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文化大革命》2010/9/10

  這是一篇我一直想寫,卻一直不敢動手寫的文章。
  為什麼想寫?
  文化大革命(以下簡稱文革)是影響中國過去、現在,甚至未來百年的重大政治運動。
  沒有一個政治運動對中國歷史的影響,能夠和文革相提並論!
  既然這麼重要,為什麼不敢動手寫呢?
  如果寫,就應理出一個頭緒──誰該為文革負責?
  對於這個問題,我是有一些想法,卻又怕自己學識不足,冤枉了「民族英雄」,猶豫了又猶豫,最近一連看了幾本和文革有關的書籍,感覺到了「不得不發」的地步。
  寫吧,管他呢!
  我已年過半百,再不寫,說不定遇到三長兩短,不就沒機會寫了嗎?

相片一:文革海報

  是對或錯,留待讀友評論吧。
  首先要說,我對文革好奇已久。
  我第一個好奇:誰發動文革,動機又是什麼?
  其次,文革為什麼有如此大的影響力,足以挑動全中國的年輕人(紅衛兵),完全泯滅人性,像瘋子般投入?
  檢討文革的書籍很多,各種說法都有,我腦袋沒有那麼複雜,也不習慣長篇大論,長話短說,前述兩個問題的簡要分析如下:

一、誰發動文革,動機是什麼?

  毫無疑問,發動文革的是毛澤東。
  一九八一年舉行的中共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一致通過,毛澤東應為文革「負上責任」,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接著問題來了,毛澤東為什麼要發動文革?
  這得要回到文革發動之初(一九六六年),中國大陸的政治背景。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國,開始幾年大刀闊斧地改革,的確做了一些事,也有幾分成果,給全國人民帶來美好的希望。
  可惜毛澤東好大喜功,不滿意當時進步的速度,在一九五八年提出「加快社會主義建設速度」,緊接著推動一連串錯誤的政策──成立人民公社,推動大躍進、大煉鋼。
  最糟糕的是大煉鋼。全國九千萬農民被徵召進入煉鋼場,農業生產停滯,最終導致全國性、延續三年之久,兩千萬到五千萬人民餓死的大饑荒。
  餓死兩千萬到五千萬人,其他熬過來的人會好過嗎?
  不也是苟活在飢餓、瀕臨死亡的邊緣?
  全國人民即使不被餓死,也必須勒緊褲帶,持續在飢餓的邊緣掙扎,苦苦熬了三年。
  這項嚴重的錯誤,導致毛澤東的政治地位下滑,經濟問題退居決策的第二線。
  決策的第一線,交給當時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以及中央書記處總書記鄧小平。他們挺身而出,堅持修訂大躍進的部分政策,解散公社,實行三自一包。
  三自就是「自留地、自由市場、自負盈虧」,一包是「包產到戶」。
  簡單地說,原本徹底吃大鍋飯、高唱理想的「共產制度」,如今做了調整,加入較適合人性,也比較實用的「小資本主義」。
  這項修正挽救了中共瀕臨破產的經濟,帶給人民一口喘息的機會。
  自此以後,劉少奇在中共的權力愈益鞏固、地位日漸爬升。
  一九六二年,在北京召開的中共「中央工作擴大會議」,劉少奇集合七千位中共重要幹部,在大會上他代表中共中央向大會報告,提出總結經驗教訓的問題,公然糾正毛澤東三面紅旗的錯誤。
  三面紅旗就是「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
  毛澤東在會上講話,作了自我檢討,承認中央(他自己)犯了主觀主義和脫離群眾的錯誤。

相片二:劉少奇玉照

  這次大會劉少奇沒有出面承擔「一線工作」的領導責任,卻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說法。
  七分人禍是誰?
  毛澤東自我檢討在先,七分人禍的責任歸屬大家就心知肚明了。
  這次大會的政治意義,是中共領導階層的實力派(劉少奇),發動對毛澤東的公然挑戰。
  接下來三年,一直到文革發動以前,中共領導階層基本上分成兩派鬥爭。
  一派是作風務實、掌握實權的劉少奇,另一派是高唱理論、有名無權的毛澤東。
  兩派人馬有點像今天台灣的藍綠內鬥,反正你說東,我就說西;你說西,我就說東。
  然而,理論終究擋不過實權,毛澤東在中共的領導地位岌岌可危。
  一九六四年全國工作會議上,毛澤東試圖起死回生,就「四清、五反」問題進行批評。劉少奇與鄧小平毫不客氣地反擊,兩派激烈矛盾,也造成從此與毛澤東公開決裂的關係。
  同年底,劉少奇出席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再次當選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並擔任國防委員會主席。
  劉少奇在黨的地位扶搖直上。
  毛澤東心裡清楚,想要鞏固自己的地位,就必須除掉心腹之患劉少奇。
  一山容不下二虎。
  不是你,就是我。
  走到必須攤牌,最後決戰的時刻了!
  假如劉少奇只是一個人,這事好
  辦。
  可是,劉少奇代表的是「一幫子人」,而且都是當時掌權的一幫子高幹。
  如果你是這時的毛澤東,請設身處地想一想,你要如何絕地大反攻?
  從體制內反攻,沒有足夠的權力基礎,不敢說一定會輸,但至少沒有必贏的把握。
  沒有辦法,只能從體制外下手。
  他是怎麼想的呢?
  舉一個簡短的例子:

  幾個朋友共同出資,在精華地段成立了一家精品店,共推張三擔任店長。
  店長負責店務的管理與營運。
  這工作很適合張三,因為他擁有強烈的權力欲望。
  可惜,張三是一個武斷、不聽建言的獨夫。
  兩年過去了,生意不單沒有起色,反而每況愈下。
  幾個投資朋友看不下去,建議的
事情張三又不聽,於是集結了股權,軟硬兼施逼迫張三下台。
  即將失勢的張三氣急敗壞,拿起大榔頭,把精品店裡的陳設和商品逐一敲碎;一邊敲,他一邊威脅:不讓我當店長,我就把整個店砸得稀巴爛!


  這就是毛澤東發動文革的動機──玉石俱焚──假如不讓他當中國的最高領導人,他不惜把整個國家砸個稀巴爛!

二、文革為什麼有如此大的影響力?

  前面那句話──把整個國家砸個稀巴爛──講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毛澤東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把整個國家帶入一種「沒有法治,讓人民為所欲為,把獸性發揮到極致」的混亂狀態。
  混亂才能帶來機會,混亂是冒險家的天堂!
  可是,誰是傻瓜,會跟著他一起混亂?
  年長的人有事業基礎,有家庭負擔,也有見識,看透了世間人情冷暖。這種人不容易煽動、難以效忠,更不會拚命。
  只能利用年輕人!
  年輕人涉世未深,容易受騙。
  年輕人什麼都沒有,為了追逐一點成就感,敢於拚命。
  年輕人血氣方剛,充滿了理想抱負,最容易挑起激情。
  假如你熟讀史書,會明白在造反團體之中,都是以年輕人……,甚至是幼童的組織最為激烈、最為忠心、最為拚命,也最沒有人性、殘酷到了極點。
  毛澤東必然了解這個道理。
  於是,文革的主角──紅衛兵──就選定了十幾歲的年輕學生。
  全國有那麼多的年輕學生,管他張三李四王八趙六,管他是外向好動害羞文靜,管他上智下愚貧富貴賤……,全部要動員起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
  講到這,我不得不佩服毛澤東對人性黑暗面的了解。
  假設你是十五、六歲的學生,設想一下全國發生以下狀況,假如你身處其境,會如何反應呢:
  教育部宣布全國停課,每天都放假,在家沒有家庭作業,沒有考試壓力,如果接到通知再到學校開會。
  來到學校,居然是鬥爭大會。
  管他鬥爭的對象是誰,大家都可以指著他的鼻子罵,高聲數落他的罪狀。
  開始你只是跟著別人起鬨,後來凡是你討厭的人──罰過你的訓導主任、考試太嚴的數學老師、曾經責罵你不知上進的導師……,你都可以檢舉,把他推向被清算鬥爭的行列。
  再接著,鬥爭的對象擴及一般牛鬼蛇神,什麼村里幹事、警察、富農、資產階級、臭老九(知識份子)……,只要看不順眼,曾經結過仇,就想盡了方法、找盡了理由舉發。
  鬥爭的手段也越來越狠,從開始的開會批判、漫罵,到後來的遊街、砸石子、吐口水、拿木棍打、拿竹鞭抽……。
  假如你不狠、不敢鬥,就等著別人鬥你。
  為了生存,你不得不鬥。
  鬥得越凶越狠,在紅衛兵組織的地位也就越高。
  至於那些往日在鄉里橫行的「惡霸、權貴」,更是要鬥。甚至大會鬥不過癮,就衝進他富有的家「打、砸、搶」,帶不走的就打爛,值錢的可以偷偷藏起來。
  從開始幾十個紅衛兵合夥的「打家劫舍」,到後來為了取得武器,可以發動幾百、幾千人的小型戰鬥──偷襲警局、搶劫軍事單位的彈藥庫。
  什麼市政府、消防局、交通大隊、居委會……,全都不在你的眼裡。
  這些往日囂張跋扈的大人物,如今見了你,全都要鞠躬哈腰、向你問好。
  有地位的紅衛兵領袖,可以和軍事單位的司令員坐下談判。他手下調度的金錢、油彈、車輛、食糧、人員……,數量大到會讓他以為自己是項羽、劉邦!
  又因為大部分城市成立了一個以上的紅衛兵組織,彼此為了爭權,相互就爆發了武鬥。
  這時候,整個社會已經進入到徹底的無政府、無道德、失控的狀態。
  武鬥中如果抓到對方組織的女人,推到地上就強姦,接著是大家輪姦。
  姦死了不單不算犯法,還是英雄。晚上的時候,你可以大聲對著眾人自豪地說:我今天X了對方幾個女人!
  姦不死就集體關起來。性慾一起,開了牢門,隨便拖出一個,脫了褲子就上。
  要殺就殺、要姦就姦、要搶就搶、要砸就砸……
  我的天啦,這只是一群年輕、心智未開,鬍子都沒長齊的學生啊!
  假如文革之初就是槍林彈雨、打打殺殺、腥風血雨,哪一個純潔的學生敢投入?
  可是,毛澤東採取的是逐漸導入、無限放權……,徹底撩撥起人類的獸性,讓年輕學生一旦跨入就沒有回頭路!
  毛澤東說過一句話: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
  這句話不完全正確,應該再加一句: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如果鬥贏了,其樂無窮。
  很不幸,文革的鬥爭中,紅衛兵只認他們心目中的紅太陽──毛澤東。
  毛澤東的箭頭指向誰,紅衛兵就瘋狂地撲向誰。
  劉少奇終而中箭落馬,「劉少奇幫」也被清掃一空。
  不過,那已經是十年以後的事。
  大陸同胞在混亂失序、完全泯滅人性、徹底發揮獸性的惡劣環境之中,整整被折騰了十年。
  十年啊,每天生活在心驚膽戰、你算我計、朝不保夕、弱肉強食的日子裡,那是何等的煎熬和痛苦!
  它的影響之大,直到今天,我仍然可以在大陸同胞的行為中看到文革的餘毒──互不信任、不講誠信、不守法治、欺善怕惡。
  整整被扭曲十年的人性,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被導正回來?
  文革啊文革,希望全人類歷史,永遠不要再出現第二個文革。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