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黃河在上海》2006/8/18

  就地理學來看,「黃河在上海」絕無可能;但是就人文的觀點,卻是對的。因為從今年的八月一日,我來到了上海。
  更正確地說,是上海的近郊──吳江市蘆墟鎮,距離上海六十公里,車程約一個小時。
  原本在專心寫作,怎麼會跑到上海?
  老友在大陸開服務業,規模越來越大,也益發感覺中國人的服務水平低落,於是在蘆墟成立訓練學校。教課有專門的老師,我則帶領一批同仁負責學生的生活管理。
  遠離家人親友,絕非我所願,但是推不掉三十幾年老友的請託,只好重出江湖。八月一日到達上海,全力投入學校的籌備工作。
  退休這幾年我到大陸旅遊過幾次,足跡北達新疆,西至中巴邊境的帕米爾高原,九寨溝、張家界、黃山、峨眉山、長城……,幾乎名氣大的景點全去過。不過,以前是旅遊,住的是飯店,吃的是館子,接觸的全是「經過包裝」的人和物。像如今這般生活在一個小鎮,成為當地居民的一份子,還是頭一遭。
  先看第一天來到學校所照的幾張相片,你會 明白這次來大陸是工作,不是遊玩。
  預計九月一日開學,目前學校仍處於趕工整建狀態,我們一行暫時住在辦公室的二樓,有四間套房勉強可用。

    相片一:禮堂     相片二:廚房
  相片三:學生和我的寢室     相片四:辦公室

  說勉強,是因為時常停水停電。即使有水,水量不足也罷,還混了黃沙。
  想想看,燠熱的炎夏,施工產生的沙塵、噪音、髒亂,對年近五十,已經習慣文明社會生活的我而言,是多麼的艱辛!不過,既然不是旅遊,就不能抱著享福的心態,反正許多苦我也不以為意,今天多談一談令人愉快的部分。
  先介紹這裡的計程車。相片五是一般計程車,相片六是五星級計程車,當地人稱「小飛龍」。

  相片五:蘆墟鎮的計程車   相片六:小飛龍(只有三輪)

  第一天外出晚餐,走不到五十公尺就先後看見六個和「誠信」有關的招牌。第一個是運動器材工廠,「廠訓」的頭兩個大金字是「誠信」。接著是三家直接用誠信命名的商店,分別是「誠信裝潢店」、「誠信鞋店」,以及「誠信通訊」。第五個是超商,櫃台後面高掛著吳江市政府頒發的「誠信商店」獎牌。最後是鋼材行,店名底下寫著「誠信是金」的口號。
  看到這,我便明白這個社會缺乏什麼,但是仍沒想到幾天之內便碰上幾件不誠信的事。
  買電話卡,講了要打回台灣,只因多加了一句「國際電話卡」,結果買到一張只能打歐美的電話卡。再經查問,原來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不是國際。想退,可惜已經拆封,只好送給有歐美親友的朋友使用。
  買電扇,心想這麼簡單的電器不會有問題,買回去才發現轉速極其緩慢。開始以為是電壓不足(施工中常有的現象),等看到朋友的電扇「呼呼」直吹,才明白是我那台品管不良。幸而發現得早,買的地點是鎮上最大的賣場,經過一番申訴、驗證,這才讓我換了一台。
  然後是手機充電器。由於鎮小,很難找到指定廠牌,在店員推薦下買了台「萬用充電器」(什麼電池都可以充)。這次我學乖了,先讓店員插電測試,確定「充電」的燈閃爍才付錢。沒想到回去充了一天全無變化。拿回去,店員堅持是我的電池壞了。想想也沒多少錢,懶得爭,又跑了四、五家才找到專門的充電器,也證實我的電池是好的。
  最後是辦大陸手機,找的是有品牌的「中國移動通信」。走進店裡,只見櫃台大、冷氣足、服務員殷勤。說清楚我的狀況後,服務員熱心地推薦一種「套餐」──月付兩百元,通話兩百七十分鐘之內每分鐘四毛錢。於是付了兩百,以為可以打個十天、半個月,沒想到第三天電話就被硬生生地切斷。再回去查問,才知一分鐘四毛錢是「通話費」,也只有通話費屬於套餐打折的範圍;至於一分鐘一塊五毛錢的「長途費」,要額外計算。

相片七:這碗蘭州牛肉拉麵只要三元

  熟悉這裡的運作方式,也就不以為怪。也並非他們都想騙人,有時候是溝通不良,更多的時候是專業不足,天天想騙人的人,畢竟是少數。
  例如我們最常光顧的蘭州拉麵店,牛肉拉麵大碗賣人民幣(以下都用人民幣)四元,小碗三元,價廉物美又童叟無欺。
  這家拉麵做得好,麵條嚼勁十足,湯味清淡,天天吃都吃不膩。想在網上介紹老闆一家,給他們照相,老闆娘害羞得翻身躲避,怎麼都不讓我照;兩個兒子笑得很天真;老闆是一家之主,為了面子,強顏歡笑讓我照了一張。

   相片八:害羞的老闆娘  相片九:拉了一手好麵的大兒子
 相片十:笑得很靦腆的小兒子     相片十一:不想得罪
    客人,要照就照吧

  看看這四個淳樸老實、努力工作的甘肅人,他們這輩子可能從沒想過「誠信」兩字,可是他們也從來沒有騙過客人。

  相片十二:一斤兩元的黃桃  相片十三:一斤一塊五的水蜜桃

相片十四:一斤一塊七毛的水梨

  除了這家的蘭州拉麵,整個鎮上我吃得下、也喜歡吃的就是水果。尤其是梨子和桃子,便宜、好吃,每天都能吃個幾斤。在這,可以說是靠水果活下去的。如果沒有水果,可能現在瘦個三、四公斤。
  仔細看前面三張水果的相片,猜猜好吃的優先順序。
  先回頭看,再看後面的答案。
  猜得到最好吃的是梨子嗎?雖然這梨外形難看,削去皮以後卻呈雪白色,肉質細緻多汁,吃起來又脆又甘又甜,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梨。假如給這梨九十分,韓國的水梨和台灣的二十世紀梨,只能打個六、七十分。
  再來是水蜜桃,果肉的甜度高,清脆的口感好吃,放軟了以後更好吃。
  至於最貴、最好看的黃桃,有點酸,咬一口就後悔。
  住在蘆墟鎮十多天,吃遍大小館子和水果(這裡也沒什麼大館子),只愛上這裡的桃、梨、拉麵。也試過幾家不同的麵店,麵條都有嚼勁,差的是湯頭,多半太鹹。
  撇開吃,為了「保安」,學校新養三隻狗,七天不到,全成了我的好朋友。
  口說無憑,這三張相片可以證明這裡的天氣無比炎熱。

 相片十五:Rose不好意思看鏡頭   相片十六:Jack懶得理我

  倘若知道Rose和Jack兩個名字的出處,你應明白在炎熱、艱苦的環境之中,我們仍保有一絲羅曼蒂克的心情。
  《鐵達尼號》的男女主角就是Rose和Jack。
  這麼取名好像有點侮辱Leonardo和Kate(演Rose和Jack的男女演員),不過,這兩隻「保安狗」也有高貴的血統──父親是純種德國狼犬,母親是純種聖伯納犬,如今只有四個月大,還是兩隻發育不完全的「小狗」,個頭已經和一般的狼狗差不多,長到成犬,至少有一百斤──以上全是狗主人所言。

相片十七:小花歪頭
看我在幹什麼?

  想到這裡喊得震天價響的「誠信」,初次見到Rose和Jack,我實在難以相信。
  聖伯納配德國狼犬──動機是什麼?
  懷疑歸懷疑,牠們可是紮紮實實花了我們兩千四百元,足足抵得上當地辛苦的民工兩、三個月薪資所得。
  不巧的是,同仁們今天早上晨跑,在路上碰到一個老人,身後跟著一隻可愛的小狗。大家聊了聊,才知道小狗也有高貴的血統──母親是大麥丁,父親是杜賓;而賣價──聽了以後令人血脈賁張──只要六十元。
  由此可知,用Rose和Jack為這兩隻「高貴」的狗命名,絕不侮辱Leonardo和Kate。
  和Rose、Jack相處日久,漸漸感覺狗主人所言應不假。只來了七、八天,牠們體形就有明顯的變化。如今Rose見到我便熱情地往我身上撲,兩只前爪輕輕一抬可以搆到我胸口,一不留神就在潔白的胸前留下兩個大爪印。

相片十八:Jack的前爪

  牠們現在的體形,和成年的狼犬沒兩樣,可是再看牠們的性器官,卻是發育不完全的小狗。肯定牠們具備「巨犬」的遺傳,半年以後或許真可以長到百斤重。
  其次,仔細觀察牠們的毛色,身子像狼犬,胸部以下像聖伯納。例如相片十八是Jack的前爪,像不像聖伯納犬?
  相信你和我一樣,也好奇Rose和Jack將來會長到多大。耐心地等,半年之內會再寫一篇「Rose和Jack」。
  Rose和Jack剛來的時候什麼都怕,見到我拿蒼蠅拍、扇子就躲,「啪」地一聲便嚇得牠們渾身打戰。如今和我混熟了,牽牠們巡視校區的時候頻頻用身子撞我的腳;外面天氣熱,索性就躺在辦公桌旁邊吹電扇。只是一喊牠們,大尾巴就「啪啪啪」打著地板直響,一不小心會摁斷電扇的電源鍵,逼得我在如此燠熱的天氣,必須移步重新開啟電源。
  至於小花,那天到狗場,一排的狗就屬小花最凶,從頭到尾「汪汪汪」叫個不停,嗓子也叫不啞,很符合「保安狗」的條件。因此在討論Rose和Jack的價格時,我們隨口問了問小花的價格。由於血統不好,老闆只要五十元。

相片十九:躺在地板吹電扇

  和兩千四百元相比,五十元算什麼?老闆很快就答應算是陪嫁,我們便抱著「不要白不要」的心情帶回小花。
  小花體型小,缺乏安全感,見陌生人走近便「汪汪汪」亂叫。可是學校陌生人太多,再是金嗓子大概也會叫啞,如今見了誰都不叫。
  假如在台灣,我會收養小花。因為牠體型小(吃得少、排泄物少)、毛短(容易洗澡),也挺聰明,適合家養。
  來到蘆墟,基本的出發點是想提升這兒的人文素養。想不到在這生活了十多天,我們充分發揮人類適應新環境的本能,如今菜越吃越鹹、講話的聲音越來越大、衣服越穿越髒。可能一個月以後,我們一行會和當地人一樣,打著光背到路邊吃「大排檔」(路邊攤)。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