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的三大致命傷》2013/11/8

  我有三大致命傷,或是說重大且明顯的缺點。
  第一是我沙啞低沉的聲音,本來還不覺得有什麼「不如人之處」,直到小學四年級的音樂課,在老師考試的要求下,同學們依序到教室前方獨唱。
  那一唱,就突顯出我的破鑼嗓子。
  那實在是刻骨銘心的一刻!
  從我喉嚨發出了第一聲,到結束的最後一聲,全班同學幾乎是爆笑聲不斷。
  甚至四十多年之後,在幾個月前的小學同學會上,許多同學還清楚記得那件陳年舊事。
  從那一天開始,一直到今天,我都恨透了唱歌。
  也因此,除非是推不掉的應酬,我從來不去KTV。
  即使去了KTV,我也盡一切可能當一個單純的聽眾。
  不幸的是,往往你越推說唱不好,大家就越鼓勵你唱一首。
  偶爾拗不過眾人的鼓噪,或是酒酣耳熱之際,我腦袋糊塗了,以為會出現什麼奇跡,於是放膽拿起麥克風,隨著樂音扯開喉嚨……
  眾人接下來的反應通常如相片一!!!!


相片一:你唱什麼啊?

  再之後,大家便清楚我講的是實話,不是客氣──真是一個破鑼嗓子!
  聽過我的歌聲仍有勇氣高喊「再來一首」者,不是我血海深仇的敵人(想看我出洋相),便是我生死與共的兄弟(能夠容忍我如此難聽的歌聲)。
  我很滿意自己的一切,絕少羨慕別人,不過「悅耳的聲音」是個例外。
  沒有我這種經驗的人肯定不清楚,大庭廣眾之下獨唱是多麼令人畏懼的一件事,擁有一幅好歌喉又是多麼令人羨慕的一件事!
  每當在電視螢幕中瞧見某人抱著吉他自彈自唱,聽他那柔美迷人的歌聲、瞧他那陶醉自信的表情……,讓我看得是萬分的羨慕和懊惱。
  為什麼老天爺不能賜給我一副好嗓子呢?
  這個致命傷是天生的,可以怪老天爺。
  下一個致命傷就對不起了,是後天的,怪不得任何人。
  我的第二個致命傷是字跡極其難看。
  除了難看,還不容易看懂。
  例如讀官校時,有一年參加南區大專院校辯論比賽,我代表學校擔任大會裁判,報到時在「報到單」上簽下大名,幾天後大會再依據簽名發送「裁判聘書」。
  當時我的簽名大約如下:



  猜猜看,後來列在裁判聘書上的名字是什麼?
  董德輝!
  從那之後,「董德輝」就成了辯論社學長學弟取笑我的別號。
  絕不客氣,我的字寫得非常爛,而且還沒有一個固定的形式。
  即使最常碰到的簽名也一樣。
  特別是需要連續簽名的時候,好比說一份合約中有四、五個地方需要簽名,寫著寫著我就會寫出不同的筆跡。
  有的時候寫得我自己都會生起氣來!
  對於這項致命傷,我曾經深刻自我檢討,也針對簽名練了又練,然而自己的耐性不好,寫字多半是「急不可耐」地想要「一筆寫完」。
  好比說前述簽名,以及下面這句話:



  看得出這些字的共通毛病在哪兒嗎?
  就是「一筆」想要把它寫完。
  為什麼我不能像刻鋼板,一橫一豎地慢慢寫呢?
  對不起,我是急性子,就是沒辦法。
  講一段往事你就會明白。
  想當年讀官校一年級,有一次被四年級的學長罰寫「報告學長」三百遍。
  之所以被罰,是因為和那位學長講話時,我老是忘了先講這句話。
  例如學長問:「你幾歲?」
  我必須回答:「報告學長,十八。」
  學長問:「你餓不餓?」
  我必須回答:「報告學長,餓。」
  管他學長問什麼,我答什麼,每次開頭的前四個字必須是「報告學長」。
  在他漫長的罵人與我爭辯的過程中,我答話的次數可能超過二、三十次;有時候講急了,總難免遺漏一、兩次。
  第一次犯錯,他警告我。
  第二次再犯,他就罰我抄寫三百遍的「報告學長」。
  第二天,當我把罰寫的字條交給學長,他不可置信地前看看、後看看,竟狠狠地罰我再抄寫五百遍!
  這一次他還特別要求,我寫的每一個字的筆劃都要分開。
  結果呢?
  我很努力,也試圖「一筆一筆」寫,可是寫不了幾個字就故態復萌。甚至後來那位學長威脅以「抗命罪」重辦我,我還是無法完成他交辦的工作。
  不是我在消極抗命。
  那位學長當時擔任「學習總隊實習處長」,我是才進校的新生,兩個人的地位是天差地別之遠,我哪有膽子跟他消極抗命?
  對不起,我的確很想一筆一筆寫,可惜就是沒辦法。
  特別是急的時候,我字跡潦草的毛病更加明顯,往往事後連我自己都看不懂當初寫的是什麼。
  也因為如此,每當要填寫重要資料,我不是打字就是找人代筆,否則誰能擔保「董德輝事件」不會再度發生?
  我的第三個致命傷是「拚勁不足」。
  不管什麼目標、內心多麼嚮往,一旦事情變得複雜,我必定會主動放棄。
  至於「複雜」的定義,簡單地說就是讓我「心煩」。
  特別是人情世故方面的因素。
  我討厭跟別人「勾心鬥角」、「你算我計」。
  這種個性表現在許多方面。
  例如應付不喜歡的朋友,我的方法就是選擇「離開」。
  此外我不精於,也從未熱衷於下棋或打牌,因為那要和對手「鬥智」。
  還有像是玩拼圖、打電玩,我感覺那無異於自尋煩惱。
  不是自尋煩惱嗎?
  把一張原本好好的圖拆散,再一張一張拼回去?


相片二:看到這畫面我只有一個感覺:一個頭,十個大

  十指東按西按,按得關節發痠,其目的只是和電腦工程師設計的「遊戲規則」纏鬥?
  人生已經夠煩了,何苦再自尋煩惱?
  除非吃不飽、穿不暖,有什麼東西值得我們拚死拚活得去爭取?
  拚勁不足可能是我人生最嚴重的致命傷。
  這些致命傷對我可曾造成什麼傷害?
  嗓子不好,讓我錯失某些工作機會。
  例如退休頭幾年,有位朋友問我願不願意到電台主持節目,我因音質不好而婉謝了。
  至於字跡潦草,肯定會影響我寫情書、追女朋友的說服力,另外也必然會影響我的考試成績。
  特別是需要長篇大論的申論題、作文,哪個閱卷老師有耐性慢慢「研究」我寫的是什麼?
  別以為我誇大其辭。
  讀官校時,有一年參加全國軍事院校「政治大考」。
  當年政治大考對軍事院校的重要性,可能比得上高中的大專聯考。
  政治大考之前一個多月,全校暫停正常的教學上課,所有同學集中在大禮堂進行「總複習」。考試當日除了同學之間的「團結合作」,負責監考的隊職官也會暗中相助。
  為了發揮集體作戰的革命精神,我和三位同學編成一組。由於同學Y擅長背誦「條文」,我會「吹牛」,因而作答時先由Y說出簡短的「條文」,再由我「吹牛」後面冗長的說明。
  相信嗎,考得全校前三名的同學就是和我協同作戰的三位,他們分別得到九十八、九十七、九十五的高分,並各領取一千、八百,以及五百元的獎金!
  至於我呢?
  完全一樣的答案,只勉強考了六十多分。
  第三個致命傷──拚勁不足,那更是不用說了。
  某位和我熟識的朋友曾經批評道:假如你更努力一點,成就絕不只於如此。
  不必他挑明講,我早已心知肚明。
  可惜,這是個性。
  講到這,好像在聽我抱怨人生,是嗎?
  錯!
  下面這段話才是本文的重點:
  雖然我有三個致命傷,然而每一個都帶給我另外一個機會。
  所謂「上帝關了一扇門,定會為你開一扇窗」,就是這個意思。
  好比說歌聲不好,所以我不會把生命消耗在KTV。
  如今KTV如此流行,我甚至在錢櫃工作了幾年,假如擁有一副好歌喉,能夠想像我可能在KTV如何地留連忘返嗎?
  生命的總時數是固定的,你做了A就必須放棄B。
  看到歌喉好的朋友是如何嚮往唱歌、如何試圖找機會和朋友於KTV相聚,我忽然發現從「專心工作」的角度看破鑼嗓子,不正是我的優點?
  另外,字跡潦草逼得我必須學打字,促使我如今打字如飛,進而帶我跨入寫作之路。
  至於「拚勁不足」,從另一個角度看不也是「知足常樂」?
  我認識不算少、拚勁強的朋友,他們在生意方面固然有所成就,然而日子過得並不快樂。
  最起碼在我眼裡,他們心裡的煩惱事比我多了許多。



  凡事都有好幾面。
  如果某一件事你躲不開、避不過,盡可能往好的一面去看,也盡可能朝好的一面努力!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