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文明與法律(下)》2010/10/22

  上週談到的停車事件,可以分以下四個方向來檢討:

一、法律不是一切


  只要不犯法,就可以理直氣壯嗎?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你坐在火車閉目養神,鄰座的乘客起身放行李,轉身時屁股對著你放了一個響屁。
  你心裡雖嘔,但總認為這是一時失禁的意外,也就算了。
  緊接著,他彎腰拍拍椅子準備坐下的同時,翹起的屁股正巧對著你的臉,又放了一個響屁。
  很明顯(最起碼你這麼認為),這不是失禁的意外。
  你會不開口責問他?
  可是請問:他犯了什麼法?
  如果沒犯法,你憑什麼責問他?
  許多衝突都有相似的原因。
  請注意,維護這個社會秩序的,除了法律,還有文明,也就是「人與人之間相互的尊重」。
  我並不認為門前的停車位屬於我家私有,也因此,那麼長的日子以來車主停了那麼多次,我從沒打電話給他。
  反過來,他不該尊重這是我家大門?他沒看到地上擺了兩盆盆栽?
  這裡每天由我清掃,安全由我看管,第一次請他移位,如果他能回答:「對不起,我現在在外面無法立刻趕來,但我會盡快過來。」
  聽到這回答,不管我是多麼憤怒,鐵定會不出一聲掛了電話。
  多加「對不起」三個字,氣氛會全然不同。
  我曾經多次在台北市臨時停車,車上也都留了手機號碼;幾次接到屋主要求移車,有的口氣也不好,我都是先連說幾聲「對不起」,再盡快趕去移車。
  如果見到屋主,我必定會當面再說一聲:對不起。
  假如我停的位置是畫了方格的「停車位」,當然,沒人有資格要求我移車。
  可是,畢竟那是私人住家的大門附近,人家也沒有天天不讓你停。即使有理由停車,也不應說得理直氣壯、沒有一絲愧意,反而把屋主訓斥一頓!
  雖然這麼說,並不代表我的態度是對的。
  血壓遽升之際,我極度失常,事後也異常後悔。
  第二天,我發了一封簡訊,向車主致上最誠摯的歉意。
  我是發自內心地感到抱歉。
  不過……,現在是事後,我們可以冷靜思考兩個問題:
  第一,對於這種斤斤計較的車主,如果換個立場,我經常停在他家大門附近,而且一停就是幾天,佔用他的停車位,他會心平氣和地接受嗎?
  第二,反過來,我站在他的立場──當道路被封,我家沒有正常的停車位,我有跟其他住戶搶車位嗎?

二、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這也是我最不能忍受的一點。
  各位不妨為那位車主想一想理由,他憑什麼佔據我家門口的車位?
  我想破了頭,只有一點:就法律的觀點而言,他有停車的權利。
  除了這點理由,還有什麼?
  什麼都沒有。
  沒錯,你也可以說:一個就夠了!
  可是,我想問的是:法律能代表一切?
  假如不談法律,聽聽看,我可以質問他以下幾個問題:
  一、你住在這附近嗎?
  二、這個停車位平常由誰清潔?
  三、誰負責看管這裡的安全?
  四、真需要停車位,為什麼不到巷頭或巷尾的停車場租一個?
  五、對街努力找一下,也不難找到停車位,為什麼不停到對街?
  六、摩托車再騎遠一點,到了工業區鐵定有停車位,為什麼要停在我家門口?
  七、為什麼一停就停好幾天?
  八、如果這輛車停在這時發生意外,你會不敲門質問我嗎?
  九、你停過幾十次,我何曾幾時麻煩你移車?第一次打電話給你,口氣為何如此不客氣?
  很不幸,即使我能說出那麼多理由,卻抵不過他一個「法律」的大帽子。
  更可恨的是,別人看到盆栽都不搬,只有他這種人厚著臉皮搬……,發展到後來,這裡簡直成了他私人的停車場。
  不是嗎?每次我搬盆栽佔據停車位,結果是給他提供了服務。
  會吵的小孩有糖吃──多麼不公平啊!

三、不同的角度看問題


  可能你想問:值得為一個停車位發那麼大的脾氣?
  教訓得好!
  就如同事發以後,老婆也不能理解。
  我相信,我家人、附近的鄰居,可能全都不能理解。
  老婆質問的時候,我是怎麼回答她的呢?
  妳天天開車,幾時管過停車位?每天在妳回家之前,我都要留意門口的停車位,就怕妳回來以後沒地方停車。天天留意、天天留意……,沒錯,小小的停車位在我的心中是越來越大。
  明白嗎?
  天天做菜的人,才會注意到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小事。
  不要因為自己不做菜,反而看不起別人小鼻子、小眼睛!
  假如問我現在有什麼想法?我只想到巷口租一個停車位,一個月不過就是一千五百元罷了!
  至於門口那兩個停車位,去他的,隨便大家停!

四、文明的舵手在政府


  前面所說的所有問題,最後的關鍵都在「文明」兩個字。
  什麼是文明?
  人與人之間相互的尊重。
  法律是行為的極限。
  在這極限之前,有一塊灰色領域,必須由文明制約。
  不要期望人民能自動自發的制約。
  文明在許多時候……,尤其在初建立的時候,是靠法律逼出來的。
  而越是文明的國家,灰色的領域越是小,人民產生衝突的機率也就越小。
  例如許多先進國家規定,沒有停車位根本不准買車。
  假如每一個車主都有自己的停車位,可能發生前面的衝突嗎?
  不要說有沒有停車位,在國外某些小鎮,不明汽車在某合法停車位停放的時間過久,警察都會主動過問。
  為什麼過問?
  這會讓附近的住戶擔心,為什麼有一輛陌生的汽車在我家附近停那麼久?
  同樣的,一輛車,接連在我家門外停了好幾天,也會干擾到我的生活。
  最起碼,每天早上到門外清掃,看到這輛狀況很差的汽車,我一定會好奇:為什麼停那麼久?車主中風癱在家裡嗎?這是贓車嗎?後車廂會不會藏了屍體呢?
  別以為不可能,桃園的確發生過這種刑案!
  一輛汽車在我家門前停得過久,會侵犯到我的私領域。
  如果換個立場,你不會嗎?
  可是,不管我是如何的不滿,對於這種「就是要停這」的車主,我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在法律上我一點辦法也沒有,心裡又是如此的不滿,後來只要一個擦槍走火,就會造成兩人間的嚴重衝突。
  好的政府,會想盡方法減少這種衝突發生的可能。
  想什麼方法呢?
  制定細密完備的規定,而且嚴格落實執行。
  例如停車,不要說是今日,三十多年前我在波士頓求學,某些街道的某一側(或兩側)就被劃成「居民專屬停車區」──必須住在附近,憑證到市政府領取貼紙,回來後貼在車窗指定的位置。
  沒有這張貼紙,停在這一區,會被處以「違規停車」的罰款。
  肯定被罰,很少例外,因為檢查的頻率很高。
  越是文明的城市對生活細節的規定越細。
  例如哪裡能抽菸、哪裡能遊行集會、哪裡能停腳踏車、街頭藝人的管制、貓狗不能隨地拉屎、垃圾不能亂丟、不可當街撒尿、搭乘地鐵的規定、行人必須行走的路線、噪音規定、大廈施工規定……,規定得越細、越完備,執法越徹底,人與人之間產生衝突的機率就越低,社會也就越祥和!
  社會是否祥和,責任不在人民。
  人民都是自私的。
  即使大部分的人民不自私,也必定存在一部分自私的民眾。
  眼見這群人因自私的行為而得利,通常會吸引更多的民眾投入自私的陣營。
  一個影響兩個、兩個影響四個……,發展到最後,只會淪落成一個人吃人的暴戾社會。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