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當信任瓦解,社會也就崩潰》2009/10/9

  最近在網路上讀到一篇文章,作者是《中國時報》獨立評論莊佩璋小姐,內容寫得真好,一針見血地點出今天中國人的問題。
  廢話不多說,先請各位看看這篇文章──《當信任瓦解,社會也就崩潰》:
  楊蕙如幾年前與信用卡公司鬥智大勝,獲得社會某些人士的稱許,各媒體也封她為「卡神」。楊蕙如最近開了一家網路顧問公司,並頻頻上媒體打知名度。
  筆者認為,一個是非不分、道德低落的社會,才會把類似楊蕙如的行為,視為英雄之舉。
  在美國,你去商店買東西,事後不論任何理由,都可去退貨還錢。因此,有一些人(一些台灣人和更多的大陸人)過幾天要出席重要宴會,就去「買」一套名牌衣服,穿去赴宴之後,再去退錢。
  美國商店還有一樁好康的事:買貴了,可以退差價。於是有些人就趁平時不打折,但是尺寸、顏色較齊全
的時候,把貨品買回來,等到大減價的時候,再把收據拿去退差價。
  這些人對自己的行為洋洋得意,還到處宣揚自己的聰明,甚至納悶為何眾多的別人那麼「愚蠢」,不會利用這個「漏洞」。
  把佔人家便宜看成「聰明」,把奸巧看成「能力強」,把挑撥族群看成「和解共生」,真的是價值錯亂了。
  從卡神,筆者想到了股神巴菲特。此地許多股友在討論巴菲特的選股標準,往往忽略了他一再強調的:他非常重視一家公司CEO的誠信,不夠正派的公司他絕不考慮。
  今天你會鑽法律漏洞,明天你掌權了,就會去修改法律,讓自己的違法變合法。這幾年來,我們看了太多這種例子了。
  一個像楊蕙如這種心態的人,在記者會上還以稱讚現任僱主的方式,貶損曾拒絕錄用她的人,就不會讓人太奇怪了。
  十年前,我帶年僅三歲多的兒子到美國旅行,寄宿親戚家。
  親戚拿了個全新的兒童汽車安全座椅給我,說:「這裡規定兒童一定要坐汽車安全座椅。這個給你用,因
為是借來的,請盡量不要弄髒,我還要還人。」
  兩週後,我還給他,他拿著半新不舊的安全座椅到量販店辦退貨。
  店員一聲不吭,錢全數奉還。
  親戚得意地對我說:「美國的商店,兩週內都可憑發票退貨,所以我們常來這裡『借』東西。有些大陸人甚至連電視都『借』哩。你說,美國人笨不笨?無條件退貨的漏洞這麼大,他們竟然都不知道!」
  隔年,我到日本,在當地做事的台灣朋友招待我,出入都開車。我問:「東京地狹人稠,不是很難停車嗎?」
  「沒那麼嚴重啦。政府規定要有停車位才准買車,所以車子並不像你想的那麼多。」他說。
  「哇!那你有停車位嘍?一定貴得嚇死人對不對?」
  「你怎麼跟日本人一樣笨!先租個停車位,等車子掛牌後,再把停車位退掉,不就解決了?」
  幾天後,換成日本朋友招待我,待遇淪為兩條腿加地鐵。
  他客氣地說:「東京養車容易,養停車位難。所以只好委屈你擠地鐵了。」

  我馬上向他傳授「破解之道」。
  沒想到他沒有「悟道」的狂喜,只淡然地說:「真要鑽漏洞,其實到處都是,比如家母住在鄉下,我把戶籍遷過去再買車就可以了。但是,我實際上就住東京,沒停車位卻買車,左鄰右舍會怎麼看我?開車上班,我怎麼面對同事、上司?正派的人不會這樣做。」
  美國商店無條件退貨的機制與日本到處漏洞的法規,都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
  當「信任」瓦解,社會也會崩潰。
  也因此,他們可以容忍政客做錯事,卻不容許政客說謊。
  台灣呢?
  我們則是「假到真時真亦假」,每個人都虛虛實實,整個社會是在「懷疑」的基礎上運作。
  但即使已是防弊重於興利,結果還是「敢的拿去」。
  中國「信託」的「信用」卡,遭「卡神」套利百餘萬元,社會卻站到「卡神」那一邊。
  「信託」與「信用」,難道是反諷個人想法思維影響行為,而個人行為又可擴及影響企業服務、社會運作

  記得去羅馬搭乘地鐵時,發現有售票機卻沒有驗票機。當場起了疑惑,到底要如何確認乘客有沒有買票?那這樣地鐵不就鐵定虧錢嘛?
  這是我們的習慣想法,總是想要替自以為的小聰明或貪小便宜尋求應對之道。
  對於義大利人而言,我們會問這種問題才奇怪。
  搭車為啥不買票?乘車怎麼可以不買票呢?兩方想法當下有了差異。
  如果你真想知道是不是可以不要買票搭車?可以,的確可以入站搭車。但是你要確保不會被富有正義感或是雞婆的義大利人發現,因為他八成會去舉發你。到時候罰款可就是車票價的數倍,而且丟臉還丟到國外去,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建立信任,不容易,卻很重要!
  當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
  路,走對了,就不怕遙遠。
  在紐約,有一次參觀有名的「大都會博物館」。付了錢,櫃檯給我們一個約十圓台幣大小的金屬片門票,有兩條夾子,方便我們別在衣領上。
  友人告訴我參觀中途可以隨時出
來,如果還要再進去,門票就不用繳回,可以憑原本的門票再進入。確定不再進去參觀,就把門票丟入門口的壓克力玻璃櫃中。
  我問:「門票的形式、顏色,有每天換嗎?」
  朋友回答:「沒有。」
  「那會不會有人把門票帶回家,過了幾天再來呢?或是十個人進去只買五張門票,其中一人再把門票帶出來給其他人?」
  朋友大笑:「只有台灣人會這麼想。美國人想法單純多了,進去就是要買門票,不再進去,就繳回門票。基本上美國人相信大家都是守法的好人,所以門口工作人員很少。」
  剎那間讓我覺得很慚愧。
  我們的防弊多於興利的觀念,鑽漏洞的念頭竟是文化的一部份。
  最近幫台積電上課,發現台積電的餐廳跟科學園區的其他廠商一樣,採用外包模式,一樣乾淨整潔明亮。所不同的是餐廳沒有人幫你打菜,要吃什麼一切自己來,發水果的地方貼了一張紙條──每人限拿一袋(洗好切好的)。連入口處也很少有人在管,進餐廳自己用識別證刷卡,月底自動從薪水中扣除。

  一位台積電副理告訴我:有一位員工被抓到吃飯沒刷卡,第一次警告,第二次就開除。
  當彼此信任度越高,管理就越少,彼此方便,成本自然下降,工作也越愉快。
  相反的,彼此猜忌、防範、圍堵、監督……,不但降低生產力,工作也被動、不愉快。
  各位親愛的夥伴,您是否也發現當您和周遭朋友、同事處於信任的環境中,做起事情來都非常的有效率,而且默契十足;但是,處於猜忌和不諒解的情形下,任何事物都進展的很不順利?
  您瞭解了這道理,從現在開始,就將心胸打開,用開放的心情,信任的態度,來對待每一位夥伴;或許剛開始,會發現,吃了很多虧,大家都還是防來防去,那是因為您的夥伴還不習慣您的處世態度。
  記得﹕堅持,對的事情就要堅持。
  堅持才能天長地久。
  路,走對了,就不怕遙遠。

  看完這篇文章,有什麼感想?
  不覺得「耍聰明、鑽漏洞、找捷徑、拉關係」,正是我們身旁人普遍的做事方法?
  以前覺得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嗎?
  這篇文章明確地告訴我們:這是很壞的習慣。
  事實上,這個社會大部分人的價值觀、是非感,都混淆了。
  中國人的第一大優點就是聰明。
  絕不是因為我是中國人,為了安慰鼓勵自己的同胞,才講這種話。
  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感覺。
  甚至,我曾經為此寫了一篇文章《中國人好聰明啊!》
  可是,也因為聰明,使得中國人不願意腳踏實地、一步一腳印地做事。
  是不是聰明的民族最後都會變得比較奸巧、喜歡賣弄聰明?
  試看猶太、中國,以及日本這三個民族。以下的民族特性可能有點武斷,但的確是我的感覺:
  猶太人既聰明又務實。
  中國人聰明卻不務實。
  日本人不是很聰明卻很務實。
  假如你同意以上的觀點,就應該得到下面兩個小結論:
  一、務實比聰明重要。
  二、聰明不是奸巧的藉口。
  還有什麼原因?
  民族的劣根性?
  不!沒有一個民族的本質是天生的惡劣或優秀,那都是長久以來歷史與環境的因素所共同造成。
  例如開車。美國地廣人稀,駕駛曉得在沒有號誌燈的路口禮讓行人;台灣地狹人稠,人車爭道是街頭常見的畫面。而其原因,我曾經在《島國島民》一文中解釋過。
  同樣的,中國人不務實,也有它的歷史背景。
  不務實的另一個講法就是鑽漏洞。
  什麼是鑽漏洞?
  有洞可鑽的前提是存在一個「規定」──規定你這麼做,你卻遊走法律的邊緣鑽漏洞。
  誰是「規定」的制訂者?
  領導者、政府。
  為什麼中國人不喜歡遵守「規定」?
  因為長期以來,中國的政府經常站在「欺侮人民」的立場。
  帝制時代就不必講了。
  現今兩岸的政府,哪一個又真正做到「為人民服務」?
  台灣比較好一點,可惜官員熱中於內鬥,沒有太多剩餘的精力為人民服務。
  大陸那邊就「亟待改進」。
  假如你曾經在大陸做事,和他們的公務人員打過交道,肯定會非常意外他們是如何的囂張!
  尤其在偏遠地區。
  為人民服務?嘿,不必了,他們不吃人民就不錯的了。
  沒聽過一個笑話嗎?
  為什麼大陸的黑幫問題不嚴重(不必懷疑,的確如此)?



  因為大陸最大的黑幫就是政府。
  由於中國長久以來政府始終站在欺壓人民的一方,久而久之,人民表面雖然服從,心裡其實是一百八十個不願意。
  沒發現嗎──中國社會一旦發生人民和政府對立的事件,管他誰對誰錯,民心絕大多數都站在「受壓迫人民」這一方。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
  歐美民主先進國家,人民示威活動如果不遵守規定,警察是毫不客氣地棍棒相向,那血腥畫面經常看得我觸目驚心。
  能夠想像同樣的鏡頭出現在台灣,會產生何等嚴重的後果!
  為什麼台灣的鎮暴警察不敢那樣毆打「不遵守規定」的人民?
  再舉一個例子。
  二十幾年前我住在桃園市區,每天清晨必須徒步經過鬧區,到火車站一帶搭乘交通車,前往位於大直的海軍總部上班。由於那時間還早,路上沒有幾個行人,清潔隊員也還沒有開始打掃,路面的狀況因而格外顯眼──垃圾之多、之亂,常常令我感嘆台灣人怎麼一點公德心都沒有!
  有一天下班,我反向從火車站走回家,才下車就碰上一個餐廳的服務生,硬是塞了一張促銷單到我手中。
  我看了看,覺得沒用,想要丟棄,因而一路注意哪兒有垃圾筒。
  沒想到,從火車站到我家,可能超過四、五百公尺的距離,全在中正路鬧區,路旁竟然找不到一個垃圾筒!
  市政府的官員到底在想什麼?
  期望每一個逛街的行人都能夠把垃圾帶回家?
  不要單聽一方的抱怨,所有事情都是相對的。
  一個民族之所以是什麼德行,必然有它的歷史成因。
  所幸,中國已經慢慢從專制、獨裁的政治環境中走了出來。
  希望中國人也能夠因而慢慢地改變。
  改變什麼?
  多一點腳踏實地的愚人,少一點自認奸巧的聰明人。
  假如你自認聰明,喜歡戲耍別人,請從今天就改掉這個壞毛病。
  假如你有權力決定下屬的升遷,請不要提拔這一類奸巧,又自認聰明的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