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假如我是故宮》2010/5/14

  幾週前寫了篇《好心變惡果》,討論到著作權的歸屬問題,其中說到基於故宮作業的需要,我認同廠商應簽署《著作財產權讓與同意書》。
  文章登出以後,陸續接到幾位朋友的來電,部分提出不同的見解。
  我再依據這些見解,反覆思考著作權歸屬的問題。
  思考這個問題,我們應設身處地站在故宮的立場,也就是今天的標題:假如我是故宮(嚴格地說,應稱為「台北故宮」,以有別於「北京故宮」;但為了方便,本文一律簡稱故宮)。



  畢竟,承辦單位是故宮,不是你、不是我。
  因而,我反覆地問自己:假如我是故宮,「我會」怎麼做?以及,「我該」怎麼做?
  「我會」是囿於現行規定。
  「我該」是撇開現行規定,想出一個合理的方法。
  首先,我不得不說,依據現行規定,故宮目前的做法──要求廠商簽署《著作財產權讓與同意書》──是「不得不」的處置。
  可是,這個「不得不」並不合理。
  道理很簡單,小說的著作權屬於作者,油畫的著作權屬於畫家,設計圖的著作權屬於設計師……,這是天經地義的事。
  故宮要求廠商「無條件」放棄著作權,當然不合理。
  既然不合理,卻又一意孤行,說穿了,就是為了要保護故宮擁有文物的著作權。
  假如古董文物的著作權不屬於故宮,而屬於全人類,故宮有什麼資格要求廠商放棄設計圖的著作權?
  現在問題的癥結來了──古董文物的著作權屬於故宮嗎?
  這問題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很難爭出一個真正的道理。
  但是,假如我是故宮,我會怎麼看這個問題?
  身為國家的公務員,首先應該問的是,故宮的責任是什麼?
  細的太複雜,主要責任卻很簡單,只有兩項:

一、保護館藏文物

  故宮是「博物館」。博物館共通的責任,也是首要責任,是保護館藏文物。管他是古董、現代藝術、雕刻、繪畫、書法……,博物館在收藏以後,館方首要責任就是盡心盡力地維護這些文物的品質。
  這是非常專業的技術,尤其對壽命超過幾百年的古董。
  對於這工作,故宮擁有許多專家,個個都具備顯赫的學歷和經歷,遠非我這位門外漢所能評論。
  做得好也好,不好也罷,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二、發揚中華文化

  博物館的首要責任是保護館藏文物,其次是發揚這些文物的文化價值。
  故宮是國際級的博物館,可是,它和世界其他國際級的博物館有一個明顯的差異──故宮的館藏幾乎全部集中在中華文化的領域。
  好比說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倫敦大英博物館、巴黎羅浮宮,它們的常態性展場除了展示本國文物,還包含像是東方、埃及,或是希臘之類的外國文物。
  至於故宮,據說超過百分之九十的館藏來自於清廷「遺物」,以至於它例行展出品項(特展例外)從來不包含外國文物。
  故宮的英文名字是National Palace Museum(重點是Palace:宮廷),充分顯示了這個特性。清朝的宮廷位於「故宮」,所以中文譯名是「故宮博物院」;假如直譯,應該是「宮廷博物院」。
  中國擁有五千年悠久的歷史,民主時代不超過百年,帝制佔了中國歷史的百分之九十八以上。如此漫長的歷史長河之中,中華文化的精華文物,大部分落入皇家之手。
  又由於故宮接收這中間最精華的一部分,也因此,我們可以不客氣地說:針對中華文化的傳承,即使放諸全世界,故宮也算得上最「道地」又最「權威」的單位。
  不過,權利和義務是相對的。
  針對中華文化的發揚,故宮是責無旁貸,理應承擔最大的責任。
  請問故宮,對中華文化的發揚工作,你們做了多少?
  故宮號稱世界五大博物館之一(其他四個分別是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倫敦大英博物館、巴黎羅浮宮,以及俄羅斯冬宮博物館),講起來實在令人驕傲,然而,真正因故宮而感到自豪的國人有多少?
  又有多少觀光客在前往故宮參觀之後,心中所感受的文化衝擊,能夠和其他四大博物館相比擬?
  別的不談,單單看故宮的所在地──台灣,社會上瀰漫著一股哈日風、哈韓風,為何不見哈華風?
  台灣的年輕人熱愛中華文化嗎?
  我不得不批評,故宮對文化發揚的推展工作成效有限。
  為什麼有限?
  細細分析原因很多,講起來也不全是故宮的責任,但假如我是故宮,我會盡全力著手後列工作:

(一)走入民間,深化基層教育

  不要說是台灣的年輕人,即使我,在參加故宮文創營以前,從來不覺得故宮有多偉大、中華文化有什麼可貴之處。反而感覺故宮承襲了紫禁城的風格,給人一種「高高在上,莫測高深」的印象。
  為什麼?
  故宮位於士林,也似乎「隱藏」於士林,假如你無法親往位於士林的故宮本院,很難一窺故宮的奧妙。
  想要發揚中華文化,隱身士林是沒有用的,要走入民間,深化基層教育。
  具體作法很多,試舉三例如下:
  1、多多舉辦類似文創營的活動,而活動的對象要擴及一般民眾。讓對中華文化有興趣的朋友,都有機會接受免費的教育。
  2、每週針對一個主題,分別在北、中、南舉辦公開講演,教導全民認識中華文化。
  3、選定一個專題,由幾組人巡迴全省演講,讓中華文化的教育工作深入各校園與社區。

(二)全面開放著作權

  取消所有著作權的收費規定,同時成立專門機構,義務輔導對故宮文物有興趣的廠商,協助選取最佳圖像應用在相關產品的設計之中。
  我甚至要說,當廠商對故宮的圖像有興趣,故宮應抱持「感恩」的心情。
  為什麼感恩?
  有人為了推展中華文化,願意自掏腰包投資新產品。
  不管賺不賺錢,畢竟都存在風險,當然值得感恩。
  為了感恩,故宮應以實際行動鼓勵投資廠商。例如,協助優良產品進駐故宮賣場;更對傑出設計的商品,主動配合廠商舉辦文宣造勢活動。
  總的來講,故宮不應高高在上「隱身士林」,不應以擁有古董文物的圖像權自居,甚而巧立名目,設立各種繁瑣、複雜、官僚的行政規定,形成「官與民爭利」的惡劣社會形象。
  如此一來,故宮的權益在哪?
  在門票、在紀念品寄售的權利金。
  與廠商錙銖必較,斤斤算計版權費的結果,一年能為故宮帶來多少的收益?
  幾千萬元嗎?
  為了這幾千萬元,打退了多少對中華文化有興趣的廠商,又阻礙了多少中華文化的推展機會!
  因小失大啊!
  國家怎麼會在乎這一年幾千萬元的收入呢?
  為了發揚中華文化,行政院每年應編列幾十億的經費給故宮,由故宮帶頭推動「流行華風」的文創事業。
  讓「華風」成為時尚、成為世界的潮流──這才應該是故宮的目標。
  故宮是文化人,不是商人,不應把眼光盯在收益,而應看得更高、更遠、更大。對所有故宮文物的圖像,應該免費讓全民公開取用,更要獎勵廠商運用於產品的設計之中。
  如此,才可能讓「華風」形成一股潮流風。
  越多人使用、越多人喜愛、越多人熱愛中華文化,前往故宮買票參觀的民眾才會越多,故宮賣場的紀念品也才會越暢銷──最後最大的獲益者,不仍是故宮?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