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敦睦遠航(上)》2011/1/7

  敦睦遠航是海軍一年一度,前往別的國家訪問的任務。
  是,很可憐,海軍艦隊出國訪問的機會一年只有一次。
  原因很簡單,因為和我們有邦交的國家寥寥可數;少數那幾個,又在距離非常遙遠的地方。
  由於一年一次,遠航是海軍的年度大事。總司令會特別指派一位少將擔任「支隊長」,由他帶領兩艘最新型的戰鬥艦,外加一艘油彈運補艦,三艘船共同組成「敦睦支隊」。
  必須是最新型的戰鬥艦,因為遠航兼帶「宣揚國威」的目的。
  除了宣揚國威,另有敦睦邦交、宣慰僑胞,以及訓練官校應屆畢業生;因而除了三艘軍艦原有的七、八百位官兵,還包含一到兩百位的官校應屆畢業生,以及近百位海軍儀隊與樂隊人員。
  額外增加的人員,學生分兩組住在兩艘戰鬥艦,其他人員則住在旗艦,也就是油彈運補艦。


相片一:錨泊中的綏陽艦

  在我二十七年的海軍生涯,有機會參加兩次遠航,分別是民國六十九年,官校畢業那年的「六九敦睦支隊」;以及民國七十八年,當我擔任陽字號兵器長時的「七八敦睦支隊」。
  非常湊巧,兩次遠航我都在綏陽艦(相片一),而支隊的另一艘戰艦,也都是瀋陽艦。
  第一次遠航先後訪問新加坡與韓國,是我今生第一次出國,意義非同小可,出發以前就極度期待。
  這次遠航我擔任學生「天文定位小組」的小組長。航行第一晚,在官校「航海教官」的監督下,手中拿著「六分儀」測量夜空的星光。
  我原本就容易暈船,視線透過六分儀盯著夜空搖擺不定的星光更容易暈船。不到二、三十分鐘,我暈得忍受不住,從駕駛台後方的「航海室」奪門而出,趴在舷邊就對著大海狂吐不已。
  衝到舷邊身子向外探的剎那,船正好向同一舷傾斜到最大的角度,猛一回擺,我幾乎失足落海。
  自此以後,一直到遠航結束,我再也沒碰過六分儀。
  這次遠航先到新加坡,只放了一天假,沒去風景區,在街上東逛西逛,想買一些當地特產。
  可惜,新加坡沒什麼特產,街道景致和台灣類似,華語也說得通,因而在市區閒晃一天,沒留下任何印象就回到船上。
  即使此刻我坐在這裡靜靜地回想,也想不出那一天我在新加坡做了什麼事。
  第一次出國,我對外國留下的第一印象,是沒有任何印象。
  再接著到韓國,先後訪問釡山港和仁川港。
  韓國僑胞非常熱情,到釡山第一天,邀請支隊主要官員以及官校所有師生晚餐。
  那餐菜色之好、氣氛之熱絡,到今天都讓我難以忘懷。
  第二天放假,我和幾位同學在釡山逛街,竟然碰到一位女學生主動和我們打招呼。
  原來她是華僑,父母在釡山開了家中國餐館。
  她見我們人生地不熟,除了義務帶我們在市區逛了一下午,晚餐還特別邀請我們到她家用餐。
  幾年以後,她到台北讀書,和我們一位同學還有來往,可惜後來沒有結果。
  那年頭韓國相當落後,經濟發展不如台灣,而且是一個男權至上的社會。
  聽那位女同學說,如果男女同乘計程車,上車、下車女方都要為男方開關車門。
  女人在韓國的地位很低。大概就因為如此,只要有機會,她們都希望和「不在韓國長大的中國人」交往。
  我的學長就有因遠航結緣,後來娶了韓國華僑的前例。
  這些故事傳頌開來,讓官校學生對遠航更加充滿了綺麗幻想。
  韓國除了是一個男權至上的社會,也是一個軍權至上的國家。
  例如我們搭巴士到漢城參觀駐韓大使館,到鎮海參訪韓國海軍官校,從搭乘巴士的兩個小動作可以看個大概:
  一、只是軍用巴士,還不是高級長官座車,居然一路通行無阻,所有十字路口都要禮讓軍用巴士先行。
  二、巴士同行的前方不管遇到什麼民車,駕駛只要把手伸到車窗外擺一擺,前方駕駛立刻會靠邊停車,乖乖把路讓出來。
  除此以外,有一位同學赴韓國軍方邀宴,親眼瞧見女服務生不知什麼事情惹毛了某將軍,那位將軍當桌就重重打了女服務生兩巴掌!
  那是三十年前的往事,不知今日韓國女人或軍方在社會的地位如何?
  韓國讓我留下的印象遠遠超過新加坡,尤其是可以購買的特產種類繁多、價錢便宜,例如水梨、蘋果、人參酒,以及織得又厚又艷麗的大毛氈。
  這條毛氈一直到今天,仍是我寒冬必蓋的保暖裝備之一,顏色艷麗一如以往,保暖的效果也十分理想。
  回程時風浪不好,三餐我什麼都吃不下,每天就吃一顆韓國水梨度日子。
  這次遠航訪問兩個國家,都是幾天之內的航程,缺少「遠航」的實質意義,甚至連油彈運補艦都沒派,感覺遠航才剛開始就結束了。
  九年之後,當我擔任綏陽艦兵器長,參加「七八敦睦支隊」,那就是完全不一樣的體驗。
  首先,我是艦上兵器長,要擔任開航的「航行值更官」,而不像學生時代在船上有如做客。
  其次,這次訪問的國家在「非常遙遠」的南非,中途過境新加坡,是我這一生經歷「最漫長的航程」(請參閱圖一)。


圖一:七八敦睦支隊航程示意圖

  不要小看圖一紅線的長度,在地圖上看起來不怎麼樣,當年從新加坡啟航,全程保持十到十二節(時速十八到二十二公里)最佳經濟速率,再到南非的第一站──德班港,中間隔了二十七、八天!
  沒錯,從這一次出港到下一次進港,足足長達二十七、八天,從頭到尾航行在看不見地平線的茫茫大海,每天值六到十二個小時的「航行更」,整個值更過程四周景致幾乎沒有改變,日復一日不分晝夜,生活就是起床、值更、下更、吃飯、睡覺……,沒有電視、沒有娛樂,那是什麼樣的折磨!
  什麼落日黃昏、破曉曙光、湛藍大海……,當你天天面對這些景致,不單不覺得美,反而增添了幾分離愁與孤寂。
  孤寂以外,還要忍受生活上的煎熬。
  陽字號的裝備老舊,不像新造的拉法葉或成功級巡防艦,長途航行真是一種煎熬。
  第一個煎熬是淡水管制,每天只開放二、三十分鐘,盥洗非常不方便。
  我住在「後官艙」,浴室裡面特別為遠航準備了一個大型儲水桶,二十多個官員省著點用,勉勉強強應付得過去。
  可是擠在「大住艙」的官校學生,洗澡肯定像打仗一樣;至於刷牙洗臉,不是四處打游擊找水,就是準備濕紙巾擦臉,或是用手指沾鹽巴刷牙。
  第二個煎熬是三餐。
  由於艦上一次要裝一個月,數量又超過正常編制人數的食物,食材保鮮成了大問題。
  出發以前,司令部找了幾位專家來船上指導,各種「人為保鮮措施」全應用上了,像是這個食物放在裡面、那個食物放在上面、底下鋪一層什麼、上面蓋一層什麼……,每條船都照著做,後來的效果卻是有限。
  尤其是存放在飛機庫的食物,由於高熱,臭了爛了一大部分,全給扔進了大海餵魚。
  更不幸的是,飛機庫就位於「後官艙」的上方,也就是我的住處的正上方,腐爛食物的臭味隱隱傳來,實在不好受。
  隨著航程拉長,餐桌上新鮮的食材日漸減少,半個月之後別說是綠葉,連根莖類蔬菜也很少看到。
  再接下來,菜色的變化越來越少,怪味卻越來越多。
  去程如此,回程也差不多。
  尤其在回程,鮑魚吃得我永生難忘。
  試想,鮑魚在中餐是何等名貴的食材!
  可是在南非,冷凍鮑魚既大又便宜,於是伙委買了一大堆。開始時是捨不得吃,後來是別的食材都吃完了而不得不吃。
  不幸的是,船上食勤兵不懂得處理鮑魚,只會簡單切成「厚條狀」,放入辣椒醬一起炒,吃起來鹹味重於辣味,咬在口中像在吃一大塊「嚼不爛」的橡膠皮。
  這道「鹹辣鮑魚」,回程的路上可能吃了十幾次;有時候是中餐沒吃完,晚餐再接著吃。
  第三個煎熬說起來讓人有點難以啟口,是「性」的壓抑!
  不是那種「兩、三個月沒有接觸女人」的壓抑。而是在日復一日、單調枯燥的航行生活中,不要說沒有接觸女人,根本連女人都看不到,女人的聲音也聽不到的那種壓抑。
  那種壓抑是什麼呢?
  若非親身經歷,絕對無法體會。
  越到後來越是難以忍受。
  更可恨的是,不管多麼難以忍受,最後還是要忍耐下來。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