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行軍》2015/12/11

  所謂行軍就是軍事部隊基於作戰、訓練,以及行政等要求所進行的地面運動──一長串解釋仍聽得迷迷糊糊,其實一張相片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相片一:行軍。

  第一次瞧見部隊行軍,是我國中二年級的暑假,當時和一群玩伴在大圳游泳,大夥都只穿了一條小短褲,渾身濕淋淋的玩得不亦樂乎。
  突然間,眼前出現了一支隊伍──頭頂火紅的烈陽,腳踏滾燙的柏油地,身著戰鬥服,背肩沉重的大背包,一步一步艱難地向我們接近。
  一時之間所有玩伴都停了下來,紛紛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們。
  當隊伍經過我們身旁,雙方看著彼此,不出一聲。
  只見他們個個風塵僕僕,嘴唇是乾的,衣服是濕的,兩眼透露出一種分不清是渴望或絕望的目光。
  等到隊伍遠去,我悄聲問玩伴:「知道他們剛才在想什麼嗎?」
  沒等玩伴回答,我直接把答案說出來:「羨慕死這些小鬼了。在這裡游泳,多涼快啊!」
  大夥聽了發出會心一笑,接著跳入大圳繼續游泳。
  這就是我對行軍的第一印象。
  轉眼進入軍校,可惜海軍從不行軍。直到官校四年級畢業前夕,不知學校出於什麼心態,頗令人意外地舉辦了一次兩天一夜的行軍訓練。
  消息傳來,同學十分興奮。想像中這即使算不上野外露營,也應該和野外露營差不多。
  為何如此想?
  我們是海軍,行軍的路途不可能很長,步伐不可能很急,更不會背負沉重的行李,再加上我們是「官校四年級」──明白這五個字的含意嗎?那等同「學生王子」──哪個長官可能一路盯著我們?
  放心吧,海官四年級的行軍,不可能辛苦。
  真要我評論,說「行軍」嚴肅了點,用「郊遊」兩字形容可能更恰當。
  記得行軍那天早上,出發前同學聚集在廣場,帶隊官(副總隊長賴勝男)站在隊伍面前朗聲訓話。他先是說明這次行軍的路程大約二十七、八公里,接著叮嚀大家要注意安全、要跟上隊伍、要表現出軍校學生的紀律與精神;然後話鋒一轉,說萬一跟不上隊伍,請記住當晚的宿營地──燕巢國小尖山分校,麻煩同學務必在晚餐以前趕到那裡。
  聽到這,同學有被侮辱的感覺──跟不上隊伍?我們是誰!堂堂官校四年級強健的學生,誰會跟不上隊伍?
  沒想到,接下來這段話更氣人。
  副總隊長交代不管如何,大家一定要堅持走完全程,萬萬不可半途坐公共汽車。
  坐公共汽車──開哪門子的玩笑,那還是行軍嗎?
  同學們頓時哄堂大笑!
  無須解釋,我們以笑聲回答了副總隊長。
  接著一聲令下,隊伍雄糾糾、氣昂昂地出發了。
  因為要離開學校,同學都穿得十分體面──頭戴航行帽、身著筆挺軍服,部分同學戴了帥氣的雷朋太陽眼鏡,甚至有人足登擦得雪亮的小馬靴──想想那畫面,是準備行軍的隊伍嗎?
  如今回想起來有點荒唐,然而對不起,那時候就是如此。
  當然,由於是行軍,每個同學還是背了一個小背包,裡面裝了簡單的盥洗用具。
  此刻我還能清楚地記得,當隊伍離開官校大門時,同學們整齊劃一、比肩齊步,真可用「軍容壯盛、紀律森嚴」八字來形容(相片二,對不起,年代久遠,畫質不清晰)。


相片二:行軍隊伍步出校門的留影。

  我相信校長那時如果站在校部大樓,遠遠瞧見如此隊伍,必然會以我們為榮。
  不過,整齊劃一的隊伍大約只維持了半個小時。
  隨著時間過去,隊伍越拉越長。等到離開人來人往的城市,走進杳無人跡的產業道路,大夥基本上已轉換成郊遊的心境,心情放輕鬆了,隊伍也散了 (相片三)。


相片三:拿這畫面和相片一相較,這是行軍嗎?

  再走二、三十分鐘,非常令人意外的,隊伍走進一片果園。
  好大的果園,漫山遍野,一眼望之不盡,種的全是龍眼樹!
  偏偏不巧……,或偏偏那麼巧,此時正是龍眼的盛產季節。
  開始時同學還遮遮掩掩──一閃身衝到路邊,猛一抬手摘幾顆龍眼。隨著隊伍深入山區,兩旁的龍眼越來越大、越來越密,果實垂得越來越低──設身處地想一想,如果是你,你會做什麼呢?
  沒什麼好客氣的,堂而皇之地摘龍眼吧。
  許多同學兩兩合作──將兩人的行李塞入其中一人的背包,空出的一個專門裝龍眼。
  一百七十餘人的隊伍能夠摘多少龍眼啊!
  果農不計較嗎?
  說起來令人難以相信,然而我認為果農真的不計較。
  那片園子連綿幾個山頭,實在太大了,因而市場能消化多少,果農才摘多少,其餘一大部分只得任由它們在樹上爛掉,被蟲鳥吃掉。
  的確如此,因為偶爾路過的果農對我們手中的龍眼是視而不見。
  也或許那年頭是戒嚴時期,果農對我們是敢怒不敢言(罪過啊)。
  再往前走,離開可愛的果園,少了龍眼的吸引,體力不濟的狀況就冒出頭來。
  隨著時間流逝,別說背上的行李,即使頭頂的航行帽、臉上的太陽眼鏡,感覺也越來越沉重、越來越難以負荷。
  這時誰還顧得了形象!
  同學們紛紛脫了帽子、摘了眼鏡,反正能怎麼輕鬆就怎麼輕鬆,能怎麼涼快就怎麼涼快(相片四)。


相片四:同學都累癱了。

  等到隊伍離開產業道路,大夥沿著縣道往北前進。
  縣道和產業道路最大的差異,一是兩旁沒樹蔭,二是腳下為滾燙的柏油路。
  這時的苦是加倍地呈現。
  更麻煩的是,眼前長路漫漫,尖山分校還有多遠我毫無概念。
  還要走多遠呢?
  所幸天無絕人之路,此時我身邊除了兩個死黨,不見其他同學的身影。
  處於這種環境,我能怎麼臨機應變?
  公共汽車我不熟,而且沿途有站,邊走邊停,誰知道半路誰會上來?
  我不得不考慮隊職官也有搭公共汽車的可能。
  沒辦法,只能選擇計程車。
  我伸手攔了計程車,三個同學鑽進車裡,車行未幾便看到前方的隊伍,大夥極有默契地連忙面朝下,一起將身子彎低到極限。
  車一邊開,我一邊偷偷往窗外瞟,等再也看不見同學的身影,轉個彎就到了目的地。
  這段路不長,如果堅持下去,可能就是半個多小時的腳程。
  走進尖山國小,我們藏身在校園的角落,沒多久看到領頭的十餘位同學──瞧見他們的一剎那,我發自內心生出欽佩之意。
  晚餐是官校送來的便當,飯後在夜色下舉辦小小的營火晚會──火不大,節目也不多,甚至如今直到看到相片五,我才確定當年有個營火晚會。


相片五:載歌載舞的同學。

  晚會結束,同學在洗手檯簡單盥洗,勉強擦了擦上身,然後躺在教室的地板,閒話聊不到幾句便因疲累過度而先後進入夢鄉。
  再有意識已是次日清晨,身子一動便感覺兩腿痠軟。所幸只剩回程,再撐一天也就過去了。
  早餐仍然是官校送來的便當。飯後副總隊長簡短訓話,之後隊伍再度出發。
  這一天大家都有了經驗,也曉得進校門時隊伍務必整齊,因而帶頭的同學放慢了速度,殿後的同學加快了腳步,再加上不走回頭路,沒經過果園,少了令人心煩意亂的龍眼誘惑,隊伍大致上保持了完整的隊形。
  下午順順利利、平平安安地返回官校,也就結束了我這一生唯一的一次行軍。
  很多很多年以後,我對這兩天印象最深的就是龍眼!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