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蛇》2013/11/1

  看到「蛇」這個字,你心裡有什麼感覺?
  再假如看到的是一條吐著舌頭、扭動著身軀、在草地迅速遊走,活生生的蛇呢?


相片一:這畫面噁不噁心?

  我天生怕蛇。
  不像我勇敢的寶貝女兒,有一天看到電視裡面的蛇,竟不自禁地發出「好可愛」的讚嘆!
  別以為她在開玩笑。
  她曾經認真地提出「養一條寵物蛇」的要求。
  假如不是我和老婆堅定地、強力地……,甚至恐嚇式地反對,我保證她會自己花錢買一條寵物蛇。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喜歡蛇,就如同我也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天生怕蛇?
  這個「天生」絕對和聖經中那條邪惡的蛇沒有任何關係。
  假如沒有那條邪惡的蛇,人類至今仍應是赤身裸體、成雙成對、衣食無慮、和平幸福地生活在天堂般的伊甸園──想想那美麗的畫面,想想那快樂的環境……,能不令人心生嚮往嗎?


相片二:令人心生嚮往的伊甸園

  蛇真是可惡透頂啊!
  牠誘惑亞當和夏娃吃了蘋果,導致人類被上帝逐出伊甸園,來到這個你爭我奪、你算我計、汲汲營營的辛苦世界。
  可是,我之所以怕蛇,和人類原始的快意恩仇無關。
  小時候還不了解聖經的內容,第一次在野外看到蛇,我渾身就產生一種噁心、不舒服,以及畏懼的感覺。
  然而在畏懼的同時又有一股強烈的好奇──不管在哪兒、出現一條什麼樣的蛇,我必定爭先恐後地鑽身向前,想要把那條蛇「看個仔細」。
  既怕蛇又想看蛇,可能是大部分讀友對蛇的共同感覺。
  可惜我的好奇僅止於「看」,截至目前為止別說是一條活生生的蛇,就連死去的蛇,或甚至褪去的蛇皮,我都沒有膽子摸一下。
  這可能和我很小的時候,有一次親眼看二哥抓蛇有關。
  那時只有七、八歲,有一天二哥帶我到野外釣魚,走到半路經過一條水色混濁的小水溝。
  看看水溝,二哥說底下可能有泥鰍,我們便蹲在溝邊拿出釣竿。
  沒想到,還沒來得及裝上魚餌(蚯蚓),就見水面鑽出一條小蛇。
  很小的蛇,和鉛筆一般細,長度不超過三十公分。
  我嚇得站起身子!
  二哥也怕蛇,那一天卻不知為什麼,瞧見小蛇的剎那竟直覺地伸手去抓。
  但見他食指與姆指掐住蛇頸的一瞬,扭曲的蛇身迅速捲住了他的手掌。
  那時我們才多大,看到這畫面不嚇得屁滾尿流!
  二哥驚叫一聲,手掌反射地猛力一甩,小蛇就從我的面前飛過。
  差一點蛇就甩到我臉上!
  這就是我和蛇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從此對蛇是又懼又怕又恨。
  後來只要看到野生的蛇,管他大小、管他毒不毒,我都會竭盡全力把蛇打死。
  唯有徹徹底底死透,再看著別人把牠大卸八塊,才能一解我對蛇的畏懼。
  縱然如此,有一次我還是被「死蛇」嚇了一大跳!
  那時已經讀國中,有一天和村子裡的玩伴到郊外踏青,走在路上看到稻田中有一條水蛇。
  看到蛇,我們二話不說,拿起棍棒便一路追殺過去。
  沒多久蛇被我們打死,某位玩伴拿出小刀,他先剝掉蛇皮,再把蛇平擺在地上順著蛇腹往下割。
  卻不料,刀刃割到蛇身的中段,突然有一截「看不出是什麼」的東西往上一彈!
  剎那間我被嚇得「彈身而起」!
  等驚魂甫定,再睜眼細看,這才看出是一隻青蛙。
  青蛙的身子十分完整,應該才被蛇吞食沒多久,由於被壓縮在蛇肚子裡面,以致四肢前後伸展、蛙身被拉得又細又長。
  當玩伴的刀刃從上往下割到這,被釋放的蛙身在剎那間便往外彈開。
  那感覺有一點像親眼直擊一具躺在殯儀館的屍體,猛然間毫無預警地彈了起來!
  說我被嚇得渾身汗毛直炸,那也不誇張。
  如果連死蛇都怕,一條活生生的大蛇還要說嗎?
  有一次我和村子裡的玩伴經過桃園大圳,意外瞧見對岸的石壁上有條大蛇,直徑比米酒瓶還要粗,長度三、四公尺,毫無疑問是我今生在野外所見最大的一條蛇。
  看到這條蛇,同伴們不約而同地大喊大叫,試圖把別處的同伴也喊過來。
  當時我們所處的環境如相片三:一邊是長滿雜草的山坡,另一邊是行人通行的狹窄水泥路,兩邊的距離有七、八公尺。


相片三:大蛇在左邊往上攀爬,我和玩伴在右邊

  這種距離別說是棍子打不到,即使拿了長竹竿也搆不著。
  除了拿石頭砸,別無把蛇打死的方法。
  可是,狹窄的水泥地在倉促之間能找到幾塊石頭?
  還必須是「很大」的石頭,否則如何能把那麼大的蛇打死?
  於是乎我們一邊大喊大叫,一邊前後奔波找石頭。
  很可惜,難得找到的幾塊石頭在慌亂中砸得失去了準頭,全都未能擊中目標。
  只見大蛇艱難地緩慢往上攀爬,速度雖慢,卻越爬越高,最後還是攀上了岸邊,終於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那實在是一段又急、又氣、又驚心動魄的幾分鐘──對我們是如此,想必對蛇更是如此。
  小時候見蛇就打,而且非得置之死地而後快的行為,如今看起來很殘忍、很不人道,也沒有保護動物的修養。
  然而對不起,那時候就是這樣。
  把蛇打死除了「怕」,還有一個更實際的因素──吃!
  蛇皮剝了放點鹽,加幾片老薑,煮蛇湯,許多人都說好吃。
  不過,不管有多好吃我都不敢吃。
  我這一生沒有吃過一口蛇肉。
  可是我的那些玩伴們,有些人為了吃蛇肉可說是費盡苦心。
  例如相片四是我們所稱的「小虎口」(詳細說明可參考《生死一瞬間》),那是小時候抓蛇的最佳地點。
  因為蛇一旦掉落水裡,由於湍急的水流速度極快,蛇只能順流而下,也終究會被沖進涵洞。
  想要抓蛇,只要拿一根前方裝了網繩的竹竿,一夫當關地站在涵洞入口的正上方便可「守洞待蛇」(如相片四)。


相片四:這是桃園大圳的小虎口

  運氣好的時候,一個下午可以抓七、八條,煮起來可是好大的一鍋蛇湯。
  偶爾為了吃蛇,玩伴會在我面前做出匪夷所思的舉動。
  例如有一次,一條三指粗的蛇(不算小了)試圖往岸上爬,不巧選錯了方向,爬向人們走動的水泥地。
  更不幸的是,牠往上攀爬到一半,我們一群人也正好經過。
  瞧見這條蛇,大夥就恨手邊沒有木棍或竹竿,一時之間又找不到石頭,只能眼巴巴地看著牠往上爬。
  情急之下一位玩伴衝向前,試圖把蛇趕下去,好讓牠順著水流而下,因為小虎口那兒有人拿著網子在守候。
  為了趕蛇,玩伴又叫又跳,同時揮舞著雙手作勢要打牠。
  卻不料那蛇騰地直立起來,頭部和玩伴的胸口同高──想想那畫面,能不令人寒毛直豎?
  所幸是一條野生的蛇,不熟悉人類,乍然間被眼前的景象給弄迷糊了。
  牠一動不動地定在那,大約呆了十幾秒,最終還是慢慢地滑了下去,繼續順著湍急的水流而下。
  如今想起來十分滑稽,當時卻看得萬分緊張──人與蛇、面對面,距離可能不到一公尺;一方是又跳又叫、作勢前撲,另一方是弓著身子、凝立不動。
  那位玩伴後來成為我海軍官校同學,退伍前還曾派任駐宏都拉斯海軍武官。
  和兒時玩伴比較起來,我雖然調皮,但膽子比較小,冒險精神也不夠。
  蛇對我,永遠都是一個惡夢;我敢肯定除非未來鬧大饑荒,否則我永遠都不會吃一口蛇肉。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