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誰是誰非》2013/9/22

  首先請大家看一則老新聞。

  台中市陳姓女子途經台21線(南投縣魚池鄉路段),被移動式測速照相機拍到超速,她認為警方未依規定在前方設置「前有測速照相」警示標誌,提出申訴後,警方竟出示照片,證明當天「移動式告示牌」就掛在路燈桿上,但她懷疑這是警方事後才懸掛的告示牌。
  然而南投縣警局交通隊長陳諸成說,員警掛上移動式告示牌後,會先拍照存證再測速照相,不可能事後補拍,法律上站得住腳,但因民代反映不妥,未來會減少在上述路段測速照相。
  陳女指出,她每星期從台中到南投縣魚池鄉探望父親2次,行駛台21線超過3年。去年10月10日下午2時,她與丈夫行經魚池鄉大雁隧道後,在下坡彎道、指標52.8公里處被拍到超速(速限60公里),她超速29公里,已繳罰鍰1,800元。
  後來想到,交通法規不是說,警方取締超速須在拍照點前100至300公尺設置警示標誌?印象中當天未見警示牌,遂向台中區監理站申訴。
  〔記者張瑞楨/台中、南投報導〕

  看完這則新聞,你有什麼感想?
  類似的新聞在台灣不少見吧?
  留學時我在美國開車,曾經有兩次超速被逮的經驗。
  一次是通過山頂之後的下坡筆直路段,警車藏在大樹的後方,粗壯的樹幹遮沒了半個車身,警察又躲在車頭的後面。
  另一次更離譜,我開車前往紐約長島的郊外,當地道路狹窄,路邊盡是齊人高的樹叢,警車就「隱身」在綿密樹叢中間的一小塊空地。
  真是防不勝防啊!
  兩次超速被逮,我能說什麼?
  車速限制是法律。超速者違法在先,有什麼資格責問警方「不預先示警」?
  取締超速必須在拍照地點之前100至300公尺設置警示標誌──這是什麼邏輯,到今天我也想不透其中的道理?
  這和搶匪要求警察在現身抓人之前,必須先鳴笛示警30秒,不有異曲同功之妙?
  除非法律有問題──若真有問題,應從修法著手;否則犯法就是不對,怎麼會「理直氣壯」地質問執法人員?
  更有意思的是執法人員,竟也把這種莫名其妙的質疑當成合情合理的正事來辦。
  這是「是非不分」或「據理力爭」?
  台灣另外一個奇怪的現象是漫山遍野的名嘴,這中間有「不算少的一部分」,不單無法善盡「文化人」的責任,反而盡以「危言聳聽」來分化我們的社會。
  偶爾在節目中聽到某名嘴講出「警人之語」,我還在奇怪他是如何得知如此隱密的內幕?卻不料,第二天就遭到現世報──某事件證明他前一晚的指控是全然的錯誤。
  每每看到這類新聞,我都好奇那位名嘴要如何面對社會大眾,他又能想出什麼理由解釋?
  沒想到當晚同一個叩應節目,他好像什麼事都不曾發生一樣,依舊老神在在地放言高論。
  可悲啊,誠信在我們這個社會似乎不值一文。
  明知實話對自己不利,卻仍堅持說實話的是大傻瓜啊!
  這難免讓我想起美國海軍軍令部部長(海軍最高階長官,相當於我們的海軍總司令)耶利米.布爾達上將(Adm. Jeremy Boorda)。


相片一:右邊那位拿著麥克風講話的就是布爾達上將

  布爾達上將的從軍路非常奇特──從最基層的士兵,一路爬升到最高階的長官。他在美國海軍可說是樣板人物,也是官兵心目中的偶像。
  然而1996年5月16日,他於軍令部部長任內,在自己的寓所舉槍自盡!
  再根據遺書說明的原因,只因為他穿著軍服時,曾經佩戴一枚他不曾獲頒的「V」字勳章。
  更不幸的是,那張佩戴勳章的相片被美國《星期週刊》雜誌所揭露。
  就在《星期週刊》的記者要專程採訪布爾達上將,聽他對這件事有什麼解釋之前,上將羞愧地在寓所舉槍自盡。
  很奇怪的反應是不是?
  海軍軍令部部長位高權重,竟然為了「錯戴勳章」這種小事而自殺?
  不就是「不小心」把一個「不屬於自己的勳章」掛在胸前嗎?
  這件事如果發生在台灣,能夠想想當事者可以找出多少理由解釋嗎?
  可是在美國,事實就是事實,真相不容辯駁。
  再簡單一句話,這就是不誠不信!
  不誠不信不單會摧毀一個人的前途,也足以讓他無法立足於社會。之後不管走到哪裡,人們都會用奇怪的眼光看著他──正是這股來自社會的巨大壓力,最終讓布爾達上將選擇了自殺。
  誠信不重要嗎?
  聽過日本知名高級料亭「船場吉兆」事件吧?
  船場吉兆比起台灣的「三井」日本料理,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2008年5月4日,船場吉兆發生將客人吃剩的生魚片、鹽烤香魚等食物回收,再販售給其他客人吃的不名譽事件。
  儘管事發後該店總經理親自出面,沉痛地向社會大眾道歉(相片二),並再三保證日後絕不會發生類似事件。可是,重視誠信的日本人卻不給他們任何機會,致使該店生意一落千丈,有時甚至一整天都沒有客人上門。


相片二:船場吉兆召開記者會,總經理湯木佐知子向社會大眾道歉

  這沉重的打擊讓船場吉兆在醜聞發生24天之後的5月28日,不得不宣布歇業倒店。
  類似事情如果發生在台灣,會有什麼結果?
  記得前一陣子發生的「胖達人麵包」事件吧?


相片三:國內知名麵包店「胖達人」

  胖達人是台灣知名的連鎖麵包店,標榜「一切天然」,完全採用「天然酵粉」,可是私底下卻偷偷加入人工香精。
  這事經由網友揭發,開始時胖達人還堅不承認,並揚言要提告那位散播謠言的網友。直到事情越鬧越大,胖達人才不得不承認,也迫使他們暫停營業。
  不過,暫停營業僅僅3天,胖達人隨即重新開幕。
  重新開幕的結果是什麼?
  請看看當天《中時電子報》的這則新聞標題:



  沒有錯,店裡人滿為患,麵包很快被搶購一空。
  當然,你可以說那是顧客拿過去消費的發票來兌換麵包,所以現場搶成一團。
  假如你也這麼認為,我們不妨再看另外一項指標。
  胖達人的母公司是「基因」公司。
  基因公司的股票從出事前8月20日的最低價90元,到事發後一路跌到9月10日的60.2元──短短16個交易日,股價足足掉了33%。
  看起來是罪有應得,不是嗎?
  可是,再之後基因的股價一路狂飆,截至我寫這篇文章的9月22日,股價已高達96.9元──更短的8個交易日,股價足足漲了60%!
  這就是台灣!
  今天之所以談這個令人難過的話題,是因為先前寫《給馬總統掌聲》一文引來的讀友回響。
  某些讀友來函寫得非常之細、分析得非常專業,讓我也不知該如何回答。
  我不是法學專家,對政治也沒興趣,只能講一講我對這件事的整體「感覺」。
  感覺固然抽象,但往往它是幾十年經驗的累積。
  許多人把「馬王鬥」說成是「外省人欺侮台灣人」,你以為呢?
  我認為這件事若真扯到「誰欺侮誰」,那應是「奸巧人欺侮老實人」,而不是「外省人欺侮台灣人」。
  其實,管他誰欺侮誰,也不管這場內鬥的結果是什麼,我肯定台灣人民是最受傷害的一群人。
  講幾個數字你會明白。
  中國大陸最近十年人民平均薪資大約漲了十倍,台灣大約掉了十%。
  2012年,台灣人民的平均收入為美金21,592元,新加坡是我們2.34倍的50,714元,高居全亞洲第一,甚至超越美國的48,147元。
  同樣是華人社會,為什麼大陸能、新加坡能,台灣卻不能?
  這問題不值得台灣人民冷靜下來、拋去藍綠立場,好好想一想?
  華人聰明、努力,只要不搞政治鬥爭,把精力專注於經濟,怎麼可能搞不出名堂?
  沒聽過一句順口溜嗎──不到台灣不知道文革還在搞?
  台灣政治掛帥、內鬥了十幾二十年,這種惡質現象還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