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轉變》2013/3/8

  每個人這一生都在不停地轉變。
  有時候變得快,有時候變得慢;然而不管快或慢,持續不停的「變」是不爭的事實,也是無法抗拒的現象。
  這些轉變事後回頭檢討,有的讓人心喜,有的卻讓人心傷。
  好比說我自己。
  年輕的時候我喜歡熱鬧,每次和朋友聚餐必定有酒助興,飲宴中你敬我勸、你吆我喝,看起來好不熱鬧,吃到後來十之八、九都喝得茫茫然。
  那時候覺得這才是過日子。
  其中最離譜的一次,讓我今天回想起來仍感到萬分痛心的,是和老婆結婚的那一天。
  那天在台北宴客,海軍方面我只請了十三、四位同學,七、八位學長,連同他們的夫人,總共大約三桌。
  為了表達謝意,餐宴結束後我請他們到附近的一家夜總會跳舞。
  於是乎晚上九、十點,「海軍同仁」全數轉進夜總會,在閃亮的燈光與刺耳的樂音下,大夥熱熱鬧鬧地跳到凌晨一、二點。
  那一天婚禮所收的禮金,除了餐廳的飯錢,其餘全部付給了夜總會。
  更荒唐的是,跳完舞,部分體力不支的老學長先行回家,年輕的幾位則前往某學長位於天母的家中打麻將。
  人數非常多,單單是男生在客廳就湊了兩桌,幾位女士則擠在日式房間打地鋪。
  麻將一直打到早上七點,現場每個人都在抽菸。等到大家抽得暈沉沉的,接著再一齊前往市區飲茶。
  直到飲完早茶,眾人才各奔東西,算是結束了我的婚禮。
  而整個過程,老婆就頂著她那個專門為婚禮梳的「新娘頭」──妝沒得卸、衣服沒得換,想必澡也沒有洗──一直撐到第二天早上。
  那時覺得這才是熱鬧,這才是面子(別人肯陪我這麼久);如今回想起來:當年的我怎麼如此的混帳、如此的自私!
  實在難以想像,我自己曾經是那種人!
  更難以想像,老婆居然會忍受那時的我!
  是「人不輕狂枉少年」,或當時實在是太無知、太粗淺、太不成熟?
  管他什麼原因,現在的我對當時的我感到萬分厭惡。
  另外像是酒駕,隨地丟垃圾、公共場所抽菸,不全是年輕時習以為常的小事?
  記得有一次我們一群同學「擠」公車,乘客已經夠多了,幾個同學還能一手拉著吊環,另一手抽菸。
  如果公共場所抽菸是習以為常的小事,為什麼到今天我還記得這件事?
  因為其中一個同學對著某位孕婦吞雲吐霧,她實在受不了,有點生氣地說:你能不能不要對著我抽菸?
  想想看,那才是多久以前的台灣?
  不就是三十多年前嗎?
  如今在台灣,誰敢在擁擠的公車上堂而皇之地抽菸?
  這也是一種轉變──社會走向文明、走向和諧的轉變。
  這些都是讓人心喜的轉變。
  可是,也有一些轉變是令人難過、心傷的。
  好比說身體慢慢變差了。
  以前熬夜不睡,別說是一晚,有時接連幾晚也無大礙。
  最多就是感覺到睏,躺下來,呼嚕呼嚕連睡二十多個小時,體力也就差不多復原了。
  今天呢?
  如果一夜不睡,那感覺不是「睏」,而是全身要散了架「癱」了;回去以後只能間斷地睡幾個小時,以致兩、三天都無精打采,壽命好像也會短了幾年。
  還有一些心理的轉變。
  比如說拚勁變小了。
  年輕時不管做什麼事心裡都有一股不服輸的意志,對未來也懷抱著希望與夢想。
  如今則有「贏了又怎麼樣,輸了又怎麼樣」的妥協心態;因而事情做到一個程度,如果發現麻煩或變數太多,便自然萌生退意。
  至於未來,好像不就是那個樣嗎?
  我還能期望什麼巨大的轉變?
  有時想一想年輕時候的自己,還真讓我懷念。
  這也是轉變──讓人心傷的轉變。
  另外看台灣社會,也有讓人傷心的一面。
  去年十二月十七日是世界人權日,馬英九總統應邀出席文化部主辦的景美人權園區紀念活動,當場遭到激進民眾嗆聲,有人騷動,有人吹哨子、丟包包,也有人拿著衛生紙請馬英九「擦屁股」,後來更有人兩度脫下鞋子往台上正在講話的馬英九砸過去。



  坦白告訴你,聽到這段新聞、瞧見這個畫面我還能接受。
  拿鞋子砸「總統」是為了製造新聞,如此才能登上媒體的主要版面,並藉機宣揚自己的理念。
  而且,畢竟馬英九是國民黨黨主席,必須背負國民黨的歷史包袱,鞋子還砸得有一點道理。
  可是,接下來這段新聞就讓我看得十分難過。
  文化部長龍應台部長致詞時遭到嗆聲,台下有人高喊「妳不是台灣人」、「滾下去」、「不要講話」……。



  喊這些話的人,不管是誰、目的為何,我覺得他們真是粗暴到愚蠢的地步!
  龍應台出生在台灣、成長於台灣,如果她不是台灣人,誰是台灣人?
  其次,她不僅是文化人,年輕時更以「異議分子」自居,自始至終沒有為「維繫國民黨政權」盡過一分力氣,並曾在八○年代撰寫《野火集》批評時政──遠在那個專制年代,那天在會場叫囂的激進分子,有幾個敢公然站出來表達「反政府」言論?
  更何況,她和國民黨過去的歷史包袱有什麼關係?
  一個女士、一個文化人、一個曾經非常勇敢的民主鬥士,竟遭到一批自稱人權分子的侮辱,這不是粗暴、愚蠢,又是什麼?
  三十多年前的台灣,誰敢向總統砸鞋子?
  淳樸憨厚的台灣人,又有誰會公然侮辱一位「沒有深仇大恨」的女士?
  這也是一種轉變。
  這種轉變是值得我們心喜或心傷?

  轉變是無法躲避、無法改變,也是這個世界運行的法則。
  很多年很多年以後,當我們冷靜下來,慢慢回想這些改變的加總,我們會明白自己是在進步或沉淪。
  當你因為轉變而覺得過去的你是可惡的,可能是進步。
  當你因為轉變而成為過去你所痛恨的人,那肯定是沉淪。
  好比說人權紀念日高聲叫囂的那批激進分子,他們之所以痛恨國民黨,是因為在白色恐怖時代,國民黨以威權體制欺壓他們或他們的親人。
  就因為手無寸鐵的人民無法反抗握有槍桿的專制執政黨,所以部分黨棍、黨官為所欲為。
  以暴凌弱,實在是可惡啊!
  今天呢?
  政府和人民的立場反過來了。
  那群當年痛恨「以暴凌弱」的朋友,請問你們那天面對龍應台女士的態度,不同樣是以暴凌弱嗎?
  人生最悲哀的事,是日後轉變成自己曾經痛恨的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