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兒女的教育(下)》2007/9/28

  看完《她們這一家人》,你有什麼想法?
  坦白說,每當我想到這篇文章的內容,就感到萬分慚愧。和趙小蘭的父親相比,我是不負責到了極點。
  可是,同一時間,我又想到我自己。
  講句有點自吹自擂的話──我對今天的自己,十分滿意;不單是滿意目前的生活,更滿意擁有獨立的個性和自主能力。
  假如能把龍龍教育成我目前的個性,我會很滿意。
  於是,我開始思考我的成長環境。
  我們這一代(三、四、五年級生),父母對我們的付出,幾乎就是把兒女「養大」。
  講起來好像有點無情,然而是事實。在物質貧乏的年代,兄弟姊妹的人口又多,父母能把兒女養大已然不易。
  除了養大,父母很少管我什麼、告誡我什麼。
  即使有告誡我什麼,可能也沒放在心裡,因而不記得。
  我在自由自在的環境中成長。學生時代,父母絕少問我考試的成績。初中(振聲私立中學)、高中、五專、軍校聯招,全都是我單槍匹馬前往應考。
  聯考都如此,其他事可想而知。
  生活方面,父母也很少管我。原因之一是父親在軍中,一個月見不了幾面,想管恐怕也無從管起。至於母親,這輩子都忙於填飽我們兄弟姊妹四張口,偶爾有點空閒,常也忙於教會的工作。
  直到今天,我都自由自在慣了,非常討厭別人在我耳邊嘮嘮叨叨。也因此,我從很小就認清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除了我自己,誰也不能為我負責,誰也無法左右我。
  而我也相信,真正的人生是要自己親身走過才算數,別人怎麼教都有限!
  不是嗎?許多事情我們之所以有深刻的體會,是因為我們碰過、體驗過。至於體驗出的那個道理,不早在我們年輕的時候就聽別人講過?
  聽完,左耳進、右耳出,沒發揮任何效果。
  父母應該如何訓練兒女?
  讓孩子自己去處理、面對、體會他的人生。孩子能有所心得,因而成就某些功業,是他的福分;否則,也是他的命。
  所以,對於兒女的教育,我決定給他們充分的自由,讓他們認清「自己的人生要自己面對、自己負責」。
  其次,我還相信「收斂到極限就是發散,發散到極限就是收斂」。
  再講白一點,就是「物極必反」。
  當你任由孩子自由自在發展,你以為他們會自由到什麼程度?
  許多時候人們之所以渴望,是因為他們無法完全擁有。
  例如每個人都喜歡吃龍蝦。但是,假如天天吃、餐餐吃,誰還喜歡吃?
  又好比,當你富裕到花錢無所顧忌,花錢還可能帶給你快樂?
  有個朋友告訴我一個故事──小時候有一次過年,他和弟弟為了搶喝汽水而大打出手。他父親看到了,一句話沒講,出去買了一打汽水,回家強迫兄弟二人各喝六瓶。
  他父親的管教方式令我印象深刻。
  後來面對兩個兒子天天迷上網,我採取類同的方法。有一天把兩兄弟找來,誠懇地說,如果他們真喜歡上網,喜歡到遠遠超過讀書,只要他們同意,我願意到學校幫他們辦休學。先在家澈底玩個一年,再決定要不要上學。
  他們沒敢說好。
  我敢保證,假如他們說好,第二天我就到學校幫他們辦休學。
  不要不信,我就是這樣的父母。
  也因為我連辦休學都敢,他們在家熬夜不睡,到學校睡覺的行為,我也視若無睹,從此不再規勸什麼。
  對於兒女,父母不必,也不應擔心太多。從小什麼事都照顧得密不透風,長大以後必缺乏獨立的精神。
  每當參加學校舉辦的家長會,對那些「啥事都管」父母所提出的問題感到自嘆不如。例如,某次參加小兒子的家長會,一位家長情緒激動地反對學校選的英文教材。一開始我還沒聽懂,後來才曉得,實施教改以後,學校可以從教育部審定的眾多教材之中,選定某一本當成學生的教材。
  那位家長氣憤填膺地說,全桃園縣的國中都選甲教材,為什麼唯獨本校選乙教材?
  聽完那位家長的意見,我甘拜下風。我壓根不關心兒子讀什麼教材,不僅沒問過、看過,更不可能去打聽別的學校選什麼教材。他還能把全縣國中的教材都打聽清楚,能不令人佩服?
  這種家長能教育出什麼獨立個性的兒女,我實在懷疑。
  看到這,可能讀者想問:倘若放任兒女自由發展,父母的責任又是什麼?
  我覺得父母的責任是以身作則,提供兒女一個溫暖、和諧、無憂無慮的成長環境。
  肯定要以身作則,因為兒女在不知不覺中會模仿父母的行為。
  例如我看書寫作時喜歡聽輕音樂,偶爾還要喝一杯不放糖的咖啡。我那看似叛逆的龍龍,國中就開始喝不放糖的咖啡,屋裡也經常播放音樂。
  至於提供一個溫暖、和諧、無憂無慮的環境,是希望他能把家當成一個休息站,一個他累了就想回去的地方。
  某些父母沉迷於麻將,晚餐就拿幾百元叫兒女到外面自己吃。
  某些父母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沒事還吵到要離婚。
  某些父母沒事便坐在電視機前,看連續劇就流淚,看叩應節目就跟著大罵。
  某些父母不務正業,盡幹一些偷雞摸狗、違法亂紀的勾當。
  這種父母,不管如何管教小孩,又能教出什麼名堂?
  所幸,我和老婆大致做到我心目中父母的責任。我們家的小孩在家裡幾乎沒有任何壓力,不僅不會有離家出走的念頭,龍龍還經常帶同學回家,三、四個算是少的,偶爾有十幾個留下過夜。
  這樣全然自由的環境中,龍龍有什麼表現?
  最明顯的是從國小、國中,到高中,成績越來越差──講來好丟人,是不是?
  成績不可能不變差。國小的時候大家都不太讀書,所以偶爾可以考第一名。國中以後部分同學補習,成績便開始下滑。高中的時候幾乎全都補習,而他拒絕補習,成績自然殿後。
  更可笑的是,別人考前都熬夜通宵,他越到考試卻睡得越多。
  為什麼睡得越多?
  因為接近大考時玩得不安心,可是又讀不下書,只好埋頭睡大覺。
  我不為龍龍的前途憂心嗎?
  當然憂心!
  可是,我又堅信,他終究有開竅的一天。而且,他的課業雖然日漸下滑,但是日子過得很快樂、個性善良、沒有不良嗜好、社團活動十分活躍,又精通吉他、美術、電腦。即使考不上一流大學,未來到社會也應有不錯的工作機會。
  樂觀進取的生活態度遠比一紙文憑要來得重要。
  堅信歸堅信,私底下我也惶恐,並暗自祈禱,希望龍龍能早點開竅。
  半年前他學測考得不太理想,似乎受到刺激,突然發憤圖強。每天在圖書館苦讀到九點,回到家吃飯、洗澡,再上網一、兩個小時,多半能在凌晨左右入睡。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半年的努力有了結果。七月一日參加大學聯招,在第一類組五萬餘名考生中考到第三千名左右!
  天啦,全班倒數前幾名畢業,大學聯招竟考到全班前幾名,能不令人意外?
  也因為這意外,讓我起了寫這篇文章的衝動。
  如何教育兒女?
  答案是「不要教」!提供他溫暖的成長環境,給予他充分的自由,讓他明白讀書是為自己而讀,人生要對自己負責。
  再進一步地說,父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身教重於言教。
  兒女和你天天生活在一起,距離如此之近,你講一套、做一套,他會看不清楚?
  與其你坐不正,不如不要教;教了,反而有反效果。
  假如你坐得正,即使不教,他耳濡目染,終究會有樣學樣。
  龍龍大專聯考意外地優異,考上政治大學資訊管理系,受邀回桃中演講。老師希望他對學弟妹說些「不管你現在成績多爛,永遠不要放棄」之類的鼓勵話。
  猜猜看,結果他說了什麼?
  我問他這問題。他很得意地說:我勸他們讀累了、煩躁的時候就不要讀。與其坐在那兒打瞌睡、浪費時間,不如出去盡情玩一玩;等玩到自己心虛,再回來讀書,效果反而更好。
  最近又看到劉墉寫的《不發火一切都美妙》,同樣談到兒女教育的問題。

《不發火一切都美妙》

  內妹帶長子回台,一百九十公分的十六歲大男生,跑前跑後地幫媽媽提東西、用電腦整理資料,羨煞一群親戚朋友。
  問她是怎麼教的?
  「沒怎麼教,他們自己長成這樣。」內妹笑答。
  她說得一點沒錯,而且因為工作忙,十幾年來,她連晚飯也沒燒過幾頓。有一陣子,三個兒子放學,得先自己走很長一段路,去「男童中心」用餐、作功課。每個孩子都很乖,功課也很好。雖然媽媽極少去學校參加家長會,卻常接到孩子帶回家的獎狀。
  有一天,內妹一家來玩,我看孩子隔不久就這個過去抱抱媽媽、那個跑去親親媽媽。我好奇地問四個孩子,為什麼跟媽媽這麼親?「媽媽愛我們。」四個孩子異口同聲地回答。
  孩子成績不及格,她笑開懷也誇獎
  太太常說,她的好朋友麗蓮跟我小姨子很像。我小姨子是「牧師娘」,麗蓮則是慈濟的資深義工。小姨子除了成天忙教會,每個星期天下午,無論刮風下雪,都和丈夫站在紐約街頭傳教。
  麗蓮則是四處為慈濟辦活動、到老人中心帶老人唱歌遊戲,還每天幫美國政府開車為獨居的老人送晚餐。麗蓮的孩子也長得帥、功課又好。只是幾年前,我太太常聽麗蓮說她兒子的成績,從九十分、八十分、七十分,一路滑落到六十分,還有不及格的。妙的是,麗蓮一邊說一邊笑得很開心:「多棒!ABCD都有。」
  所幸孩子愈大,成績愈進步,現在居然成為全A的資優生。據說,有一天麗蓮問孩子為什麼自己知道用功了。孩子說:「媽咪從來不給我壓力,還誇我。小時候我沒感覺,但是漸漸長大,開始覺得慚愧,怎麼考那麼爛媽媽還誇?只好拚命用功。」

女兒晚歸她沒罵,換來真誠的道歉

  電視新聞報導法院的少年觀護人盧蘇偉,小時候有一次五科才考十分,媽媽認為他智商低,沒責罵,還給他雞腿吃。
  盧蘇偉坐在門口啃雞腿,看見同班同學也拿成績單給家長。那鄰居爸爸一張一張翻:「一百、一百、一百、一百,咦?怎麼這個才考九十,另外十分呢?」鄰居小孩指指盧蘇偉:「十分掉到阿偉家了。」可是,盧蘇偉後來拚命,考進警察學校,以第三名畢業。他更用小時候力爭上游的經驗,帶領「更生少年」,找回許多迷失的孩子。
  我有個朋友的太太,以對子女嚴格聞名。有一天,她上大學的女兒出去玩,說好十一點以前回家。當晚她也有應酬,進門,覺得累,和衣躺在床上,沒想到就睡著了。夜裡一點突然驚醒,想到第二天要來我家聚餐,由她負責的「羅宋湯」還沒燒,趕緊跑去把牛肉丟進鍋裡煮。她睡意未消,坐在廚房椅子上發楞。
  這時候女兒悄悄進門了,一眼看見媽媽,嚇得臉都白了。隔了一下,主動向媽媽道歉,自己沒能抓準時間,回家晚了,害媽媽操心。「我從來沒看過女兒那麼真誠地認錯。過去她只會叛逆,跟我頂、跟我吵。」朋友的太太,第二天聚會時對我說:「可是昨天,我根本沒想到她回家晚了,她卻以為我是坐在那兒等她。」我笑問她的女兒為什麼那天特別真誠。小丫頭笑笑:「因為媽媽沒像以前那樣,劈頭就罵我。她如果罵我,我一定叛逆,她不罵我,我反而不好意思了。」

只怪我媽不罵我,害我沒有叛逆期

  一個朋友中年失業,脾氣特壞,常跟上高中的兒子衝突。有天一大早,他睡不安,醒了,去做早餐,也順便為兒子打了杯果汁。校車要來的時候,兒子才衝出臥室。朋友把果汁遞過去。兒子一揮手:「我不喝。」就轉身去穿鞋。
  朋友那天因前晚整夜失眠,身體很弱,沒力氣罵孩子。坐下來,沒說話。卻見那大男孩已衝出門,又突然轉身回來,從桌上拿起果汁一飲而盡。朋友當天晚上問他兒子,為什麼早上那麼有良心。
  他兒子說:「因為你沒像平常一樣破口大罵。我知道,那是你早起特別為我準備的,不喝對不起你。出了門,心不安,所以回來喝掉。」還補一句:「奇怪,我猜我衝出門的時候,背後一定會傳來你的吼聲,你早上為什麼沒吼?你會不會身體不舒服,該去檢查檢查?」
  我高中時很不用功,年年兩科不及格,必須補考才能過關,還在校刊上寫文章說:「我要寫詩、我要作畫、我要的是什麼都不在乎。凡我將來不需要的,滾他的蛋!」同學看了都罵我。文章拿回家,我娘卻猛點頭,說:「寫得真棒。」
  直到大學聯考前兩個月,我才知道拚命,熬夜讀書,我娘居然說:「身體重要,別念了。既然喜歡畫畫,不上大學,開個畫室也很好。」我沒聽她的,一番臨時抱佛腳,居然進了師大。後來常有人問我的叛逆期是怎麼過的,我都笑說:「我沒叛逆期,只怪我媽不罵我,我沒得叛哪。」
  講了這麼多真實故事,我不想再多說什麼。
  因為許多東西不必說,如同父母對子女的愛,不必多說。只要去愛、去奉獻、去關懷、去付出,有良心的孩子,多半自己會覺悟。
  看完以後,各位有什麼感想?
  是不是和前一篇《她們這一家人》,抱持相反的觀念?
  同一個作者,兩種觀念,到底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講句實在話,我也不知道。
  有時候,我們只能從結果去研判方法的好壞。假如龍龍今年大專聯考名落孫山,嘿,我哪敢寫這篇文章!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