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讀首頁 世紀百強 | 隨身智囊 | 歷史煙雲 | 武俠小說 | 懸疑小說
言情小說 | 奇幻小說 | 小說園地 | 有聲書  | 更新預告

黃河《冥冥之中》2014/12/5

  小時候我非常喜歡吃蛋糕,只要有機會從不放棄,也不知吃過多少次,從不曾好奇製作蛋糕的材料是什麼?
  第一次有這種好奇,是小學三、四年級的某一天,正當我享受著一塊美味的蛋糕,心底突然冒出一個疑問:蛋糕為什麼叫「蛋糕」?
  難道它製作的成分包含了雞蛋?
  這好奇對今天的小孩根本不是問題。
  然而在五十年前,生活中沒有電視、沒有報紙,家中也不可能有烤箱。如何製作蛋糕,別說是孩子,可能連孩子的父母都不清楚。
  可是,就在我一邊享用蛋糕,心底同時冒出這個莫名其妙的好奇時,可能前後差不到兩、三秒,我牙齒咬到一個硬物,拿出來一看,居然是一小塊蛋殼!
  這塊蛋殼明確地告訴我:蛋糕之所以叫蛋糕的原因。
  一直到今天,我不知又吃過多少次蛋糕,之前、之後,從不曾咬過一次蛋殼,唯一的那一次,偏偏就是我心底冒出疑問的那一次。
  ********
  學生時我從沒做過發財夢,也不曾關心過愛國獎券。直到有一位同學買愛國獎券中了四十萬元,這才勾起了我的注意。
  有一天經過中山室,瞧見同學拿著報紙在對獎。他只買了一張愛國獎券。我好奇地探頭看看,意外發現那張獎券和好幾個獎項「擦身而過」。於是乎,「愛國獎券很容易中獎」的念頭便進入我腦海。
  從那一期開始,每當經過獎券行,我都會走進去,問老闆「有沒有尾數69的獎券」(我是海軍官校69年班);只要有,我就買。每期至少買三、五張,多的時候十幾張。
  堅持尾數69,是因為八獎只要對兩位尾數,每期開三到四個;只要對中,每張五十元的獎券可以得到一百元獎金。而當時愛國獎券每月開三次,我每期都買,整整買了將近一年,沒中過大獎也罷,連最小的八獎也沒出現過一次「69」。
  一年以後我終於死了心。
  萬萬沒想到,第一次放棄買愛國獎券,那期的八獎就出現「69」。
  ********
  畢業第一年我擔任陽字號槍炮官,初生之犢不畏虎,每每在艦上拚酒會餐的場合都「奮戰」到最後。
  自然而然,大家都以為我的酒量很好。
  有一天和艦長聊天,他好奇地問我:「你可曾喝醉過?」
  我反問:「什麼是醉?」
  艦長說:「第二天醒來,完全記不得昨晚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
  我搖頭道:「我不管喝多少酒,吐多少次,第二天都會記得自己前一晚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
  艦長評道:「那你從來不曾喝醉。」
  我不以為然地說:「我真的不認為人會醉到『不省人事』的地步。每當在電影看到這種劇情,我總認為那是導演騙人,或是酒醉人的藉口,因為他不想為前一天做的事情負責。」
  艦長笑道:「話別講得太早,你將來會明白的。」
  閒來無事的閒扯淡,講完以後我也就忘了。
  沒有想到,當天晚上五個好同學碰面,臨機一動,大夥轉往左營後街的夜市吃消夜。那一晚吃的是熱炒小菜,喝的是酒精濃度約百分之四十五的竹葉青。席間我和一位同學「對上了」,兩人相互以兩百CC的酒杯拚酒,開始時還小半杯小半杯喝,後來索性一整杯一整杯乾。
  拚酒到一半,我只記得自己站起身來大聲講話,其中一位同學推了我一把,要我坐下!
  這一推,不單讓我坐下,還順勢倒了下去。再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腦海完全一片空白。
  再有意識已是第二天早上,我頭痛欲裂地躺在床上,耳邊聽到艦長在叫我:「槍炮官?」
  我勉強睜開眼,這才發現自己躺在船上的住艙。
  艦長面帶微笑看著我:「完全記不得昨晚發生什麼事?」
  我點頭。
  「知道什麼是酒醉了吧?」
  我又點頭。
  ********
  老婆在台灣大學服務。台大每年都會舉辦教職員健行活動,路程四、五公里,慢慢走也不過兩個多小時,沿途可以欣賞美麗的風景,走到終點還有摸彩。
  摸彩的頭獎是校長獎,好比說微波爐或單車;至於最小的普獎──十獎,也有毛巾或肥皂之類的紀念品。
  獎品雖不值什麼錢,不過通通有獎。
  就因為通通有獎,我們一家五口風雨無阻,每年都報名參加。
  大約十餘年前,某次健行活動的摸獎,家人居然抽中三個「七獎」。
  七獎是體重計,總共只有五個,竟然被我們家抽中三個!
  更令人訝異的是,原本我們家有一個使用超過十年的體重計,由於故障,在健行的前一天,我才抽空到大賣場買了一個新的體重計。
  想想看,過去十年,我只買過一個體重計。可是,就在購買體重計的第二日,我們一家五口居然在上千個獎品之中,抽中五個體重計中間的三個!

  人生不奇妙嗎?
  如果你認為前述四件事情沒什麼稀奇,那麼請再聽我講一件往事。
  我的初戀在國三,女友J比我小兩歲。那時兩人都懵懵懂懂、青澀幼稚,不可避免地展開了一段漫長、曲折的戀愛史。我們分了又聚、聚了又分,終於熬到了我官校四年級。
  即將畢業的前夕,我們兩人的戀情達到最濃的地步。
  雖說「最濃」,然而在那個年代,兩人的關係在J的堅持之下,始終沒有突破「最後一關」。
  不幸在那個時候,我在南部認識了另一位女孩。
  講起來很長的故事,但不是今天的話題。
  我長話短說──陰錯陽差的安排下,我們相處了半年多,那女孩先對我表白,我這也才發現自己愛上了她。
  正在猶豫不決之際,不巧碰上長假,我北返見到J。
  久別重逢,兩人也如往日般窩進
  了旅館。
  那年頭不可能在旅館「過夜」,只是短暫的「休息」。
  也一如以往,縱使柔情繾綣,軟語溫存,但J始終堅守最後一關。
  不過,或許是J感覺到我心情微妙的轉變,最終同意了我的要求。
  聽到她同意的剎那,我腦袋瓜子幾乎要爆炸開來!
  可是,就在這關鍵的一瞬,床頭電話鈴聲響了。
  我嚇得拿起話筒,是櫃檯打來的,通知我「時間到了」。
  我沒有思考一秒鐘,反射式地從床上爬起來,穿起衣服就到櫃檯結帳。
  想想看,那是何等詭異的鈴聲啊!
  電話早十秒鐘打來,J還未同意,我們之間不會有這個遺憾。
  電話晚十秒鐘打來,已經發生了,我們之間也不會有這個遺憾。因為一旦發生,都是我倆的第一次,後來我絕不可能離開J,她也必然會成為我今天的老婆。
  也就是,我今天的家、今天的小孩、今天的人生,全都要徹徹底底的改變!
  我能說什麼?
  在冥冥之中,神是不是都為我們做了安排?




好讀首頁 有關好讀 讀友需知 聯絡好讀

搜尋好讀


黃河渡  網購黃河的書
首頁
寫給渡友
黃河的人
黃河說自己
什麼是好的小說
黃河的實體書
獵殺紀壯艦
甲午再起
誰綁架了總裁
死了一個少將
古墓情魂
牛郎的女人
月光光
梅蝶
黃河給青年的信
黃河話半百
黃河談禮教
黃河來時路
背著書包的猴子
熱石行動
黃河的話 2017
黃河的話 2016
黃河的話 2015
黃河的話 2014
黃河的話 2013
黃河的話 2012
黃河的話 2011
黃河的話 2010
黃河的話 2009
黃河的話 2008
黃河的話 2007
黃河的話 2006