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人要衣裝》2011/12/23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想起來真是讓我啼笑皆非。
  十一年前退伍專心寫作,和外界的接觸變少了,之後每逢聖誕節,我都會寄賀卡給親友長官。
  這一寄,通常是三、四十張。
  他們收到賀卡,基於禮貌,也會回賀卡給我。
  一去一回加起來,一年就是七十張左右的賀卡。
  賀卡要錢、郵寄要錢,即使錢不多,也是錢。
  除此以外,每張賀卡要填寫地址姓名、賀詞內容,前前後後要花上一段不算短的時間。
  然後還得出門,專程趕到郵局投遞。
  而這段日子通常又是霪雨紛飛、寒風刺骨的季節,來回一趟郵局就是一個不小的折磨。
  當然,每年能對久未謀面的親友長官送出一份關懷,再多的折磨也是值得。只是後來網路越來越發達,絕大部分有交情的親友長官,幾乎平日都能透過網路連絡,自然而然我就想到:能否利用網路傳達這份關懷?
  一環保,二省事,三省錢──豈不是一舉三得的美事!
  因而自四年之前,每年我都會自製一張電子賀卡──以我的近照為主,再在相片加入幾句賀詞。
  至於近照,我心中的理想是一年之內的相片。
  總不能選一張十幾年前的老相片,親友如何「看出」我的近況呢?
  改寄電子賀卡之後,去年又靈機一動,將同一張電子賀卡擺上黃河渡,藉以向所有的網友賀節拜年。
  去年的電子賀卡如相片一。


相片一:黃河渡2011年電子賀卡

  轉眼之間,一年又過了,接著要面臨二○一二年。
  上個禮拜,我抽空尋找最近一年出遊的相片,幾乎全是風景照;難得幾張別人幫我照的相片,可惜取景不佳,不適合當成賀卡。
  因而上禮拜六(十二月十七日),藉著參加元智大學「健走活動」的機會,特別帶了相機,請老婆幫我照了十幾張相片。
  當天晚上回到家,我就展開相片選取以及加字的工作。
  最後的成品如相片二。


相片二:黃河渡2012年電子賀卡

  這張相片裡面的我,看起來如何?
  我知道,跟相片一相比,似乎……,對不起,不是似乎,是很明顯的「胖了」。
  當初我也覺得「有點胖」,但我清楚自己的體重──仍然維持在七十四、五公斤左右。
  既然體重沒變,為什麼看起來變胖了?
  很不湊巧,健走這一天寒流來襲,氣溫格外的低。又因為我必須長時待在戶外,上了年紀的人,總該做一些防範。
  因此我頭戴毛線帽、身穿羽絨背心。
  毛線帽一戴,我那張原本就胖乎乎的臉,就顯得更大更圓了。
  至於羽絨背心,可能是材質不差,因而又膨又鬆。
  兩個因素加在一起,大約有「相輔相成」的效果,就讓我看起來變胖了。
  縱然「看起來」變胖,但我內心坦然──反正體重沒差,也就沒太在意。
  又不是選美,「看起來」胖一點又如何?
  第二天,我透過網路,分別將電子賀卡寄給親朋好友,同時也請劍輝兄放上黃河渡。
  接下來兩天,我收到各種回應,三個較具代表的如下:
  一位交情甚好,也常見面的長輩,打電話問我:「你最近是不是吃了歐羅肥?」
  知道什麼是歐羅肥吧?
  若是不知道,請上網查一查,我這裡就不解釋了。
  這問題問得我哈哈大笑,毫不介意,只是心底冒出一個疑問:我看起來有那麼胖嗎?
  接著,大約半天之後,一位好同學回伊媚兒給我,裡面評道:敢把這張相片當成賀卡寄出,需要很大的勇氣啊!
  這評語看得我哭笑不得。
  不過,我知道他愛開玩笑,也就把這句評語當成玩笑話。
  直到又過了一天,一位篤信佛教、個性內向、講話老實的同學,他回了封伊媚兒,裡面寫了什麼呢?
  唉,看了令人傷心啊……,我原封不動拷貝給你看:



  沒錯,就這幾個字,他還特別放大,加強效果。
  如果是你,看了會有什麼感想?
  我當場差點昏倒!
  真有差那麼多嗎?
  我決心採取補救措施。
  昨天(十二月二十一日),適逢北部地區的官校同學聚餐,我刻意「打扮」了一下,以便在餐前照了十幾張相片,再打起精神走進會場。
  都是幾十年的老同學,都清楚當年的我是什麼樣,也親眼瞧見今天的我是什麼樣。
  絕不心虛,我可以大聲地說:許多同學見到我,都佩服我的外貌沒有多少改變。
  說身材是身材(沒小腹),說頭髮是頭髮(沒禿也沒染),臉上又沒有多少皺紋──人到五十三,幾個能夠?
  若是不信,請看相片三。


相片三:今年重新製作的電子賀卡(左手是OK手勢)

  吃飯那晚,一位收到我電子賀卡的同學,和我握手寒喧的同時,仔細對著我左看右看,好半天才有感而發道:「哇,毛線帽厲害,不能戴。」
  聽到沒?是毛線帽厲害,不是我胖了!
  請再仔細看相片四。


相片四:同樣是我,照相的時間只差了四天

  不就是同一個人嗎?
  再講句不好意思的良心話,正因為左邊那張相片看起來胖,我還偷偷拉長了一點呢(真慚愧),否則看起來更胖。
  經過這次教訓,我的心得是什麼?
  人要衣裝、佛要金裝,即使平日,也不要太疏忽自己的穿著。
  我曾經聽過一位「身經百戰、女友無數」朋友的肺腑之言,他最欣賞的女孩是一位上海姑娘。
  為什麼欣賞她?
  因為她曾經說:「即使出門倒垃圾,我也會刻意打扮一下,因為機會隨時都可能降臨。」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