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我是老大》2012/3/23

  這篇文章是寫給身為父親的讀友。
  我是三個孩子的父親,而且已經有二十四年的資歷,在做父親這一途算得上老資格。
  今天老資格有些老經驗想要講。
  什麼是父親?
  或是更正確地說,父親在家中的地位是什麼?
  就中國傳統又古老的觀念來說,父親是家中的老大。
  為何如此?
  因為在早期的中國社會,父親是家中主要的經濟來源;尤其在兒女未成年之時,父親根本是家中唯一的經濟來源。
  我就是在這種家庭中成長。
  也因此,等我成年,初為人父的時候,雖然我不是家中唯一經濟的來源,但依舊「理所當然」地認為:我是家中的老大!
  什麼是「老大」?
  凡是我講的話都是對的,兒女不可以頂嘴;凡是我的要求都是必要的,兒女須盡力達成;凡是我做的事都是正確的,兒女不可以質疑。
  這種「我是老大」的作法,特別是在面對兒女的管教問題,或是與兒女意見不同的時候,格外需要落實!



  這種觀念如今可能改變了。然而,和我同一個年代成長的讀友,如果你今天身為人父,很少人不具備「我是老大」的觀念。因而我常聽到或看到許多家庭為了落實「我是老大」的政策,不幸爆發父子或父女之間的衝突。
  一旦爆發衝突,身為老大的父親,通常會使出「非得把兒女氣燄壓下去」的蠻勁。
  這種蠻勁對家庭的和諧無疑會產生致命的破壞。
  你的家庭是否存在同樣的問題?
  今天針對這問題,我想先談一談我自己,再談一談我的家庭。
  假如你是黃河渡的忠實讀友,應該了解我的脾氣。
  我年輕的時候很少跟同學吵架,通常是三、兩句不對嘴,上去就是三拳兩腳。
  暴力分子也好,問題學生也罷,都有那麼一點點。
  特別是碰上身強體壯,以為我不敢動手的惡人,我的忍耐力特別低,出手也特別狠。
  畢業以後任官,我的壞脾氣收斂許多,但獨斷霸道的個性依舊沒改。
  最典型的例子是只要在我的「管轄」之下,絕不容許讓我「不順心」的事情發生。
  例如我痛恨「大吼大叫」的管理方式。有一次進出港,我站在駕駛台指揮,船頭士兵因為沒聽清楚命令而延誤了片刻,站在我身旁的官員當場就對著船頭破口大罵。
  進出港結束,我把那位官員留下來,私底下嚴肅地告訴他,我注重船上的和諧,不喜歡官員在公開場合大吼大叫,以後請不要再犯!
  之後在我擔任艦長的一年多裡,再也沒有一個官員犯下類似的錯誤。
  可以這麼說,我是一個帶了點暴力氣息,主觀意識又很強的人──這種人一旦為人父,你認為他會如何面對兒女的管教問題?
  年輕的時候因為不夠成熟,偶爾我還會對兒女發脾氣。
  等到年紀漸長,尤其是最近十年,我「絕少」對兒子或女兒高聲講話。
  截至目前為止,兩個兒子小時候分別被我打過一次。
  雖然僅僅一次,讓我今天回想起來也是萬分後悔。
  如果能夠重來,不管他們犯了什麼錯,我都不會出手打他們。
  我會講、會說、會告訴他們「我認為正確的觀念」,但是不會動手打他們。
  另外,小女兒出生到今天十四年了,我沒有動手打過她一次。
  至於高聲訓斥兒女,最近五、六年都不曾發生──再往前是什麼時候,對不起,我記不得了。
  身為父親的你們,幾個做得到?
  別以為我的兒女十分乖巧。
  可能恰好相反!
  就一個「乖」兒女的條件──用功讀書、考好成績、管好自己、聽長輩的話、幫忙做家事……,最起碼在他們高中以前,真是看不出來啊!
  講一句良心話,有時候瞧見他們的行為,我是氣得暗暗吐血,牛脾氣幾乎要爆發出來!
  可是,絕大部分時候我都咬牙忍了下來。
  為什麼我能夠忍下來?
  我考慮到以下兩個因素:
  第一,家中不是單單「講理」的地方,它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元素,那才是凝聚家人最主要的力量。
  那個力量就叫:感情!



  跟一般人溝通,是先講道理,再講感情。
  面對家人,應先講感情,再講道理。
  或甚至只講感情,不講道理。
  好比說兒子犯了重罪,身為父親的你,直覺的反應是護著他,或是立馬將他扭送警局?
  不要跟我講道理,我想知道的是:身為一個父親的「直覺反應」。
  這麼說,似乎我是「愛之適足以害之」的父親!
  不是這樣。
  因為我還有第二個原因……
  我父親在家中就是抱著「我是老大」的心態(那個年代的父親,誰又不是如此)。他說一是一、說二是二,即使有時候我們對他的管教十分不滿,較嚴重的反抗也只是「沉默以對」。
  假如回答的聲音「硬」了點,那已經算是嚴重的抗議。
  激烈到了頂點,不過就是「奪門而出」。
  頂嘴、對罵,或是明言指責父親,在那個年代絕對是大逆不道,應該打入十八層地獄的惡行!
  就我的記憶,我們三個兄弟或姐姐,從不曾嚴厲指責過父親。
  他都是對的嗎?
  當然不是。
  然而他是家中的老大,誰有資格說他?
  那麼長的日子,我對父親強勢的管教方式,有什麼感想呢?
  對不起,毫無感想。
  沒有一次,當他的氣燄壓過我時,會讓我心服口服。
  也沒有一次,他厲聲斥責我的內容,能夠打進我的心坎。
  偶爾在報章雜誌看到某人對他父親的回憶,是幼時父親如何打他、罰他,逼他……,以致讓他今日受益良多。
  每當看到這類文章,我真懷疑作者是不是天生欠揍?
  什麼棒下出孝子、不打不成器……,去他的!
  最起碼,跟我來硬的是沒有用的。
  反而,我對父親記憶最深的一次,是幼校三年級的時候,因為不想繼續讀軍校,趁回家休假時和父親商量的往事。
  這段經歷我寫在《軍旅生涯廿七年(一)》,此處節略如下:

  由於日子過得渾渾噩噩,終於讓我失去了人生的方向。三年級時和兩個好朋友研究,三個人決定一起離開學校。
  我的成績很好,不可能因考不及格而退學,唯一的途徑是開除。
  開除既要賠錢又沒學籍,等於白白浪費三年寶貴的時光。
  可是,我不怕,或是說當時厭惡軍校生活。
  利用接下來的長假,北上回家和父親商量。
  父親一聽便極力反對。
  可惜,他那時已管不住我。
  我們也沒爭吵,只是各述己見、各有堅持。
  記得最後離家時,父親坐在門邊看著我,用有點哀求的口吻說:「你能不能繼續讀下去?」
  我堅定地搖搖頭。
  剎那間,父親眼中流露出幾許悲傷──這畫面很久很久以後仍能深深刺傷我。
  那天之前,父親都是以強者的姿態出現。
  那是他第一次求我,卻被我狠心地拒絕了!
  那天晚上坐夜車南下,我一夜不能成眠,一夜鬱鬱不已。


  甚至今天,當我坐在這兒寫這段文字,父親那時失望的眼神歷歷在目,仍然像一把刀子刺進我的心頭。
  這也是我這一輩子,感覺最對不起父親的一件事。
  也因為深刻地感覺「對不起」,日後才會生出那種「要聽話、要孝順」父親的念頭。

  這段經歷告訴我們什麼?
  「我是老大」的強勢管教,對兒女是沒有用的。
  反而柔性、退讓的方法,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其次,強勢管教不單沒用,還有負面效果──疏離了你和兒女之間的關係……,這也就算了,更別提會造成孩子日後行為的偏差。
  當孩子出現自我封閉、暴力、不合群、悲觀的傾向,第一個要檢討的是誰?
  是父母!
  父母的一言一行,管他是好或壞,會慢慢滲入孩子的骨髓。
  當然,可能你想反問我:父親在家中不是老大,難道兒女是老大?而當兒女頂撞你,甚至侵犯到你的時候,又要如何面對?
  對不起,這類問題太複雜了。
  這篇文章只是想告訴你:身為父親在面對兒女管教問題時,不要抱著「我是老大」的強勢心態。
  至於如何正確管教兒女,那是千言萬語都說不清楚的事情。
  不過,我一直堅信,管教兒女的要訣或許有千百條,但萬變不離其宗──父母的身教重於言教。
  給孩子一個溫暖的家,讓他們在自由以及充滿愛的環境中成長。
  果能如此,不管你如何教導孩子,十之八、九他會成為一個樂觀合群、體貼善良的「陽光青年」。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