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誰綁架了總裁》2014/10/24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碼
只要出對價碼,天使也會投向魔鬼的懷抱

  張泰元遺產繼承人關係表

    元 配 楊依容
     長子 張定淵
     次子 張定宇
     長女 張婉梅

    大姨太 吳思慧
     長子 張定群
     次子 張定廣

    二姨太 江映雪
     長子 張定宏

    三姨太 鄭若瀅
     長女 張婉蘭
     次女 張婉菊

    四姨太 謝虹儀
     長女 張婉竹
     長子 張定齊

楔子:失蹤

  天還沒亮,二月的風像針一樣扎在臉上。
  徐俊福顫抖著手打開鐵門,一句話沒說,縮著脖子便往回走。
  郭守哲順手關上身後的鐵門,幾大步追上去:「徐老,這個冷天氣麻煩您開門,辛苦啊。」
  「辛苦又怎麼樣?我辛苦了三十年,得到什麼?」
  郭守哲尷尬地笑了笑,小跑步越過徐老,搶先拉開客廳的門,再恭謹地側身讓徐老走進客廳。
  客廳裡溫暖的空氣讓徐老渾身暖和起來。他瞟了眼郭守哲,覺得這個年輕人懂得敬老尊賢,因而好心勸道:「老弟,給你一句金玉良言,也是我心底的真心話──騎驢找馬。明白嗎,騎驢找馬?」
  不明白。但是郭守哲連連點頭。
  徐老踩著「長天集團」藍白標誌的波斯地毯,把屁股落在曾經撐過三個總統臀部的高背椅,扭亮義大利名家設計的落地型水晶檯燈,柔和的光澤頓時為客廳增添不少色彩,也照亮牆上那幅畢卡索真跡名畫。
  郭守哲身子微躬,雙手下垂,兩眼看著自己的鞋尖,拘謹地佇立在徐老身前。
  徐老大模大樣地蹺起二郎腿,緩聲問:「你叫……?」
  「大家都叫我小郭。」
  「你了解他嗎?」徐老下巴微微向左一擺。
  左邊牆上高掛著一幅巨型油畫,深藍與暗紫交錯的背景,凸顯出畫中那個像白獼猴般的老人。老人滿頭銀白色頭髮,連眉毛和鬍鬚都是銀白色的,精瘦的身子穿了件白色西裝,雙手按著有如權杖的象牙頭枴杖,銳利的目光彷彿能射出畫布。
  小郭對油畫投以一瞥景仰的眼神,再恢復拘謹的姿勢。
  「你知道這世界什麼東西最硬?」
  小郭想了想,猜道:「鑽石?」
  徐老冷冷向左斜瞪一眼:「這老傢伙的心。」
  小郭嘿嘿笑了笑,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你別看他金山銀海,以為他出手闊綽,其實是一毛不拔的鐵公雞。你也別看他年紀大,以為他老糊塗,其實腦袋精明得像根針,客廳的雞毛撣子掉了幾根毛,都一清二楚。」徐老舉起左手,朝油畫狠狠一點:「跟這老傢伙做事,只有我剛才告訴你的那句話──騎驢找馬。有機會就換工作,否則遲早要倒楣。」
  小郭若有所悟地點點頭。心想:我才第一天上班,怎麼告訴我這種話?
  徐老短促地吸了下鼻子,手一抬,看看腕錶,不耐煩地說:「老傢伙要起床了,跟我到餐廳檢查早餐。」
  兩人無言地走進餐廳,確定桌上擺了兩百五十CC微溫的酸奶,三百三十CC黑麥汁,四根指頭粗、十五公分長的生胡蘿蔔,兩片烤到微焦的燕麥麵包、一片火腿、兩片鮮紅的番茄、四葉翠綠的卷心菜,以及兩粒煎到全熟,沒有蛋黃的荷包蛋。
  徐老叮嚀道:「天天一樣的早餐,記清楚,不能出一點差錯。」
  「天天一樣!」
  「他生活跟機器人一樣,不單是吃的一樣,連擺的位置都不能換。」
  這時餐廳走進一個身穿鐵灰色西裝的中年人,五官精明而突出,分別對徐老以及小郭點頭微笑。
  最後一天上班,徐老懶得再應酬,理也不理他,逕自走出餐廳,在前往臥室的路途中回頭瞟了眼,不屑道:「別看林特助對你笑,他這個人是笑裡藏刀。」
  「那麼早他到餐廳做什麼?」
  「吃早餐的時候給老傢伙唸報紙,順便打別人的小報告。」
  兩人繞過會議室,經過書房,通道的盡頭就是總裁的臥室。縱然明天即將離職,一旦接近徐老心目中的暴君,他仍不自禁地放輕腳步,再豎起食指在嘴前比了比。
  小郭受到感染,連呼吸都不敢大力。
  兩人悄聲停在臥室的門外。徐老捲起左袖口,露出手腕的兩支電子錶,輕聲問:「知道為什麼戴兩支錶?」
  小郭搖頭。
  「只要兩個時間有差,就打電話給報時台,查正確的時間。在這不管做什麼事,老傢伙的要求都是分秒不差。」
  小郭露出恍然的神情。
  他們等了大約兩分鐘,當兩支錶都顯示六點三十分,徐老才輕輕敲了敲門,細聲道:「早餐準備好了。」
  臥室裡沒有回應。
  徐老側耳聆聽片刻,納悶地看了小郭一眼,略微提高音量道:「早餐準備好了。」
  還是沒有回應。
  徐老指指小郭的手錶。小郭把錶面轉向他。確定過了六點三十分。徐老再次敲門,嘓嘓兩重聲,揚聲道:「總裁,早餐準備好了。」
  仍然沒有回應。
  徐老猶豫了一下,輕輕轉動門鈕,徐徐推開木門。
  床頭燈開著,照亮了空無一人的臥室。
  徐老百思不解地皺起眉頭。
  小郭悄聲提醒:「浴室?」
  徐老有點顧慮地走向浴室,在門外喊了聲「總裁」,再探頭往裡瞧。
  也沒人!?
  徐老轉過身,盯著雙人床。
  凌亂的被褥證明老傢伙昨晚睡在這。人去哪兒了呢?
  書桌上的水晶馬,被誰扔在床上?
  床單上的紅污點又是什麼?
  徐老心裡一緊,急忙走到床邊,先彎腰目視檢查,鼻子再湊向前,戒慎恐懼地聞了聞,突然神色猝變,放開嗓門嘶吼道:「來人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