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翻譯生涯》2009/7/10

  我第一次從事翻譯工作,是將近二十年前擔任成功艦「副艦長」的時候。
  成功艦是海軍第一艘「二代艦」。
  由於是全新的戰艦,所有教令、操作手冊,都要重新編寫。
  編寫最主要的參考資料,是美國海軍同型艦(派里級)的教令與操作手冊。
  也因此,翻譯原文書就成為我們訓練工作的一部分。
  為了翻譯,海軍總部編列了一筆預算,總數大約是新台幣一千兩百萬元──聽起來很嚇人,然而對於真正的需求,只是九牛一毛。
  依據國防部當時的規定,每千字的翻譯費是六百三十元,外加三審的審稿費一百八十元,這筆預算大約能翻譯一千五百萬字。
  假設每本教令的平均字數是三十萬,那就能翻譯五十本書籍。
  知道一艘大型戰艦的操作手冊有多少本嗎?
  知道一本操作手冊的平均字數是多少嗎?
  假如你清楚這兩個問題的答案,就會明白我說的「九牛一毛」。
  因為預算有限,一開始參與這工作的同仁都拿到了翻譯費,花不到兩、三年,預算用光了,後面沒錢的時候就沒人再願意翻譯。
  當大家都不願意,而翻譯工作又不能停頓時,就只能半強迫艦上的官員。
  管他是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反正每個官員都要翻譯自己份內的書籍。
  我就是在這種半強迫的狀況下,負責翻譯「戰鬥系統操作手冊」(十幾大本)的一部分,以及「成功級艦艦艇組織規程與操演教令」的全部。
  戰鬥系統操作手冊的翻譯很容易,因為它的用字簡單,文法結構單純,多半是很短的句子,像是「壓下XX開關」、「扳手向右轉九十度」、「目視紅色閃光就壓下XX鍵」。
  幾十萬字的戰鬥系統操作手冊,花了我大約兩個月的「閒暇」時間。
  至於艦艇組織規程與操演教令,那就比較複雜。因為美海軍的編制和我們不同,操演項目也不相同,所以我必須一邊翻譯、一邊修改,又要從實際操演累積的經驗再回頭修訂已經寫成的教令。
  編寫這本教令,足足花了我兩年的時間。
  這本教令可以說是我對海軍最重要的貢獻。
  我也敢自誇,若不是由我來負責編寫,它的正確性和可用度必然會大幅降低。
  我做事沒別的長處──不然就不做,不然就盡力去做。
  我翻譯也沒別的長處──通順──讀起來順口,一看就懂。
  即使到今天,成功級艦的操演仍然以那本教令為標準。
  編寫完成,教令要逐級向上審核。
  公文到了艦隊部,戰隊長C看了以後大為激賞。
  C在海軍頗有名氣,是星光出版社(以出版軍事小說為主)的兼職翻譯。那時正巧碰到出版社委託他翻譯軍事小說,而他沒有時間,於是私下問我願不願意代為翻譯?
  於是乎,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理,以大約兩個月的時間翻譯了第一本軍事小說──《魔鬼魚號復仇記》。
  這本小說接近三十萬字。
  以每千字五百元來計算──兩個月不到,我賺了十四萬元的翻譯費。
  而當時我的月薪,才不過四、五萬元。
  這筆外快賺得我是又驚又喜。
  更令人意外的,可能是我翻譯的文辭很「通順」,出版社收到初稿沒多久,又委託我翻譯第二本小說──《海狼出擊》。
  這兩本小說是同一個作者寫的,講的是系列的虛擬海戰故事。裡面除了核子潛艦的推進系統我很陌生,其餘都是我熟悉的範圍,翻譯起來駕輕就熟。
  大約又花了兩個月,我再次賺了十三、四萬元。
  假如我每天什麼事都不幹,就是專心翻譯,這筆外快或許賺得很辛苦。可是,當時我還是副艦長,沒有一天不是忙得昏頭轉向,翻譯是忙裡偷閒,月收入高達六、七萬元,這是如何辦到的呢?
  這得力於兩個因素:
  一、作者是美國海軍退役軍官。美國人用詞遣字一向簡單,兩本小說的文法結構大概就比教令、手冊複雜一點。翻譯這兩本小說,我可以眼睛盯著原文,十指不停地打字。
  二、我打字速度飛快,腦袋對文辭的組合也快。
  交出《海狼出擊》,緊接著出版社又託我翻譯第三本小說──《碧海冤魂》。
  也是海戰小說,以為還是能夠駕輕就熟,誰知道沒翻譯幾頁,就明白碰上了大麻煩。
  《碧海冤魂》說的是二次大戰日本超級戰艦大和號的故事。這是一部史實,已經夠麻煩的;更讓人討厭的是,作者是英國的記者。
  史實的難處在「人名」,尤其日本人的名字。
  例如,某艦艦長XXX,這個「XXX」是能夠輕鬆翻譯的嗎?
  即使是日本人來翻譯,也無法單單從「英文」就找到正確的譯名。
  於是,除了翻譯,我花了一大部分時間在考證。
  其次,英國記者的文學素養和美國軍官「大不相同」。
  差異有多大呢?
  可以這麼形容:一部是艱澀難懂的文言文巨著,一部是簡單易讀的白話文小品。
  這時,我才體認到翻譯賺的是辛苦錢。
  辛苦也罷,它模糊了我的價值觀。
  平均來講,我每個小時可以翻譯一千五百字,能夠賺七、八百元──有了這體認,不管在哪、跟誰聊天,我都覺得自己在「花錢」跟別人聊天。
  不是嗎?
  假如不聊天,這時間不就可以用來翻譯?
  因而,不管是家人、朋友、同學……,也不管是連絡感情、洽談公事、休閒娛樂……,我都是抱著「速戰速決」的心態。
  能少講一句,就少講一句。
  能少待一分鐘,就少待一分鐘。
  我腦海隨時隨地想的都是翻譯──賺錢。
  不知不覺之間,我竟然變成了一部冷血的賺錢機器!
  我突然為自己感到悲哀,也猛地醒悟,不要為了錢去改變自己的生活。
  翻譯完三本小說,我的翻譯生涯就結束了。
  雖然不再翻譯,但是過程中我不斷地問自己:如果這就是小說,我寫不出來嗎?
  如果要寫,寫什麼題材呢?
  我想了大概幾個月,突然一個點子閃過腦海,有點衝動地打開電腦就寫──從那一刻開始,我跨進了一個截然不同的領域,進而改變了自己的人生。
  想當年,當我完成「成功級艦艦艇組織規程與操演教令」,由於沒有編譯費(若按字數,起碼是三、四十萬元),某些同學私下勸我「藏起來」。
  一旦呈報上去,列印成書,生米煮成熟飯,就不可能拿到編譯費。
  不給編譯費就藏起來的念頭,我只是一笑置之。
  我寧可一毛錢都不要(的確也沒要到),也不會藏起來。
  如今回頭看,什麼是對的呢?
  如果當初藏起來,C就不可能找我翻譯軍事小說。
  若沒翻譯軍事小說,又如何能夠跨進寫作的領域?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白幹的活。
  切記:生命走過,必留下痕跡!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