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親子關係(二)》2011/5/20

  對兒女過度溺愛是嚴重的錯誤,過度約束也不對。
  切記:孩子不是父母的資產!

錯把孩子當成自己的資產

  當初我們如何承受,日後會如法泡製──這是人的自然反應。
  由於我們從小接受父母「絕對權威」的管教方式,所以順理成章地認為,以這種方式管教兒女,那才算盡到父母的責任。
  請記住這句話的重點──那才算盡到父母的責任!
  否則,就是一個不盡職的父母。
  即使我不認同這種管教方式,也沒有這麼做,心裡依舊有這種負擔。
  也因此,在給予兒女充分自由的同時,很長一段時間我懷疑自己是一個不盡職的父親!
  直到最近聽到兩個故事,這才讓我釋懷。
  先說第一個。

  朋友A擁有博士學位,在大學任教,妻子B也是高學歷;兩人對獨子C的教育可說是盡心盡力,除了從小就安排各種補習,也會督促獨子寫家庭作業,甚至碰到段考之類的重要考試,B會特別請假,在考試的前一天做C的「陪讀」。
  C的成績並不突出,但一關又一關地闖過了,從小學到國中、國中到高中,高中畢業準備大學聯考之際,忽然有一天離家出走了!
  走之前是毫無預警,走之後是毫無音訊,讓身為父母的A、B有如熱鍋上的螞蟻。
  C整整失蹤了三個多月,這才打電話回家,表示自己在外面打工,日子過得很好,請父母不要嘗試找他。
  這是實實在在發生在我身旁朋友的傷心事,聽得我是萬分感慨!
  縱然要離家出走,不能留一點音訊嗎?
  有什麼深仇大恨,何苦要如此折磨父母?

  第二個故事的主角我不認識,而是看新聞才知道的。
  故事發生在台灣成功大學航太系教授景鴻鑫的身上。
  景教授有二兒一女,深信「棒下出孝子」的管教方式,對長子景威尤其寄予厚望。
  可惜,景威從小的成績不盡理想。
  景教授愛子心切,在他長期督促與打罵教育之下,景威逐漸失去了原本活潑、可愛的笑容,也失去了自信。
  景威大學畢業,景教授不計代價送他到美國留學進修,有一天突然收到景威從美國傳來的伊媚兒,上面寫著:
  你們以後不用再e-mail或打電話給我,錢也不用匯了;我會自力更生,我會活得很好……;我想忘記過去,過我自己……
  此後景威就如同從人間消失,直到二○一一年三月當我看到這則新聞,三年多的時間,他還是拒絕和父母連絡。


相片一:景鴻鑫教授(右一)全家出遊的最後一張相片;照完這張相 片,沒多久長子景威(左二)出國留學,隔年就和父母斷絕音訊。

  這兩個都是血淋淋的教訓,值得我們這一代還相信「棒下出孝子」的父母們省思。
  好了,現在問題來了,這兩位父親到底犯了什麼錯?
  我也是父親,深深了解他們的用心。
  就他們身為父親的立場,如此嚴格要求兒子,正是親情的表現。
  例如A教授,據我所知他在學校頗得人緣,和每一個學生都能理性溝通,也是學生眼中的好老師;唯獨碰上自己的兒子,因為小時候管得太多,長大以後兩人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為什麼?
  因為學生是別人的兒女,沒有親密的血緣關係,他死他活是他家的事!
  就好像走在街頭,迎面來了一個流浪漢,你會因為他的蓬頭垢面而拉住他,大聲斥責他嗎?
  之所以會要求,是因為愛之深,責之切啊!
  至於學生,管他犯了什麼錯,都是別人的兒女,只要和自己沒有直接的利害,誰不能維持理性的溝通?
  類似的問題,我也遭遇過。
  我是一個善於講理的老師。近幾年不管到哪兒上課,也不管學生的身分是什麼,絕大部分的學生都能聚精會神地聽我講課。
  上我的課能夠睡著,還真得有幾分本事!
  可是,面對我的二兒一女,一旦話題扯到「道理」,通常三十秒之內他們會縐起眉頭。
  有的時候我覺得,兒女就是為了反對父母而存在──是有點誇張,但不也有幾分道理?
  現在的父母(或兒女)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小時候父母對我們訓話,別說轉身走人,哪個敢露出不悅的表情?
  是什麼原因讓今天的親子關係改變了呢?
  細細分析很複雜,但大致來講,主要有以下兩項:

(一)現代的父母把「主動權」交到兒女手中

  小時候父母跟我們講話,十之八、九是命令式語氣。
  如今呢?
  大部分時候我們和兒女講話──依據教育專家的建議──都是「協調」、「請託」的口氣,像是「你可不可以……」、「你是不是應該……」、「你能不能夠……」、「你不覺得……」。
  假如將主動權交到兒女手中,他們為什麼要照你的話去做?
  更糟糕的是,互動的關係中誰掌握了主動,誰就居於優勢;而這種關係一旦確立,日後便難以扭轉。
  今日父母自嘲為兒女的「孝子」,講一句不好聽的話,是我們自作孽──自己把主動權交了出去,讓兒女爬到我們頭上。

(二)大環境使然

  當然,這也是我們的藉口:大環境如此,我能如何?
  孩子有他的同學、朋友,現今資訊傳播又是如此發達,教育專家又再再鼓吹父母應該把兒女當成朋友……;耳濡目染之下,大家的父母都沒有絕對的權威,你能力挽狂瀾、獨力支天?

  除非你的孩子不用上學、不交朋友、不看新聞,天天關在家裡當宅男宅女,否則怎麼可能?
  前述兩個是現今的社會「現象」,談不上對錯,而是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
  現實環境如此,身為父母的我們該如何應對?
  打不過敵人就加入敵人──我很早就體會這個道理。
  而且,我體會得非常徹底──打從心底說服自己:孩子的人生由他自己選擇、自己負責!
  事實上,的確應該如此。
  就血緣而言,孩子和你我有扯不斷的關係;但是就人生來看,孩子是獨立自主的個體與生命!
  再講白了:你是你,他是他!
  為什麼?
  因為你和他生長於截然不同的環境,擁有截然不同的思想。
  記得我們從前的成長環境嗎?
  小學的時候我沒吃一塊巧克力,沒喝過一罐可樂。
  現在呢?
  國中的時候我家連電話都沒裝。
  現在呢?
  當年大學聯考的錄取率有多低!能考上國立大學,左鄰右舍會放鞭炮慶賀,感覺連祖墳都在冒青煙。
  現在呢?
  官校二年級上物理課,有一位老師說未來會使用電子式手表,用壞了就扔,連修的價值都沒有──我直覺認為這是鬼扯!
  當然是鬼扯,當年手表一支要幾千元,值幾個月的薪水。
  官校四年級第一次接觸電腦,使用讀卡機輸入程式,運算功能比現在的智慧型手機還要差,主機卻比一輛汽車還要大。
  後來到美國留學,第一次在課堂上聽到「網路」的概念,感覺那比登陸月球還困難、更遙遠!
  …………
  再說下去,我可以寫一篇專文。
  總而言之,五十年前的科技和五千年前相比,進步的幅度如果是一;今天的科技和五十年前相比,進步的幅度恐怕超過一百!
  我們這一代何其有幸,見證了人類歷史上進步最巨大的五十年。
  反過來,如果無法調整心態,那又是何其不幸,因為你無法適應人類歷史上變化最劇烈的五十年。
  今天和當年我們的成長環境,是大大的不同啊!
  管他是物質富裕的程度、職場面臨的挑戰,或是對人生的憧憬與追求,你和你的孩子肯定不一樣。
  你認為的對,對他不見得對。
  你認為的好,對他不見得好。
  你終生追求的理想和目標,他可能不屑一顧。
  這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關鍵出在不同的成長環境。
  由於你和孩子的成長環境截然不同,因而孕育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思想與個體。
  不要把你的思想、你的習慣、你認為的對錯……,尤其是你無法實現的夢想,強力加諸在孩子的身上。
  孩子不是父母的資產,不是父母的投射。
  孩子的事就是孩子的事;如果他向你諮商,給他一些建言,否則只剩下四個字──少管為妙!
  我對二兒一女的管教都秉持著「少管為妙」的大原則。
  截至目前為止,我的家庭關係和諧,兒女都算上進──若非如此,今天我真沒資格寫這篇文章。
  假如你的腦筋轉得快,可能會想到先前我對杭州那小霸王的評語,因而質疑:你是這種人嗎?
  沒錯,我是這種「少管為妙」的父親,然而有一個底線:個人的自由以不侵犯他人自由為前提(好像課本的八股教條)。
  有些自由全然屬於個人,好比說幾點睡覺、幾點起床、個人房間的整理、上網多久、穿什麼衣服、讀什麼書、考什麼大學、選什麼系、交什麼朋友、嫁娶什麼對象、選擇什麼職業……,這些全是他個人的自由。
  他喜歡怎麼幹,就讓他怎麼幹!
  人生追求什麼?
  不就是快樂兩字?
  假如他覺得快樂,怎麼……,你會不快樂?
  沒錯,基於父親的責任,必要時我會說幾句嘮叨話。但只要他露出一絲不愉快的表情,不管當時我心裡在想什麼、嘴巴在說什麼,都會住口。
  不過,如果他藉自由之名而侵犯到他人的自由……,好比說把自己房裡的音響開得太大聲,吵得別人睡不著,那就由不得他。
  也因此,如果杭州那小霸王真是我兒子,由於牽涉到六位長輩的用餐心情,我雖不至於真要他跪在地上吃屎,但保證會把他趕下桌!
  去他的,誰怕誰!
  一餐飯不吃會餓死嗎?
  有時候抱著壯士斷腕的決心,事情很容易解決。
  就怕你該給孩子自由時鬆不了手,該狠下心來時又下不了手,問題就麻煩了。
  你會把兒女看成自己的資產嗎?
  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而且還振振有詞,不妨再看以下的分析。
  哪些族群比較傾向把兒女看成自己的資產?
  就我的觀察,大概包含以下五類:
  (一)高學歷知識分子。
  (二)高高在上的大官。
  (三)滿懷雄心壯志,結果是懷才不遇。
  (四)成長於充滿暴力的環境。
  (五)自認在善盡父母責任的完美主義者。
  我曾經在雜誌上看過一道心理問卷,題目如下:

  請坐下來,拿出紙筆,默想你所有經常接觸的人,管他是親戚、朋友、長官、同事……,在撇開利害關係的前提下,依序列出你心底最討厭,最不想私下相處的對象。

  請注意這問題的重點──撇開利害關係的前提下!
  想不想試試看,你心底的答案是什麼?
  當我看到雜誌公布的標準答案,也是大多數人心裡的答案──學歷越高、官階越大的人──我不禁啞然失笑。
  這兩類人的確不容易相處。當他們身為父母,大概是「老子英雄兒好漢」的心情作祟,對兒女的要求特別嚴格。
  正如同本篇文章所舉的兩個例子,兩位父親都是博士,也都在大學任教,甚至在國內擁有一定的風評。
  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是一流大學的博士,在社會又有一定的地位,兒子再差,總也該混個二流學校的碩士吧?
  偏偏不幸,兒子的興趣不在讀書,那不就麻煩了嗎?



  除了這兩類,第三種是滿懷雄心壯志的失意人士,他們在失望之餘,可能會把自己未完成的理想一股腦地投射在兒女身上。
  第四類──成長於暴力、相信暴力、習慣暴力的暴力分子──當這種人的兒女,只能說倒了八輩子楣!
  至於最後一類──自認在善盡父母責任的完美主義者,他們不單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麼事,反而認為自己是負責盡職的父母。
  我不能說他們是錯的,不過我要強調,想要適當管教一個和你思想截然不同的年輕人,要非常小心,那是極其高段的藝術。
  假如你沒有那麼大的本事,也沒有那麼多的時間,那麼我還是奉勸你那句──少管為妙!
  看到現在,你還認為「把兒女看成自己的資產」是正確的嗎?
  不管你是上述的哪一種,假如你習慣把兒女看成自己的資產,而你們的親子關係又不和諧,奉勸你一句忠告:趕快鬆手!
  不是要你豎起白旗,更不是要你退讓,而是想清清楚楚地告訴你:你管得太多,是有問題的父母。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