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不知道》2015/10/23

  柯P如今是台灣政界的當紅炸子雞,他的一言一行都是媒體關切的焦點。每當台北市政府鬧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大事,常聽到他回應媒體的一句話就是:「我不知道。」
  似乎他不知道、不了解,部屬做了什麼事、犯了什麼錯,全都和他無關。
  講起來似乎理直氣壯!
  真如此嗎?

  這事讓我回想起服務於海軍的一件往事。
  當年剛從海軍官校畢業,派任到船上,有條命令讓我難以理解──軍艦在航行時若發生航安事故(擱淺或撞船),不管艦長在不在駕駛台,他都必須負起完全的責任。
  外行人聽起來似乎很合理──艦長當然要為航安負起完全的責任;但剛從學校畢業的初級軍官──我,卻覺得這命令十分無理。
  因為軍艦航行時的操控責任在「航行值更官」。
  什麼是航行值更官?
  初級軍官到艦上服務,必須先經過一連串難度不一的「航行簽證」,之後再參加「艦令部」每年舉辦一、兩次的「鑑定考試」。唯有取得航行簽證並通過鑑定考試,才能取得「航行值更官」的資格,從此得以在軍服的左胸別上一枚「航行值更官紀念章」(如下圖)。



  也因此,航行值更官通常都是艦上資深的兵科軍官,每艘軍艦有三、四位,軍艦航行時就由他們輪流「值更」,共同承擔起艦船操控的責任。
  再講白一點,軍艦航行時的「駕駛」就是航行值更官。
  汽車出交通事故,駕駛必須負完全的責任──理所當然的道理,為什麼到了軍艦就行不通了?
  更何況艦長不是無敵鐵金剛,他會累,需要休息。而軍艦出航短則一、兩天,長至七、八天,航行時艦長怎麼可能全程待在駕駛台?縱然半夜,艦長因過度疲累躺在床上,萬一駕駛台的值更官犯了錯誤……,管他什麼錯誤,艦長都要負起完完全全的責任──你覺得這有道理嗎?
  我覺得十分沒有道理。

  直到我自己當了艦長。
  想到艦長必須為航安負起完全的責任,上任之初,我最關心的就是艦上航行值更官的能力。雖說他們都有航行值更官的「資格」,然而這就類同汽車的駕駛執照──考上駕照和擁有成熟的技術,通常是兩碼子事。
  也因此,艦長上任的首要工作是鑑定艦上航行值更官的開船能力。
  如何鑑定?
  先打聽他們的工作態度與能力,再聽聽船上其餘官員對他們的風評,然後從能力最差的開始──只要輪到他值更,就若無其事待在駕駛台附近,暗中觀察他如何發號施令、如何處理緊急事故……,若是瞧見不對之處就要糾正他、訓練他、教導他……,直到他成為你心中合格的值更官。
  一旦合格,輪到他值更時,你才能安心地離開駕駛台。
  反之,如果你認為他不合格,他值更時你卻不在駕駛台,出了航安事故你該不該負責?
  或是,你認為他合格,然而他還是出了航安事故,這不也是你「識人不明」的錯誤?
  什麼是艦長?
  艦長就是一艦之長。
  海軍把那麼貴的一艘軍艦交到你的手上,假如你無法把部屬訓練成合格的航行值更官,對不起,輪到他值更時,請乖乖地陪著他一起待在駕駛台。
  這就是一艦之長必須為航安負起完全責任的原因。

  同樣的道理可以運用在柯P身上。
  柯P是台北市的一市之長。市民如此擁戴他,把台北市的市政交到他的手中,他怎麼可以只對自己的言行負責?
  他要為每一個部屬,特別是經由他的指派,圍繞在他身邊的那群「近親權貴」負起完全的責任。
  唯有如此,派任前他才會多方打聽,派任後也會費心監督。
  不可信任的部屬就不能用。
  如果信任他,他卻犯錯,這不就是犯了識人不明的錯誤?
  如果不信任他,卻還是用他,萬一他犯錯,長官不該負連帶責任?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長官和部屬的關係就是如此。
  同樣的道理可以一層一層往下推,這就是官場「連坐法」的由來。
  連坐法的確有其必要。
  假如某個主官認為「我不知道」就能撇清責任,我奉勸他回家當一名家長。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