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修生(下)》2012/4/6

  同樣都是學生,修生和一般的住校生有什麼差異?
  單從外表的穿著,完全看不出來。至於生活區域,除了八堂正課的教室以及吃飯的餐廳,其餘都有所區隔。
  我們專屬的生活區域包含衛浴、寢室、晚自習的教室,以及神父與修士的寢室和辦公室,再加上早課、晚課使用的小教堂(學校另有一座全校共用的大教堂),整整佔了某一棟「∟」型建築「頂樓(三樓)的一側」。
  這個修生專屬的生活空間,換個角度看就是「修道院」。這兒不要說是一般的學生,甚至連教職員都很少光臨。
  平常的上課日,我們像一般學生混雜在人群之中,只是每天晚餐以後到次日早餐之前,修生的活動空間僅限於修道院。
  至於學校的其他同學,當然知道我們特殊的身分。
  也因為我們的身分特殊,無形之間就有一股約束力──我們要起示範作用,不能過度放縱自己。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改活潑外向的個性。
  記得有一次在操場打球,迎面走來兩個高中部的問題學生,其中一人指著我,大聲地對另一人說:「他媽的,這小子是修生,你信不信?」
  言外之意,我實在沒有修生的樣子。
  的確,對修生而言,我是過動兒。
  修生之中如果發生什麼違紀事件,十之八、九和我有關。
  例如這半年,修道院只發生一次打架,當事人之一就是我,對手是高我一年級的喬偉信。
  喬偉信也屬於活潑外向的個性。
  我們常玩在一起,有一天起了衝突而大打出手。他個頭比我小,沒多久就被我壓在地上。沒想到,這時他用額頭狠狠撞向我的右眼,除了痛得我呲牙裂嘴,還讓我留下一個黑眼圈。
  那黑眼圈腫得像一粒雞蛋,十幾天之後才復元。
  不幸的是,兩天之後的星期天,父母正好來修道院探望我。
  那是這半年他們唯一來的一次。
  唯一的一次,就看到寶貝小兒子瘀青浮腫的右眼,母親差點沒當場流下淚來。
  除了平常的上課日要「照表操課」,週六下午與週日也安排了集體活動,例如望彌撒、聽修士講道、打球(籃球、壘球、乒乓球)、清潔環境,或是偶爾舉辦的團體活動。
  大致來講,我們每天有早課、晚課,一星期參加兩、三次彌撒,週六與週日的下午才可以到操場打球。
  而離開學校的「校外活動」,整整一個學期只舉辦了兩次,分別是到碧湖(鄰近內湖的山區)烤肉,以及前往九份的教堂參觀。
  這兩次校外活動都是單日來回。
  換言之,半年修生生涯,我從來沒有睡過「不同的床」;離開校區,能看到外面花花世界的機會,總共也只有兩次。
  然而,就這兩次,我就肯定自己不適合當神父。
  因為只要來到校外,看到美女,即使那時只是國中一年級,心臟也會忍不住而怦怦亂跳。
  這是自然反應,跟我「想不想」毫不相干。
  害得我回到修道院,晚課時必須向天主懺悔。
  這半年,讓我記憶最深的就是聖誕節。
  那真是不得了的熱鬧!
  不單是修道院,全校都瀰漫著一股過節的氣氛。
  例如教室的布置比賽──透明的玻璃窗畫滿了各種圖案、公布欄的海報設計、裝飾聖誕樹、四處懸掛各種閃亮的聖誕燈……。
  最有趣的,是站在男生部的教室,可以清楚看見對面女生部教室的布置──她們在玻璃窗畫的圖案、寫的字句──似乎想向我們傳達什麼。
  反過來,調皮的同學也會畫一些,或是寫一些什麼「呼應」回去。
  至於修道院,慶祝活動更是一個接著一個。
  好比說製作唯妙唯肖的馬槽、布置晚自習的教室、乒乓球比賽、聖誕夜當天的團康競賽、吃聖誕大餐……。
  很熱鬧的一段時光,有兩件事尤其讓我印象深刻:
  第一是乒乓球比賽,我居然在十二位修生中得到冠軍!
  我能得到冠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不單是因為我的年紀最輕,更重要的,乒乓球是我們這群「無法外出」修生最主要,也最頻繁的運動。
  由於大家經常交手,誰優誰劣彼此都一清二楚。
  賽前,沒有一個人認為我會得到冠軍。
  正式比賽時,不知為什麼,幾位常贏我的老手卻都輸給了我。
  其次,為了聖誕樹,我和兩個學長爬進後山(方濟中學依山而建),挖了一棵約兩公尺高的松樹。
  試想一下,在濃密的樹叢中爬山、找樹、挖樹,再拖著一棵不算小的松樹下山,真的很辛苦啊!
  但是,為了神聖的聖誕,再辛苦也是值得。
  過完聖誕節就準備期末考,然後是放寒假。
  修生的寒假也比一般的住校生要短。
  放假時已經快要過農曆年,父親特別趕到學校接我回家。
  那天坐了三、四個小時的車,走進家門,已經接近晚上十點。
  看到我,二哥二話不說,起身拿了根家中自製的香腸,還特別挑了比較瘦的,在炭火上烤得滋滋滴油。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是躺在自己的床上,吃著那根熱乎乎,又很有嚼勁的香腸。
  就在吃香腸的那一刻,我已經正式結束了修生生涯。不過,當時還是迷迷糊糊的,不曉得父親已代我提出離開修道院的要求。
  幾天之後,當我得知這結果,沒有反對,也沒特別高興,心情十分平靜。
  畢竟太年輕,什麼是未來、什麼是前途,我一點兒也不在意。
  或是換個講法,我覺得自己有點麻木。
  例如離家半年,這中間我有特別想家嗎?
  沒有。
  半年後回到家,我有特別高興嗎?
  也沒有。
  知道不必再當修生,我有任何懷念嗎?
  還是沒有。
  正如同當年出國留學,整整兩年,我從不曾懷念台灣的燒餅、油條……,或是管他什麼。
  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可能從很小很小,我就養成了這種「什麼事都不太在乎」的個性。
  半年的修生生涯,對整個人生來說,實在是小而又小、短而又短。可是,它卻對我產生很深遠的影響。
  例如,僑愛國小我讀了六年,大溪國中兩年半,兩個學校的校歌如今我一句都不記得。可是,只讀了半年的方濟中學,它的校歌到此刻我都能朗朗上口。
  為什麼呢?
  想了半天,除了「朝夕相處」,大概就是「發自內心」。
  不管做什麼事,如果發自內心,必定是事半功倍。
  方濟中學的修生生活類似什麼呢?
  套用今天大家最熟習的畫面,那簡直就是《哈利波特》魔法學校的翻版。
  只是他們學的是魔法,我們學的是聖經。
  由於朝夕相處、天天耳提面命,內心又有堅實的信仰做基礎,因而心性穩定,學習的效果好,影響也就深遠。
  到今天,我個性裡面還有一塊善良的角落,應該就是那時候埋下的種子。
  如今回頭想一想,我覺得天主教最可惜的,是限制神父的婚姻。
  凡是違背大自然的法則,管他什麼法則,做起來必定「事倍功半」。
  好比說,當初那十二位修士,假如要我做一個粗淺的劃分,至少有一半算得上「優秀」。
  例如當時的初中部,有一位三年級姓姚的修生,每一次都考全校第一名。
  至於我,第一次段考考到全校二十幾名,第二次段考十幾名,最終的期末考則進步到第五名。
  為什麼記得那麼清楚?
  因為前三名可以拿到一筆不算少的獎學金(五百元、三百元、兩百元)。我眼巴巴地看著自己快要拿到獎學金,卻突然轉學,真令人懊惱啊!
  總之,那十二位修生的平均素質不錯。可惜,後來當神父的只有一位,是現今新營天主堂的黃敏正神父(相片一)。


相片一:中間穿袍服的就是黃敏正神父

  其餘十一位修生為什麼半途而廢呢?
  別人是什麼原因,我不清楚。至於我,最主要的因素就是不准結婚。
  如果神父可以結婚,講句不誇張的話,我當神父的可能性超過七、八成。
  又假如今天我是神父,我有信心會成為一位「極有說服力」的傳道家。
  非常非常可惜,教會不准神父結婚,這讓多少優秀、有心奉獻神職的信徒卻步!
  若是你不同意這觀點,不妨比較一下牧師與神父的素質。
  為什麼拿牧師與神父做比較?
  因為他們擁有相同的「大老闆」,信奉相同的教義(聖經),猶如兩位孿生兄弟。
  假如你見的樣本夠多,必然會發現:牧師的平均素質優於神父。
  若是不信,請多參加基督教的佈道大會,去看看他們擁有多少「能言善道」又「一表人才」的牧師!
  天主教呢?
  難聽的話我不想講,你自己慢慢看吧。
  都是神職人員,為什麼有那麼大的差異?
  很簡單,基督教的牧師可以結婚,天主教的神父不能。
  再講一次:凡是違背大自然的法則,做起來必定事倍功半。
  什麼是大自然的法則?
  天主創世,不就捏了亞當與夏娃這一對戀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