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臣服》2017/6/2

  「臣服」是最近一段日子,我大兒子一而再、再而三提倡的理論。
  從開始我是依稀了解,到後來大致明白,最終完全同意。
  這就是一個典型的臣服過程。
  不過,真正的臣服理論沒有那麼簡單。
  那是一種心境的轉變,需要時間慢慢培養,由內而外,終而造成外在行為與內在心境都出現變化。
  至於什麼是臣服理論?它在生活中又扮演什麼角色──我不多講,以下轉貼我大兒子的一篇文章。
  文章雖長,讀起來卻不枯燥,希望你會喜歡。

《一場臣服的冒險》作者:黃新

  應朋友的邀請,在上週(4/29–4/30)參加了NASA駭客松台北站(黃河註:NASA是美國國家航空及太空總署,「駭客松台北站」是NASA在台北舉辦的一場程式或短片設計競賽)。本來以為這會是一場充滿程式與汗臭的崩潰營隊,但沒想到卻是一場頗富哲思的心靈臣服之旅。因為實在是太妙的經驗了,於是決定要記錄下來,和大家分享。

「臣服」的概念

  我接觸到臣服(Surrender)是在《臣服實驗》這本書,主要在講放下自我內心的批評,很多事情我們其實也無法掌握,就讓事情自然發生就好。摘錄作者米奇(Michael A. Singer)的一段話:

  生命很少以我們希望的方式開展。生命的範圍是全宇宙的。形成我們周遭生命之流的過程並非在我們出生時才開始,也不會在我們死的時候停止。任何時候顯化我們眼前的一切,其實真的非常了不起,那是各種力量在數十億年間相互作用所產生的結果。對於正在周遭展現的事物,我們連一丁點影響力都沒有,但我們還是一直走來走去,試圖控制和決定發生在生命裡的大小事,無怪乎我們會這麼緊張、焦慮和恐懼。
  如果我們尊重生命之流,並運用自由意志來參與它展現的一切,而不是與之對抗,會發生什麼?呈現出來的生活品質會是什麼面貌?會僅僅是毫無順序或意義的偶發事件集合,或者,在宇宙其他部分呈現的完美程式與意義,會同樣展現在我們周遭的日常生活中?

  其實有點像是東方「船到橋頭自然直」或「天無絕人之路」的概念。既然很多事情的發生,我們根本無法控制,那我們何必焦慮呢?書中米奇分享了他長達40年的「臣服實驗」,看看順應生命之流會帶給他什麼。
  而我最近也常為許多事情感到焦慮,前陣子一度有情緒的低潮。後來接觸這本書,於是決定我也要來臣服一下試試看,而上週的NASA駭客松就是我一趟實際的臣服之旅。走完這趟臣服之旅,我只覺得……,生命真的是非常奇妙!

駭客松的邀約

  大概一個月前,一個朋友找我參加今年2017NASA駭客松。一直以來我都很想要參加駭客松,而且這次是NASA主辦的駭客松,感覺超酷的!但這時內心就出現擔憂:「要用NASA的太空資料耶,那些科學知識我根本不懂啊,感覺超難的,去了什麼都不會感覺超丟臉,還是算了吧!」
  不過前幾天才剛看完《臣服實驗》,剛好在心中決定要試著臣服看看。因此決定放下心中多餘的憂慮和批評,順應生命就好。反正也一直蠻想參加駭客松,不會就算了,說不定隊友很罩,有人找就去去看吧!

鬆散的團隊

  印象中之前朋友參加駭客松,都會預先討論好企劃內容,畢竟當場是要實作東西的,事前當然要準備一下。接者我們就開始約見面,但可能剛好碰上期中考,其他成員們又有很多報告要寫,因此怎麼都約不成。這時候我內心的批評又出現了:「這群人不知道在幹嘛,到底有沒有心參賽啊?乾脆退出好了!」
  但再想起臣服這件事。或許比賽不是重點,而是生命想帶我認識某些人,或是想教我使用NASA的資料,說不定在未來可以用上。好吧,就去沾沾水也好,去感受一下駭客松的氛圍也不錯,至少就參加過駭客松了,而且說不定能看到有趣的作品呢。
  於是後來就放棄任何的價值判斷與批評,不抱著任何的想法,輕輕鬆鬆去參加駭客松。

共同興趣是哲學!?

  到了駭客松和大家碰面時,才發現我們這組很「不科學」,只有一位略懂地球科學,另外兩位是廣電背景(然後有一位臨時決定棄賽不來了)。而且最妙的是,她們的共同興趣是哲學,她們都是「哲學星期五」(黃河註:一個社團組織)的志工。
  這時已經開始覺得生命很神奇,哲學這類的知識是我在接觸《臣服實驗》後才開始感興趣。而就在我開始感興趣時,生命就帶我認識這些人。說不定駭客松真的不是重點,就是要帶我認識她們而已。

不科學的比賽題目

  接著我們一起去吃早餐,一邊研究比賽的題目。對於題目,其實我心中一直很焦慮。畢竟一般駭客松多以程式開發為主,但不知道像我們這樣的團隊,到底可以做些什麼……。
  結果發現今年駭客松的題目蠻特別的,除了常見的程式、資料分析題目以外,也有很多完全不用寫程式的題目。比如說有一題叫「晚餐吃什麼」,要設計出有利於環境永續發展的食譜;或是「小空間,大創意」,要設計出在火星任務中,適合研究人員居住的小屋。後來我們選的題目是「地球超級酷」(Earth is Cool),要製作一支影片,來呈現地球是多麼特別的存在。
  接著我們討論腳本,彼此分享了一些我們喜歡的影片。像是TED-Ed《沒人知道答案的問題》,講到現在科學家對宇宙的猜測,說我們可能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物(因為無法證實,所以只是假說的一種)。我很喜歡這部影片思考問題的方式,比較不科學,而充滿想像力(反正這些問題目前無法證實)。
  另外我們也很喜歡得獎短片《Plug & Play》這樣的動畫風格,和隱晦的表現手法。是說當初我自己看的時候,美學經驗不足,沒什麼想法。但想不到夥伴們都很喜歡,還很激烈地討論這部影片到底想說什麼。真的是有趣的隊友。
  根據我們喜歡的影片,我們決定「地球超級酷」要以愛為主軸,從外星人的視角來切入,再加上稍微隱晦的表現手法。於是我們想到一個有點挑釁的劇本:「地球毀滅了,整個地球的記憶凝聚起來,變成了一張CD之類的東西(類似電影《Lucy》的概念)。這時候有個外星人來了,拿出MacBook開始播放這張地球的記憶。外星人看著畫面……,露出驚訝的表情……,然後就結束了。」
  這種手法感覺雖然有點胡鬧,但其實當代藝術中還蠻常見的。感覺就有點像是把「地球超級酷」這個題目丟給觀眾思考,藉由外星人驚訝的表情,觀眾內心就會想像「他看到了什麼?」,然後再腦中形成他覺得「地球很酷」的理由。
  不過我們覺得在駭客松做這種影片還是太冒險了,應該不會有人理解。所以我們還是決定把「地球的記憶」的實際內容做出來。

製作過程:不知道自己要幹嘛

  在製作階段,有人負責畫圖,有人負責編輯動畫,而我完全不知道要幹嘛,心裡突然又有些焦慮。不過既然都來到這裡,就自己找些事情做吧!於是我就開始自己研究NASA Open Data,看看用程式可以撈到些什麼資料,然後也找找可以用到的音樂等。



  這張圖是4/29當天NASA拍到的圖,這是NASA的EPIC開放資料,後來有用在影片中。有興趣可以查看《NASA的EPIC資料網站》。

  我們小組的氛圍真的是挺輕鬆的,大概組員們都是些不喜歡緊迫生活的人吧(不像我常常關在家裡寫程式,嗚嗚……)。所以做沒多久,就被大家抓去散步。那天下午陽光很溫暖,台大的校園很美,我們邊走邊聊了一些關於生活和冥想的話題。
  後來一起工作到午夜,大概該有的動畫片段、照片素材都準備好了。大家都不想在會場過夜,討論後就決定由我先剪片,然後隔天再由她們到現場來簡報。
  但這個比賽其實還有所謂的初審。初審會先篩掉完成度不足的組別,通過初審才能上台簡報,才有被評審的機會。其實這時小組氣勢蠻低迷的,覺得應該連初審都沒機會過,大家還在講說乾脆不要剪了,好好睡覺比較重要。但想說都走到這一步了,還是堅持一下吧,雖然很可能初審都不會過,但我自己還蠻想把這部片剪完的。以前在美術館看到這種作品,都覺得很無聊、看不懂。但這次我要自己做這種「好像看不懂在幹嘛」的影片,反而覺得有點興奮。

  成果影片「Ear this Cool……, is it?」

  (黃河註:想看成品的讀友,請點選以下圖片)



  我回家剪到大概早上7點以後,寄給組員們我就去睡覺了。後來組員們起床看到影片,又再重新剪輯了一下。這個經驗對我來說也蠻妙的,因為我們並沒有很詳細的腳本,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組員居然可以針對我的東西再剪輯,表示我們的想法真的有通。雖然影片很抽象,但我們彼此都能看得懂。
  影片大致的劇情就像前面說的:地球毀滅了,關於地球的回憶凝聚成一團能量,某天有外星人來觸摸這團能量,然後看到地球的回憶。而地球的回憶片段大致上依循地球的歷史,從地貌生成、到海底生物出現、陸地生物出現,然後人類出現、科技發展、戰爭、演變到現代社會,並且用「愛」去貫穿整個時間軸(即使是戰爭,也是人類展現對「國家的愛」,至少我是這麼想的)。在音樂上也做出對比,外星人是處在太空,音樂是NASA在太空錄到的比較「無生命」的雜音,而地球的回憶片段則用比較「有生命」的旋律。總體來說,人類的「靈性」就是我們認為地球最獨特的地方。

駭客松比賽結果

  後來我一覺睡到下午兩點,醒來只看到隊友們回報說,通過初審了!有點驚喜之餘,就決定還是來駭客松會場一起看看。我抵達時隊友們也簡報完了,聽說簡報完評審們面無表情,還問了「妳們的東西跟NASA之間的關聯是什麼?」之類的問題。然後隊友好像回答說,NASA的精神是探索未知的事物什麼之類的,我也記不太清楚,總之回答得很好。
  然後我們就一起在會場等待,最後的結果真的讓人又驚又喜。


獲獎留影(不必註明誰是我大兒子吧)。

  我們不只得獎,還得了兩個獎!謝謝「婦女權益促進發展基金會」與「國家實驗研究院國家太空中心」,這真的給我們很大的鼓勵。能知道我們做的東西有人能懂,實在非常令人感動。

一場順應生命之流的冒險

  雖然最後是因為得獎,幫比賽劃下了完美的句點。但因為我們得失心都不重,所以即使沒得獎,這整個過程還是蠻愉快的。這整趟旅程對我而言,真的是很奇妙的體驗。我最近開始接觸哲學和冥想,也對比較抽象的藝術有點興趣,然後機緣就帶我認識了這樣的一群人,還一起做了以前我不可能做出來的作品。
  從朋友邀請、團隊討論,到實際比賽的每個階段,我的心中無時無刻都在價值判斷。我可能因為NASA資料太難,沒有勇氣出賽;可能因為隊友太忙碌,覺得很瞎而退賽;也很可能因為太在意得失,硬要做隊友們不熟悉的程式題目,而導致結果不好。要是我沒有放下這些心中的批判,這整件美好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看到這邊,你可能會覺得我根本在鼓吹「不要準備」的僥倖心態,或是在鼓勵大家當YES MAN,什麼事情都答應。但事實上「臣服」的重點不在此,臣服不是「被動」或「自我放逐」。臣服的重點在心態,有些事情你明知很重要,那當然就要事先準備。但對於那些「你無法掌控」、「已經發生的事情」(比如說大家都沒空討論),就抱持一種船到橋頭自然直就好,不要對結果太在意,就當作是生命需要你出現在其他的地方。
  去年我其實也經歷了一段很糟糕的衝突,整個人身心靈都陷入一種焦慮跟低潮。但也因此,後來認識了叮叮咚這群人。在這裡我閱讀了很多新的書、認識新的人、鑽研新的知識,也寫了很多文章,這些都是以前我根本無法想像的。就像臣服在說的,說不定生命的所有事件都有其目的,是要帶你走到另一個地方。
  因此,對所有事情都保持平常心就好。即使結果不好,內心仍然保持平靜,不要影響到生活。工作的成敗不會是人生的全部,隨時都放開心胸,就能夠活得很自在,然後滿心期待各種新的可能。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