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年夜飯》2010/2/12

  明天是除夕,晚上要吃年夜飯。
  年夜飯是農業社會一連串「過年活動」的最高潮。
  所謂過年活動是從農曆十二月二十四日開始的祭灶神,接著是掃年(大掃除)、年市(辦年貨)、搖錢樹(插一盆鮮花佈置)、貼春聯、貼年畫、接財神、年夜飯、壓歲錢、守歲、放鞭炮、吃餃子,直到初十五的吃元宵。
  年夜飯又叫「團年飯」,最重要的意義在於全家人團聚。也因此,不管平日在什麼地方為生活奮鬥,到了除夕,分散各地的遊子都會想盡了方法趕回家團聚。
  而除夕晚上的年夜飯,要等全家人都到齊了才能開動。也必須為無法趕回的家人擺上一副碗筷,甚至夾一些年菜放在碗裡,以表示一家人都團圓了。
  對於年夜飯的重視,中國人有所謂「打一千,罵一萬,三十晚上吃年夜飯」的講法。
  什麼意思?
  不管平日相處多麼不愉快(打他一千次,罵他一萬遍),三十晚上大家還是一家人,仍然要聚在一起吃年夜飯。
  早年吃年夜飯叫「圍爐」,因為那時人們都圍著火爐吃飯,一邊為取暖,一邊表示一家子「人畜興旺」的吉祥意。年夜飯要慢慢地吃,代表這個家可以常常久久,幾道具備特殊意義的吉祥菜更是餐桌上不能缺少的年菜。
  不過,以上所言都是在生活步調緩慢的農業社會。
  如今是二十一世紀,生活步調大大不同於以往,人們沒有那麼多的閒時,更缺少悠閒的心情,過年的味道也就越來越淡了。
  我們這一代,應該是見證過年變化最劇烈的一代。
  小時候我對過年抱有很大的嚮往,因為年夜飯肯定是一年當中最豐盛的一餐,飯後的壓歲錢、年初一穿上的新衣,幾乎都是一整年的期待。
  說兒時的年夜飯「豐盛」,用今天的眼光看,其實也沒有多豐盛。最起碼,若要我此時回想當年有哪一些年菜……,我很努力地想,也只記得兩道菜。
  一道是魚,另一道是如意菜。
  之所以對魚有深刻的印象,是因為要討「年年有餘」的吉祥意;那條炸得香味四溢的全魚「只能看,不能吃」──我幼小的心靈始終無法認同。

相片一:十香如意菜

  那股懊惱一年累積一年,就記到了現在。
  至於如意菜,它的全名叫「十香如意菜」,是母親每年必備的年菜──將黃豆芽、紅蘿蔔、白蘿蔔、木耳、金針、芹菜、酸菜、酸筍、冬筍、香菇,以及白干絲(豆干絲)等十種食材全部切成細絲,先入滾水燙一遍,撈起來瀝乾,再加入適量的調味料快炒起鍋。
  雖然叫「十香」,感覺卻是「一香」也沒有。擺在一整桌令中垂涎欲滴的菜餚之中,更是讓人看得難以下嚥。每年都是母親逼著我們兄弟吃,我才勉強吃幾口──這也讓我記到了今天。
  不過,那是當年物質貧乏,小孩都喜歡吃肉的年代。
  如今素食翻身、養生至上,十香如意菜有它全新的定位與價值。
  即使如此,兒時惡劣的印象仍難以抹除,到今天我還是不喜歡吃十香如意菜。
  後來進入軍校,畢業之後在海軍服役二十年,有好幾年待在部隊過年。
  船上吃年夜飯分外的熱鬧。
  除非因為航行而禁酒,否則靠泊在港內,官兵喝起酒來格外海派。特別是在官廳,酒是無限量供應,官員們你敬我、我敬你;你謝我、我謝你,隔一陣子再打一個通關,你打完通關再換我打通關……,喝酒的藉口滿坑滿谷,不喝到七葷八素是絕不罷休。
  記得有一年在基隆,那時我才畢業沒幾年,酒量夠、膽子大,喝到酒酣耳熱之際,我晃頭晃腦起身,舉杯敬敬大家,仰頭一乾,翻身就把酒杯擲向通道底端砸了個粉碎。
  大夥看得愣在當場!
  這時我再拱拱拳,昂聲道:「祝大家『歲歲』平安!」
  沒想到,一船的官員紛紛起身,先後吆喝「歲歲平安」,接著有樣學樣地把酒杯砸了個粉碎。
  第二天晚餐,我忘了這回事,喝酒時找不到酒杯,問官廳勤務兵,才知道酒杯被我們昨天砸了個精光。
  是有點暴力,但不是常態,因為海軍軍官酒後多半會很客氣。
  偶爾還客氣過了頭。
  有一次甲艦長到乙艦長的船上吃飯,兩人都喝多了,飯後乙堅持步行送甲回艦;送回以後,甲又堅持送乙回艦……,由於都很堅持,兩人就在夜色下來來去去,在兩艦梯口值更官兵的注視中,演出了一齣難分難捨的「十八相送」。
  據見證這一幕的同學說,兩位艦長來去的次數絕對超過十八次。
  沒人敢勸,也沒人敢阻止,因為艦長已經夠權威,喝到半醉的艦長更權威!
  畢業頭幾年,年夜飯之後某些艦會開放賭博,某些艦禁止;開不開放的決定權,完全在艦長。
  後來軍中嚴格限制賭博,年夜飯之後就變成集體玩賓果遊戲。全艦官兵集中到大飯廳,買一張「對獎牌」十元。一個人至少買一張,至多幾張則沒限制──只要眼快手快、忙得過來,買一百張也沒人管你。
  一次玩下來,贏家至少可以賺到幾百元的彩金。
  偶爾艦長為了帶起高潮,還會附送特別獎(多半是幾天的「榮譽假」),或是「立即獎」(中獎士兵當場起身走人,立即放假回家)。
  只要有立即獎,士兵們必定爭相搶購對獎牌。這時的贏家不單可以立即放假,還能附帶贏幾千元的彩金當路費。
  我擔任永嘉艦艦長的時候帶著家小上船過年,和全艦官兵一起吃年夜飯。老大那時才七、八歲,受不了官兵起鬨,當眾乾了他生平的第一杯啤酒。飯後玩賓果,前五局小兒子就贏了四局──運氣好到令人難以置信!
  不要懷疑,不可能是艦上官兵刻意禮讓「艦長公子」。
  我的部屬絕不會做出這種諂媚的行為。
  由於運氣實在太好,大家紛紛抗議,小兒子只好就此打住,跟隨老婆回到「艦長室」看電視。
  軍中吃年夜飯固然熱鬧,卻很難「可口」。
  船上負責做菜的是服兵役的「食勤兵」,部分是分發到船上才開始學做菜,使用大鍋大灶,連平日的三餐都很難做得可口,如何期望他們做出豐盛可口的年夜飯?
  後來有的艦長乾脆找外燴,有的甚至好幾艘船一起合辦。
  然而,當桌數多到一個程度,外燴的品質只會下降。
  有一年在澎湖,由艦隊部出面辦外燴,場面雖然浩大(恐怕有七、八十桌),卻因為在戶外、冬天、澎湖,北風如刀似劍,即使會場搭了遮篷,也很難讓人感受到「年夜飯」的味道。
  不過,這還比我在武獲室那一年的年夜飯要好了許多。
  十幾年前任職海軍總部武獲室,某年除夕不巧輪到我當值。以為總部會特別為當值官兵準備什麼好吃的年菜,卻不料,除夕當天總部不開伙, 年夜飯由各單位自行辦理。
  武獲室就是我,兩位當值士兵,圍著一個簡單的火鍋,吃幾包從超市買來的便宜火鍋料。
  簡單到無法再簡單。
  更誇張的是,火鍋的湯底取自廁所洗手用的自來水。
  那是我這一生吃過最淒慘的年夜飯,肯定比現今台灣監獄犯人吃的年夜飯還要差。
  第二年……,整整一年,我的運氣其差無比。公事上是忙得昏頭轉向,工作中沒有絲毫成就感,大兒子遇到車禍(被橫衝直撞的摩托車當街撞飛),小兒子半夜高燒到全身抽搐而緊急送醫。
  那一陣子只要聽到電話鈴聲,我會情不自禁緊張起來。
  自此以後,縱使我不相信命理運勢,卻也相信年夜飯可能給未來一年帶來的兆頭。
  年夜飯吃得好,未來一年不會差;年夜飯吃得差,未來一年不會好。
  為了這個理由,我們要好好準備年夜飯,更要抱著愉快的心情吃年夜飯。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