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扮好自己的角色》2009/7/24

  最近讀了一篇文章,看完以後感觸良多,很想講幾句話。

  請先看這篇標題為〈孩子,請你搬走吧!〉的文章:

  孩子,今天你又裝作若無其事地暗示媽媽,說市區的房價正在飆升,如果再不行動,或許以後你和女友連一間棲息的小屋都沒有。
  我淡淡地看了你一眼,終於沒有像你期望的那樣,說出「媽媽給你們買」的話來。
  而你,也在這樣尷尬的沉默裡,突然氣嘟嘟地放下碗筷,摔門出去。
  我視線穿過窗戶看著你遠去的背影──瘦削、懶散、有些玩世和任性。
  你還是賴在父母的懷裡,始終不肯獨立。
  可是,親愛的孩子,你已經二十五歲,一份穩定的工作,一個需要呵護的女友,兩個日益老去的父母……;難道這些,還不足以讓你成熟,承擔一個成人該擔負的責任?
  從很小的時候,你有事就習慣來
找媽媽。
  五歲,你要媽媽幫你整理扔得到處都是的玩具。
  十歲,看見同學腳上氣派的皮鞋,就哭鬧著讓我也去買來。
  十五歲,寫情書給班裡的女孩子,說我媽媽認識很多要人,誰要是敢欺負你,儘管告訴我。
  二十歲的時候,你讀大學,每次打電話來都是抱怨,說食堂的飯菜如此糟糕,為什麼不給我多寄一些營養品?
  今年二十五歲的你,在一次與同學的閒聊裡,很驕傲地說,我爸媽早已給我備好了買房子的錢,我即便是不怎麼奮鬥,也一樣可以過得很好。
  每一次我都寬容地笑笑,就淡忘掉了。
  我習慣了聽你的吩咐,只以為,對你的每一滴好,你都會記得,且在將來我們老去,你已壯年的時候,可以得到你的細心照料。
  可是,如今你日日回家吃飯,又時常將女友帶回家裡久住,讓依然工作的我,還要為你們的一日三餐奔波勞累。
  這樣的景況,終於讓我連一絲的微笑都無法擠出來。

  我發現,這樣苦了自己,全力為你的方式,只是使你心底的自私和懶惰,愈發潛滋暗長、無沿無邊。
  我終於承認,二十五年來對你無節制的寵愛,是一個多麼大的錯誤!
  有一次開玩笑,我說媽媽或許活不到你娶妻生子呢。
  你一下子便急了,說那怎麼行,將來誰給我們洗衣做飯,誰給我們照料孩子?
  當時的我,心中有一種無法言喻的悲哀。
  原來,未來當我們老了,依然要為你繼續操勞,直到生命的終點。
  我們不是養育了一隻日漸豐滿有力的雄鷹,而是一個寄居的蟲子,它要將滋養它的鮮嫩骨頭,一直啃到乾枯腐朽。

  親愛的孩子,我不得不殘忍地告訴你,你的上半生與我息息相關,而你以後的道路,我將不再過問。
  媽媽已經將兼職的工作辭掉。我不能為了你的幸福,而將自己退休後的悠閒時光,交給繼續為你掙錢買房的苦痛之中。也請你,從父母的身邊搬走,用自己的薪水租房去住。
  孩子,媽媽抱歉,不該這樣愛你。
  而你,也應為那些將父母啃到生命終點的想法,感到愧疚。
  且讓我們彼此原諒,彼此放手。
  文章到此。
  看完以後有什麼感想?
  你是這篇文章的母親嗎?
  或是,你是這篇文章的兒子?
  再講一個我自己的故事。
  退休之後我常住家裡,舉凡一家大小的日常雜事,即使我沒全包,也做了大半。
  大兒子很好客,國中開始偶爾會帶同學回家,少的時候是兩、三個,多的時候是十幾二十個。
  假如來這只是聊天,也就罷了。有時候要用餐,有時候會留下住宿。最高的紀錄是同時住了二、三十個同 學,要張羅他們的早、晚餐,還要擔心他們太吵,鄰居可能會抱怨。
  我從來沒有跟大兒子說過什麼。因為,他只是「偶爾」帶同學回家。而且,隨著他年紀的增長,帶同學回家的頻率越來越低。至少最近這一年,除了他的女朋友,幾乎沒帶其他人回家過。
  身為父母,偶爾為兒女多付出一些,我覺得應該。
  同樣的,小女兒也很好客,而且她有幾個死黨。
  雖然死黨會換,但始終有。
  幼稚園開始某些死黨就會來我家,像是週五、週六,偶爾還會留宿。
  由於也只是「偶爾」,我沒介意。再加上小女兒在家缺少同齡玩伴,有時我甚至歡迎她們留下來。
  但是……,小女兒越來越好客。
  最近幾年,幾乎到了週末就一定有同學留宿。
  我還是沒抱怨。
  多一、兩個小女生吃也吃不了多少,反而熱鬧。
  直到半年前,她有一個同學的父母不知是怎麼回事,反正每天要到七、八點以後才能回家。
  於是,那位同學加上她的妹妹,每天放學就來我家。
  有時候待到七、八點,有時候更晚。
  我日日要為她們準備晚餐。
  至於週末,還要從週五放學以後一直待到週日中午。
  我終於火了。
  但我沒罵小女兒,而是問了她幾個問題:「放學以後,是不是妳每天都有指定的功課?」
  「是呀。」
  「每天都要把功課做完吧?」
  「是呀。」
  「假如今天放學,我不單要妳把自己的功課做完,還要求妳幫其他同學做功課。好比說抄寫課文十遍,妳抄完自己的十遍,再幫別人抄十遍,妳願意嗎?」
  她搖搖頭,不服氣地反問:「自己不會寫呀?」
  「妳不願意幫同學做功課?」
  她用力搖頭。
  「即使很要好的同學?」
  「每個人都要做自己的功課。」
  「好,妳講得好,很正確。」我重重嘉許她:「可是我跟妳講,人生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功課。好比說,學生時候的功課就是每天的家庭作業。等到從學校畢業,進入私人公司,老闆交待的事情就是功課。至於父母,也有父母的功課,例如為兒女洗衣服、燒菜做飯。是不是這樣?」
  她茫然地點點頭。
  「為什麼妳總是把妳同學父母的功課帶回家,交給我做呢?」
  聽到這她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在教訓她;氣得她反身就走,沒說一句話。
  氣歸氣,自此以後她帶同學回家的頻率大大地減少了。偶爾帶回家,不是先強調不留下吃飯,就是說明她們自己做飯(微波爐冷凍食品),或是外出吃飯。
  總之,從那以後,小女兒再也不敢麻煩我幫同學做飯。
  我有一個懂事的乖女兒。
  不是我特別幸福,而是要講道理。
  凡事都有一個道理。
  只要肯講、能講,每個兒女都是乖兒女。
  就怕你寵他、縱容他……,從小就讓他養成自私自利的惡習。
  聽完這兩個故事,容許我再講一點道理。
  我和別人相處的基本態度,有點像小學生在木桌中央刻一條線──兩邊各有各的活動範圍,彼此互不侵犯。
  假如對方侵犯了我的範圍,我會忍、會退。
  可是,退到一個極限,我必定起身反擊。
  很難講那個極限在哪,那和對方是誰有絕對的關係。
  然而,一旦反擊,結果永遠一樣──不是把對方推回原位;而是一腳把他踹到桌子底下,讓他永遠上不了桌面。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是相對的。管他是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夫妻、朋友、長官部屬……,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每個人也都應該盡全力扮好這個角色。
  人生如戲。
  父母有父母要唱的戲,子女有子女要唱的戲。
  假如你盡到了責任,對方卻不盡責任……,給你一個忠告:跟他說聲「對不起」,從此你也不要盡任何責任。
  不管他是誰!
  也不管是什麼事情!
  不必心疼,不要流淚。
  很多時候狠下心來,反而是在幫他、救他。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