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的留學路(下)》2007/12/21

  想想我的讀書背景,不難臆測到國外讀碩士對我有多大的壓力!
  我拿的是公費獎學金,只能選擇考上的科系──系統工程。
  什麼是系統工程?我完全沒概念。只能從準備「機械設計」的過程中,感覺這是一門「極其枯燥」的學問。
  機械設計典型的考題如下:使用某某材質、某某螺紋、某某長度的螺絲釘,結合兩塊某某重量、某某厚度的鋼版。請問螺絲釘最細的直徑是多少?
  毫無疑問,系統工程和設計機械裝備有關。這可是硬邦邦、枯燥,又沒有生命的學問啊!
  考上獎學金,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查詢進一步的資料。這才發現「系統工程」底下又細分好幾個科系,其中之一是「軟體工程」。
  軟體工程就是撰寫電腦程式。這工作和我原先準備的「電腦科學」息息相關。
  這一發現讓我又驚又喜,不僅一年的苦讀沒有浪費,更符合我「喜好思考」的個性。
  於是,「軟體工程」成為我選擇的碩士學科。
  接著要選校。
  職業軍官出國讀書,取得「出國」的經歷是第一要務;至於學位,只要能過關,管他什麼學校、什麼科系,我全不在意。
  不過,由於經費的限制,我很在意生活費的高低。因而開始之初,我全力尋找「落後地區」的學校。
  那時候沒有網路,只能看到有限的資料。印象最深的是亞利桑那州一望無際的沙漠、巨大的仙人掌,讓我相信那兒的生活水平很低。因此一度把亞利桑那大學列為第一選擇。直到老婆考上教育部公費獎學金,同一時間要前往英國留學(她是博士獎學金,限定求學地區在歐洲),這才在地圖上選了「最靠近英國」的波士頓。
  波士頓有三大名校──哈佛、MIT、波士頓大學。前兩個學校我想都不敢想,只好選擇排名第三的波士頓大學。
  若非為了老婆,我絕不會選擇生活費高昂的波士頓,很可能會前往滿是沙漠和仙人掌的亞利桑那。
  我在出國前三個月結婚,新婚燕 爾夫妻二人便各奔東西。又由於那年頭軍中禁止夫妻同時出國,因此結婚只是形式,沒有正式登記。
  就法律而言,我們不是夫妻。
  我先離台,老婆送我到機場,回家後大哭一場。
  我沒有任何離情,因為滿腦子裝的都是美國。這中間有害怕、有憂慮、有茫然……,什麼都有,就是沒有喜悅。
  從到美國的第一天開始,我日日夜夜盼望著回國的那一天。
  我此刻仍清楚地記得,當時站在波士頓機場,兩眼凝視著起飛的飛機,心中想著:如果這是我學成歸國,飛回台灣的飛機該有多好!
  一直到今天,我仍然無法適應國外的生活,也從不羨慕旅居國外的友人。我始終認為生活在國外很辛苦、很孤獨──或許不是這樣;但是沒辦法,我就是這樣感覺。
  到了美國,波士頓同學會派人接機,並安排我暫住台灣留學生家中。
  那位同學第一天教我做的第一餐,是如何處理「清蒸波士頓龍蝦」──聽起來很愜意,其實是拿一根筷子,從活蹦亂跳的龍蝦屁眼捅進去,從腹部貫穿而上,再抽出筷子,放尿!
  如果不這麼做,蒸出來的龍蝦會有一股尿臭味──這句叮嚀我銘記在心。至今被我拿筷子捅過屁眼的龍蝦,鐵定不少於三、四十隻。
  開學以後我戰戰兢兢,即使英文聽得半懂不懂,上課一樣勤記筆記,回宿舍再三翻看,並重新用「紅、藍、黑」三色筆寫下重點與心得。
  寫作業必也抱著「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的心情,檢查再檢查,非得要確定拿個高分。
  至於考試,管他大考小考,考前的努力可說是廢寢忘食。
  以前在國內讀書,管他是國小、國中、幼校或官校,考前能把應考的範圍讀完「一遍」已屬難能可貴;在美國第一年,往往讀了兩、三遍。
  為什麼如此用功?
  第一,我怕。總以為自己半路出家,不全力衝刺不可能拿到學位。
  第二,我窮。軍方每月發給我的生活費是六百五十元。先要繳房租三百五十元,剩下的錢要通車、要付電話費、要買日常生活用品、要吃飯……,勉強僅夠糊口。
  第三,我閒。因為窮,必須杜絕大部分的交際應酬;再加上人生地不熟,日常生活可說是閒到發慌。
  我這才明白,為什麼許多中國留學生在國外名列前茅。美國人假日要約會、要玩、要開派對、要看球賽、要和家人聚會……。我們卻是看書、看書,還是看書。考試再輸人家,豈不是笨蛋?
  波士頓大學的碩士學位要求三十六個學分(大約十二科)。我第一年(兩個學期加上暑修)就修了三十六個學分。除了選修「英文寫作」拿了「A─」,其餘十一科拿了十一個A。
  可惜美國的成績單上只記載「A、B、C……」,而不是分數,更沒有名次。否則,十一個A當中可能有七、八科是全班排名第一。
  可以這麼講,我要是再努力一點,一年就可以拿到碩士學位,而且很可能是全系的第一名。
  讀完一年我對取得學位是篤定踏實,再也沒有任何畏懼,就鼓動老婆放棄博士學位,來美國和我同住。
  正巧老婆也拿到第二個碩士學位(她原先就是台大碩士,出國一年拿到第二個碩士)。想想老公一個人在美國,可能有許多誘惑,再加上婚姻沒有法律保障,於是一咬牙,放棄獎學金,飛到美國當了一年家庭主婦。
  第二年有老婆相伴,整整兩學期我只修了五科,拿到三個A,一個「B+」,一個C──和第一年的成績相比,直有天壤之別!
  也不是我那麼貪玩,成績差的兩科都有特別原因。
  B+那科根本沒有家庭作業,從頭到尾也沒有任何大小考試,只在期末繳了一篇「專題報告」,配合著要在課堂說明報告的內容。
  那年頭要我公開講英語已是強人所難,偏偏又不幸,我是那堂課安排報告的最後一個學生。前面的學生都因話多而超時,輪到我的時候,時間剩不到原先預定的一半。我起身講沒多久,下課的鈴聲就響了,底下的學生頻頻看錶,教授也不斷對我使眼色。
  C那科更可恨,全班只有五個學生。除了我,是兩男兩女的四個白人。兩個男同學都是系裡極為活躍的助教,兩個女同學都是金髮碧眼的大美女,假如她們自我介紹是電影明星,我也不意外。
  這堂課因為學生少,所有家庭作業都是「teamwork」──五個學生合作寫一篇報告。大約每一、兩個禮拜繳交一篇報告,每篇報告大家要集合討論三、五次。每次討論他們先是天南地北閒扯半天,再一邊開玩笑、一邊談正事。
  假如這兩個美女都是中國人,我也願意跟她們閒扯。
  扯到地老天荒我也不介意。
  可惜,我英文會話能力不好,每次討論都如坐針氈。
  偏偏更不幸,這堂課只有唯一的一次期末考。考卷的第一道題目是:除了你自己,你認為班上其他四位同學該給什麼分數?
  假如今天重回美國讀書,我一定會遵守兩大選課原則:
  一、教授要求必須嚴格:有些教授真的在鬼混,從頭到尾沒有家庭作業、沒有大小考──能夠想像他自己有多輕鬆,又如何公平評分?
  二、學生的人數不能太少。學生太少,每個人都是課堂的重點,許多時候逼得你不得不講話。在美國上課,別人不會因為你是外國人而刻意放慢講話的速度,單單是聽他們講話就有很大的壓力。
  美國求學想要得高分,記牢我說的兩大選課原則。
  第二年由於課業很輕鬆,曾經動過打工賺錢的念頭,也有中國餐館主動問我,願不願意兼差擔任外送的工作?
  我考慮了一晚。想到自己在國內畢竟是一個有點身分的軍官,為什麼到了美國白人社會,就淪為外送的小弟?
  去他的!
  從此我再也沒有動過打工賺錢的念頭。
  自尊心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優點,也是最大的缺點。
  拿到碩士學位那年我三十歲,同年五月底,我帶著懷孕六個月的老婆返國,兩人所有的財產就是新台幣四萬多元──沒有車子、沒有房子、沒有股票,甚至連鍋盤碗筷和傢俱也沒,更無法期望親人給我們任何財力資助。
  面對即將在盛暑臨盆的老婆,我連買一台冷氣的勇氣都沒。
  沒有免費的自尊心,那必須付出代價!
  回國至今,一眨眼過了二十年。當年和我一同考上獎學金的Y君,後來再度出國進修,得到普渡大學電子工程學博士,退伍後在民間電腦公司找到第二春(據說幹得很不錯,也就是薪水很高的意思啦)。
  至於我,除了國外求學那兩年,一輩子未再從事和「軟體工程」有關的業務。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