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為什麼沒有偏財運?》2006/8/25

  從小,我的運氣就糟糕透了,尤其沒有偏財運。
  講兩件往事,你會明白我是多麼沒有偏財運!
  我在海軍官校四年級,有一個同學中了愛國獎券四十萬元。那年代的四十萬元很不得了,同學們以訛傳訛,把他說得靈活靈現,什麼八卦、紫微斗數,好像他捏指算算,就能夠算出下次開獎的中獎號碼。
  這種事,我從不相信。
  很不湊巧,他中四十萬大獎的次一期,竟然又中了兩萬元。兩萬元也不簡單,頓時之間謠言滿天飛,彷彿他有通天眼,走進獎券行,一眼便能識別出哪一張獎券能夠中獎。
  我還是不信。但是接連兩次中獎,讓我不得不懷疑難道愛國獎券很容易中獎?
  我沒買過愛國獎券,對這懷疑毫無概念。某天經過中山室(就是現在的閱覽室),看見同學拿著報紙在對獎。他只買了一張愛國獎券,我探頭看看,意外發現那張獎券和好幾個獎「擦身而過」。於是乎,「愛國獎券很容易中獎」的觀念在剎那間跳入我腦海。
  從那一期開始,每當經過獎券行,我都會走進去,問老闆「有沒有尾數六九的獎券」(我是海軍官校六十九年班畢業);只要有,我就買。每期至少買三、五張,多的時候十幾張。
  堅持尾數六九,是因為八獎只要對兩位尾數,每期開三到四個(或許不對,記不清了),我相信它遲早會出現。只要出現,每張五十元的獎券可以得到一百元獎金。那年頭愛國獎券每月開三次,我每期都買,整整買了將近一年,沒中過大獎也罷,連最小的八獎也沒出現過一次「六九」,甚至「差點中獎的驚喜」也不曾經歷過。
  剛剛開始因為不熟悉,對獎時用手蓋著號碼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猜;等到久了,熟了,發現報紙上刊登的號碼按照大小排列,一張獎券一眼掃過去,不需要十秒鐘。
  越對到後來越是感覺,愛國獎券中獎的機率,比走在街上被車撞還要低。之所以還是支撐了將近一年,是因為我始終堅持尾數六九,也相信這期不出現,下期出現的機率就越高。
  一年以後我終於死了心。萬萬沒想到,第一次放棄買愛國獎券,那期八獎就出現「六九」。
  我能怨誰?
  從那天開始,我再也沒買過任何獎券。包括今天的大樂透、小樂透、四星彩、刮刮樂……,管他什麼彩券,再也不抱任何期望。
  沒有偏財運也罷,摸彩也經常槓龜。記憶最深的是留美期間的新年同歡晚會,舉辦單位是外交部,旅居波士頓地區的台灣留學生多受到邀請,每人都收到一張摸彩券。
  許多學生對「官式活動」沒興趣。我因為是軍方公費生,類似活動都被抓去當公差,不單要捧人場,還要幫忙佈置會場。同學清楚我躲不過,不想去的便把摸彩券送給我。那天我手中拿了七、八張摸彩券,到了會場,瞧見大小獎品,頓時心花怒放。
  一般摸彩設有普獎或紀念獎,那次晚會沒有。可能是外交部的面子大,各路英雄好漢贈送的獎品堆得像一座小山,大大小小,全包得美輪美奐,足以令所有參加晚會的來賓看了偷笑三聲。
  為什麼偷笑?
  看看會場來賓,再看看堆在表演台上的獎品,每個人都非常篤定獎品數目遠超過來賓人數。
  那晚的表演節目不多,卻因摸彩而拖到很晚,同行的幾個同學手中都有好幾張摸彩券,運氣差的上台領獎一、兩次,好的三、四次。我手中拿了最多的摸彩券,從頭等到尾,卻沒得到任何一個獎。
  散會時別人是大包小包抱在懷裡,一路笑呵呵走向停車場。我則是兩手空空,在夜色中走來分外淒涼。身上穿了件長大衣,心中卻充滿了寒意。
  這一生我絕少抱怨上帝,那晚是個例外。
  不該抱怨嗎?
  我工作努力、樂於助人、從不做壞事,上帝為什麼如此不眷顧我?
  我和老婆留學返國是一九八八年,那時國內股市狂飆、投資公司盛行,整個台灣籠罩在一片「投機、不勞而獲、一夕致富」的貪婪氣氛之中。
  回國不到幾個月,目睹身邊種種,我心裡相當不平衡。
  我們夫妻都算高學歷,回國時兩人所有存款僅僅新台幣四萬元──沒地、沒房、沒車……,什麼都沒有,所有的動產加上不動產,就那麼四萬元。可是,我身邊的同學或朋友,只要敢投機、敢冒險,統統大有斬獲。記得當時一個賭性堅強的同學,闊綽到擁有兩部座車,其中一部是進口紅色跑車。想想看,十七、八年前,相對於連摩托車都買不起的我,一個少校軍官卻擁有進口紅色跑車,經常呼朋引伴外出喝酒。再想想他強過我的地方,不是他比我努力,也不是他比我有能力,而是他敢投機、敢冒險,這要我心裡如何平衡?
  難道上帝瞎了眼,沒看到這不公不義的現象?
  那時,身邊的人,很少有不玩股票的。每天看到聽到的,全是股市又漲了幾點、某人又賺了多少,而我和老婆辛苦工作一年,可能抵不過他們輕鬆進出股市幾天所得。
  我越看、越聽,心裡就越不平,也越發懷疑上帝瞎了眼……,最起碼,衪暫時瞎了眼。終於,我禁不住誘惑,拿了點辛苦賺的錢投入股市。至今還記得第一天小賺三千多元的愉快心情。後來因為持續賺錢,野心越來越大,投入的資金越來越多,前後總計投入一百四十多萬元,股票面值最高的時候,總值超過三百五十萬元。
  然後,如那段時間絕大部分投資者一樣──碰上開徵證交稅的夢魘。我邊走邊戰,苟延殘喘了幾個月,最後認賠殺出時,戶頭裡面只剩十九萬元。
  那時,我忽然想起一件往事。
  前面提到屢中愛國獎券的那位同學(以下簡稱A君),學生時期品學兼優……,或許「學」只算良好,但是「品」足堪同學之表率。當時各年班有「榮譽委員會」,由同學自己推選四位同學擔任委員,凡是同學犯錯,先由他們開會討論,校方再依榮譽委員會的建議決定最後的處分。
  有資格決定犯錯同學接受什麼處分的榮譽委員,品行即使算不上聖人,也和聖人沒差多少。
  A君就是這種幾乎是聖人的同學。和學生時代的我比起來,他在天,我在地。
  畢業後兩年多,某天同學B君愁眉苦臉來找我,希望我幫他討債。
  之所以找我幫忙,說來丟人,那是因為我在學生時代是個惡人。
  據B君講,某同學向他借了一百多萬元。如今要買房子,想收回借款,借錢的同學卻躲著不見;好不容易找到,還凶巴巴地說沒錢。
  我問誰借的錢?
  非常令人意外,竟然是A君。
  我不是懷疑A君借錢,而是不敢相信畢業才幾年,他的變化如此巨大!經追問才了解,因為A君自認很會買愛國獎券,每期都「包號」購買。那時愛國獎券已擴展到同號六聯,每張五十元,想買齊一個號碼要三百元,包一百個連號就是三萬元。愛國獎券每月開三期,每期都賭,偶爾賭大、偶爾賭小,幾年下來賭得A君傾家蕩產、債台高築。
  很可惜,A君的錯誤我未能引以為鑑;直到幾年後玩股票痛失上百萬,才猛然醒悟,上帝之所以不給我偏財運,是照顧我──衪在督促我做事要腳踏實地。
  好比說我買股票的第一天是虧三千多元,可能我會「就此打住」,或
  至少比較謹慎。不幸的是,「有點賺」讓我起了貪念,終而越陷越深。
  到今天,我再也沒買過一張股票(最近投資朋友成立的公司,買了些股票是例外,但那不是進出號子的短期炒作)。十幾年來腳踏實地的結果,雖不曾大富大貴,但至少衣食無慮、家庭小康。至於那位曾經擁進口紅色跑車的同學,因為欠債幾千萬元,十多年前便退伍,隨後流亡大陸,至今音訊全無。
  不要抱怨上帝,往往我們看到的只是一時的表相。當時間拉長,你會發現上帝是公平的,上帝也會照顧每一個腳踏實地的老實人。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