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海釣(上)》2011/8/12

  今天要談的海釣,是自費搭乘「海釣船」到海上釣魚,而不是我服務於海軍,坐軍艦在海上釣魚。
  海釣船是一般的漁船,只是經過適度改裝,舷邊可以提供釣客「並坐」垂釣的空間(如相片一)。


相片一:釣客並坐在海釣船舷邊垂釣

  第一次海釣,是二十幾年前在波士頓讀書的時候。
  當時有一位同學C熱愛海釣,某天鼓動我一同前往。
  我很容易暈船,本來有點猶豫,但一方面推卻不了,另一方面也好奇海釣是怎麼回事,這才答應前往。
  第二天一早,C開車帶我前往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的漁港。
  新罕布什爾州位於波士頓的北邊,開車大約一個半小時。
  到了漁港,我們先買船票,一張十五美元;假如再租用船上的釣竿,另加三美元。也就是,自費海釣一次花費十八美元,折合台幣七百二十元(當年台幣與美元的匯率是四十比一)。
  至於出海時間,一趟約四個小時,往來航行的時間約兩個小時,因而可以釣魚的時間大概是兩個小時。
  折算起來,海上釣魚一個小時的花費約台幣三百六十元──實在是很貴的休閒活動!
  自那天以後,我立誓將來要在自己派任的軍艦上釣魚。
  買了船票,上船之後便等開船。這時其他釣客紛紛佔取船頭或船艉的有利位置,再拿出隨身攜帶的專業釣具,例如高級釣竿、幾磅重的魚線、捲線器、假魚餌、魚鈎……,一邊結合複雜的釣具,一邊和旁邊的釣客閒扯。
  至於我們,使用船上提供非常陽春型的釣竿──最便宜的「一節式」魚竿,前面綁了根與魚竿等長的魚線,終端掛著一個鉛錘和魚鈎,連浮標都不用,真是陽春到了極點!
  不過,我只是抱著「增長見識」的心情,沒太在意漁獲,反而非常擔心海上的風浪。
  所幸那一天海象不錯,再加上釣魚場在屬於內灣型的海域,幾乎是「風平浪靜」,整個過程我都沒暈船。


圖一:海釣場所在海域

  漁船出海後只聽到「卜卜卜」的引擎聲,所有釣客此時都在閉目養神。
  海釣船持續航行了半個多小時,突然間引擎聲就停了下來。
  引擎聲一停,所有人紛紛起身,拿起身旁的釣竿,裝上魚餌,再等船長宣布可以下竿,大家就先後甩出魚竿。
  我和C空手而來,租用船上的釣竿,使用的也是船上免費提供的魚餌。
  魚餌是海貝的肉,一大桶,每個顆粒都有一個拳頭那麼大。
  我拿了一塊海貝肉,左右看了看,發現有一塊好大、好新鮮的肉,居然是我們平常吃的干貝!
  瞧見這干貝的品質,我心裡真想甭釣魚了,就把這一桶干貝全割下來,帶回去也划算啊。
  短暫的感慨之後我也下竿釣起魚來,沒幾分鐘就感覺魚竿有些微的震動,還在懷疑是不是魚兒上鈎,拉起來一看,果然是一條三、四指幅寬的小型海魚,認不出是什麼魚種。
  後來聽別人講,那是鱈魚的一種。
  如今上網查資料,如圖二,的確是鱈魚的一種。


圖二:大西洋鱈魚

  大約釣了半個多小時,船長廣播請大家收竿,然後啟動引擎卜卜卜地換了個地點,之後再度下竿釣魚。
  之所以要換地點,是先前海域的魚兒被釣光了。
  那一天前後換了三個地點,總共釣了十幾隻魚,大部分是鱈魚,還有幾隻「炸彈魚」(相片二),體型都介於三到五指幅之間,算是小有收獲。


相片二:炸彈魚

  不過,和同行的其他釣客相比,我們的漁獲量是最差的。別人不僅釣的魚量與魚種都多,而且個頭頗大,有的甚至超過一公尺長!
  回程時船上有「殺魚」的服務。有需要的釣客,把魚從冰桶倒出來,殺魚的船員手腳極其俐落,但見一刀剁去魚頭,橫兩刀削下魚背兩側的肉,再兩刀剝掉魚皮──就這樣,只留下兩塊「乾乾淨淨」的魚背肉,其他全扔了!
  哇哈哈,這場面看得我暗暗搖頭。
  我釣的魚如果讓船員代殺,一條魚大概就剩兩根小指頭的魚肉。
  船員一邊殺魚,一邊把不要的魚頭、魚骨、魚內臟、魚肚、魚皮等拋入大海,引得一群海鷗爭相在船尾搶食──畫面很美,但我無心欣賞,全在為那些被丟棄的魚頭、魚肚可惜。
  真可惜啊,有的魚頭好大,肉肉的,就這麼丟棄了!
  總結這次海釣的心得,挺有意思的。因為一沒暈船,二則是不管多麼外行,沒人空手而歸;三是釣上來魚兒,即使小到只有三指幅,比之於兒時在溪邊釣的淡水魚,像是鬍子魚、國呆、吳郭魚……,都算得上超級大魚。
  回到家,把十幾隻魚全給殺了,每天煎兩條吃,足足吃了一個禮拜,吃得我幾個月也沒動海釣的心。
  接著畢業,父母特別飛到美國參加畢業典禮,連同我和老婆,四個人也藉機在美國四處旅遊。
  由於父親喜愛釣魚,某日閒來無事,我們四人(嚴格說來應該是五人,因為老婆的肚子裡懷著大兒子)一道前往海釣。
  這一次海釣,我算得上識途老馬,以為絕沒問題,卻不料遇到了壞天氣。
  船一出海,天空就飄下細雨,忽緊忽疏,就是不停。
  有雨就有風,有風就有浪;即使只是小浪,對於小小的漁船,也夠嗆的。
  不過,風浪不好時魚獲量特別好──不知道這是不是常態?
  反正那天下竿,不要多久……,可能還不到十秒,魚兒就會上鈎。
  大部分仍是鱈魚,還有幾尾我到今天也沒搞清楚的魚種,大小全介於三到五指幅之間,釣不到十分鐘,我們用來裝魚的大冰桶就滿了。
  沒辦法,只好向船長要了一個超大的垃圾袋,臨時用來裝魚。
  初次在海上釣魚就有如此豐碩的成果,父親、母親、老婆都歡喜得不得了。可惜好景不常,船晃得厲害,釣沒多久,懷孕的老婆率先支撐不住,一個人躺在艙內的長椅休息。
  緊接著輪到父親,他勉強在舷邊「邊釣邊吐」撐了一陣子,一位好心的釣客還拿出暈船藥,父親連吃兩顆也沒效,後來不得不進入艙內休息。
  第三個是我,也不過多撐了幾分鐘,最後只能躺在艙內的長躺椅上。
  海釣船大約有三、四十位釣客,艙內就只躺著我們一家三個人。
  我雖然暈得七昏八素,但不敢大意,必須隨時注意母親的身影。
  母親從我有記憶開始,健康狀況始終不好,有事沒事不是這裡疼,就是那裡疼;再加上體型瘦小,理所當然成為我們家的「最弱者」。
  那日海釣,出發前我只擔心母親,怕她受不了海上風浪。
  沒想到,那天在淒風苦雨之中(我對那日最深的印象,就是「淒風苦雨」這四個字),母親始終屹立在舷邊,從第一分鐘釣到最後一分鐘!
  沒錯,在淒風苦雨之中,母親穿了件暗色雨衣,瘦小的身影不停地甩竿、收竿,那強者才可能展現的身手我到今天都忘不了!
  絕不誇張,她一個人的魚獲量,可能是我們三個人的兩、三倍。
  回程時母親不單不累,反而神采奕奕、精神抖擻。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敢小看母親。
  回到波士頓寢室,我單單是殺魚就花了兩個多小時;丟棄的魚內臟足足有一大垃圾袋,抬起來都覺得吃力,能夠想像那一天我們……,哦,對不起,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我母親」釣了多少魚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