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騎馬》2009/7/17

  騎馬,多麼吸引人的活動!
  那種「策馬入林、縱橫疆場」的豪情,可能是所有男人曾經嚮往過的美夢。


相片一:多麼令人羨慕的畫面

  尤其是小時候,觀看美國西部牛仔片,或是中國的古裝片、武俠片,裡面的演員,管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幼,一旦跨上馬背,個個都是騎馬高手。
  自然而然,我認為只要是經過馴服的馬匹,肯定是乖順地任人駕馭──要牠往東就往東,要牠飛奔就飛奔,甚至命令牠蹲下來,原地打個滾,也不是難事。
  沒錯,是很幼稚的想法。可是,當年窮得不要說不可能接觸馬,我甚至連馬都沒有親眼見過。
  騎馬,始終是一個夢。
  這個夢在國小五、六年級的時候,終於實現了一部分。
  說「一部分」,因為騎的是牛──很像馬的動物。
  那一天和同學外出釣魚,走到半路,遇到一隻在池塘邊吃草的水牛,看起來溫順可愛,拍拍牠的背,牛兒好像自覺幸福似地看了我一眼。
  牛眼很大,傳達了什麼訊息,也讓我突然產生騎牛的念頭。
  牛沒有牛鞍,背部還特別寬,我小小的個子只比牛背多出半個頭,要 如何騎上去呢?
  我前後看了看、腦袋想了想,遠遠退到牛屁股的後面,拔腿就往前衝,把牛屁股當成「跳馬」──雙手一按、蹤身一躍,輕輕鬆鬆坐到牛背上。
  勇敢嗎?
  假如你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肯定會誇我勇敢。
  跳上牛背,才剛剛調整好坐姿,那隻水牛就像電視中西部牛仔騎野牛的鏡頭──忽然前後奔騰跳躍!
  我沒有絲毫心理準備……,即使有準備也沒用,水牛只顛了兩、三下,我連叫都來不及叫,就倉皇地落牛而下!
  跌下牛背,水牛仍在激烈地「跳躍」。假如摔的位置不巧,我身體脆弱的部位被牛角勾到,或是被牛腳踩到,多危險啊!
  如今回想起來,仍讓我心驚膽顫。
  所幸,水牛是溫馴的動物。牠只是不願意讓人騎,卻沒有攻擊的欲望。
  我倒栽蔥地摔下牛背,直覺的反應就是順勢往外翻滾。
  滾了兩下,便逃到安全的範圍。
  從此以後,我清楚地明白,沒有經過馴服的大型動物,千萬不要亂騎。
  再之後,也沒機會了。
  直到官校畢業,聽說左營現代五項訓練中心養了幾十匹馬,平日還租給外人騎乘。
  幾位同學躍躍欲試,鼓動我一起前往。
  我那時已是堂堂海軍中尉,身強體健、手腳靈活。聽到「騎馬」,當場就說「好」。
  前往現代五項訓練中心的路上,大夥相互吹噓,都說既然要花錢,鐵定要找一匹最高壯的馬,相約待會兒到賽馬場比賽,看誰跑得快,死活都要騎個過癮。
  其實我們這群同學,沒有一個學過騎馬。
  正因為沒有學過,所以不知道騎馬的難易。
  反正只是講,吹牛誰都會。大夥你一言、我一語,嘰嘰喳喳來到養馬場,才進入大門,就瞧見廣場中央有一個木欄,外觀像雙槓(相片二)。

相片二:雙槓

  至於木欄,中央正困著一匹馬。
  應該是「困著」,因為馬韁固定在一邊,身子則卡在雙槓中間。
  為什麼這麼做,我也不清楚,可能是要給馬做健康檢查,或是注射預防針什麼的。
  只見馬兒很不情願地被困在中間,旁邊有兩個陸戰隊的士兵在安撫牠。
  瞧見這景象,同學們默契十足地走了過去,也默契十足地安靜下來。
  可能這一刻,大家心中想的都是同一個問題:這匹馬怎麼如此高大!
  我身高一七五公分。這馬的馬背,幾乎跟我的眼睛齊高!
  這麼高大的巨馬,要我如何駕馭牠?
  而且,這匹馬一定很不快樂──沒事鼻孔就噴出一道冷氣,左後腿同時往後猛踹。
  騎馬……,這匹?
  別開玩笑了。
  縱然現在,我都能很肯定地告訴你:打死我都不騎!
  原本一頭熱的同學,頓時冷卻下來。也一起往馬廄那兒看,都希望找一匹最小的馬。
  即使是一匹迷你馬,我們也不介意。
  可惜,整個馬廄都是雄糾糾、氣昂昂的高頭大馬。
  再者,現代五項中心不像某些遊樂區──馬夫牽著馬韁走在前面,只是讓騎馬的人過個乾癮。
  這裡,一旦把馬兒交給你,隨你怎麼折騰,反正由你自己搞定。
  這種高頭大馬……,管他是海軍中尉或海軍中將,我們都搞不定。
  可是,大夥興沖沖而來,大話都講完了,現在要如何下臺呢?
  正當大家騎也不是、不騎也不是的尷尬時刻,突然傳來一個好 消息:養馬場今日公休,不營業。
  暗暗鬆一口氣的同時,也讓我認清了,騎馬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單單是穩穩地坐在一匹「高頭大馬」的背上,就要有幾分技術。
  當然,可能這是以偏概全。
  或許馬和人一樣。有人和姚明一般高大,也有人和侏儒一般矮小。而那日碰到的馬,是馬中姚明,把我給嚇到了。
  不管如何,從那一天開始,騎馬夢可以說是醒了。
  一眨眼就到了二○○三年,當我已經四十六歲,終於又有騎馬的機會。
  那次是絲路行,來到一個塞外的古鎮,鎮名是什麼給忘了,但記得很清楚,鎮外有一群馬夫牽著馬,搶著租給遊客騎。
  價錢很便宜。而且……,可能這才是重點──那些馬兒的高度適中,看起來病厭厭的,馬夫還牽著馬韁走在前方。
  確定安全無慮,大夥各租一匹,大部分時候被馬夫牽著走;放開,馬兒也只是懶洋洋地小跑步。雖沒過足騎馬的癮,卻留下不少的相片,其中兩張出現在《絲路》 那篇文章。
  有了這次經驗,騎馬的美夢又被勾了起來。
  之後沒幾天來到烏魯木齊市,某日前往市郊的南山牧場遊覽。
  南山牧場是哈薩克遊牧民族放牧的大草原,除了擁有秀麗的風景,更吸引人的是,到處都看得到招攬遊客騎馬的馬夫(相片三)。
  租馬的費用很便宜,但遊覽的時間有限,我看看時間,只能騎半小時。

相片三:南山牧場的馬夫

  這次沒有例外,我只敢找體型小一點的馬。雖然沒有馬夫牽著馬韁,但無論我怎麼吆喝、怎麼拍打馬屁股(應該是打得不夠用力),馬兒就是不跑,沒事還停下來,低頭吃草。
  馬也會欺生,真氣人!
  半個小時以後日暮黃昏,快到集合的時間,我站在路邊等待其他團員。
  這時,或許是命運之神的安排,眼前出現一個高壯的哈薩克青年。這人留著小鬍子,騎著一匹能和他身材搭配的「高頭大馬」,英武地迎著暮色而來。
  我敬畏地看著馬。
  他跳下馬來對我笑一笑,問我要不要騎,半小時只要人民幣二十元。
  我是很想,可是沒時間,也有點怕騎那麼高大的駿馬。
  他說沒問題,他帶我騎,很快兜一圈,肯定在遊覽車開車之前趕回來。

相片四:馬夫坐在後面

  所謂「帶我騎」,就是如相片四──遊客在前,馬夫在後。
  我猶豫了幾秒,耐不住這匹「高頭大馬」的吸引,於是在他的扶持下,一躍跳上馬背
。   他 跟著跳上來,坐在我的後面,大喝一聲,馬兒就放開四蹄疾奔而去。
  為了趕時間,他不斷地吆喝,頻頻揮動馬鞭。
  這輩子我第一次……,應該也是最後一次,騎一匹狂奔中的駿馬。
  坐在馬上,彷彿馮虛御風、追風逐電,過癮極了!
  當繞到草原邊緣,可能是為了趕路,他沒有走大道,而是切進一條山間小徑。
  小徑沿著「劇烈傾斜」又「快速起伏」的山坡向前伸展。只見前五秒我還以上仰三、四十度的角度向上,後五秒就突然前傾,又以三、四十度的角度向下。若是一個不小心摔下馬,就會滾到旁邊十幾公尺底下的山溝。
  再提醒你一次,那條小徑位於「劇烈傾斜」又「快速起伏」的山坡──仔細想想這兩個條件,不可怕嗎?
  馬兒往下衝的時候,我根本就是「站著」──兩個膝蓋打得筆直,身子直挺挺地往後靠!
  馬夫不斷高喊:不要怕、放輕鬆……。
  如何能放輕鬆?
  甚至好幾次,感覺就要摔落下馬,嚇得我雙手緊緊抓著馬鞍(請回頭看相片四,正是那小女孩手掌所在的位置)。
  可是,馬鞍的前端不過就是拳頭大,能有什麼支撐力?
  我渾身緊繃、身子異常僵硬,幾乎想雙手抱緊馬脖子。
  馬夫索性叫我放開雙手,張開,由他的雙臂撐著我的手肘。
  什麼,手掌懸空!
  這感覺不是更恐怖?
  馬夫不斷高喊:放心……,很安全……,相信我……。
  我不得不相信他。因為手肘被架起以後,手掌完全沒東西可以抓。
  要如何形容當時的感覺?
  真所謂寸寸凶險、步步驚魂!
  我不知道那段行程有多久……;可能只有三分鐘,感覺卻像三小時。
  直到跑出山坡小徑,回到大道,我這才回過魂來。
  看到這,覺得我形容得很誇張嗎?
  再講接下來發生的事,你就會明白我是誇張或不誇張。
  回到原地,同行的M已等候在那。我下了馬,叫馬夫先別走,再強力建議M一定要試騎一趟。
  M抱著懷疑的態度上馬,大約十分鐘之後返回原地。
  請注意,當我再看到他們的時候,馬兒在疾奔,M則是站著──膝蓋打直,直挺挺地張開雙臂,一路「啊」地吶喊著。
  非常像鐵達尼號男、女主角,兩人立於船頭迎風吶喊的經典畫面(相片五)。

相片五:這張相片讓我想起南山牧場

  講到這,我騎馬的故事結束了。
  騎馬的夢也結束了。
  有些事永遠不可能超越過去。
  既然不可能超越,為何要再去嘗試?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