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百口莫辯》2011/7/1

  最近有兩個案子引起我的注意。
  第一個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十二日,空軍作戰司令部五歲女童姦殺案,
軍方以不正當的手段刑求逼供,迫使士兵江國慶自承為凶手,隨後在次年
的八月十三日執行槍決。
  當年軍方參與辦案的那群「英雄」,如今因為真凶許榮洲的出現,頓
時成為過街老鼠。
  往日的英雄,如今成了集體謀殺的共犯。
  尤其是當年的空作部司令,後來擔任國防部部長的陳肇敏上將,瞧見
他在電視上被記者追問的糗態,我真心為他難過。
  畢竟我們曾同為軍人。
  曾經高高在上、呼風喚雨,如今臭名滿天下,即使沒有其他實質處分,對他也是殘酷至極的懲罰!
  乍然間聽到江國慶被冤殺,我心中也有股憤憤的不平,心想這一群狗官,竟如此漠視人命!
  可是,我大略了解陳肇敏的為人。
  他不是那種為了爭功,會罔顧人命的惡質長官。
  為什麼他會做出槍決的決定?
  出於好奇,我上網查了與命案有關的資料,再心平靜氣問自己:如果我是當年的陳肇敏,會做出同樣的決定嗎?
  請注意,陳肇敏未親自參與辦案,他只能從下屬的報告去研判案情。
  他看到了、聽到了什麼呢?
  一、所有可能涉案的人經過調查局測謊,只有江國慶一人沒有通過。
  二、江國慶承認犯案的自白書。
  三、現場附近發現的「可疑凶刀」,和江國慶自白行凶所使用的凶刀相符。
  四、江國慶受專案人員偵訊的錄影帶乙卷,以及偵訊對白的內容;兩者都證明江國慶接受偵訊時「供述有序、態度從容」,並無遭到刑求的跡象。
  五、江國慶受軍事檢察官初訊時當庭落淚懺悔,其後兩次覆訊也都坦承犯行。
  六、江國慶歷次審訊,都坦承軍事檢察官偵訊的自白出於自由意志,並無威逼利誘之情形。
  七、江國慶於收押解除禁見後,首次與其父面會。江父問:「你的心聲說給我聽,有用刑嗎?」江國慶回答:「我真的忘記了,沒有。」
  八、台北市刑大在犯罪現場廁所,從垃圾桶採得沾有血跡的衛生紙,分別送警政署及調查局鑑定;兩單位的鑑定結果一致──衛生紙沾有被害人與江國慶的DNA。

  請問:看完前述八點證據,如果你是陳肇敏,會認為江國慶是凶手嗎?
  你怎麼想,我不清楚;可是,如果是我,很抱歉,我會認為江國慶是凶手。
  當然,可能我研究得不夠深入,這案子仍有許多疑點。可是,這些疑點該由承辦人員釐清,或由中將司令陳肇敏負責?
  不要說在當年,即使在去年,國防部發現這案子並不單純,高層已有「翻案」的心理準備時,國防部前軍法司長許慶瑲中將仍拍胸脯保證,江國慶案絕未遭到誤判。
  案發當時,許慶瑲擔任空軍軍法處副處長,還因為協助「偵破」女童姦殺案記功兩次。
  看到這,明白這問題的關鍵嗎?
  陳肇敏底下有一群「專業承辦人員」,每個人都拍胸脯保證江國慶是凶手,坐在那個位置的陳司令,有什麼「餘地」為江國慶求情?
  可是,當案子爆發出來,所有媒體圍著陳肇敏追問時,他能說什麼?


相片一:陳肇敏前往江家致歉,卻吃了江母閉門羹

  百口莫辯啊!
  另一個引起我注意的案子,是前立委馮滬祥的「妨礙性自主罪」。
  這案子發生在二○○四年,馮滬祥被控於一月二十三日下午,在臺北市士林區華齡街住處,趁妻子、兒女都不在家,侵入菲籍女傭房間,強行性侵(強姦)得逞。
  當初看到這案子,我實在感到匪夷所思。
  先說明,我對馮滬祥個人沒有好惡;不過,我和他有過一段淵源。
  馮滬祥是我波士頓大學的學長,曾經擔任波士頓大學在台同學會會長。在我留學波士頓期間,有一次他到哈佛大學演講,駐外單位找到的協辦人就是我。
  那場演講由我親手繪製宣傳海報,並召集同學捧場聽講。
  我和他見過幾面,也有過幾小時的互動。他長得相貌堂堂、能言善道,學歷與經歷更是嚇人──這種大人物,會強姦自家的菲籍女傭?
  難以令人想像!
  儘管難以令人想像,但人心隔肚皮,誰又知道真相呢?
  案發一年半以後,二○○五年,地方法院一審宣判馮滬祥有罪,被處四年有期徒刑。


相片二:一審宣判有罪,馮滬祥和女兒召開記者會

  二○○八年,高等法院二審仍判有罪,並維持四年的刑期。
  二○○九年,高等法院合議庭更二審改依「利用權勢性交」罪,判有期徒刑一年,減為六個月,可易科罰金。
  最後經過漫長的七年,二○一一年五月,高等法院更三審改判馮滬祥無罪。
  假如你不喜歡馮滬祥的為人,可能會認為這是馮滬祥家人私下花錢,買通菲傭改變證詞的結果。
  真如此嗎?
  我上網查了法官判定無罪的理由。
  先說這案子最主要的證據:菲傭的陰道與兩條內褲留有馮滬祥的精液,陰部並有輕微刮傷。
  合議庭法官改判無罪,主要是依據「專家證人」法醫石台平,以及醫師高資敏的證詞──由於菲傭內褲上精斑的形狀,有些線條太直,與一般性侵案完全不同;且兩條內褲在不同時間穿上,沾到精液、血液的面積和形狀卻很類似,與常理也不符──由此推判,精液與血液應該是人工塗抹上去的。
  菲傭後來坦承,當年馮滬祥的妻子管教嚴厲,她覺得不受尊重,這才挾怨報復,要讓他們家庭破裂。她從馮滬祥臥室的廁所取得使用過的保險套,再用棉花棒塗抹在內褲(所以是線條狀);至於醫院病歷記載陰道的新裂傷,是上醫院前自己用指甲造成。
  看到這,你有什麼感想?
  假如你是馮滬祥,也真遭到菲傭誣陷,能有什麼方法證明自己的清白?
  請設身處地為他想一想,官司訴訟的七年期間,他要如何面對社會大眾,如何面對親朋好友?
  即使七年後獲判無罪,又有多少人相信他的清白?或是,仍武斷地認為菲傭之所以改變證詞,全是他家人私下花錢的結果?
  不管你怎麼認為,馮滬祥的一生,全被那位默默無名的菲傭給徹底摧毀了。
  人生真的很脆弱啊!
  即使像馮滬祥這種伶牙俐齒的人物,遇到這種事,也是百口莫辯!
  看到陳肇敏和馮滬祥的處境,我忽然領悟,不要再抱怨這個世界不公平了。
  不公平還是小事啊!
  許多時候我們明明蒙受不白之冤,然而,能跟誰說?
  誰有耐性聽我們的解釋?
  有些事真讓人百口莫辯啊!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