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澳大利亞驚魂記》2006/1/11

  二○○五年三月前往澳洲旅遊,二十二日早上入境墨爾本,一開始通關,僅僅是檢查護照就明顯感覺我受到特別的待遇。檢查官看看護照,抬眼瞥了我一眼,就直接請我到旁邊──一個L型候檢區──小坐。
  沒多久來了另一位檢查官,這人使用放大鏡般的小儀器逐頁檢查我的護照,好像是懷疑我使用的是一本假護照。
  所幸那是真護照。
  幾分鐘以後我順利通過檢查。接著是提取行李,準備接受第二關──行李通關檢查。
  所有拿到行李的旅客都整齊排成一列。隊伍的最前方有位官員,這人先看旅客填寫的入境申請表,再分配每個人到某一線(總共有五線)。我被分配前往「第一線」,斜眼一看,竟是最短的一線,內心暗暗竊喜,急匆匆走到前方。再一看始知,這是「特別檢查線」(後來回憶,我相信是「入境申請表」上被先前的檢查官做了某種暗號)。
  特別檢查線就是「特別仔細的檢查」。檢查官是個年輕小夥子,態度很客氣,先請我把兩件行李放到檢查台上,然後戴上軟膠手套──看到這,我心裡暗暗偷笑,因為……,嘿嘿,我出國幾十次,每次或多或少都有一點違禁品,什麼肉乾、酒、水果……;唯獨這次例外,所有行李之中只有換洗衣物與兩本書,沒有一件和違禁品扯得上一點邊。即使是檢查最嚴格的北韓、伊拉克,也一定會把我當成「通關模範」。
  我的行李只有大、小各一件,裡面的衣物簡單至極,檢查官居然可以一邊問我問題,一邊逐件搜索,如此這般盤查了一個小時。檢查動作之細膩,真是令人嘆為觀止。如果是書,先問這書的內容,再逐頁翻閱;如果是衣服,先完整攤開,再用雙手上下摸索。
  好不容易檢查結束,面對空無一物的行李箱,檢查官又進行徹底的檢查──目視、手觸、X光偵測。然後,檢查官拿了一個小型儀器,外形像把刷子,他使用刷子頭逐吋抹過行李箱與背包的裡層與外殼。然後,真正的麻煩來了,據他說,儀器有「海洛因反應」!
  聽到儀器的檢驗結果,我不以為意地微笑道:「一定是儀器錯誤。」
  接下來幾個官員輪番問我兩個小時的問題。所幸小弟英文會話能力不差,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回答了至少上百個問題。這中間,我被帶到祕室徹底搜身(只差沒脫內褲檢查肛門,所以貞節還是保持住了)、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和通訊錄,都被影印存查;開啟手機電源,逐一清查通訊內容……。所有你可能想得到,以及想不到的檢查都有,否則一個「人」,怎麼可能受到兩個小時的盤查?
  更不幸的是,從我誠實的回答中,他們發現我軍人的背景;而我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用於記錄寫作靈感──許多作家都有這習慣),是延用我在軍中就使用的筆記本,裡面有幾段「作戰計畫」(我參加演習「作戰會議」所記的重點)。他們找了個能讀中文的檢查官,由於我的字跡頗亂,此人讀得一知半解,但看得懂「作戰」兩字。於是,我立刻升格成為「可能是恐怖份子」。
  事情發展至此,我真是哭笑不得。
  我這一生別說是沒使用過毒品,我連毒品都沒「見過」;理想是有一點,但要我拋妻別子去拚命,當一個恐怖份子,我只會跟你講「去你媽的」。但是,可能是我身強體壯、外貌凶悍,穿著不雅──七分褲、長袖運動衣、涼鞋、棒球帽……
  說到這,或許我應該岔開話題,概略說明我此行前往澳洲的目的。
  我有一個幼校同學,讀了半年便離開軍校,進入社會後經商致富,十七年前移民澳洲,最近買了艘四十呎長,價值一千四百萬台幣的遊艇。由於他不太熟悉「大船」,因而邀請我這個曾經擔任過艦長的朋友前往,除了遊覽澳洲有名的黃金海岸,同時教導他操作大船。
  在漫長的盤查中,講句實在話,有時候我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毒梟?同時擔心,萬一行李中真被搜出一包毒品(不管被誰栽贓),我不是死定了嗎?
  還好我這一生沒跟什麼人結過什麼仇,理應沒人陷害我。在長達三個小時嚴格、徹底、綿密的檢查而一無所獲以後,安然獲釋。
  謝天謝地!
  沒想到,抵達澳洲後兩天,兩位墨爾本警官不遠千里開車到朋友家(來回約兩個小時的車程),又詳細盤查我過去兩天的活動內容。
  事情發展至此,已經不是我怕不怕的問題,而是我「會不會給朋友家人帶來什麼麻煩」?
  我確信,從今爾後朋友家人會遭到澳洲警方長期的監視。
  為避免後續困擾,我決定提前三天返回台灣。萬萬沒想到,出關時我再度被海關攔下,又一次被問詢、檢查行李近一個小時,飛機還因為要調出我已經寄存的行李而延誤起飛二十分鐘。
  整件事讓我有一個深刻的感覺──黑道想追殺你,你還有活命的機會;白道要陷害,你是百口莫辯、死無葬身的餘地。
  舉兩個例子。一是我在澳洲,那位朋友曾經用懷疑的口氣問我:「你到底有沒有吸毒?」二是當我回國,見到與我結婚近二十年的妻子,我好奇問她:「假如真被搜出毒品,妳會相信我的清白嗎?」
  她想也不想,直覺回答:「我又沒一天二十四小時都看著你。」
  各位也可以想一想,假如你是我,在機場被某人偷偷在行裡中丟進一小包毒品,你要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
  又如果,你因攜帶毒品而遭到羈押,你的親朋好友有幾個發自內心相信你的清白?
  台灣的人與人、朋友與朋友,何曾幾時「互信」薄弱到這種程度?
  想起來,真令人有點失望。
  回到台灣,第一個感覺是「Home sweet home」,第二個感覺難免想到三一九槍擊案的嫌疑犯──陳義雄。四十七年來我奉公守法,萬一遭人陷害,即使我有一張利嘴,也沒幾個人會相信我。陳義雄六十二年來奉公守法,萬一有人想陷害他,他死了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要如何證明自己的清白?
  下一篇「黃河的話」,就從這裡出發,將要寫「三一九槍擊案可能的真相」。
  在寫下一篇以前,先敬告各位我心中的一個結論,唯一的一個結論:

  Fuck Australia!


  後記:回國後,請人多方打聽澳大利亞為何這般盤查我?不論是透過駐外單位或調查局,皆如石沉大海。後來也比較注意澳大利亞的新聞,這才發現澳洲是一個種族歧視頗為嚴重的地區。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