由於內容和本文主題有關,特別放在最後供各位參考。

《評語》 王傳明

  民國七十七年,我小學三年級。
  寒假前的最後上課日,有些小朋友知道要領獎,或是要去圖書館借寒假要看的書,所以還是背了書包。
  我呢?既不借書、也沒領獎,索性空手到校。
  果然,在學校呆了半天,拿了張學期成績單,就等中午排路隊回家。
  轉過路口,路隊自動解散,我加入六、七個沒帶書包的好友;剛領的成績單拿在手上,已經摺得皺巴巴的。
  「老師給你們什麼評語?」阿益問。
  「還沒看,不知道。」包括我,好幾個人都這麼回答。
  反正不會是什麼好話,我心裡想。從那幾個已經看了評語卻沒答腔友人的反應,就是最好的證明。
  「來猜我的是什麼。」阿益翻起他成績單的一角,露出老師評語的最後一個字:馬。
  「害群之馬?」我說。
  「沒那麼糟。」阿益掀開成績單。
  我這才看清楚,剛剛看錯了,那不是馬,是「焉」。
  心不在焉──的確比害群之馬好多了。
  康康苦笑著亮出他的評語:好動多言;小安是:生活散漫。
  「你的呢?」他們問我。
  我也翻開一小角,露出評語的最後兩個字:用功。
  「上一個字是『不』吧!」大家起鬨說。
  我再翻開一些,看到的字,出乎意料,是「又」。
  聰明又用功?禮貌又用功?乖巧又用功?不管前面的字是什麼,總之是個好評語。
  小男生可能裝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心裡還是在意老師的看法。我高興又害羞,便把成績單壓著,不讓同學看上面的字。直到走到家門口,我才翻開成績單看完整的評語:活潑又用功。
  活潑,我當之無愧,但實在想不起來自己哪裡用功了?我和幾個好朋友一樣,上課時桌下藏著漫畫,或用鏡子反光照老師的後腦勺、玩磁鐵、塗鴉……。老師看到我們,總是皺著眉頭,甚至不耐煩地「嘖」一聲警告我們。他既然覺得我們這一群同學心不在焉、好動多言、生活散漫,又怎麼獨獨覺得我用功?
  難道老師在開玩笑?說反話?秀逗阿達?大發慈悲?忙中有錯?唔,這似乎比較有可能。看,評語上還有墨水未乾就被摸到的汙痕呢!又或者是……。
  雖然有那麼多疑惑和猜測,但我心裡還是高興的。最後,我寧可相信,老師覺得我趕作業時的振筆疾書、月考當天的臨時抱佛腳,也算是一種用功。
  晚上,我拿成績單給爸爸簽名。
  爸爸皺著眉,先看一整排從國語、數學到體育、美勞全都是「乙」的成績,再看另一邊的老師評語,欲言又止;最後,只叮囑我要聽老師的話多用功,就簽了名。
  整個寒假、過年期間,我本打算依往例,在看電視、玩遊戲當中度過。我沒再把成績單翻出來看,但那句「活潑又用功」的評語,卻在腦海中揮之不去,還自動變成歌詞,配的是〈無敵鐵金剛〉的旋律;我也就手舞足蹈、心甘情願地收拾玩心寫作業。
  開學前一周的返校日,我才發現,大部分同學才要開始趕工,我的寒假作業卻只剩下兩篇日記,其他全寫完了!
  開學後,即使成績單繳回給老師了,那評語還是經常在腦中出現;我開始專心上課、寫作業,從進步獎領到前五名、前三名的獎狀,還參加作文、朗讀比賽……。
  圖書館吸引我的不再是漫畫,從有插圖的童話,到成語故事、民間傳奇、偵探小說,我愈讀愈覺得有趣,連圖書館的老師都認得我,選我當圖書館小義工,享有多借好幾本書的「特權」。
  一學期過了。放暑假前一天,我帶了書包到學校,不止裝了借的書,還有鑲框的學期成績獎,和圖書館小義工的小禮物,書包塞得沉甸甸的。從老師手中接過成績單時,心裡也多了一些期待。
  我翻開成績單內頁,右邊是交錯的「優」和「甲」,對比著上學期的整排「乙」;左面則是這學期的評語「努力進取」,就在上學期「活潑又用功」的旁邊。
  回家路隊上,阿益接過我的成績單,看了眼就說:「我這學期的評語跟你上學期一樣。」
  「活潑又用功?」我有點訝異。
  他挑起一邊的眉毛說:「活潑『欠』用功啦!」
  他厭惡我無意的挖苦,丟還我的成績單。
  我這才仔細看清楚:原來墨漬下那個「又」字,其實是「欠」!突然,腦海裡伴隨我整學期的旋律,因為改了一個字,變得荒腔走板。
  尷尬和難過在臉頰加溫,正當眼淚要奪眶而出時,我聽見朋友們比較著:原來「心不在焉」、「不知上進」、「好動多言」……,乃至於「活潑欠用功」,幾乎交替、輪流地被用來當成我們的評語。而我,因為看錯了一個字,而幸運地跳出了這樣的循環。
  突然,所有負面情緒,都被慶幸取代。
  如果阿益他們,也看錯了字,甚或當真得了適時的鼓勵,他們會不會也奏起振奮的音樂,驅趕著自己進步?
  十多年後,我自己當了老師,給學生的成績單評語,早已改成印刷文字,而且內容也都是電腦設定、老師勾選的樣板文字。簡便,卻很難發揮我期待的效果。
  所以,我準備一盒粉彩印刷的名片紙,除了給表現傑出的學生讚美,更想給有待改進學生適時的肯定。都是客製化,絕不重複。
  我用工整字跡、快乾墨水寫的字,學生不必透過誤解或猜測,就能直接感受善意和鼓勵。
  相對地,學生也把對我的「評語」,寫成節日的小卡、傳來的簡訊,或網路留言;我仔細讀過以後,把它們好好收在紀念品盒裡,也收藏在心裡。跟小學三年級的成績單擺在一起。
  而我總是不忘提醒學生和自己:當別人給我們一個「欠用功」的評語時,不必灰心難過;如果覺得「又用功」對我們更有幫助的話,看錯一個字又何妨?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